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 故人

    没过多久,白晨就得到了关于滨海城伤亡的数字,死伤人数超过两万人,也不知道多少家庭支离破碎。

    不过第三天,大乔等人就要走了,毕竟大乔这次是来求白晨救孙策的。

    “大乔,不多留几日么?”

    “不了,我已经逗留多日,是时候该去了。”大乔摇了摇头道,她心中还是牵挂孙策:“先生可要记得自己的承诺,我家孙郎不会死,这可是你说的。”

    “放心,我说过他不会死便不会死,不过你也要记得自己的承诺,孙策退位,孙权上位,如若不然”白晨看了眼一旁的孙权,现在的孙权可不敢与白晨争辩。

    前两日的那场变故,他也是历历在目,对于白晨可谓是怕到了极点。

    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人,上万的士兵在他的面前,也只是一念之间便灰飞烟灭。

    事后他派人去城内转了一圈,那些见证者个个都吓得魂不附体。

    “我知道,我会劝说孙郎的。”

    “不是劝说。”白晨摇了摇头:“大乔,我想你也不希望我亲自去到江东孙家,你说是吧。”

    “若是来我孙家做客,奴家自然欢迎之至。”

    白晨笑了笑:“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早些起航吧,一路平安。”

    “小乔,你不用跟我去了,就留在先生的身边吧。”大乔看了眼身边的小乔说道,自从见识了白晨最可怕的那一面后,大乔便对小乔的期望越发的高。

    不说小乔跟在白晨的身边能有更多的学习机会,至少也能增进感情,将来若是有事,也方便求助。

    小乔看了看周瑜,周瑜微微点点头:“小乔,你便暂时留在先生身边,不可忤逆先生的话,好好跟先生学武艺。”

    “那好吧。”

    周瑜都这般说了,小乔也只能答应下来:“公瑾,你可要小心一些,时常写信来。”

    一旁的曹ao看着大乔等人:“为何不走陆路,曹某虽说与诸位是敌非友,可是看在白先生的面子上,我还是能大开方便之门,在你们到达江东之前,不会对你们出手,曹某说到做到。”

    “那就不用了,曹丞相的那句话说的不错,我们是敌非友,所以对于曹丞相的宽宏,恕小女子不敢受用。”

    海船扬起风帆,渐渐的驶离港口。

    “先生,你既然要救孙策,又为何不让他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孙权虽说也是少年才俊,却与孙策有些许差距,曹某倒是希望能与那孙策继续的斗下去,若是换成那乳臭未干的小子,曹某便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曹丞相,你这是口不对心啊。”白晨笑了笑:“我既然说过,不参合这天下之争,如今既已经食言,也不能破坏当日你我的约定,孙策退位便算是死了,而且你也不要小看孙权,那小子未必就那么好对付。”

    一旁的小乔对孙权倒是很了解:“孙仲谋的武艺智谋学识,那都是顶尖的,小心你阴沟里翻船。”

    “小乔说的不错,曹丞相可千万小心。”

    曹ao摸了摸胡子:“看来我该找个机会,把那小子也宰了。”

    “你敢!”小乔怒瞪曹ao:“你敢对孙仲谋下手,我便敢对你下手。”

    “你敢来我便让子鱼对付你。”

    “来就来,我才不怕他。”

    论武功,小乔和沐子鱼各有所长,谁也奈何不了谁,若是真的以死相拼,估计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去的路上,曹ao时不时的拿小乔开玩笑,小乔是小性子,动不动就威胁要对曹ao动手。

    “先生,那关云长你又有何安排?”

    “我能有什么安排,我不想杀他,他也不会听我命令,我逼他离开刘备的身边,已经是最大限度了,至于他何去何从,我也无法再去左右,以我所见,他多半是要卸甲归田,可惜了如此一员猛将。”

    “唉,可怜我那许渚兄弟的性命,若是我知晓那一战如此凶险,定不会派他前往。”

    白晨看的出来,曹ao是真的后悔,他与许渚的感情极深,当初听闻许渚战死之时,痛哭捶地也绝对不是在做伪。

    “那关云长与曹丞相有旧吧?”

    “是有些许的情分在,不过当初我高官厚禄相诱,他也未曾有过半点动摇,如今他心已死,我便是费尽口舌,恐怕也不会归附于我。”

    “事在人为,如此贤将若是卸甲归田,我都有些舍不得,曹丞相不妨试一试。”

    “哦?白先生有何主意?”

    “这事我便不参合了,你且自己拿主意。”

    曹ao目光闪烁,他对关羽亦是非常的向往,哪怕是此时此刻,他亦无法拒绝关羽。

    不止是关羽的武艺,更因为关羽的为人,这也是最吸引曹ao的一点。

    当初关羽带着刘备的妻儿过五关斩六将,也是曹ao下令,不许伤他性命的,不然的话,就算关羽有通天本事,也不可能从曹ao的地盘到刘备的身边。

    而后来曹ao也多次对下属明言,不要伤了关羽的性命,由此可见曹ao对关羽是何等青睐。

    不过关羽始终是关羽,虽然他感激曹ao的厚恩,却未曾动摇过自己的决心。

    古往今来那么多的盖世英雄,白晨所佩服的人不多,一个是宋朝的岳飞,一个便是三国的关羽,两个人都是极尽于忠,恪守职责之人。

    哪怕是赵云,白晨也只是欣赏,可是对于关羽,白晨一直都觉得,他跟在刘备的身边是一种浪费,一种亵渎,刘备不是一个明主,可是又不能否认,是刘备成就了关羽的千古忠义。

    不止是刘备,便是他的那位三弟张飞,白晨也颇为不喜。

    张飞实在算不上一个好人,甚至可以说是恶人,作为武将杀人不算什么,可是强掳民女这种事,他却干了不知道多少,甚至更有在田野中强bao幼女的记录。

    不过将来,张飞显然是没这个机会了,白晨的习惯一向是除恶务尽。

    虽然他答应了关羽,放刘备与张飞离开,甚至还大方的将他麾下的军队也还给他们,可是很快,他们就会经历一场风暴,这场风暴会让张飞葬身大海。

    至于刘备,他也活不了太久,白晨早已打乱了刘备体内的魔气,这魔气若是在人健康的时候就是兴奋剂,可是一旦身体太虚弱,那么只会变成致命的毒药。

    每个人都有承受的极限,刘备体内的魔气本就异常的浑厚,这些魔气在刘备健康的时候,会不断的增强与改造刘备的身体,让他变得异于常人,可是一旦受伤乃至重创,魔气便会蚕食刘备的气机,让他变得更加的虚弱。

    到府中,贺兰便匆匆找来:“白先生,府上今日去招募下人,又来了一个女子,这女子比那莫兰还要漂亮,我们现在没惊动她,你且看看,是不是又是妖怪混入府中。”

    如今殷家上下,都对白晨尤为迷信,毕竟白晨施展手段也不是一次两次,每一次都是让殷家化险为夷。

    “好,我去看看,人在哪里?”

    “全部在前厅,与其他招到的下人待在一起。”

    “我也一并去,我倒是要看看,比莫兰还要漂亮的女子,又该会是何等的惊艳。”曹ao色心不减,而且在白晨的面前毫不掩饰。

    “有可能是妖怪,你就不怕?”白晨看了眼曹ao,颇为无语的说道。

    “怕什么,有先生你在,便是妖怪也无关紧要。”

    “色鬼,早晚要死在女人肚皮上。”小乔撇了撇嘴,曹ao之前也用某些不怀好意的眼神看她,若非她现在是白晨的弟子,恐怕曹ao真敢把魔爪伸向她。

    “食色性也,这有什么错。”

    众人到了前厅,便见一红衣女子,与众多的下人站在一起,前厅里虽然聚集了不少新招募的下人,可是那女子却如同皓月当空一般,让所有人第一眼便看到那女子。

    所有的侍女都远离那女子,因为与她站在一起,她们全都会感到自卑,而男家丁则是众星拱月一般围绕在那红衣女子的身边,殷勤的问候与讨好着。

    这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她的确比莫兰更漂亮,而且又比莫兰更加的有女人味。

    莫兰虽然漂亮,可是却有些清淡,而眼前这女子却是花中之王,所有的女人在她的面前,都将失去色彩。

    不止是曹ao看的痴呆,便是其他人也难掩惊艳之色。

    唯有白晨没有感觉到惊艳,因为这女子已经不是初见了。

    “苏倩儿,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妲己的化身。

    苏妲己本来还在享受着众星拱月的优越感,一看到白晨到来,转身便要逃。

    贺兰见此情形,立刻明白了,这女子果然是个妖怪。

    “逃?你想逃哪里去?”

    苏妲己立刻就站定了,僵硬的转过身看着白晨:“苏倩儿,拜见白先生。”

    “你们,全部退下去。”贺兰对那些下人命令道。

    男家丁还颇为不舍,留恋的看了看苏妲己,不过他们还没有被苏妲己的美貌迷得失魂。

    “先生,这女子真是妖怪?”曹ao不甘心的问道。

    如此美貌的女子,若是能收入自己的帐下,那该是何等美事。

    “这女子可比石魃可怕百倍,你还对她有兴趣?”白晨淡然说道。

    “白先生,您如何会来此地的?原本小女子还想去山上拜见您的。”

    “你倒是让我好找,你可真会藏,若非你留了些许气味,我还真找不到这里来,你且与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我在你的身上做了标记,也被你抹掉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