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藏》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飞升(大结局)

    方逸出手也有分寸,以一团灵力包裹住爆炸的空间,连智身躯炸开的碎骨碎肉乃至血迹都未溅出丝毫,随后,那团灵力之中燃起火焰,将其中的碎物烧成灰烬,火焰不停,便是连那些灰烬都彻底蒸发。

    对质的过程中,无论连智怎样诡辩,方逸都丝毫不急,皆因方逸早就打定主意,无论连智承认与否,都难逃一死。

    方逸出手极快,直到连智身躯炸开,燕经纶三位太上长老才反应过来,燕经纶更是恼羞成怒:“方逸,无凭无据,屠杀我紫霄宫前任宗主,今日就算正林真人亲临,燕某也要讨个公道……”

    虽然燕经纶也觉得连智有问题,但是方逸就这样无凭无据且还当着他的面出手轰杀,尤其还有廖秋与雷刚毅在旁,传扬出去,不但自己脸面尽失,对门下弟子也无法交代。

    越想,燕经纶就越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手掌一翻,一柄燃烧着黑色火焰的三寸小剑悬浮在掌中,黑色火焰缭绕,灵力吞吐,是一触即发。

    “禀太上长老,归元宗覃修求见。”

    正这时,门外有弟子的声音传来。

    “不见。”燕经纶怒喝一声,眼睛似要喷出火光,就要出手。

    “停停停……”见燕经纶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廖秋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拦下燕经纶道:“都快两千岁的人了,冷静冷静,覃修这个时候求见,想必定有重要事情,你们的私人恩怨可以先放放。”

    这件事情,廖秋是站在方逸一方的,看到连智抢着接话,还把一柄血色长刀描述出来,就明白了孰是孰非,奈何连智自己说了出来,方逸再提也算不上什么证据,不过廖秋也着实没想到,方逸竟然做的如此干脆,不给燕经纶留丝毫颜面。

    “快请进来。”廖秋代燕经纶吩咐下面弟子,归元宗来人,雷刚毅却不好说什么。

    门外弟子不敢忤逆燕经纶的命令,但也不敢公然不敬廖秋,正为难时,燕经纶沉吟一声,道:“有请。”

    恨恨瞪了一眼方逸,收起飞剑,一甩袍袖坐在椅子上,气哼哼喘着粗气。

    覃修一只脚迈进屋子,便感觉到屋子之中气氛有些紧张,除了三大宗门的太上长老,道门传人方逸竟然也在,更令他惊讶的是,他此刻竟已是看不出方逸的修为了。

    “拜见三位师伯。”覃修进来后先向三位太上长老行礼,之后又面向方逸,试探着问道:“我该称呼一句方师叔?”

    “覃宗主客气了。”方逸笑道:“称呼我方逸便可。”

    “不可。”听到方逸如此说,覃修便确定,方逸的修为已经达到元婴境界,因此按规矩行礼:“覃修见过方师叔。”

    行礼之后,覃修心中不由得感慨,几年前见方逸时,还只是筑基后期的修为,现如今竟然已经突破到元婴境界了,这种修行速度,快赶上说书了。

    “覃修,来紫霄宫所为何事?”不待燕经纶开口,雷刚毅便代为询问。

    “哦……”覃修见到方逸,心中惊叹,差点忘了正事,躬身向燕经纶行礼:“燕师伯,不知连师兄伤势如何?谭某有事想请连师兄帮忙。”

    “又找连智?”提起连智,燕经纶气就不打一处来,对覃修也没什么好脸色:“有什么事,先和我说。”

    “是这样。”覃修道:“归元宗抓到一个专门为魔道修者做事的细作,想请连师兄以搜魂之术查探一些细节。”

    “你说什么?”燕经纶霍然起身,目光如电,射向覃修:“把话说清楚,谁修炼了搜魂之术?”

    “这……燕师伯不知道?”覃修试探问道:“当年平息魔道修者离间修者界各宗门时,连师兄便是以搜魂之术堪破了魔道修者的阴谋。”

    看看覃修,又看看方逸,燕经纶颓然坐下,心中含恨,咬牙切齿道:“逆徒……”

    覃修不明所以,正要开口询问,却听雷刚毅道:“覃修,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见屋子里几人有些不对劲,覃修也识趣,依言退出厅堂,离开了紫霄宫,来得快,去的也快,似乎专门是为了方逸作证而来。

    “方才言语之间多有得罪,还望方师弟见谅。”燕经纶眉角低垂,似在这一瞬间老了十岁,虽说对于连智已有怀疑,但终究没有任何证据,如今真相大白,却异常残酷。

    一个连智死不足惜,但是紫霄宫宗主公然修炼搜魂之术,这种事情传出去,紫霄宫必将名誉扫地。

    “方某只顾快意恩仇,冲撞了燕师兄,亦有不对之处。”燕经纶主动退让一步,方逸亦退一步,已经近两千岁的燕经纶到如今还一腔热血,一心抗衡魔道修者,对于这种人,方逸心中只有钦佩,不会因连智的事情对燕经纶有什么看法。

    “廖师兄,魔道修者,如今分布情况如何?”连智的事情了结,方逸开始询问魔道修者之事。

    “已知的魔道修者,总共有十九位元婴,刚刚被你斩杀了一位,现在还有十八位,总共有二十座据点。”廖秋手一抖,一张修者界地图浮现在空中,标注着红色的地方,皆是被魔道修者所占领的地方。

    “我们刚刚还在商议,三大宗门太上长老倾巢出动,按照这个路线,清剿魔道修者,九人同时出手,便是遇到对方有三四位魔道修者,我们亦有把握击杀。”

    燕经纶恢复了些神采,伸手在地图上画着一条原先设计好的清剿线路。

    方逸点点头,又问:“妖兽一族的情况如何,巅峰妖王都分布在什么地方?”

    “妖兽一族?”廖秋不明白方逸为什么要问妖兽一族的分布情况,但依旧为方逸指出妖兽一族的分布情况,还是有十二位巅峰妖王所在的位置。

    方逸闭上眼睛,识海中回忆着地图上的每一处标注,确认无误,才睁开眼睛。

    “方师弟,可有什么对策?”雷刚毅性子比较急,见方逸凝眉思索,忍不住问道。

    三位接近两千岁的元婴修者,围在只有五十余岁的方逸周围,期盼方逸能够有什么办法,显得有些诡异。

    但是无论廖秋还是燕经纶,又或者是雷刚毅,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道门传人,本来就是带领着修者界修者走出困难的关键,之前方逸修为低微,不入他们法眼,如今方逸修为到达元婴,真正实力怕是已经凌驾于修者界任意一位元婴修者之上了。

    “办法倒是有。”方逸依旧紧锁着眉头,仔细思索着,以他现在的实力,加上五行锁空阵,若是再有两三位元婴修者辅助,必能横扫所有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

    但是这方法也有缺陷,魔道修者占据的二十座据点,可并非是堆积在一起的,只要一处据点被攻破,其他据点的魔道修者得到消息,便有足够的时间躲藏,甚至暂时退离到其他小世界之中,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方逸可不想留下什么麻烦,最好做到一次根除。

    又或者方逸自己不出面,以三大宗门九位太上长老为主,按照之前燕经纶设计的路线一点点横推,这样必能吸引到更多元婴修者,但是如此一来,修者界必将有所损失,也难以将那位分神期境界的魔道修者引来,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试试吧。”许久,方逸只简单说了三个字。

    “需要多少人手?”燕经纶道:“若是需要有人当作诱饵,可以先从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开始。”

    “不用。”方逸摆手道:“容方某先试试,若是不成功,再劳烦几位太上长老。”

    “不用人手?”廖秋、燕经纶与雷刚毅面面相觑,搞不明白方逸在想些什么。

    方逸离开紫霄宫,按照地图中的标注通过瞬间移动来到一座被妖兽一族占据的山脉之中。

    “金蟒王……”方逸站在山巅,以灵力凝聚成声音,向四周扩散。

    “他娘的,什么人喊老子?”金蟒王身高两米有余,赤裸着金色上身,肌肉饱满结实,散发着金属光泽,腿上穿的裤子亦是金色,乱糟糟的头发胡须,看上去如一个草莽壮汉。

    金蟒王上下打量着方逸,嗤笑一声:“小家伙,你这是刚刚晋升的元婴吧,今天爷爷我心情好,赶紧走,爷爷我放你一条生路。”

    “一条蟒蛇,大言不惭。”方逸傲慢一笑,神识却是悄无声息的攻向金蟒王。

    被方逸蔑视,再看见方逸那傲慢模样,金蟒王似是感到威严遭到了挑衅,顿时怒道:“小家伙,找死。”

    ‘找死’两个字才刚喊出来,金蟒王陡然觉得神识恍惚,虽然仅仅一瞬,但神识清醒过来时,便感觉到脖颈处有一丝凉意,身为巅峰妖王,不用特意观察,便知道自己的脖颈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再看方逸,自始至终负手站在原地,似乎从来没有动弹过分毫。

    额头一滴冷汗留下,脖颈处的伤口也已经恢复,金蟒王退后了近千米,看怪物一般看着方逸,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刚刚,金蟒王见方逸的骨龄时间不长,也就不足百年时间,因此断定方逸为新晋的元婴修者,却想不到,对方分毫未动,已令自己受伤,而且看起来,还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自己身躯和头颅现在已经分家了。

    “道门传人方逸。”方逸道:“劳烦你给白泽传个话,明日下午申时,方某在流苏山恭候大驾,一决胜负。”

    “道门传人?”

    听到道门传人,金蟒王亦不由得后怕,身为巅峰妖王,自然知道道门传人这四个字的涵义,那可是妖兽一族的克星,金蟒王甚至有些后怕,自己竟然一口一个‘小家伙’喊道门传人,也幸好对方并未动怒,还放过了自己,似是生怕方逸后悔一般,金蟒王立刻撕裂空间离开。

    流苏山,没有高大树木,大多都是尺许长的青草,覆盖着低矮的山脉,方逸闭目盘膝,坐在青草中,任清风吹拂。

    “方逸……”下午申时,一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凭空出现,身上裹着草叶编织的衣裙,光着的脚丫点在草叶上,柔弱的草叶承托着少年的身躯随风飘摆,似是没有重量一般。

    这少年,正是妖兽一族首领,白泽。

    “说起来,我该叫你一声前辈。”方逸睁开眼,嘴角露出笑容。

    方逸此言也没有错,白泽的上一位对手,还是他的师父,正林真人,算起来,的确是方逸的前辈。

    “现在不是套近乎的时候吧。”白泽道:“想不到方逸你这么快便到达元婴境界了,几年前见你,还是筑基后期吧。”

    “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方逸长袍飘摆:“不过无论如何,我也得向你说声谢谢。”

    “不必。”白泽一摆手,原话奉还:“以前的事情不重要了,动手吧。”

    “斗了一万多年,不累吗?”方逸没有动手,继续道:“不如我们换个斗法。”

    “哦?”白泽貌似来了兴趣,问道:“你打算怎么斗?”

    方逸伸手指天:“你觉得修者界如今的天地灵气如何?”

    白泽皱眉,不知道方逸为何有此一问,不过依旧回答道:“每况愈下。”

    “年前后,可能就没有灵气了。”方逸问道:“妖兽一族就想占据这样一座世界吗?到时候怕还不如十万大山吧。”

    “你想说什么,不用拐弯抹角。”白泽有些不耐烦,身为妖兽,喜欢更简单直接的东西。

    “修者界的修者们也好,十万大山中的妖兽也好。”

    方逸道:“想要修炼不管是修者还是妖兽,都离不开天地灵气,但是现在魔道修者正在破坏这一切,将修者界逐渐转变成更适合他们生存的世界,他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然后呢?”白泽笑道:“你想说服我联手诛杀那些魔道修者?”

    “不不不……”方逸摆摆手:“如今魔道修者在修者界整整占据了二十座宗门,总共十九位元婴境界修者,日前被我斩杀一个,还剩十八个,我们就赌一赌,谁能诛杀更多的元婴修者,如何?”

    白泽歪着头看方逸,像看白痴一般:“人类中有一个词语叫做夜郎自大,可能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

    “我能感觉到,魔道修者之中有一位分神期的强者存在,正如我能感觉到他,他亦能感觉到我,我若出手,气息牵引之下必会引来那位分神期强者,到时候不管是妖兽一族还是人类修者,恐怕都将覆灭。”

    “我也知道对方有分神期存在,想让你出手,亦是为了引他出来。”方逸开诚布公:“方某不妨直说,我有手段将这些魔道修者一击必杀,但这种手段消耗太大,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必须有人能够帮我把那分神期修者给我引出来。”

    白泽听后眉头一挑:“当真?”

    若是有机会铲除魔道修者,白泽自然乐意为之,不用方逸提醒,白泽也能够明白,魔道修者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但是之前妖兽一族若是倾力攻打妖兽一族,必然会有大量损失,三方博弈,必须要尽可能保存己方实力才是王道。

    但方逸若是有手段将这些魔道修者尽数诛杀,尤其是那位分神期强者,白泽也乐意配合。

    “当真!”方逸郑重点头:“就看你信不信,或者敢不敢。”

    “我信。”对于方逸所说,白泽出奇的没有任何怀疑,看出方逸的疑惑,白泽道:“历代祖训,道门传人没有信口开河之人,你和仙兽大人是朋友,更不会如此,所以我信你。”

    “不过。”白泽话锋一转:“魔道修者伏诛后,你我之间还有一战,提前暴露了底牌,我可不会客气。”

    “希望到时候你还有这个勇气。”方逸心中暗道。

    ----

    苍澜山,正是魔道修者占据的一座钟灵毓秀之地,原本天地灵气充足,但现在却终日被阴暗笼罩,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山中树木灵植也早已枯萎,光秃秃的山峰透着阴森鬼气,哪里还有昔日灵山大川的模样。

    山峰宫殿之中,自上而下驻扎着筑基期和金丹期修者,山峰顶端有一座方圆十余米的小水池,水池之中皆是灰色粘稠液体,一位皮肤黝黑的修者正闭目仰躺在池边,身躯浸泡在那灰色粘稠液体中,吸收着其中的腐朽气息。

    突然,就在距离山顶水池几十米高的空中,身穿着草叶衣裙,光着脚丫的少年白泽出现在空中,就在他出现的瞬间,虚空荡开一圈涟漪,将整座苍澜山尽皆笼罩在其中

    浸泡在水池中的魔道修者陡然睁开眼睛,神识看到白泽的瞬间便意识到了不妙,身为元婴境界修者,竟探查不出对方的身深浅,修为明显要高过自己,想要瞬移离开,却发现已经无法撕裂周围空间。

    白泽手掌凌空拍下,一只儿童手掌般大小的乳白色掌印轻飘飘印向魔道修者。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乳白色掌印,在魔道修者眼中却似催命符一般,想要躲闪,却发现无论想要躲向那个方向,都有一只掌印飘来。

    无处躲闪,便只能硬抗,以全身灵力抵挡那掌印,便听见‘轰’一声响,那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就感觉到浑身骨头都碎成了渣子,五脏六腑,血管肠胃之中,皆被细碎的骨头刺穿。

    除此之外,那魔道修者丹田之中,一点白色光华骤然亮起,又一声炸响,这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便被炸个粉碎,在白泽面前,寻常的元婴修者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咔嚓……”天空之中,闪过一道灰色闪电,那闪电消失,空中却留下一道灰色裂缝,紧跟着,天边一道道灰色缝隙裂开,穹顶之上,处处闪耀着灰色闪电。

    “要降临了么?”

    白泽抬头看着天空异象,知道自己此举已经引起了魔道修者中那位分神期强者的注意,想要降临到修者界之中,但是修者界天地灵气有限,很难承载一位分神期强者,因此才产生种种异象。

    “分神期的神识,但是修为只有元婴期。”虚空之中,响起一道威严声音,紧跟着,天空之中出现一道人影,这人披着深灰色衣袍,便连露在外面的肤色亦是深灰色。

    这人影出现之后,天空之中的灰色闪电渐渐停歇,空间裂缝亦渐渐消失。

    十五座人类修者聚集地,总共二十七位元婴修者皆呆呆看着那些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灰色闪电。

    这些元婴修者,皆是各大门派如今的主事人,也全部都听说过道门传人向修者界报信之事,如今,道门传人的预言似乎应验了,他们能够感觉到,一位超越了元婴境界的存强行破开世界膜壁,降临到修者界之中。

    不但是二十七位元婴修者,许多金丹修者亦知道此时,此时此刻众人心头皆笼罩上一层阴影。

    超越了元婴境界的存在,在修者界之中可以称的上无敌的存在了,再加上原本就有近二十位元婴修者,这股力量,怕是用不了两日,便能将这个修者界屠戮干净了。

    “完了……”一位金丹修者露出一丝惨笑:“刚刚才渡过金丹大劫,本以为还能再有近八百年寿命,想不到这就要死了……”

    “我的孩子还只有四岁,他还没有享受过生活,就要死了么。”

    人类修者中,弥漫着各种悲伤情绪,似遭遇世界末日一般,这种情绪似乎能够传染,不但是筑基修者、金丹修者,便是一些元婴修者也被这种情绪感染,情绪低落,失去了所有的斗志。

    紫霄宫中,燕经纶凝视着远方:“这就是分神期境界的实力么?”

    “呵……”廖秋也是摇头苦笑:“方逸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就算提前知道又能怎么样,面对分神期强者,我们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横竖一死,跟他拼了。”雷刚毅咬牙,便要冲向那位分神期强者降临的方向。

    “终于出现了。”就在距离苍澜山不远的一座荒山之中,方逸盘膝坐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仙剑,破星。”

    方逸开口轻喝,便见方逸胸中亮起一点璀璨光华,随后,一道道光华从方逸体内飞出。

    这一刻,天地变色,雷声隆隆,穹顶之上,道道紫色雷霆降落。

    “这是什么……”雷声一起,修者界之中突然生出一股威压,这威压之强,令廖秋、燕经纶这种级别的太上长老都忍不住有一种要跪伏在地的冲动。

    那些金丹、筑基期修者更不用说,一个个跪趴在地上,似是在恭迎帝王降临。

    也只有白泽,才知道这是方逸施展的手段,正因如此,此时此刻,白泽心中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方逸有这种手段,还斗什么斗?

    刚刚降临的那位分神期魔道修者此刻尽是恐惧和后悔,本来,他作为分神期修者,争杀各个世界都无往而不利,见到修者界中白泽施展手段,也只是元婴期境界,便降临下来打算除掉白泽,为自己手下扫清障碍,却想不到,这座世界中竟然有人能够催动令他都感到恐惧的力量,而且在那力量威压下,灵魂神识都在颤栗,想要逃离都不可能。

    “不……”那分神期魔道修者,眼睁睁看着一道光芒划过自己的身躯,没有疼痛的感觉,也没有其他的感觉,整个人便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声悲呼。

    数十道光华飞舞,方向尽皆都是魔道修者聚集地,仅仅片刻后,所有光华消失,天地重归平静,那恐怖的威压亦消失无踪。

    方逸勉强站起身,脚下却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嘴角躺下一缕鲜血。

    “他奶奶的,这代价也太大了,这下起码要修养个几年了。”方逸无奈摇头苦笑,没想到实战仙剑破星,竟比当年识海受损的伤还要严重。

    “可还有余力再战?”光着脚的少年白泽站在方逸对面:“或者你可以直接认输,可以保住一命。”

    方逸强行站直了身躯:“我拼了性命,还能再用一次,你要不要试试?”

    “你有这手段,我不是你的对手。”白泽耸耸肩,虽看似洒脱,但是方逸能看到白泽眼神中的黯然失落。

    方逸扬起一只手,拍拍白泽的肩膀:“我师傅告诉我,道门传人的身份不是维护世界何平,而是维护世界平衡。”

    “修者界需要十万大山的存在,十万大山也需要修者界的存在。”方逸道:“十年兽潮不变,不过,你可以随时带着属下到连元海域做客,我可是拥有一座小世界的人,天地灵气浓郁程度,起码比修者界高十倍。”

    “仙兽大人也在吗?”白泽问起小魔王,方逸低头,略失落:“小魔王被族人接到天界中去了。”

    白泽一怔,随后恍然:“或许天界才是仙兽大人的战场吧。”

    方逸没有再去人类修者聚集地,反而是在白泽的护送下回到了连云海域。

    魔道修者尽数伏诛,不久后妖兽一族亦退回到十万大山之中,修者界恢复平静,却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杀了那位分神期境界的魔道修者,也不知道是谁另妖兽一族退去。

    便是连廖秋、燕经纶与雷刚毅亦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方逸所为。

    ----

    弹指间,五年过去,方逸终于养好了伤,方方终于与雷林走到了一起,方逸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为两人举办了婚礼,同时将龙虎戒当作新婚礼物送给了雷林,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这枚龙虎戒一到雷林手中,便显现出龙虎山传承,看的方逸直摇头。

    方逸一百零七岁时,神识到达大乘期,此后便将上清天枢院印交由女儿方方执掌,并将上清天枢院印、龙虎戒的秘密告知了女儿女婿。

    柏初夏于二百七十三岁时成功渡过金丹大劫,却最终没能洞悉空间奥秘,倒在了千年寿限的门槛。

    “老公,认识你真好。”躺在床上,柏初夏无力的伸出手,握着方逸的手,耳边传来门外方方与林雷的抽泣声,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老公,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和三十岁时都没什么区别。”

    方逸将柏初夏的头靠在自己身上,握着妻子的手笑着:“哪有,像你二十二岁的时候。”

    柏初夏轻轻摇头,呼吸渐渐微弱,几分钟之后,头一歪,躺在方逸的怀中再也不动了,方逸没有放开妻子,就这样静静抱着,眼泪不争气的淌下。

    ----

    雷海深处,静坐在其中的方逸陡然睁开了双眼:“修为终于到达大乘期了。”

    自从神识境界达到大乘期后,方逸便隐隐感应到了天界的存在,只不过因为修为的原因,始终无法打破那层壁障飞升上去。

    如今身在雷海深处修行两百余年,修为亦达到了大乘期境界,对于天界的感应愈加清晰,那层壁障也就不算什么。

    抬手一挥,本命飞剑在蓝紫色雷海之中划出一道银光,顺着那银光,空间裂开,阵阵仙灵之气降落下来,方逸深吸一口,脸上露出迷醉的表情。

    方逸感觉,仅仅这一口仙灵之气,足矣抵自己在雷海之中苦修一年。

    不过,这也仅仅是对方逸而言,换做连云海域之中其他修者,就算是元婴境界,一口仙灵之力呼吸进去,也会被撑的爆体而亡。

    “天界……”方逸抬头看向那道空间裂缝,又低头,神识瞬间笼罩了整座连云海域,最后的目光定格在女儿方方和女婿雷林身上,分别得到道门和龙虎门传承的两人这几百年来修为亦是突飞猛进,神识已经快到达到大乘期,相信将来飞升有望。

    “方方,雷林,我们天界再见。”

    只是自言自语一句,方逸并没有现身与方方和雷林相见,毅然飞入那道空间裂缝之中,那裂缝似乎颇有灵性,方逸飞入其中,雷海之中的裂缝自然消失不见。

    “这飞升,还真够漫长。”

    方逸身处空间裂缝之中,足足一个时辰,还不见天界踪影。

    但是方逸的身体却感觉到那仙灵之力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纯粹,不用主动吸收,那些仙灵之力便会顺着方逸的七窍甚至皮肤的毛孔进入方逸的身体之中,不断将方逸体内原本的灵力排挤出来,并以仙灵之气替代,与此同时,方逸的肉身也在这些仙灵之力的滋润下愈加强大。

    “原来,飞升也是蜕变的过程。”方逸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仙灵之力要比之前的灵力强大了太多,十倍都不止,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力量,不可同日而语。

    眼前突然闪过一抹光亮,身躯便脱离空间裂缝,方逸突然感觉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

    “这就是天界?”

    这里的重力,比起连云海域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即便以方逸现在的修为,都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稍稍适应之后,环顾四望,却在转身的一瞬间愣住了。

    就在他背后,站立着一对男女,男子中年模样,身着一身粗布长袍,蓄着短须,模样看上去和方逸有七分相像。

    女子显的极年轻,一身紫色长裙,五官精致,面上皮肤显得白里透红,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

    方逸眼睛瞬间湿润了,不用旁人介绍,也不用开口询问,那种血脉相邻的感觉瞬间就让方逸知道了这对男女的身份。

    “爹,娘……”

    全书终!

    。着笔中文网

    http:///txt/3400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