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刻画完成

    阵法一途博大精深,而布置阵法的强弱程度与符文的掌握息息相关,同时也对于修为有一定的要求。

    左风虽然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可是在见识方面倒还是有的,尤其是自己纳晶之中存放的众多典籍,随便挑出一本都会是大陆之上争抢的存在。

    当初在临山别苑之中见识到的种种,使得左风即使想要忘记都是办不到,尤其是素家的大帅和由城主两人,对于左风在那处阵法中的经历尤其重视。

    当时的左风其实已经多少明白了一些东西,尤其是那阵法的诡异,竟然传送出去的定为点为移动的存在。

    不懂得符文之人不会明白,传送阵法最大的奥妙在于武者对空间符文的掌握,以及空间规则的种种奥妙。

    所以当布置空间传送阵法的时候,往往需要将大量的空间符文以及传送类符文刻画出来。

    可当时临山别苑那些符文十分诡异,那庞大的阵法之中,空间符文和传送符文相结合后也只占了总量的六成左右,另外几近四成的符文竟然都是空间定位。

    当初左风便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其特殊性,却明智的没有将其点明,也许有的人也能够看出这些问题,却是极少有人能够知晓问题出在哪里。

    左风也是在后来查阅了许多纳晶之中的典籍后,才发现了其中的一些奥妙。那传送定为的符文,竟然是与许多空间运行符文联系到一起,这样一来传送的地点就变得极为虚无缥缈,或者说其存在的位置是在一处飘动的小空间之中。

    这种情况很少会出现,因为一处飘动的空间,它所存在的意义会变得极为有趣。

    之所以用“有趣”来形容,是因为一些超级势力会对其趋之若鹜,试想一下如果有人想要侵入一处城池或门派,只要调集足够的强者就可以展开行动。

    可是若将这个地方换做是在一处移动的小空间,那么首先找到它就会成为一个问题。而找到之后它又会不断飘走,这样一来想要入侵就更是难上加难。

    可这样一处飘动的小空间,想要将其利用起来就更加的困难。因为这首先要将移动空间的运行轨迹捕捉下来,然后再相应的制作出一套庞大的定位符文阵法,同时将其与空间传送阵契合到一起去。

    当然传送到移动空间的阵法需要如此复杂,而传送出来的阵法就相对简单了一些。当初在那处空间之中,左风回来的时候其实就只是那山边的小亭子内所拥有的阵法就足够了。

    反观此时的这套阵法,左风发觉另外一个奇特之处,那就是这套阵法定为和传送都比较普通,可复杂之处在于其空间阵法之内。

    因为这套传送阵的空间阵法之中,多出了许多奇妙的符文,左风现在无法具体查找,所以也只能够凭借着一些模糊的印象来加以推演。

    最后他发现,这套阵法竟然拥有空间隐蔽的作用,也就是这套阵法虽然一直存在于这里,却是存在于一处空间夹缝之中。

    不同于空间乱流,空间夹缝属于固定存在,却是在稳固空间和空间乱流之间,属于一种极为隐蔽的存在。

    利用这种方式将空间阵法隐蔽起来,这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可是这阵法竟然还存在于这片山谷之中,左风心中疑惑的同时,也是观察的更加仔细起来。

    越是仔细观察,左风发觉这处阵法的定向传送位置竟然有三处,而且三处位置应该距离不近,这样看来这阵法的神秘性也是成倍翻涨。

    当左风研究这隐蔽传送阵的时候,不远处的战斗也是变得热闹非凡。那些围攻的角马群中央位置显得有些混乱,正面混乱的情况让两侧的进攻也变得迟缓起来。

    反观人类武者这边同样混乱,没有借由角马群的混乱向外突围,也没有继续努力向着空间锋刃所在的范围靠拢,双方反而在此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乱局之中。

    七名淬筋期武者发动的暴气解体,使得他们的攻击力成倍翻涨,死亡对于这些人来说不是威胁,反而会成为一种解脱。

    带着这种矛盾的心里,他们的攻击疯狂的比野兽还要野兽。一名武者手掌的长刀断为两截,可是他还是挥舞着半截长刀与多只角马杀在一处。

    身上多出破损,却看不到太多的鲜血流出,反而是没有受伤的口鼻之间,不断能够看到鲜血不停的向外流溢。血红的双眼,深红色中略带紫意的皮肤内血管凸出,几乎是要撑破皮肤般的在身体上蠕动。

    全身的灵气以一种燃烧的方式,将武者整个人都彻底点燃,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那武者疯狂的吼叫之中,跟多的是一种惊恐和痛苦的嘶喊。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面对着如此剧烈的痛苦,面对着死亡一步步临近,他们心中却是一片悲凉。

    这些人心中在痛恨,虽然也痛恨阻止与王长老的出卖,不过更痛恨的是当初的选择,选择进入组织。

    组织中的这些人,有的是从小就资质非凡被选出来,有的却是因为自己的武者梦,而自愿加入到组织中。

    可是当初的选择在今天看来是如此的幼稚,所以他们在恨自己当初的决定,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看清现实。可是他们也明白一点,即使早就知道今天的结局,也同样无能为力。

    当他们选择进入这组织的那天其,一切似乎就已经早都注定下来,即使他们在这之前选择反抗和背叛,等待他们的结局未必就比今天这样要好。

    除了这七人之外,还有另外三人,这三人却是计算之外的情况。他们三人此时已经彻底的疯狂,不再去顾忌什么报复,不去顾忌自己的什么朋友亲人,他们要做的就是发泄出胸中所有的痛苦。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要将眼前这些人尽可能多的杀掉,虽然他们最想要杀掉的是王长老,是那个后来的头领,可是他们根本接近不到二人。

    不过另外那些武者,那些之前还是自己同伴之人,他们同样想要将他们杀死。因为这些人默然的对待他么几人的遭遇,他们的默然也等于是帮凶,是他们这些人步入死亡前推出的最后一把。

    其实他们三人的心中,情绪与另外的七人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只是那七人在疯狂的攻击角马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而他们三人是在疯狂攻击自己人,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情绪。

    发泄成为了他们现在能够做的一切,发泄成为他们面对死亡时唯一的念头,在他们的修炼过程中,每一步都被这些人安排后,就连死亡也是在他们安排之下进行,他们的嘶吼和咆哮,如同对生命对武者命运的最后挣扎。

    一名武者手中武器早就被打碎,身体的多出要害被重创,只是因为暴气解体的缘故还没有死去,他却是用牙齿撕咬,用身体去碰撞。

    他明知道这样已经伤害不到眼前的这些武者,可是他还是在疯狂的做着这一切。

    不同于角马群,武者的战斗方式会针对弱点,这些人虽然发动了暴气解体,但是攻击方式还是一名武者。他们依旧使用武器,会动用武技,会施展出自己的杀招。

    可是他们的关节,他们的要害依旧还存在。他们被伤到关节,行动会变得迟缓,他们被伤到要害,虽然不会立刻死亡,但是却能够加速着他们的灭亡。

    三个人的暴气解体,只击杀了一人,重伤三人,其他人便已经合力将这三人斩杀,甚至身体都已经剁成了碎块。

    角马群之中的战斗也渐渐进入到了尾声,一名武者手中的武器是一柄战斧,可是在与角马的疯狂战斗中,连战斧也多处破损。

    而此时这名武者一条手臂已经连着肩头被撤掉,一条腿膝盖以下已经当然无存,只剩下残破的身体还在努力挥舞战斧知道其破碎开来。

    那武者的身体被角马群淹没的时候,他眼中还带着浓浓的不甘,身边的武者此时也都到了最后一刻,一个个眼中与他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炫目的光晕再次发生了变化,光晕先是变得大盛,随后竟然有着慢慢收敛之势。

    随着那光晕的变化,那一大片位置中肆虐的空间锋刃,也在悄然之间发生着变化。

    此时的左风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他整个人都被光晕所包裹,他只知道现在的光晕变化,与那刻画着的符文有关。

    那从一开始吸收空间锋刃就在不断刻画的符文,此刻终于到了要刻画完成的时候。

    左风发觉到,囚锁之中存在的庞大符文并未刻画完毕,这样一来囚锁恐怕还是无法彻底显露其本来的作用,这多少让左风有些懊恼。

    不过左风的注意力却是放在光晕空间之中,那些还在不断吸取进来的力量,这些能量虽然狂暴,可是身在光晕空间之中,左风隐隐有了一个特别的想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P>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