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线索

    莫兰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是在思考下一步的决定。

    终于,莫兰下定决心,严肃的看着白晨:“虽然我的妖心拿出来了,可是先生也该有所诚意吧,如果先生不能保证战胜石矶娘娘,我又如何能与先生一条路走到黑?”

    “我想我应该不会败。”白晨说道。

    “先生说到底也只是肉体凡胎,可是石矶娘娘可是三千年修为的妖仙,先生可明白妖仙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见过东皇太一,你信么?”白晨凝视着莫兰说道。

    曹ao和大乔都是一惊,即便他们不通术法,也不可能不没听说过东皇太一这个名字。

    这是远古时代的天帝,古往今来的神话之中,多有关于这位天帝的传说。

    可是莫兰却不信的摇了摇头:“先生说笑了,天帝早在数千年前带着妖族遁入虚空,先生哪里见的到?难道先生还能穿梭于虚空?”

    “既然你不信,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你也已经没了退路,这时候犹豫不决,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不是我没有下定决心,而是石矶娘娘的修为太过恐怖,她神通广大,便是移山填海也是举手之间,她若是真身降临于此,莫说一个小小的殷家,便是整个滨海城也要夷为平地。”

    “说来说去,其实是你的内心想要逃避吧,你不敢面对石姬。”

    “我说过,我只是不想要盲目的送死。”

    “那就告诉我她的下落。”

    “你又为什么要找到石姬?这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以你的能力,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活的很舒服。”

    “她偷了我的东西,虽然只是一些小玩意,我可以送给人,却不代表别人可以不问自取。”

    “石矶娘娘偷走的东西多了去了,可是那些试图找来的人,却连自己的性命都丢掉了。”

    “够了,我已经听腻了你对石姬的畏惧,你不会觉得,我会同情你的遭遇吧?”

    白晨突然掏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刺向莫兰放在石桌上的妖心。

    “住手”

    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匕首以毫厘之差,刺在旁边的台面上。

    “这只是对你的警告,既然你已经与我摊牌了,就不再有退路可言。”

    莫兰已经吓得瘫坐到地上,她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

    自己从一个虎口里跳到另外一个狼窝中,很显然,白晨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么好说话。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莫兰幽怨的眼神看着白晨:“我本以为你是个好人。”

    “我是做了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错觉。”白晨自己都觉得好笑,居然有人说自己是好人。

    白晨看了看曹ao与大乔:“两位,你们先走吧,我就不送了。”

    “白先生,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不如让曹某也帮你参谋参谋?虽说曹某未曾解除过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可是万变不离其宗,行军布阵上的方法也不是完全不能帮到白先生。”

    “大乔亦是这么想的,曹丞相既然身边的谋士全不在也好意思说出这番话,大乔觉得自己的见识应该也不会差的到哪里去。”

    “随你们。”白晨耸了耸肩。

    莫兰将散魂香放到石桌上:“石矶娘娘将这散魂香给我,让我加在饭菜中给你服下。”

    白晨拿起散魂香:“有什么功效?”

    “不管是人还是妖,只要服下散魂香都会魂飞魄散,当场毙命。”

    “石姬便想用这个来害我?她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白先生,恐怕是您不知道这散魂香的功效吧,当初截阐大战之时,也不知道多少大修士被这散魂香暗算陨落。”

    白晨打开了瓷瓶的瓶口,直接仰头喝下去。

    “啊你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可是”

    莫兰根本就来不及做出阻止,白晨就已经将散魂香喝干净了。

    突然,白晨身上的气息一荡,紧接着白晨又收敛气息。

    可是在场三人,无一不被震开了数步之外,三人全都满脸惊骇的看着白晨。

    大乔与曹ao还只是感觉到白晨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可是莫兰却是真实的感受到,白晨那宛如天塌一般的压迫感。

    眼前这个家伙不是人!绝对不是人!

    这种彷如天地都要碾压下来的气息,根本就已经到了非人的地步。

    “够味,还有吗?”白晨看向莫兰。

    这个散魂香的威力,还是让白晨大出意外。

    现在的白晨,几乎不存在能够让他动容的毒药。

    可是这个散魂香还是让白晨感觉到了一丝压迫,虽然只是一瞬的压力,让白晨的气息与力量有那么一瞬的外泄,可是却已经是奇迹一般。

    莫兰都要疯掉了,还有吗?

    这家伙还能说出这种话这家伙简直就不可理喻。

    “你真的没事?”莫兰还是有几分疑虑,这散魂香不可能没效果的,哪怕对方的修为再高,应该也不可能完全无效。

    “没事。”白晨再次答道:“不要再在这个无谓的话题上重复的询问了,我想知道,你心中有什么计划。”

    莫兰沉吟了半饷:“如今要想引石矶娘娘现身,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河图洛。”

    “河图洛?”大乔和曹ao眼中俱都露出一丝惊异。

    河图洛这可是传说中,伏羲氏发现的天地至宝。

    原本他二人只当这是神话故事中的东西,如今听他们的对话,似乎确实存在着河图洛。

    “那你便去禀报石姬,就说找到河图洛了,而且我要染指,我便不信她还能坐的住。”白晨随口说道。

    “石矶娘娘非常小心,如果她没有亲眼所见河图洛,是不会主动现身的,哪怕是现身,可能也只是身外化身,白先生要除的是石矶娘娘的本体吧?区区一个分身没有任何意义。”

    “那你说怎么办?”

    “为今之计,最关键的便是找到河图洛。”

    “呵呵这河图洛到底是否存在于殷家还未可知,如果殷家真的拥有河图洛,殷家人肯定知道,毕竟这等至关重要的东西,殷家祖上不可能不告知,即便不方便公之于众,至少也会让历代家主流传下来。”

    “这河图洛的确是在殷家,这点是可以肯定的,不过也许殷家人自己都不知道河图洛到底在哪里,什么东西是河图洛。”莫兰肯定的说道。

    “你为何如此肯定?”

    “我自然是有我的道理,这河图洛必然是在殷家无疑。”莫兰笃定的说道。

    “那你总该说出一个理由吧?”

    “我自然是有我的理由,不过这件事与我们对付石矶娘娘无关,请恕小女子不能说出原因。”

    “那好吧,这件事我也不逼你,既然你说河图洛在殷家,那请问到底在哪里?”

    “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如何找?”

    “我潜伏在殷家,就是为了寻找线索。”

    “那你现在可找到了什么线索?”

    “暂时没有。”

    白晨翻了翻白眼:“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发现,便想以此来对付石姬?”

    “先生,曹某倒是知道一些事情。”曹ao突然开口道。

    “你知道?你如何知道?我上次问你,你是不是也要寻那河图洛,你说不是的,难道说你在蒙骗我?”

    “不是不是,曹某是今日才知道河图洛的事情,事到如今,曹某便实话告诉白先生吧,曹某要找的是殷商宝藏。”

    “殷商宝藏?”

    “没错,殷家屹立一千多年,历经了太多的风雨而不倒,曹某是在十六年前的一次,因为殷家来了一个族人,作为我的下官而得知了殷家的存在,最初的时候还未放在心上,有一次我与那下官喝酒,那下官醉酒中吐露了一件事,让曹某对殷家有了重新的认识。”

    “什么事?”

    “他在醉酒之时说,每逢殷家遇到困难,便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许多钱财,为殷家化解难关,而后曹某便调查了殷家的过去,发现我那下官所言非虚,有迹可查的还能往上两百年,殷家确实是遇到了几次麻烦,有的时候是经商失利,有的时候是人祸所致,总之每次殷家都能重整旗鼓,所以我便猜测,这殷家可能是有殷商王朝之时留下的宝藏,所以每次都能重整旗鼓,于是我便派人潜入殷家,那人先生也是知道的,那人这些年下来,虽说没找到宝藏在哪里,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所以曹某才想,这河图洛是否就在殷家宝藏之中。”

    “哦?这确实是有可能,那你可找到了什么线索?”

    “殷家老爷平日为人拘谨,若是没有一定的认知,是不会轻易让人接近他的,我派出来的那人也是多年的潜伏,这才有了接近殷家老爷的机会,他发现殷家老爷每年都会出门一次,而上次出门就在三个月前,那次出门,即便是他家老母亲病危,他也没留在府里。”

    “我听说他偶尔会亲自跑商,有没有可能是出去跑商去了?”

    “应该不是,我那人对殷家的生意往来比较熟悉,如果殷家老爷是去跑商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却没留下任何的音信便走了,出去了十余日的时间,这说明他是有不得不出去的理由,以殷家老爷对殷家老夫人的孝心来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不可能丢下病危的殷家老夫人去跑商。”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可知道他去了哪里?”(未完待续。)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