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第九百六十二章 齐天大圣和猪刚鬣都“飞升”了!

    齐天大圣成为了燃烧着的子弹上升。

    虽然对于他来说已经习惯神的移动了,不过以这样子的形式加还是第一次体验。

    实在上所谓的神并非“很快地移动”的能力,而是缩短移动时间的能力。不是“从a地点往b地点以时数百公里的度移动”而是“从a地点往b地点以零点几秒的时间移动”的力量。并非物理性地加快度,而是需要在移动中歪曲时间的能力。

    所以,还有着另外一个初次体验。就是到达音的气动加热和承受尝试突破大气圈做造成的加热。

    “热热热热热热热热!这个东西真不得了!不愧是弑神者啊,真是可恶!”

    在燃烧殆尽之前必须要到地面上,动神通力,努力地将电磁力中和。

    也呼唤黄金云了,总之要急降到地面上。重力和地球的磁力等等维系着这个星球的诸多东西也能帮助自己返故地。

    但是,要命的是,这个手段远比原剧情强大得多。那种加再加的手段,这绝对是可怕至极,导致大圣差点连想要传送的信息都传送失败。

    “二师弟三师弟啊,你们两个合力将我呼唤地上去!”

    一般来说,就算相隔几万里,师兄弟们之间的的意思也能通晓。但大圣现在的处境太难,度上的不断扭曲,使他传送出来的信息都有点失真。

    而且,出乎意料的是,大圣的师弟们也是陷入了穷途末路的困境中。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罗翠莲念起般若心经。

    达到了涅槃的境界的少女的歌谣之声“龙吟虎啸**”,成为了魔风的冲击波。

    咒力本来就是无形无色无臭无实体的东西,但是罗翠莲使用了权能,给予了其某种性质。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气流进一步膨胀,风的威力再次增加。

    “怯咦咦咦,身为女儿之身尽做些令人恼火的事!”

    对于正集中精神进行着什么可怕的事的罗翠莲,猪刚鬣向其挥起了五件武器。

    射出箭矢,用戟,剑,斧,棍棒连续进行攻击,想要阻止那些冲击而来的风。

    在三头六臂的巨神与教主的周围所吹起的,将所有自然创造物全部横扫的魔风之下,元帅神的武器完全攻不过来。对于编组起灭亡歌谣的佳人毫无影响,以气体造成的防壁阻挡着。

    “急急如、北帝明威口敕、律令!”

    猪刚鬣念唱起言灵,出尽了浑身的力量。五个兵器开始渐渐地动了,逐步接近罗翠莲的肢体。不过这时候魔教教主的奥义也终于完成了。

    将光混合在魔风里面。从罗翠莲身体里放出的黄金之光融入了风中。

    这个也是由“大力金刚神功”而出的显身,并非黄金的仁王尊。

    光芒在罗翠莲和猪刚鬣之间聚集,成形,成为了巨大的手掌!

    “我心,虚空,可我掌就如凶风飓风!”

    “呜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力自骨而,劲自筋而!为、先天无极之一掌!”

    与猪刚鬣的巨大身躯同样程度大小的黄金之掌。现在,巨大的手掌击打过去。

    炸裂三面六臂的巨神被从正面打击,脸,身躯,脚因打击出啪嚓啪嚓的声音。摇动着脑髓,冲击贯穿五脏六腑,粉碎骨头。

    并且,黄金的巨掌将猪刚鬣猛烈地一把抓住,往上握起。

    “我的义弟好像将齐天大圣放逐出去了,作为义姐的我也效仿着那样做也是一件趣事,下劣的军神啊,消失在天空上吧,碍眼!”

    位于前线战斗着的同时也宽广地纵览着战场形势。是只有有着千里眼的女道士才能挥出的异才的罗翠莲如此说道。

    她的手掌击向天空,于是寄宿着大力的黄金手掌将被啪嚓啪嚓握住的猪刚鬣拉上了天空。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飞升着的猪刚鬣出的绝叫声,徒劳地在空中响。

    白堂镜走在往教主所在之地的路上。

    “厉害。教主的怪力连这样的事都做得到啊。”

    被拉上天空的猪刚鬣与黄金之掌。即使是目击到了这样荒唐之极的景象,白堂镜还是非常感到敬佩。那个魔教教主是用力量和武艺作出了和自己与天之斩钢神剑造出的临时电磁炮类似的事。

    当然,对方无法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白堂镜现在只好辛苦地在摇摇晃晃的地面上走着。前方的目的地变化作了新的荒地。的确是使用了魔风的权能之后所造成的。

    “来了啦,弟弟啊,一眼就看出来了吧,姐姐刚刚将陋劣的天蓬元帅驱逐了。我也看着你将齐天大圣驳倒了,干得漂亮啊。”

    被说了些赞美的话语,她好像是使用了视觉飞越的魔术。

    可是,虽然赞扬了自己可是罗翠莲的视线却很险峻。

    “我感到到了你刚才胡乱地着叹息的心情你好像管我叫‘教主’这样的像对待客人一样的客气称呼方式我想会不会是听错了呢”

    像探寻着一样被盯视着,白堂镜感到不寒而栗。难道说是刚才对于看到猪刚鬣升天时候所出的叹息?听到了,然后过耳不忘!

    “为了明确起见,就说一次吧。那么,请称呼‘姐姐大人’吧,弟弟啊。”

    “姐姐姐、姐姐姐”

    被催促的白堂镜吞吞吐吐地说道。

    见此,伟大的义姐摇了摇头。

    “这样不行。对于与其他人无法平起平坐,充满雄浑仁慈的至上的姐姐,像温暖天地的太阳一样普照着你,敬慕的至尊的姐姐。应该要崇拜着我,带着怜爱的心一起称呼为‘姐姐大人’才行。不要疏忽精进啊。”

    要求的等级太高了。必须快点改变话题!

    “对、对了姐姐好像并没有陷入苦战哦。”

    “当然了。那个猪刚鬣虽说是天蓬都城元帅真君,但是只是作为从属神显现之身。”

    对于不使用要求的称呼方式的白堂镜,义姐皱着眉头。不过好像暂且也原谅了。光是被叫为姐姐也让她心痒痒的。

    “记住了,决定‘不从之神’的强度的不是他们在神话里的强大,还是伟大,也不是信仰流传得有多广,强定他们强大与否的是,他们不可动摇的自我。”

    不可动摇的自我。就是说坚持自我吗?

    “不依存于其他人的身心,自己想要做的事无论如何都要去做想要将所有的人类毁灭,即使要改变天地也要完成的意志,这个正是神的强度。然而从属于其他神明的话,就相当于对方不存在的同时就无法保持自身的存在。”

    白堂镜想起了自己于此界创造的化身不从之白堂镜。

    他终于意识到了,当初明明身具如此众多的权能,不从之白堂镜却仍旧被打倒的原因所在。

    与其说他是新生,战斗经验不足,权能使用不妥,倒不如说他更缺乏自我。

    有着白堂镜这个主体存在,不从之白堂镜的自我明显就是极低了。

    “正因为没有足够的自我,所以他才被困在神话中,无法因此脱身了吗?”白堂镜若有所悟。

    圣经之神的限制是一事,不从之白堂镜自身想要脱身也不容易,这才是白堂镜无法再重新将之召唤于此的原因所在了。

    :,

    |

    |

    |

    |

    |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