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过往

    “我的那手下没有跟去,不过大致上划出了一个区域,殷家老爷那次去了十二天的时间,去的是西南方向,即便是最远的地方,去与的时间对半,也只能走出千里不到,那么最远也不过是大南山一带,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来的时间不多,在目的地有所耽搁时间,所以这个距离还能够往拉。”曹ao推断道。

    “这些地方都是你的属地,你肯定也已经派兵探查过了吧?”

    “没错,我都已经探查过了,不过这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没有明确的目的地,恐怕很难搜寻到。”

    白晨想了想,道:“在殷商时期,商朝的领土范围有哪些?”

    “我去取来地图。”曹ao说道。

    不多时,曹ao去而复返,取来一份地图。

    “殷商的领土以这个圈为中心,其都城分别是这些。”曹ao比白晨更了解这些历史知识,哪怕历史变迁,曹ao依然能清晰的标注出殷商的城池领土。

    白晨看着地图,低头沉思着,过了半饷开口道:“如果这个宝藏真的存在,那么必然是纣王为了保证自己的后代能够东山再起所留,不过当时的商纣已经被周武王联合天下诸侯挤压到了极点,除了朝歌和几个城池之外,大片的土地都已经落入西岐的手中,纣王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东西送到西岐的地盘。”

    曹ao想了想,也开口道:“纣王在牧野之战之前,曾经派出二十万大军,可是这二十五万大军却离奇失踪了,如果这二十五万大军没有消失,殷商和西岐的胜负还犹未可知。”

    “你是觉得,这二十五万大军的失踪与殷商宝藏有关?”

    “有这个可能。”

    “那么按照你的说法,如果二十五万大军还在纣王的手中,他完全没必要给后人留宝藏,完全可以全力与西岐一决胜负,而不是在牧野之战中被西岐打的落荒而逃。”

    “那是因为当时的纣王其实已经失去了朝歌的控制权。”莫兰开口说道。

    “哦?”

    白晨、曹ao和大乔全都惊讶的看着莫兰,白晨问道:“这又是为何?”

    “因为当时的截教几个大修士早已将朝歌布置成了诛仙剑阵,便是打算等阐教的大修士踏入朝歌的时候,发动诛仙剑阵,而这诛仙剑阵又是以朝歌二十万百姓的血所布,哪怕牧野之战,纣王能够取胜,他也已经无路可退,殷商的灭亡在所难免。”

    “那么诛仙剑阵呢?最后可有发动?”

    “发动了,可是却不完整。”

    “这又是为何?”

    “诛仙剑阵是以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为引,可是诛仙剑却早已损毁,正因如此才要以朝歌二十万百姓的性命为辅,可是终归还是存有缺陷。”

    “那诛仙剑为何会损毁?”

    “因为当时的西岐也有神器,乃是九州鼎,西岐便是以九州鼎聚纳天下气运,所以只要毁掉九州鼎便能毁掉西岐的大气运,所以当时的截教第一修士,通天道人便持剑去斩九州鼎,可是通天道人还是低估了九州鼎之威,若是集齐诛仙四剑,或许还有成功的可能,可惜通天道人手中只有一把诛仙剑,诛仙剑只是斩下了九州鼎的一角,坏了西岐三成气运,可是通天道人却因此受气运反冲当场陨落,而诛仙剑也因为硬憾九州鼎而碎掉,诛仙剑的碎片则是被当时随行的修士拾去,可是其中一个碎片被石矶娘娘拿走了,所以再难修复诛仙剑,而那块诛仙剑的碎片后来被石矶娘娘制成青锋剑,现如今却是落入白先生的手中。”

    “难怪。”白晨点了点头:“难怪我初次接触此剑的时候,感觉到此剑戾气惊世,原来是上古神剑的碎片所铸。”

    “那么石姬在那场战役中,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存在的?她是西岐的还是殷商的?”白晨问道。

    “她不属于任何一方。”莫兰说道:“虽然她也是截教妖修中的一员,不过也仅此而已,而石矶娘娘要的是颠覆这天道,她想要的是这天下成为妖怪的天下,人类退出主导地位,可是截教其他修士并没有这个想法,所以石矶娘娘一直都是单干。”

    “那通天道人的修为如何?”

    “他是当时少数几个已经领悟无上真谛的修士之一,可惜终归还是没敌得过天下气运。”

    “那场战役中可有上古神灵介入?”白晨问道。

    “没有吧上古神灵个个都是法力无边,若是他们出手便是毁天灭地的地步,若是他们介入的话,那场战役也不用打了,再者上古神灵早已退出了这片天地,世上再难寻到他们的痕迹。”

    “如果西岐与殷商是为了争夺王权,那么截教与阐教又争夺什么?”

    “就是河图洛。”莫兰说道。

    “这河图洛当真可以逆转天道?”

    “不止是逆转天道,还能够操控天下气运走向。”

    白晨皱起眉头:“西岐不是有九州鼎吗?既然九州鼎能够聚纳气运,又要这河图洛作甚?”

    “不一样,九州鼎只能聚集气运,可是河图洛能够操控天道,当初若非西岐先下手,以九州鼎先夺了殷商的气运,不然的话,殷商也不会败的那么快,而河图洛一直都在纣王的手中,可是他不愿意拿出来,他自己又无法使用,只说待到打退西岐联军后,再拿出河图洛献给截教众修士,可是没有河图洛,截教众修士一直都是被动的挨打,少有胜算。”

    “截教便没有克制九州鼎之法?”

    “当初通天道人冒险去毁九州鼎,便是无奈之举,截教之内虽然也有诸多宝物,可是却没有一样能与那九州鼎相提并论,也唯有河图洛能够与之相抗。”

    莫兰叹了口气:“而纣王失势,也是因为截教修士被逼急了,想要硬夺河图洛,无奈纣王的性格也是强硬,双方最终闹的很不愉快。”

    曹ao听到如此秘闻,要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

    “那河图洛当真如此神奇,得了这河图洛便能得到这天下?”

    白晨看了眼曹ao嗤鼻道:“谋事在人,若是河图洛当真如此,当初纣王也不会丢了江山了。”

    “这石姬便要用这河图洛颠倒乾坤?”

    “是的,石矶娘娘一直觉得妖怪才是这世上的最尊贵的存在,可是凡人却占据了世上的每一块土地,所以她要将凡人灭尽,让妖族重归这片天地之间。”

    “那么她寻的海外仙山呢?如今可有什么进展?”

    “她没说,我也没敢问。”

    “河图洛我是不知道在哪里,不过我知道九州鼎在哪里,这九州鼎可有办法引来石姬?”

    “你知道九州鼎在哪里?”

    莫兰、曹ao和大乔全都一惊,满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特别是曹ao和大乔,他们听过了莫兰的叙述后,对于这河图洛和九州鼎都是心生仰慕,得其一便能得这天下,他们又如何能不心动。

    “我知道。”白晨点了点头,九州鼎其实就是神农鼎。

    而在后世,神农鼎已经被zf发现并且进行研究。

    神农鼎就在江南一带,白晨甚至怀疑江南的富庶也与神农鼎有关。

    那等上古神器,又曾经用来聚纳天下气运,哪怕没有主动使用,恐怕也会释放出它的神效。

    “在哪里?”大乔与曹ao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白晨看了眼两人:“你们两家要夺这天下,还是老老实实的分出个胜负,别想着用这些歪门。”

    “曹某只是随便问问,就想见见上古神器到底是长什么样的。”

    “这上古神器你们是根本就搬不动,就说这九州鼎吧,便有半城那么大,你们便是寻到了,又如何搬动?”

    “这么大?”两人都露出惊疑之色。

    “要承载天下之气,若是不够大如何能装的下。”

    “那么河图洛也是这么大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见过九州鼎,却没见过河图洛。”白晨无奈的耸耸肩道。

    “我也没见过。”莫兰答道。

    “九州鼎可能吸引来石姬?”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我可以将这消息传给石矶娘娘,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那就尽快把消息传给她。”

    “一直以来,都是石矶娘娘主动联系我,我无法联系到她。”

    “那就等她联系你。”

    “石矶娘娘生性多疑,白先生当真知道九州鼎所在?”

    “我有必要骗你吗?”

    “还有一点,先生即便是与石矶娘娘对上,也千万不要与她在城内斗法,石矶娘娘的法力高深莫测,先生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你们若是打起来,整个城池恐怕都要沦为废墟。”

    “你现在倒是对我有信心了,先前怎么还怀疑我?”

    “先生喝下整瓶散魂香而毫发无伤,这能耐就算是截教的几个大修士,也不见得有这等能耐,就算石矶娘娘也不敢触碰散魂香分毫,虽然不能以此作为高下的判断,却也足够说明白先生的能耐。”

    “你们讨论了这么久,为何不问问殷家人呢?殷家人应该知道宝藏在哪里吧?”大乔问道。

    “你家先祖藏有宝藏,你会随便对外人说吗?”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