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三十一章 怂恿

    诸葛亮在一旁看着刘备的表情,心中却隐隐的担心着。

    一方面这个石夫人来路不明,可是刘备却非常的相信她的话。

    另一方面,刘备似乎对于对付白晨非常的感兴趣。

    或许是因为白晨割了他的一只耳朵的缘故,让刘备将这份仇恨铭记于心。

    只不过白晨的强势,让他只能将这份仇恨埋藏于心底深处。

    如今他却看到了报仇的希望,这又让他将这份仇恨重新的唤醒了。

    不过诸葛亮也看出了这个所谓的灵药的重要性,所以诸葛亮没有立刻提出反对的意见。

    一直等到刘备把石夫人暂时的送走后,诸葛亮终于忍不住说道:“主公,你真要去对付白先生吗?”

    “这等欺世盗名的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难道军师觉得此等恶贼不应该除掉吗?”

    “主公,白先生并不参合这天下之事,我们又何苦去招惹他呢。”

    刘备摸了摸空荡荡的右脑,那里现在只剩下一个疤痕。

    “我与那恶贼不共戴天!过去我惹不起他,如今有此等良机,如何还容得下他?再者说石夫人的话军师也听到了,若是我不答应与她联手对付姓白的,她恐怕不会拿出灵药,只要我能得到足够多的灵药,夺得天下,重现汉室辉煌便不再是梦。”

    “主公,那石夫人来路不明,这灵药虽然神效,可是却不能完全相信,您要三思而行啊。”

    “军师,我知道你心中担忧,可是那石夫人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她是特来助我平定天下的,她若是有歹意,先前见我之时就能将我杀了,根本就不用与我说那么多话,足见她的诚意。”

    诸葛亮叹了口气,没有再去与刘备争论。

    现在的刘备已经完全被石夫人迷惑后,石夫人说的话未必就能够尽信。

    她说是来帮刘备平定天下的,可是诸葛亮觉得,她真正的目的恐怕是为了对付白晨。

    她说白晨盗窃了她家族的灵药,可是诸葛亮是去过常山鲁镇,白晨的庄子的。

    里面的重重神奇之物,除非白晨是把石夫人的家全部搬光了,不然他那些东西哪里来的?总不能全部都是偷来的吧?

    诸葛亮心如明镜,他比刘备更清醒,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石夫人说刘备是贤良之主,也不过是抬捧的虚词罢了。

    诸葛亮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刘备,刘备最大的才能就是识人,至于所谓的明君,恐怕刘备根本就不够格。

    在随后的几日时间里,刘备天天与石夫人混在一起。

    这让诸葛亮更加担心,刘备已经完全被石夫人所蛊惑。

    而且石夫人相继拿出来的灵药,将上千名士兵都进行了强化。

    这看起来的确是好事,可是诸葛亮的心头却始终蒙着一层阴霾。

    最近几日,刘备对他的话越发的抵触。

    诸葛亮虽然有心阻止,可是却不见成效。

    “二爷,你帮我劝劝主公,主公对那石夫人太过相信了,完全没有留下底,若是那石夫人心怀不轨,主公将会元气大伤。”诸葛亮劝不动刘备,只能找关羽。

    关羽虽然是武将,可是性格却是尤为沉稳,也是诸葛亮最为宜信的武将。

    关羽脸色有些艰涩,为难的看着诸葛亮:“军师,我亦觉得那石夫人有问题,也劝过大哥几句,可是大哥并不听我所劝,不仅如此,便是三弟也不听我劝,他昨日将两份灵药一个人服下了。”

    “什么?翼德也服下灵药了?”

    “是啊,服下灵药后,他变得好生厉害,刀枪不入,昨日在校场上与上千军士对垒,横冲直撞之下,无人能挡得住他,而且身上戾气大增,本是校场训练,可是他却杀伤了上百将士,都是自家兄弟,这可如何是好。”

    “这灵药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翼德平日虽然鲁莽,可是对手下将士却尤为关爱,若是放在平日,如何会杀伤手下将士?这灵药莫不是会让人失去心智吧?二爷,你可莫要听那石夫人谗言,服下灵药。”

    “军师放心,我省的。”

    “不知道那翼德如今比之白先生又如何?”诸葛亮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看是相差无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翼德比不上白先生。”

    “我虽然没见翼德昨日校场上的表现,可是从二爷言词中不难听出端疑,翼德出手虽然不弱白先生,可是却能放不能收,反观白先生,在战场上虽说也是杀人无数,可是却能做到收放自如,如此一比较,白先生明显要胜过几分。”

    “也许翼德得那灵药时日尚短的缘故吧?”

    “如若那灵药没有副作用,的确是好东西,可是那石夫人来路不明,言辞之间却是七分真三分假,让人捉摸不透,二爷你且小心为上。”

    “军师也摸不透那石夫人吗?”

    “我又不是神仙,如何看的透人心。”诸葛亮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忧虑。

    要说刘备,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欺骗的。

    只不过仇恨已经蒙蔽了他的心,石夫人就是他报仇的最大筹码。

    “石夫人,是不是只要灵药足够,人便能无限变强?”刘备渴望的看着石夫人。

    “这自然是不可能,正常人服下一份灵药,就已经是极限了,三爷身体壮实,所以服下两份灵药勉强能撑得住。”

    “若是服用的太多呢?”

    “若是服用太多,身体受不住药性,便有可能发生一些变化。”

    “什么变化?”

    “刘皇叔,你可是想服用灵药?”石姬一眼便看出了刘备心中的想法,过去也有人想要通过服用这个所谓的灵药来增强,这些人也如刘备一样,都不知道灵药的真正面目。

    这个所谓的灵药,其实就是用歃血石魔炼而成,名副其实的化魔散。

    如果力量可以这么简单的获取,就不会有人潜心修炼了,凡人不过区区百年寿元,普通的妖怪也就千年时光,若是不潜心修炼,便难以突破这极限。

    可是这灵药能够简简单单的给人超越常人的力量,这本就不合常理,所以自然是有副作用。

    如张飞那般,服下两份灵药后,心智已经被力量所左右。

    如果服下更多的灵药,那么将会彻底的化为魔物。

    “奴家拿出的灵药,也只是给普通人用的,刘皇叔若是想要,奴家这还有一份更好的灵药。”石姬拿出了一个水晶瓶,这水晶瓶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不凡。

    “这灵药比之先前的那灵药又如何?”刘备看的双眼放光。

    “功效自然是比那强上十倍。”

    “若是在下服下这灵药,比之姓白的又如何?”

    石姬嘴角勾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刘备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

    “那姓白的自以为偷了我们家的灵药,便能纵横天下,却不知这灵药也有优劣之分,他偷的那灵药,自然是比不上奴家给刘皇叔的这份。”

    刘备听了越发的激动,握着水晶瓶,脸上难掩兴奋之色。

    “不过,刘皇叔得了我这份灵药,便要为我除掉那偷药贼。”

    “应该的,应该的。”刘备连连点头。

    “如今那狗贼便在滨海城。”

    “滨海城?那是曹ao的大后方,恐怕”

    “如今刘皇叔还惧那曹ao不成?再者说若是走水路,些许时日便能到达,而且我听说那曹ao现在也在滨海城,若是能够趁机杀了曹ao,到时候曹ao的地盘便尽归刘皇叔掌握,又如何需要再依附这江东孙家?”

    刘备眼睛大亮:“石夫人所言属实?”

    “自然属实,奴家骗谁也不会骗刘皇叔,刘皇叔可是天下明主,奴家这次出山,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助刘皇叔一统天下。”

    “好好待到大事成时,我定不亏待石夫人。”

    “那便先在此谢过刘皇叔了,不,应该是陛下。”石姬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陛下,这是对皇帝的称谓,却是刘备第一次听人如此称呼他。

    他心中越发的喜悦,脸上难掩笑容。

    “不过,奴家怕诸葛军师不允。”石姬担心的说道:“诸葛军师为人谨慎,我们这次要攻的又是滨海城,奴家怕军师会阻扰您。”

    “无妨,只要我们细细说来,想来军师会明白石夫人的良苦用心的。”

    “军师虽然智谋奇高,可是却过于谨小慎微,如若军师能够大胆一些,怕是刘皇叔如今也不用寄人篱下了,就能够与曹ao、江东孙家分庭抗敌了。”

    刘备的笑容有些勉强:“军师随我这些年,劳苦功高,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我还是很倚重诸葛军师的。”

    “此言差矣,诸葛军师虽然多次化解刘皇叔的难关,可是这些难关便是他自己造成的,他自然是要想办法化解,奴家倒不是怀疑诸葛军师的才能,可是奴家还是觉得,诸葛军师适合治世,却未必适合平天下。”

    “那依石夫人所见,又该如何?”

    “如今这夏口倒是井井有条,倒不如这次出征便不由诸葛军师指挥,便让诸葛军师留在夏口,稳定后方,刘皇叔亲自带兵出征,如何?”

    “这”刘备目光闪烁不定,他知道自己的能耐,文不成武不就,实在不适合亲自领兵。

    “刘皇叔莫要忘记了,这灵药只要服下,便是千军万马也挡不住,那日三爷在校场上大发神威,刘皇叔也是见识过了,而这瓶灵药的药效比之更甚十倍,刘皇叔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未完待续。)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