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一十二章 入魔

    殷小馨是白天的时候跑出去玩,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

    回来就发现家里的气氛不一样了,而且自己的父亲也躺在床上,濒临死亡。

    这让她的心里有一股子气,想要找个人发泄一下。

    “现在可不是闹小孩子脾气的时候。”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眼殷小馨。

    殷小馨一接触到白晨的目光,顿时没了怒火,有的只有恐惧。

    白晨微微额首:“贺兰,与他们说说情况,如今殷家只剩下他们两个主子了,这事他们也有决定权。”

    贺兰点点头,便将前因后果,以及石魃的那块歃血石放到桌子上。

    殷小馨看了眼众人:“真的有妖怪?还就在竹林里?”

    “姐姐,你是没见那妖怪可怕……”殷小虎可是亲眼见识过石魃的可怕,石魃可是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现在不是说废话的时候。”白晨打断了殷小虎的声音:“现在这颗魔石就在这里,用与不用,就由你们做主。”

    “你说,如果用了这个东西,我爹就会变成那个什么魔是吗?”

    “是。”

    “那如果变成魔,他还认得我们吗?”

    “认得,可是魔的天性与凡人不同,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亲情这回事,而且不要指望他们会突然醒悟过来。”

    “那他会变回原样吗?”殷小馨担心的看着白晨。

    “能,只要事先做一些准备。”

    “什么准备?”

    “这枚戒指叫做守心,给他戴上即可。”

    殷小馨接到手中端详起来:“这戒指有什么特别之处吗?看起来很普通。”

    “守心,顾名思义,就是守护心神,保留最后一丝人性不会被魔气彻底吞噬。”

    “那如果不戴这枚戒指呢?”

    “那你父亲将永远沦为魔物……当然了,不会是永远,我会直接杀了他。”白晨说道。

    贺兰心头一紧:“白先生以前遇到过魔物?”

    “我杀过的魔物多不胜数。”

    “师父这件事就您做主吧,我相信您。”

    “我相信白先生,既然他说这件事可行,那便可行。”贺兰现在也没其他更好的办法,除了相信白晨之外,他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石魃说的方法进行吧。”白晨说道。

    贺兰将殷廉扶正放平,然后将歃血石放到殷廉的胸口上。

    歃血石散发着诡异的光,然后众人便见到从殷廉的身上散逸出一丝丝的红色气息,那红色气息很快就被歃血石吸收,同时歃血石也在释放出黑色的气息钻入殷廉的身体之中。

    众人都紧张了起来,也只有白晨还坐在床榻前的座位上,看着眼前的变化而波澜不惊。

    就在这时候,殷廉突然拱起身体,嘴里发出低沉的吼叫。

    不过很快的,殷廉身体的痉挛便停了下来,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失败了?”贺兰疑惑的转过头看向白晨。

    白晨依然不为所动的坐在原地:“静观其变。”

    突然,殷廉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人坐了起来。

    “爹……爹醒了。”殷小馨大喜叫道。

    殷廉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露出一丝迷茫,他似乎是对自己的这个身躯非常的陌生。

    殷小馨便要上前去,可是贺兰却拦住了殷小馨。

    “小姐,不要上前。”

    贺兰也不确定,殷廉到底好了没有,从他现在的状态看,似乎已经完全康复了,可是白晨的话他并没有忘记。

    殷廉转头看向贺兰,脸上流露出久违的笑容:“我好多了。”

    “老爷……您真的好了?”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不希望我康复吗?”

    “不是不是……可是……”

    殷廉从床上下来,看起来精神非常的好。

    贺兰心中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高兴,看起来自己的老爷是真的好了,而且并没有如白晨说的那样入魔。

    “我现在感觉很好,非常好。”

    “太好了,老爷,我还以为……还以为您要死了……”贺兰激动的忍俊不禁,眼眶都红了。

    “就是感觉有点饿。”殷廉摸了摸肚子。

    “老爷,您稍等,我这便去拿吃的给您。”

    “不用了。”贺兰打断了与银联的话。

    “可是,老爷不是肚子饿吗?哦对了,您重伤初愈,确实不适合吃东西。”

    “不,我还是饿……不过你们的血肉看起来很美味。”

    殷廉舔了舔嘴唇:“把你给我吃就好了。”

    殷廉突然伸出手,掌心中窜出无数黑色的丝线,朝着贺兰抓去。

    贺兰大惊,来不及做出反应,丝线已经缠绕这了贺兰。

    “老爷……”

    这黑色丝线比起钢丝更加坚韧,贺兰被黑色丝线缠绕的非常难受,黑色丝线几乎要陷入他的皮肤下。

    殷廉向后一拉,贺兰抵抗不住,殷廉这死而复生,力量变得极大,贺兰感觉自己就如稚童一般,这让他大是惊骇。

    殷廉已经张开嘴,嘴里发出深邃的声线,就好象是从深渊之中传出来的声音一样,这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候,贺兰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从背后抓住了他。

    贺兰回过头,便见到白晨不知道何时站到了他的身后,并且将他扯住。

    与此同时,贺兰又感觉到殷廉加大了拉扯的力量。

    贺兰突然发现,白晨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

    刹那间,殷廉所释放出来的黑色丝线完全的绷断。

    “爹……”殷小馨和殷小虎看的满脸的震惊,因为殷廉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的气息。

    殷廉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环视周围众人。

    最终,殷廉的目光落到了白晨的身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贺兰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

    贺兰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也会害怕。

    即便面对石魃的时候,贺兰也未曾退缩过,可是此刻的殷廉却让他产生了恐惧。

    贺兰看向白晨:“白先生,老爷这是……”

    “他已经入魔了。”

    屋内出现了一阵风,这风来的极其诡异,似乎以殷廉为中心所产生的。

    殷廉的身体就像是风势的中心,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

    屋内的烛火在摇曳中泯灭,一时间整个屋内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可是众人却能很清晰的看到殷廉的身影,因为他比这屋内的黑暗更加深邃。

    殷廉的身上放出许多的黑色丝线,这黑色丝线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不过这些黑色丝线非常的杂乱无章,就像是树枝开叉一样。

    白晨、贺兰、殷小馨和殷小虎都被困在房间内,特别是除了白晨之外的三人,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惶恐之中。

    突然,众人的耳畔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这声音不算大,却让他们的耳膜生疼。

    紧接着,原本熄灭的烛火又重新亮了起来,同时众人发现殷廉摔在地上,身上的那些黑色丝线也完全绷断了。

    而刚才处于黑暗之中,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殷廉似乎是受到了攻击,可是白晨一直站在他们的身边,并未有其他的举动,为何殷廉会受到攻击?

    不过殷廉很快又站起来,黑色丝线在殷廉的背后开始自我缠绕,居然塑造出一个黑色的怪物。

    白晨凝视着眼前的殷廉,众人再次听到了那沉闷的声响。

    众人发现,这声音的确是白晨发出来的,不过并非白晨的嘴里发出来的,而是身上。

    白晨明明什么动作都没有,却发出如此沉闷古怪的声音。

    只见刚刚成型的黑色怪物瞬间崩溃,殷廉像是受到什么冲击,身体就如脱缰野马一般砸飞出去。

    殷廉怪叫一声便想要逃走,可是白晨却踩住了他身后的丝线。

    “哪里也别想逃!”

    “凡人,你找死!”

    殷廉又重新扑向白晨,而这次他的身形、面容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这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殷廉,不论是内在还是外在,他都已经变成了怪物,一个黑色的怪物。

    可是,他只是一个怪物,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怪物而已。

    与之相比,白晨才更像是一个怪物。

    白晨抬起手,掐住了殷廉的脖子。

    殷廉在白晨的手中挣扎,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喊声。

    四肢胡乱挥舞着,试图攻击到白晨,可是却怎么也触碰不到白晨。

    三人看的满脸震惊,他们震惊于殷廉的变化,更震惊于白晨的轻描淡写。

    如此恐怖的怪物,在白晨的面前,却像弱不禁风的小孩。

    白晨的指头点在怪物的眉头,怪物的眉头被点出一个朱砂红印,怪物这才消停下来,似乎是陷入了沉睡,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恢复原状,至少外在已经恢复人形。

    “白先生……这是……”

    “他已经陷入休眠之中,短期内不会苏醒过来,我所能做的就这么多了,至于给老爷解毒的事情,只能靠你了。”

    “白先生,那……那下面该怎么做?”

    “我不能插手太多,若是插手太多,对你家老爷并不好,你家老爷如今面临着生死大劫,若是度过了,那么将来必定平平安安,可是如果是我插手的话,即便是度过这个难关,将来也是接难重重,下面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白晨转身离去,留下茫然的三人。(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