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逼迫

    “站住,不将大哥三弟还来,休想走!”关羽一见白晨要转身离去,立刻大喝叫道。

    “滚,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在我的眼前消失。”白晨厉声喝道。

    “白先生,我家主公的确有错,可是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是哪个地方哪个朝代的刑罚这么宽松?刘备带兵肆虐滨海城,死伤无数,你说他罪不至死?你又是如何量刑的?还是说刘备的性命比这滨海数万百姓的命还要值钱?”

    诸葛亮憋红了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答。

    他一贯都以唇枪舌剑而闻名,只是这次实在理亏在先。

    刘备主动招惹白晨在先,纵容麾下军队肆虐滨海城在后,若非白晨神通广大,恐怕这次真要将滨海城杀的血流成河。

    不过即便白晨阻止了,就先前那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滨海城恐怕也是伤亡惨重。

    诸葛亮便是有心为刘备辩护,又实在找不到突破口。

    “要杀我大哥三弟,便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关羽没诸葛亮那么多心思,他心意耿直,对他来说刘备和张飞便是他的兄弟,若是看着兄弟在他的眼前被杀,他又有何面目继续活下去。

    “你当我不敢杀你?”白晨冷笑道。

    “白先生,有话好说。”诸葛亮连忙阻止道。

    现在刘备和张飞都还没脱困,若是再把关羽搭进去,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军师,此事与你无关,你为大哥鞠躬尽瘁,云长很是感激,这次便让云长自己来面对,不论成败,云长定要与大哥三弟同生共死。”

    白晨不想杀关羽,可是白晨对刘备张飞的杀意已决,这两人该死也必须死。

    看向关羽决然的眼神,白晨重新过身:“你当真愿意为刘备张飞赴死?”

    “是,若是云长这条命能换大哥三弟性命,你拿去便是。”

    “亮也愿意为主公赴死。”诸葛亮这时候也无法再独善其身,虽然他未曾做好为刘备赴死的准备,可是他看关羽如此决然,他断不能袖手旁观。

    “诸葛亮,你别忘记了,上次的赌约你的性命已经输给我了,你有什么资格换别人的性命?”

    “这”诸葛亮哑然。

    “我上次不杀你,是觉得你能将刘备引上正途,至少也可以让他不那么差,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既然白先生如此失望,那便杀了亮好了。”

    “从即日起,你离开刘备的身边。”白晨说道。

    “你要我背信弃义?这绝无可能。”

    “诸葛亮,你自己可以慷慨赴死,你的亲族呢?若是再出现在刘备的身边,我便灭你全族。”白晨冷笑道。

    “我乃一介布衣,何来亲族。”

    “你的弟弟诸葛均,你的叔父诸葛玄,还有你的两个姐姐,甚至全天下姓诸葛的,你想牵连到他们,大可无所顾忌。”

    “你你好狠!”

    诸葛亮的确没有什么大的背景,祖上虽然也是官宦,可是却不是他自己说的布衣。

    “关羽,你也一样,你若是要刘备和张飞活,那就离开他的身边。”

    “你想让我们兄弟分散?这绝无可能!”

    “你不想分散?那我便杀了他二人。”

    关羽眼睛赤红,双拳紧握着,似乎是在犹豫不决。

    对他来说,哪个选择都不那么容易下。

    “行,我答应你,离开大哥、三弟。”

    “你这能耐,放到哪里都能绽放光芒,何必屈就刘备麾下?”

    “我已经答应你了,你何必多言,我便是离开了大哥身边,也决计不会再依附其他人麾下。”关羽的眼神已经不再那么凌厉。

    也许是因为白晨的过分要求,削掉了他最后一点锐气。

    对他来说,最悲哀的也许不是死,而是兄弟分离。

    “我大哥三弟呢?”

    “随我来。”白晨冷冷的说道。

    到殷家府上,殷家府上虽然经劫难,不过没有伤亡。

    虽然下人饱受惊吓,可是至少保存了性命。

    张飞与刘备还跪在地上,旁人也没有去接近他们两人。

    他们都已经被白晨的压垮了双膝,站也站不起来。

    张飞依然满脸凶戾,可是刘备却惶恐不安。

    不管是曹ao还是大乔,看向这二人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怜悯。

    他们到底何来的信心,前来寻衅白晨。

    不过也是因为他们,让曹ao等人对白晨又有了全新的印象。

    白晨就宛若魔神一般,让他们感到震撼,特别是白晨消失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就如天与地都压在身上一样的感觉。

    “嫂子。”孙权到大乔的身边,低声道:“刘备的军队死伤惨重,似乎有上万人全部在瞬间爆体,原因不明。”

    原因不明?这显然是保守的解释,在场众人个个都心如明镜,谁都明白这是白晨的杰作。

    “白先生真乃神仙中人啊。”曹ao意味深长的说道。

    “小乔,倒是你有福分,能成为白先生的弟子。”

    小乔的笑容却很是勉强,身旁的沐子鱼也是一样,他们都被吓到了。

    不同于曹ao等人所感觉到的压力,小乔和沐子鱼是能够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他们两人如果将真气外放的话,勉强能够把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

    可是白晨的真气却将整个滨海城覆盖了,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他们距离白晨千万倍的差距,这根本就无法以道理来计算。

    “子鱼,以后白先生说的话,你可莫要忤逆,如若不然,便是我也不会保你。”

    “是,主公。”

    这时候,众人看到白晨来了,不过他的身后跟着诸葛亮和关羽,曹ao等人的神色各异。

    “大哥、三弟。”关羽看到刘备和张飞,立刻冲上前去。

    可是两人的下身却不听使唤,两条腿就像是腌黄瓜一样,软弱无力。

    “这是”关羽看到两人如此境况,眼睛中都要喷出火了:“姓白的,我大哥、三弟怎会如此?”

    “笑话,他们技不如人,被我打残了,你有待如何?”白晨冷笑道。

    关羽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扛起刘备与张飞:“大哥、三弟,我们走。”

    “关羽,你就打算如此走了吗?”白晨突然提醒道。

    “你还想如何?”

    “殷家大门便是分界点,你若是踏出了那扇门,他们两个便要死。”

    关羽咬着牙,这时候诸葛亮开口道:“白先生,关将军如今要与自己的兄弟分别,难道连最后一程也不能相送吗?”

    “我还是那句话,出了那扇门,刘备与张飞便要横死当场。”白晨淡然说道。

    关羽扭过头,掺扶着自己的两个兄弟。

    “大哥、三弟,请恕云长不能长送。”关羽的眼中含着泪。

    “唉此乃真汉子,真性情,可惜跟了刘备。”曹ao目送着关羽的背影,他对关羽一直都是青睐有加,曾经多次以高官厚禄相待,可惜关羽却始终不为所动。

    “诸葛亮,这滨海城虽然是刘备所毁,可是你是刘备的军师,这事虽然不是你的意愿,你却责无旁贷,所以你要给我把滨海城恢复生机,一日不恢复,你便一日不许走。”

    诸葛亮的嘴角抽了抽,经过此事,他的心也已经死了,再加上白晨的威逼,让他逼不得已下离开刘备,可是他却打算还乡归田,不再过问天下之事。

    如今白晨却要求他恢复滨海城的生机,他实在没兴趣接手。

    “这滨海城是曹丞相的领地,白先生这么做颇有一些喧宾夺主吧?我想曹丞相麾下名士多如牛毛,并不需要亮来操心这滨海城的重建。”

    “哈哈诸葛先生,你也别在我和白先生这里使离间计,我与白先生的想法一样,虽然我麾下谋士不少,却少有治理之才,你若是能留下在此地,曹某倒是乐得清闲。”

    “亮学的是行军布阵,对这治理却是没什么建树,还请白先生另请高明。”诸葛亮推脱道。

    “我可不是在和你商量,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你都没选择的机会。”

    “白先生何苦强人所难?”

    “敢问此次若是我输了,你可会与我讲道理?”

    “今次之事非亮所能左右的,亮也从未觉得出兵滨海城是对的,更何况白先生那等手段,真有输的可能吗?”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里,去把滨海城的县衙官印取了,从此你就安心的留在这滨海城中,当你的官老爷。”

    诸葛亮苦笑不已:“白先生,您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意思,反正你现在不是也无所事事么,就给你找点事情。”

    “那么关将军呢?白先生又打算如何安置?”

    “没什么安置,以他的性格,让他离开刘备的身边,已经是强人所难了,你觉得我给他安排事务,他会接受吗?”

    “原来白先生便是欺负亮性子软弱。”

    “你确实是有治世之才,如此埋没了实在可惜,他日等你把这滨海城治理好了,到时候天下也差不多平定了,到时候你想投奔谁,我都不会过问。”

    “如今少了刘备,这天下两强,唯有江东孙家,还有曹丞相,可是要说谁主沉浮,也唯有白先生你说的算。”

    白晨看了看诸葛亮:“你这性子怎么就不改一改,非要挑拨一下我与他们的关系么?”(未完待续)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