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的老婆是土匪》

第七百四十九章 日苏关系

    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奉天

    奉天有许多称呼,从最早的春秋战果时期的方城到西汉时期的侯城,从唐朝时期的沈州到明朝的沈阳再后来清初的时候努尔哈赤从虚弱的大明王朝手里将沈阳抢过来后,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为了彰显自己那征服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功绩又将其改名为盛京,再后来皇太极死后,他的儿子顺治皇帝突然觉得自家老子太没文化取的名字太难听,于是脑洞大开的将其改名为奉天,就这么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作为东北地区最重要的一座城市之一,奉天的发展其实是比较缓慢的。这主要归咎于满洲人在入住中原后生怕汉人跑到自家的陪都来扰乱满洲人的“安定”生活,借口满洲是什么“龙兴之地”,所以就颁布了一条很不讲道理的法令,不允许关内的汉人到关外居住和生活,虽然后来也有一些汉人迁徙到了关外,但无论是规模和人数都非常少,根本形不成气候。

    按理说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奉天应该很繁华才对,可满洲人是靠打猎杀野猪起的家,你要让他们杀人放火他们倒是不含糊,可要让他们建设却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所以尽管时间过了那么久奉天还是跟几百年前没什么两样。

    再后来到了19世纪末,俄国人和日本人不约而同的看上满洲这块肥沃的土地,这个两个国家没有经过主人家的同意就在满洲大打出手,几乎连狗脑子都要打出来了。满清朝廷一看就急了,你们怎么能抢我的东西呢,于是乎想要去劝阻,不料却被更加蛮不讲理的俄国人和日本人接二连三的狠狠扇了几记耳光,打完耳光后还将满清朝廷掀翻在地又踩了几脚,临了还朝满清朝廷脸上吐了几口唾沫,这下满清朝廷的里子面子全都丢光了。

    被打得鼻青脸肿满清气得都哭了,立刻就想找人想要跟俄国人干架。却这时候他们却惊愕的发现竟然没人了。得益于自家祖宗那脑洞大开的政策,此时整个满洲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万人,要知道满人入住中原后但凡有点本事的人都跑到中原这个花花世界吃铁杆庄稼去了,还还愿意留在这个冰天雪地里受罪啊,这下坏菜了。

    连小学生都知道想要跟人干架就得有人啊,没人还打个屁啊,愁的不行的满清朝廷终于开放了汉人不得到关外的禁令。禁令一解开后,无数关内的汉人蜂拥而至,短短几十年间三千多万关内的汉人重新涌入了满洲这块地界,闯关东这个名词就是这么得来的。

    经过大半个世纪的发展,如今的奉天已经成为一个拥有近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尤其是值得称道的是它还拥有如今不少华夏都少有的重工业,其中由张作霖一手建起起来的兵工厂在鼎盛时期拥有工人达三万多人,其规模堪称是全国之最,这座城市也被日本人视为日i本在华夏的根基。

    邱老根是奉天城里最底层的一名补鞋、擦鞋匠,他每天早上都会挑着他的家什到位于奉天北面的太平街摆摊。由于靠近奉天皇宫,所以这里的人流量很大,每天人来人往的生意倒也不错,凭借着补鞋这门手艺,邱老根十多年来硬是把家里唯一的儿子拉扯大并让他们上了学堂,可是让邱迪生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的儿子对于上学这件事越来越抵触,为了这事邱迪生没少说他,可这个混小子愣是不改口。原本邱老根想找个时间好好训训这个混小子的,可这几天奉天城的气氛好像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连他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所以也就没顾得上这些。

    今天,邱老根刚收摊家,就看到自家那十六岁的儿子邱泽生如同旋风般从外面冲了进来,刚进屋就大声嚷道:“爹,你听说了没有?国+军就要打过呜呜呜”

    邱泽生还没说完,就被邱老根给捂住了嘴巴,“你这个混账,竟然敢公然造谣,被皇军听见了是要砍头的!”

    邱泽生用力挣脱了自家老子的手掌,不服的说道:“爹,我没有造谣,这是真的,我们学校里私底下都传遍了!我们同学都说了,这次来的国军是苏晋长官率领的第三集团军,您知道苏长官吧,他可是咱们华夏的这个!”邱泽生一边说一边伸出了一根大拇指,“您不知道吧,据说他每次跟日i本人打完仗都会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然后垒成京观,所以小鬼子最怕他了”

    “啪”

    邱泽生的话没说完,就挨了邱老根一记耳光,吓得脸色煞白的邱老根颤巍巍的指着自家儿子骂道:“你这逆子,你不要命啦?这种话你也敢说,你想害死我们全家啊?”

    “爹我就是没有胡说!”

    “你”

    气得浑身发颤的邱老根又扬起了手臂准备打人,但是看到自家儿子那倔强的神色,他的心突然软了下来,说起来这还是自打儿子懂事以来他就很少打他,刚才那以巴掌对于向来把儿子当成命根子来看的他又何尝不心疼呢。只是这一次邱泽生的话实在是太吓人了,要是传出去的话他们两父子可就小命不保了。

    看到自家的老子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邱泽生也有些后悔,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对邱老根道:“爹,是儿子不孝,把您给气着了,您要是还不解气就再打儿子一顿吧。”

    “唉”

    看到邱泽生的样子,邱老根如何还下得了手。他长叹了口气,走到屋子中间唯一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着依旧昂着头站在面前的邱泽生道:“孩子,你娘死的早,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不容易,好不容易看到你有点出息了,最近几年也去学堂读书了,等你读完书出来至不济也可以到商行找个算账的活,可你呢?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却不懂得珍惜,成天还瞎打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这要是被日i本人知道了会砍脑袋的!”

    看着邱老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邱泽生也急了,更着脖子说道:“爹,您是不知道啊。那些日i本人教的都是些啥玩意。咱们明明是华夏人,可为啥被他们叫成州民?在学校里连汉话都不让咱们说,学校里教的都是日文和日语,连唱咱们汉人的歌都不行,你告诉我,这到底为什么?”

    “这”

    大字不识一个的邱老根又怎么知道这些道理呢,一时间竟然被儿子给问住了。良久才吭哧吭哧的说道;“反正俺不管,俺只知道如果不读书你以后就没出息,要是没出息以后你以后就只能跟你爹一样一辈子做个替人擦鞋的,难不成你也想走上你爹的老路吗?”

    “爹”邱泽生急了,他正要继续分辨,却被邱老根阻止了,只见邱老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听着,从从明儿起,你必须每天都去学堂上学,如果你敢不去的话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说完,邱老根就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屋子去了。

    邱老根一家的事情在拥有上百万人的奉天城来说不过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而现在一件天大的事却开始压在了梅津美治郎的头上。

    第九师团、119师团和独立混编第135旅团遭到惨白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得到消息的关东军司令部里就象被乌云压顶似地,整个气氛差点就凝固了。两个师团一个混编旅团被重创,这还是关东军创建以来遭到的最大的损失,这种损失甚至还超过了诺门坎战役,而且最要命的是锦州距离奉天不过两百多公里,如果苏晋想的话只需要两天时间就能率领大军直抵奉天,要是奉天失守的话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自从收到部队全面溃败的消息后,梅津美治郎已经站在墙壁前连续盯着地图看了超过五个小时了,可是还没有坐下来的打算。在他后面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食盒,里面的食物已经被勤务兵热了好几次了,可知道现在依然没有动过的痕迹。

    副参谋长池田纯久少将和几名参谋站在梅津美治郎身后有心想说些什么,但却不敢吭声。他们都清楚现在的梅津美治郎就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谁也不想上去触这个霉头。

    一阵脚步声响起,参谋长吉本贞一中将走了进来,看到池田纯久等人只是呆呆的站在梅津美治郎的身后没人敢吭声,他的眉头不禁暗暗皱了一下,他走到池田纯久等人身边严肃的问道,“你们是怎么事,为什么司令官阁下还没有吃东西?”

    一名参谋面带羞愧的说道:“参谋长阁下,我们已经劝过了,可司令官阁下他就是不迟东西,我们也没有办法!”

    “无能!”

    吉本贞一冷哼了一声,这才走到梅津美治郎的身后朗声道:“司令官阁下,第九师团和119师团已经有消息了!”

    “什么?”

    听到这话,已经连续站了好几个小时的梅津美治郎猛的过头来看向了吉本贞一,眼睛仿佛射出了一道精光:“吉本君,现在第九师团和119师团怎么样了?”

    看到已经几个小时没说话的司令官竟然因为吉本贞一一句话就转过身来,身后那几名参谋都不禁暗自赞叹,不愧是参谋长啊。

    吉本贞一恭敬的说道:“司令官阁下,第九师团现在已经撤到了盘锦,而119师团则是撤到了辽阳。樋口季一郎(第九十团长)和塩沢清宣(119师团长)两人都没事,只是他们所属的部队损失却是很大,尤其是119师团,不断损失了全部的辎重和火炮,而且连人数也只剩下的不到三千人,第九师团要好点,不过也也只剩下了不到不到一万人。至于混编第135旅团则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砰!”的一声响声响起,梅津美治郎一拳重重的击打在了桌子上。

    “八嘎雅鹿,无能废物,两个师团外加一个旅团,加起来足足有五六万大军,竟然连支那人两个师都打不过,樋口季一郎、塩沢清宣这几个混蛋为什么不去剖腹?”

    看到司令官大发雷霆,旁边的参谋们都噤若寒蝉不敢吭声,吉本贞一、池田纯久两人则是装起了死狗,良久梅津美治郎的气渐渐消退后,理智又重新到了他的身上,他思索了良久才说道:“第九师团、119师团和混编135旅团接连战败,这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我估计苏晋下一步的目标肯定就是奉天,我想问一下你们,如果苏晋率军攻打奉天,我们应该怎么办?”

    池田纯久一听就急了,赶紧说道:“司令官阁下,奉天是帝国在满洲的根本,绝不能有失,我建议我们立即从黑龙江、吉林乃至热河省调集部队,一定要把这个苏晋消灭掉,否则等到他们的增援部队赶到,我们就更被动了。”

    “不行,现在我们的主力部队正在呼伦贝尔一带跟苏联人对峙,一旦抽调太多的部队来,苏联人趁机发动反攻怎么办?”立刻就有参谋对此提出了质疑。

    “这个不用担心。”看来池田纯久也是做过功课的,他自信的说道:“现在苏联人正和德国人打得火热,莫斯科保卫战他们虽然打赢了,但充其量也只是惨胜,据说德国人现在又得到了新的增援,正准备继续对苏联发动进攻呢,假如我们现在对苏联人提出和谈的意向,我想苏联人肯定会很乐意的。”

    “嗯!”

    听到这里,梅津美治郎也点点头,池田纯久的话确实有道理,别看先前关东军和苏军在诺门坎打得死去活来,可一旦有了共同的利益,这两个国家绝对能放下先前的恩怨,这无关情感,只有利益。

    “好!”梅津美治郎重重的点了点头:“我马上给大本营发报,请他立即派人跟苏联人联系,双方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哪怕只有一两年也是好的,我们也好趁机腾出手来消灭这个苏晋!”

    “哈伊!”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