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一十六章 桃花

    “白先生,早。”

    白晨偶尔早起,在府邸里闲逛,只要是遇到的家丁侍女,都会主动向白晨打招呼。

    白晨走到井边的时候,现井边两个丫鬟在打水。

    不过看她们吃力的样子,白晨便上前道:“我来帮你们打吧。”

    “这怎么可以,先生是读书人,如何能干这粗活。”

    其中一个丫鬟连忙摆手道,不过另外一个丫鬟却道:“我觉得正好,白先生是男儿身,力气自然是比我们大,那便有劳先生了。”

    白晨看了眼这说话的丫鬟,倒是让他眼前一亮,虽然容貌不算是惊艳绝伦,却带着几分艳丽,身上带着淡淡的胭脂。

    白晨帮两个丫鬟提了两桶水后,便转身离去。

    “等等……”

    白晨回过头,便见那丫鬟追上前来:“先生,这是小女子做的果子饼,您若是不嫌弃,可带回去品尝,也好给小女子提一些意见,好让小女子下次再做的时候,能有所改进。”

    “你叫什么?”白晨问道。

    这丫鬟眼中露出一丝欣喜:“我叫桃花。”

    “桃花是吧,我记住你了。”白晨转身离去。

    “先生,果子饼……”

    “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

    白晨没有接受桃花的果子饼,待到白晨走远了,另外一个丫鬟才上前来。

    “你可真是大胆,居然敢主动和白先生说话,不过想想也是,你是新来的,不知道白先生的可怕,他生气起来可是非常可怕的。”

    桃花不屑的瞥了眼身边的丫鬟,她这次进入殷家,其中一个任务就是探一探白晨的底细。

    “那白先生看着普通,能有什么可怕的。”

    丫鬟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还是不说他了,我们这番话若是落到他耳中,说不定我们性命难保。”

    桃花对这丫鬟的话却是不以为然,桃花目光望向远处,远远的看到一个倩影,眼中射出一道怨恨与嫉妒。

    她与莫兰同为石姬座下贴身侍女,可是莫兰却备受石姬赏识重用,自己也一直都笼罩在莫兰的光环下。

    并且石姬曾经拿她与莫兰做过对比,她说莫兰的身上有仙的味道,而自己只有妖的味道。

    明明她们的修为相近,容貌也不相上下,可是石姬却对莫兰的评价极其之高,对自己却始终不冷不热。

    莫兰也看到了桃花,两人的视线只是瞬息的交汇。

    桃花看向莫兰的目光里充满了挑衅,而莫兰则是带着高傲的不屑。

    “莫兰真漂亮。”身边的丫鬟羡慕的看着莫兰的身影。

    桃花脸色一沉:“我不漂亮吗?”

    “啊……桃花,你也很漂亮。”

    桃花听到这样的回答,却是更加的不满,她要的不只是漂亮,而是越莫兰的评价。

    可是这个丫鬟却用到了也,这对她来说,就等同于羞辱。

    “去把井边的水桶提来。”

    那丫鬟听话的上前去提水,可是下一刻,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身后被桃花重重一推,来不及做出反应,人便跌入井中。

    而过了半饷,看井中的丫鬟不再扑腾了,桃花这才大叫起来:“快来人啦,有人掉到井里去了。”

    很快的,便有家丁听到呼声,急急忙的赶过来,然后大家手忙脚乱的将井里的丫鬟捞了上来。

    隆衫大惊,这还没几日,居然又出事了。

    难道殷家真的受到了诅咒吗?

    “快,快看看还有没有气。”

    “大总管,已经没气了。”

    就在这时候,白晨走了过来:“怎么都围这里,生何事了?”

    隆衫看到白晨,指着地上的丫鬟:“唉……这丫头不慎落水,等我们救起来的时候,人已经去了。”

    白晨看到这丫鬟,又看着在一旁哭哭啼啼的桃花。

    白晨走到桃花的身边:“你叫桃花是吧?”

    “是,奴婢桃花。”桃花哭的梨花带雨,周围围观的家丁个个都是心中荡漾。

    桃花不同于莫兰的那种清新脱俗,桃花的身上有一种魅惑,对于异性充满了吸引力。

    突然,白晨伸手抓住了桃花的脖子,直接将她提起来。

    现场所有人哗然,不少人都义愤填膺的想要出手制止白晨的暴行。

    隆衫也大呼道:“白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何必为难一个无辜的丫鬟呢?”

    “无辜?她可不无辜。”白晨看着被他掐着脖子的桃花,此刻的桃花显得异常的惊慌,双脚不断的蹬着,看起来已经有些气竭,可是面对桃花的惨状,白晨却不动如山:“人是你推下去的吧?”

    “我……我……”

    “你若是承认,我便将你放开。”

    “白先生,你这般掐住她,她如何说话,你先将她放开再说。”

    白晨将桃花丢在地上,桃花这才得以喘息,瘫坐在地上:“先生,你何必如此羞辱奴婢,烟儿妹妹死了,奴婢也很难过,可是她是失足跌落井口里的,并非奴婢所为,奴婢才来殷家府上两三日的时间,平日都是烟儿妹妹陪着,又未曾与她结怨,你说我推她下去,我又为何要推她下去?”

    “是啊白先生,她才来府上几日时间,又为何要将这丫鬟推下去?这实在是没的道理。”隆衫也觉得白晨的想法太过偏激了,杀人总要有个动机吧。

    可是白晨居然毫无缘由就断定,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会是凶手,实在是让他无法理解。

    “她先前主动接近我,我便已经产生了怀疑,而且她的身上妖里妖气的,让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最为关键的是,她在送给我的果子饼里,加了催情药,我可有说错?”白晨看向桃花。

    桃花眼中异色一闪而过,不过此刻她还是故作镇定:“奴婢不知道先生说的什么,奴婢好心送予先生果子饼,先生若是不接受也就罢了,何必如此构陷奴婢?若是奴婢有哪里得罪先生的地方,奴婢在此向先生赔罪,可是烟儿妹妹确实不是奴婢推下去的。”

    白晨凝视着桃花,对于桃花的解释,旁人觉得合情合理,可是白晨却完全不信。

    “是石姬派你来的吧?虽然你身上的妖气被掩盖了,可是你的气质却出卖了你。”

    “石姬是谁?”桃花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

    “是啊,白先生,这石姬又是什么人?”隆衫也是一脸的糊涂。

    白晨却不理会隆衫的困惑,而是坚定不移的看着桃花:“先前我便现了你的端疑,本想多留你几日,可是你却急不可耐的在我的面前作恶,那我便容不得你。”

    白晨抬起手便要拍下去,这时候隆衫再次阻止了。

    “白先生,捉贼拿赃,你无凭无据便要取一个弱女子性命,这恐怕不好吧。”

    “你要证据?”

    “是,不止是我,这里所有人都希望白先生能给出一个证据。”

    这事如果关上门,白晨要杀一个两个人,隆衫绝对不会阻拦。

    可是现在,白晨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殷家的一个丫鬟,这就不是隆衫能够遮掩的了。

    “好,我便给你证据。”

    白晨走到那烟儿的尸体面前,也不知道哪里抹除一枚细针,刺入烟儿的太阳穴中。

    烟儿突然身体拱起,然后便开始剧烈的咳嗽。

    在场所有人都惊呼起来,烟儿居然活过来了……

    不,有可能是她根本没死。

    烟儿猛的睁开眼睛,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呕水出来,好不狼狈。

    “啊……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烟儿缓过神,看向周围众人,却见周围围了不少人,满脸的茫然诧异。

    “烟儿,你没死?”隆衫又惊又喜的看着烟儿。

    “死?什么?”

    “你记不记得你刚才落水了?”

    “啊……对啊,我刚才落水了。”烟儿这才想起来,而她的目光第一时间望向桃花。

    就在这时候,桃花第一时间冲到烟儿的身边,立刻搂住烟儿:“烟儿妹妹,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就此离我而去了,姐姐我好是伤心。”

    “我……”烟儿对于刚才的过程也很迷茫,她的思维有些混乱,毕竟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她隐隐的感觉刚才是被人了一下才掉入井里的,可是她又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烟儿,你可记得刚才是如何跌入井中的?”白晨问道。

    “啊……我……我……”烟儿看了看抱着自己的桃花,最后低下头避开白晨的目光,摇了摇头:“不记得了……可能是我自己脚滑跌落进去的吧。”

    桃花听到烟儿的回答,这才安心下来,回头看向白晨:“先生,你现在可还满意?”

    白晨笑了笑:“满意了。”

    “那现在可能证明奴婢的清白了?”

    “还不能,我还要做最后的确认。”白晨说道。

    “先生还要什么样的确认?”

    白晨突然出手,再次抓住桃花,桃花虽然被白晨抓在手中,其实还是有反抗的能力的,可是她犹豫是否这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

    “白先生,你过分了……”

    不等桃花反抗,隆衫再次出声了。

    在他看来,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可是白晨依然固执的认定是桃花下的毒手。

    这是他第一次现,白晨居然如此的不可理喻。

    白晨却不管隆衫,提着桃花直接丢入井内。

    现场所有人全都哗然起来,隆衫更是惊怒交加:“白先生,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那日你说过,你从来不滥杀无辜,可是现在却对一个弱女子下手,这便是大丈夫所为?”(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