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一十九章 要求

    殷家看门的家丁原本还在瞌睡,却被嘈杂声惊醒。

    放眼望去,只见远处浩浩荡荡的行来一队人,而且还挂着旗帜。

    那看门家丁整个人都一个激灵,吓得直接逃入府内。

    “不好了……不好了……”

    隆衫见这家丁如此慌张,一把拉住家丁:“你不是看门的么,怎么到处乱跑,还胡乱喊什么?”

    “官府……官府带兵来了……官府来抄我们殷家了。”

    “胡说什么。”隆衫眉头一皱,老伍可是说了,曹cao会亲自过来,在曹cao来之前,官府怎么可能动殷家?

    突然,隆衫眉头一挑,难道曹cao已经来了吗?

    算一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就在这一两日的时间了。

    “是真的……好多的官兵,非常非常多……还挂着大旗。”

    “可看清楚旗子上写了什么?”

    “没……没……”家丁满脸通红的说道。

    隆衫放开家丁,径直的走向大门外,可是他这一看,却看到了‘孙’字。

    江东孙家!?

    江东孙家的人怎么跑到滨海城来了?

    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难道他们也是冲着殷家祖上的宝藏来的?他们知道这里是曹cao的地盘,所以打算硬来,抢了就跑。

    隆衫又开始了胡思乱想,不过等队伍走近。

    隆衫这才看清楚,为的并不是将士,而是一个女子,那女子花容月貌,长的极其漂亮。

    左右两侧各有一位年轻俊朗的少年郎,那两个少年郎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英气逼人,绝非等闲人物。

    大乔骑着马来到殷家大门前,看了看门口的隆衫:“妇人孙乔氏有礼了,敢问此处可是滨海城殷家?”

    “正是殷家,夫人是来拜见家主的吗?”隆衫见对方并没有动强的意思,便稍稍的放心下来。

    “不是,我是来见一位故友的,听闻他在贵府当职。”

    隆衫听到这话,却是有些不相信,他觉得大乔是在说笑话。

    能与这妇人认识的人,何须在这府上当职?直接就讨一个官职,飞黄腾达去了。

    “不知道夫人的那位故友姓甚名谁,若是真在府上,在下可将他叫出来。”

    “我这位故友姓白,在殷家府上当教书先生,劳烦阁下帮我将他叫出来。”

    “白先生……”隆衫心头一跳,怎么就忘记了他呢。

    这人还真是交游广阔,不但认识曹cao,还认识这江东孙家的妇人。

    大乔看到隆衫的反应,已经确定白晨就在这府上了。

    “不知道夫人此来带如此多的军士,可是有其他的什么事?”

    “阁下莫要误会,他们都是保护我的将士。”

    隆衫点点头:“夫人稍等,在下这便去叫白先生。”

    “有劳。”大乔表现的非常客气。

    不多时,隆衫便带着白晨出来了,白晨带着招展的笑容,迎着大乔跟前:“乔姑娘,多日不见,可还安好?你怎地会跑这地方来?”

    大乔却是愁容满面,毫无征兆的跪在白晨的面前:“大乔是来求白先生的。”

    白晨愕然的看着大乔:“乔姑娘,你这是作甚?快起来,你我相交多时,何时需要行如此大礼了?”

    白晨刚想去拉大乔,却看到大乔的髻,动作立刻顿住:“额……现在应该喊你孙夫人了吧?”

    “嫂嫂,快起来,你怎地对外人如此大礼了?”孙权也是上前来拉大乔。

    大乔却推开孙权,满脸的泪痕看着白晨:“先生,请您救救我家孙郎。”

    隆衫在一旁看的惊疑不定,江东孙家的妇人,她口中的孙郎,莫不是就是江东小霸王孙策吧?

    那孙策可是曹cao的头等大敌,如今敌人的老婆跑这来向白晨求救,若是白晨伸出援手,那与曹cao的仇可就大了。

    隆衫不免为白晨担心起来,如今白晨可是殷家的底牌,他可千万不要去管这等闲事。

    白晨目光闪烁的看着大乔,在听大乔说完,白晨便已经明白了,孙策遇刺了。

    不过白晨印象里,孙策似乎遇刺当日便是了。

    也不知道是历史生了偏差,还是记载有误。

    “记得当初我与你说过的话吗?”

    “记得。”大乔咬着牙点点头道。

    “我本不想插手天下之事,可是我却必须兑现当日的承诺,当日欠你的人情,今日便还上吧。”

    “那便请先生随我去建业。”

    “不用了,孙策死不了。”白晨说道。

    “我家孙郎现在命在旦夕,先生连见都没见到,如何知道孙郎的情况,还请先生莫要诓我。”

    “你且先起来,我说孙策死不了就是死不了,不过我却有一个条件。”白晨说道。

    “先生请说。”

    “你且先答应我,只要答应了我,孙策就死不了,若是不答应,孙策必死无疑。”

    “孙策这次康复之后,便将权职交予他弟弟孙权之手,他便退出争夺天下之事,可否?”

    “不行。”

    第一个跳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孙权,只见孙权怒气冲冲的瞪着白晨。

    “我哥哥正值当打之年,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如何能退出这争夺天下之事?平定天下匡扶江山一直是我哥哥的夙愿。”

    “你便是孙权?”白晨颇为意外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这个三国时期的霸主之一,如今却年轻的过了头,他的身上每一处都在展露着意气风,实乃人中龙凤。

    “我便是,你便是那割刘备耳朵,破曹cao三军的白先生?”

    白晨打量孙权的同时,孙权也在打量白晨。

    孙权却对白晨很是失望,眼前的这人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若是站在人群之中,必然泯于众人。

    如此年轻如此平凡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那个被各方诸侯奉为天下第一武将的杀神?

    如此看来,多半是传言有误……

    白晨不知道孙权心中的想法,淡然说道:“若是他死了一样要退出,如今我让他将职权交给你,由你代他争夺天下,而他与大乔二人则是归隐,去做那神仙伴侣,逍遥人生又有何不可?”

    “我看你是别有用心,分明就是在挑拨我兄弟关系。”

    “挑拨?我用得着挑拨吗?你那哥哥不出几日便要命丧黄泉,到时候我什么都不用做,他也只能含恨九泉,而你便是再不愿意,也一样要接掌江东。”

    “内弟,莫要再说了,我便答应白先生就是了。”大乔最为果断,又或者说她是看的最清楚的人,这根本就没的选择。

    “还请白先生伸出援手,救我家孙郎。”

    “只要你答应了,他便死不了,你安心便是了。”

    “嫂嫂,不可啊,哥哥他现在还如此年轻,如何能退隐天下?他如何能甘心?”

    大乔看着孙权:“内弟,我知道孙郎志向,可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活着的前提下,若是他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管作何决定,你都要接掌江东,如此这般,难道你便愿意看着你哥哥死掉?”

    “嫂嫂……我……我没那意思。”

    “好了,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可是如今之事却非比寻常,公瑾,此事你便做个见证,如何?”

    “若是夫人如此决定,喻也无话可说。”周瑜说道。

    周瑜又看向白晨:“只是……白先生是否真能救的了伯符?此去江东何止千里路遥,来去便是半个月有余,而且伯符的伤势那么重,如若白先生赶到孙家的时候,伯符去了……白先生又该当如何?”

    “不用做这个假设,我说他死不了便死不了,你们安心的回去便是了。”白晨淡然说道。

    “白先生,你不与我们一起?”

    “与你们一起?你们还真要等孙策死透了吗?”白晨笑了笑说道。

    “白先生,您能保证,我家孙郎性命无忧?”大乔凝视着白晨,她知道白晨神通广大,甚至她隐隐觉得,白晨早就已经料到了今日之事,当初的那番话,也是在暗指孙策遇劫。

    “我保证。”白晨点点头:“你且不要难过,暂且在殷家府上小歇几日,不过你这军队却要去到城外。”

    “孙郎如今还躺在病榻之上,我如何能安心留此?我这便回去……”

    “你若是要走,我也不留你,不过你且放宽心,莫要赶回江东看到孙策好了,自己又病倒了,我可不想再给你治病。”

    “夫人,既然白先生如此说,那便稍作歇息吧,也不差这一两日的时间。”周瑜说道。

    他倒是想看看,白晨有什么神通,能确保孙策不死。

    白晨看向周瑜身后的兵马,指头突然一弹,只见后面的一匹马上士兵哎呀一声,从马上摔下来,头盔也滚了下来,却是一头乌黑长。

    “见到为师,也不知道上前来行礼吗?”

    小乔抱着头盔,捂着屁股满脸的委屈,一瘸一拐的走到白晨的面前:“弟子乔霜,拜见师尊。”

    周瑜不由得又紧张起来,毕竟当初小乔本是要下嫁给白晨的,虽说后来白晨没有接纳,可是周瑜还是担心。

    “你与周瑜何时成亲?”

    “啊……师尊,您莫要乱说……我与周……周都督没……还没定下来。”

    “你也别在我的面前扭扭捏捏,你与他成亲之日记得通知我,我去喝一杯你们的喜酒,如若你把我撂下了,他日你求到我头上的时候,我便不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