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极限武尊》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大结局

    一年之后。

    武安国,都城。

    深街,旧巷。

    一家小店,客满为患。木桌木椅,也无任何雅致之处,却引得许多衣着华贵之人,落座于此。

    酒香扑鼻,此处的酒,堪称一绝。

    门口立一块石碑,一碗不醉,可落座。十碗不倒,屋内请。

    此石碑,算是最近闻名了整个武安国。

    但凡是好酒之人,都要来品上一杯。

    可真的能喝一碗不醉的,没有几人。据说就连当今陛下,也来喝过一碗。

    最后结果么,据说是陛下下了严令,谁也不许说。

    谁说找谁的麻烦!

    如此行事,大家稍微一猜,也该知道,陛下八成是一碗就倒了。反正后来就不敢再来了。

    有这样的宣传,这家店,当然是是越传越有名气,越传客人越多。

    可真正能在屋内喝酒的,真的没有几人。

    再加上这家店的老板,也是个怪脾气。

    有的时候开店,有的时候不开。

    越是人多的时候,反而是让人在外面等。越是深夜,倒反而开上几个时辰。

    似乎一切随心情而变,一些大人物,为此非常不满,还想找老板理论理论。

    可结果,往往都是不了了之,大人物们灰溜溜的离开了武安国,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时常有人打听,老板到底是何人。

    可真正有能说上老板长什么模样的人都没有,更不提到底知晓老板到底是谁了。

    但凡是进了这家店的人,都说自己绝对是见到了老板的模样。

    可就是走出来后,就一点也记不得了。

    如此状况,以至于流言种种,包括什么,有人在店内看到了当今天下第一女魔头,舞空灵的消息都传了出去。

    还有什么,有人在店内,被老板稍微指点一句,就一发不可收拾,修为连升几阶。

    更夸张的是,武神陆家的人,对这家店也似乎客气有加。

    只要是从这家店前路过的陆家子弟,都要躬身行礼,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何。

    还有九霄门神煌一脉的长老,东胖子与风小憩也是这里的常客。

    种种神异,更是给这几点凭添了几分传奇。

    夜晚,月明星稀。

    传奇的小店,又在万籁俱寂之时,缓缓开门。

    里面,传来了几句笑声。

    “韩枫师兄,少喝一点,孩子都一堆的人了。赶紧回家照顾老婆孩子去,在这喝什么喝!”

    “别拦我,谁都别拦我。我老婆天天追着我骂,老头子也是没事就过来数落我这不行那不行,烦死我了,我得多喝几杯。大师兄,你也喝!”

    “走了,走了,我喝好了,得回去休息了。南宫兄,你也早点回吧,别人牧可弟妹等久了。”……

    一阵欢声笑语,几个人影走了出来。

    正是如今天下闻名的,韩家天剑尊,韩枫。楚家刀剑尊,楚行,楚天。以及赫赫有名浩然武尊南宫行等人。

    一个个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门口,小店的老板,笑呵呵的站在那里。

    不是陆凡,又是何人。

    他的身后,灵瑶与幻月笑眯眯的开始收拾桌椅。

    灵瑶笑着道:“陆凡,别看了。一帮人都走完了。什么时候我们再去北疆看舞空灵与陆齐啊,我都想他们了。”

    幻月大着肚子,也笑道:“是啊,陆凡。我还想再周游四界一次呢。好多地方我都没去过。”

    陆凡走了回来,笑容满面的在柜台后面坐下,道:“过一段时间再去看陆齐他们吧。这个臭小子修炼的速度太快,心性又跟她妈一样,是个机灵鬼。我怕再给他点好处,他就要成史上第一魔头了。臭小子,我死活说不动他,铁了心的想当魔修,魔修有什么好。”

    灵瑶道:“他这个魔修,一不滥杀无辜,二不食人噬血,三不损人利己。我觉得蛮好,天下魔修要是都被他改过来,那就彻底太平了。”

    陆凡道:“他就是这个想法,什么要成为天下第一任道德魔修宗主。自己把道心魔宗都改为道德宗了。罢了,任他玩去吧。”

    陆凡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灵瑶与幻月则笑得非常开心。如今天下太平,魔修在舞空灵的约束下不做乱,四界回归平静,一切都好得很。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地方。最多也就是那些从混沌跑出来的混沌兽,四处惹事而已。这些倒是激起了天下强者屠兽的兴趣。

    对于她们来说,就是吃尽天下美食,游遍四界而已了。

    无聊的陆凡,也都开始研究酿酒了。一身的修为,全部都用在了,如何酿出更好的酒上面。

    当然,这些事情,可不能真的让天下人都知道。否则的话,陆家的脸估计要被他丢一半。

    故此,陆凡这才自己开了个小店。还是抢人家东胖子的地盘。

    反正他现在是九霄门宗主,说一句话,东胖子也得听,也得认。

    穿的松松垮垮,一脸胡子拉碴,杨天坐在躺椅上,晃来晃去,遥看着天边的明月。

    就在此时,一名约莫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小伙,忽的跌跌撞撞的闯进了店来。

    他的身上,沾着血污,看起来有些狼狈,却满脸刚毅的表情。

    “老板,上酒!”

    小伙在自己怀里一阵掏摸,拿出了一把铜板,放在桌上。

    陆凡看着他,笑眯眯的拿出一坛酒,坐到他面前道:“年轻人,什么事如此苦恼?”

    小伙捏紧双拳,咬牙道:“我再过半年,就要被赶出家族,赶出都城,去老家守坟地了。我不服,我天天努力的修炼,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凝出罡劲,我知道我天生体质弱,但武神陆凡当初也是寒微起家,我为什么就不行!”

    小伙接过酒坛,仰头便是一口。

    陆凡看了看他的双手,全部都是击打石头的伤口,有新有旧,现在鲜血还在流淌。

    再扫了一眼,他的身躯,确实是根骨赢弱,难以修武。

    陆凡看着他一口酒下肚,全身开始发红,笑着问道:“那你还打算继续修炼吗?”

    小伙道:“当然,武道就是我的生命,我发誓要成为一名武者。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这酒不错,我给的钱够不够啊!”

    说着,小伙又赶紧在身上一阵掏摸。

    陆凡手指在酒坛上轻轻一弹,一缕罡气注入酒内。

    带着笑容,陆凡道:“放心,够的。多喝几口吧,信我一句话,你会成功的,只要你坚持!”

    小伙有些醉眼朦胧的抬头看着陆凡道:“真的吗?”

    陆凡笑道:“当然是真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接过酒,又喝了一口,晃晃悠悠的道:“我叫……”

    话未说完,他彻底醉倒在了桌上。

    陆凡看着他,笑声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