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三十三章 死期

    许渚得到曹ao的首肯,便立刻去调兵遣将,赶赴滨海城的海港。

    这个时代哪怕是如滨海城这样的海边城市,所谓的港口也只是几片木头搭建的卸货点,大部分还是沙石泥土,没什么平整的建筑结构。

    许渚赶到港口的时候,看到刘备的船队已经距离海岸线不足一里距离,并且正在不断的接近。

    “刘备小儿,何来的胆量,胆敢犯我滨海城,还不速速受死!”许渚声音如钟,便是在波涛汹涌的海上也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声音。

    只听海上传来一声炸雷,一个身影腾空而起,许渚脸上一愣,却见那身影已经落到他的面前。

    “敢骂大哥,某便来会会你!”张飞手中是一把重新打造的蛇矛,不过却更加沉重,浑身金刚打造,比原本的粗了一倍有余,矛尾砸在地上,地面顿时被砸裂开。

    “张飞?”许渚有些不敢置信,那船和海边还有百丈距离,张飞是如何跳的过来的?

    刘备曾经投奔过曹ao,所以他们之间也是打过交道的。

    张飞的确武勇,而且不在他之下,可是却没到达这等匪夷所思的地步。

    “正是某!”张飞提起蛇矛便朝着许渚砸去,许渚大惊之下,提起长刀一挡。

    一声脆响,许渚的长刀瞬间绷断,许渚也被砸飞出去。

    “不堪一击!实在不堪一击!!”张飞双目如铃,便如黑面煞神一般横扫过周围,曹军见张飞如此恐怖,个个都吓得连连退后。

    “哈哈曹军都是如此无能吗?真让某失望至极。”

    “张翼德休得猖狂,某还未倒下!”许渚伤痕累累的站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抢来一把大刀。

    张飞看了眼许渚,立刻便如蛮牛般冲向许渚。

    而且这次,他没有再留手,手中蛇矛横扫而过,许渚此刻本就是强弩之末,如何能挡张飞这恐怖的杀招,瞬间便成了无头尸体。

    “不好了将军死了”

    许渚一死,曹军瞬间大乱,张飞更是狂笑着,也不追击,放声豪言:“今日便是曹ao死期!”

    这时候船队已经靠岸,刘备不急不缓的从船上下来。

    “大哥。”张飞大步流星的朝着刘备迎过去:“看看这是谁。”

    刘备看了眼张飞手中的头颅,拍了拍张飞的肩膀:“做的好,走,今日便是曹贼与白贼的授首之日。”

    “兄弟们,给我杀!杀!杀!你们见到的所有人,全部给我杀!”

    刘备身后的这些士兵个个双眼赤红,便如饿狼一般,那些普通的士兵还未下船,他们根本就不敢接近这些士兵。

    经过这几日的强化,如今已经被灵药改造过的士兵超过一万。

    虽然只是一万人,可是他们却比其他的九万人更加凶残暴虐,他们的身上散发着疯狂的气息。

    甚至有些传言,说是有人看到一个被改造过的士兵在生吃活人。

    虽然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掩盖,可是在士兵之中还是不时的传出这种骇人的消息。

    而现在,这些野兽被彻底的解开了枷锁,张飞的命令让这些士兵更加兴奋。

    刘备则是双手负背,他已经默许了这一切,而他的眼中也闪烁着一丝血光,虽然被他很好的掩饰了,实际上他的心中也充满了暴虐的冲动。

    这场灾难就如瘟疫一样,不过片刻功夫,便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滨海城。

    普通的百姓如何抵挡的了这些肆虐的野兽,他们惊恐的逃窜着。

    很快,殷家也收到了消息,隆衫匆匆忙的奔向白晨的院落。

    “白先生,不好了,刘备的大军杀入城中,现在正在城中肆虐,他们见人就杀,而且无人能挡。”

    白晨皱了皱眉头,看向曹,曹ao也是满脸的困惑:“许渚呢?”

    按说有许渚阻拦,虽说许渚所带的兵力不如刘备,可是这是海岸登陆战,只要许渚用兵得当,以少胜多也是正常的,不大可能落败,更不要说这么短的时间便被冲垮了阵线。

    就在这时候,一个传令兵匆匆进来:“不好了丞相,许将军被张翼德斩了”

    “什么?”曹ao瞬间站起来,脸上写满了惊愕:“怎么可能?”

    白晨的脸上也是露出疑色,许渚死了?

    那张飞有这能耐,能斩的了许渚?

    “千真万确,小的不敢谎报军情。”

    曹ao突然跪地大哭,捶地不止:“仲康,你怎么就如此离我而去啊你让我如何与你妻儿老小交代啊”

    大乔听到这个消息,却是喜上眉梢,这许渚是曹ao麾下大将,如今居然折在此处,实在是大快人心。

    只是,那刘备如今来此,完全没通知孙家,只怕豺狼之心,昭然若揭。

    “倒是小瞧了刘备。”白晨看了看曹ao:“人都死了,哭有什么用。”

    “那那现在该当如何?”曹ao抬起头,苦巴巴的看着白晨。

    突然,外面传来厮杀的声音,白晨皱起眉头:“那刘备难不成真打算与我撕破脸皮?”

    白晨大步的走出门外,出了院落便见刘备的士兵已经冲破了殷家府邸的大门,不过沐子鱼和小乔正挡在大门前。

    可是看二人的神色,似乎颇为吃力。

    白晨更加疑惑,这二人都得传自己的武功,不说以一敌千,现在也是少有人敌,如今更是双剑合璧,威力更是倍增,可是他们现在面对刘备的普通士兵,居然表现的这么吃力。

    难道是他们的武功退步了?

    不过再仔细一看,那些士兵居然如虎狼一般,身上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只见一个身影突然冲撞向小乔与沐子鱼。

    两人似乎没料到这身影突然爆发,来不及做出反应,瞬间就被撞飞出去。

    而殷家大门少了沐子鱼和小乔这两个守门神,刘备军队就如潮水一般涌进来。

    “刘备的人马何时有这等武勇?”曹ao和大乔都看的惊疑不定。

    “那人真是张翼德?这等气势,宛如神魔降世。”

    在白晨等人看向张飞的同时,张飞也看到了白晨和曹ao:“狗贼,纳命来。”

    张飞挥舞着蛇矛冲向了白晨,曹ao本以为张飞是冲着他来的,可是下一刻他就发现,张飞的目标居然是白晨。

    白晨伸手接住了蛇矛的矛头,抬起一脚便将张飞踹飞出去,张飞居然浑然不觉的站起来,似乎没有受伤。

    “嘿嘿不痛,姓白的,你便只有这点能耐吗?”

    曹ao等人更是大惊失色,这张飞居然能硬接白晨一招。

    白晨却是不以为然,他真正惊讶的是张飞的身上,居然带着魔的气息。

    “你真的是张飞?”

    “哈哈是不是很惊讶,某现在已经不弱于你!当初你辱我大哥,今日我便代我大哥向你讨来。”

    张飞掀开了身上的甲胄,露出了犹如暴熊一般的胸膛,张飞的胸前是青筋暴起,看着尤为吓人。

    张飞重重的捶了捶胸膛:“来!让某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不过白晨却站定原地,没有主动上前。

    张飞见此情形,便大笑道:“怎么?当初敢在某面前横刀立马,如今却不敢上前了吗?也罢,你不过来,我便过去。”

    张飞自持有神力护体,对白晨的敬畏早就已经荡然无存。

    张飞再次冲向白晨,白晨单手画了一个圆,便将张飞的攻势化解,脚下又是一抬,将张飞踹飞出去。

    “哇呀呀!”张飞再次站起来,嘴里发出怪叫声。

    张飞正打算再次冲上前,刘备走了进来:“翼德,停下。”

    白晨看向刘备,这刘备居然也是如张飞一样,而且身上的魔气更重,而且他根本就不懂得遮掩,以至于身上的魔气完全外泄出来,就跟真正的魔头一般。

    白晨是真的快要疯了,这到底是怎么事?

    如果等下诸葛亮和关羽也化身为魔,到时候就搞笑了。

    “白先生,你欺负我也就罢了,如今还欺负起我家三弟,这是何道理?难道我刘备天生便欠你的吗?”

    白晨眯起眼睛,冷笑道:“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狗,当别人的走狗便那么有趣吗?”

    “大胆,胆敢对我大哥出言不逊,找死!”张飞立刻便要对白晨出手,却被刘备一只手摁住肩膀,任由张飞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刘备的手。

    “白先生,玄德自问未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为何你几次三番的针对玄德?”

    “我这人最讨厌的便是假仁假义的伪君子,这个答够吗?”

    “哼!玄德自问行事从未对不起天地,无愧于心,岂容你污蔑?”

    “这天地不需要你对得起对不起,至于无愧于心,你心向善你便向善,你心为恶你便为恶,你又如何愧对自己的心?”

    “大哥,与他废话那么多作甚,某这便帮你取下他的项上人头,你且等着,我去去就来。”

    刘备想了想,眼中目光闪烁不定,终于还是松开了张飞的肩膀。

    张飞这次没有立刻冲上前,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每一次深呼吸,他的身体便如吹气球一般胀大一分,渐渐的,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巨人一般,身上的青筋也已经撑胀到了极致。

    张飞一脚踏出,地面也已经被他踏碎,张飞暴怒一声:“狗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