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重生绿袍》

第五百零九章 卦卦相对,八卦做匙开禁法;山山相连,昆仑宝山入仙镜

    苏文祭起伏羲镜,一道冉冉镜光飞腾起来。伏羲镜化成一轮青光,当中隐约有八卦流转,与天上的八卦图相互辉映

    也不知确实是有联系还是怎的,伏羲镜所化青光渐渐扩大,当中八卦愈发清晰。天上的先天八卦图开始缓缓缩小。

    苏文与初凤目不转睛,盯着半空的景象。

    直到伏羲镜所化青光中,先天八卦彻底显现出来,同时宝镜所化青光涨大到十丈方圆。此时半天上的先天八卦图也缩小到与宝镜契合的大小,那先天八卦图与青光中的八卦契合一起,一上一下,各自对应。

    直到完全对应方位,那先天八卦图忽然印在青光上,与青光中显现的八卦重合一起,那团青光忽然暴起万丈青光,当中先天八卦图形急速流转。不多时,那一团青光忽然一缩,重新化作伏羲镜的模样,落苏文的手中。

    而那印上宝镜的先天八卦图复又重新飞出,归半天之上,依旧变成覆盖光明境的八卦仙光。

    伏羲宝镜落手中,苏文忙持宝镜,手中也不停顿,把修炼的仙光注入伏羲镜中。

    一层层的禁法被他轻易冲开,仙光在宝镜中肆意蔓延,无数禁法结成的虚空当中都被仙光填满。

    直到苏文把四亿八千万道禁法打开,看到伏羲镜深处的情形之后,他整个人都被震得神色恍惚,心中深觉感觉到不可思议。

    恍惚中,苏文想到伏羲镜的另外两个名字,一个是‘先天八卦如意宝镜’,还有一个名唤作‘昆仑镜’。

    “原来这就是被叫成昆仑镜的原因!”苏文的神念四处扫射,看着眼前广大无边的世界,一座巍峨的大山耸立虚空当中。

    苏文想不到,昆仑镜的叫法原是来自这里,整个宝镜中,装着一座昆仑山。一座广大巍峨,高耸入云的太古仙山。一面宝镜中装着一座大千世界,而且是昆仑山这等独立自成的大千世界。真是叫人感觉不可思议。

    至于苏文为何会知道这山是昆仑山,盖因为山外矗立着一座小山峰,一面峰壁削平如镜,上面浮雕着‘昆仑山’三个奇古的赤书玉字,峰壁上面,字方百丈,八角垂芒,奇光幻彩,耀人眼目。那山绵延亿万里,当中群峰林立,巍峨高耸,其高度远超亿万丈,世间再无能比拟的高山了。

    那山之广大,更比大千世界,可谓是独山成界,山中成千上万道龙脉纵横交错,宛若江南河网,阡陌纵横。山中花木成林,珠玉,轩琪,沙棠,碧槐,等等均是上古仙种。

    只是大千世界之外,均被混沌之气包没,更有一层封印,将昆仑山封闭起来,连苏文也没法进入镜中的昆仑山中。

    祭炼返本还源的伏羲镜,亦或叫做昆仑镜的无上至宝被苏文持在手中,此时已经恢复了真正的面貌。

    这宝镜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锻造的,原本还能看出是骨质,此时看来,非金非玉,非铜非铁,更非骨质,粗粗摸上去,如玉一般温润,更有金铁般坚凝坚固,还有一种似乎骨质的轻巧。

    初凤看苏文神色怔愣,似乎神思不属,显然心中早已不知转到哪里去了。不由伸手在苏文面前晃了晃,苏文方才猛然过神来。

    “怎么了?看你神不思属,难道这宝镜有问题!”初凤问道。

    “有问题,岂止是有问题!”苏文顿了顿,方才说道。“我如今才知道,为何这伏羲镜又被叫做昆仑镜了!”

    初凤略略思索,想不出有什么事物能让他如此惊讶,遂好奇问道:“怎么说?”

    “也不知伏羲大圣是如何办到的,竟然把昆仑山纳入了伏羲镜当中!”苏文对初凤也不隐瞒,对她解释道。

    “昆仑山?”初凤面上惊讶已极,忙不迭问道:“昆仑山不是好端端矗立在中土么?”

    “不是那座昆仑山!”苏文摇头说道,“而是自上古就消失不见的真正的昆仑九重天!”

    初凤闻言,神情更是糊涂。苏文见她神色迷茫,便对她说道:“太古之时,天地之广大,不可以道里计,那时的昆仑山可谓广大至极,山脉绵延足有数千万里方圆,峰高数万里。当时的昆仑山乃是除了不周山之外,天地第二大神山,号称万山之祖脉。那时昆仑山去天顶不过十丈,站在峰顶,抬手便可触及天顶。”

    初凤闻言,大是惊讶:“那现如今的昆仑山又怎么说?”

    苏文闻言,对她解释道:“现如今的昆仑山也是上古的昆仑山,不过只是真正的昆仑山上一块山石而已,那石头脱落下来,方才化成中土西边的昆仑山脉!”

    她竟然不知道,原来中土西边矗立的昆仑山,竟然是真正的昆仑山上掉落的一块石头。虽然这块石头大了一些,但是与真正的昆仑山比起来,也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而已。

    想到真正的昆仑山被封在伏羲镜中,初凤神色更是惊讶已极,她不知道伏羲大圣是如何把昆仑山封在宝镜当中的,但是对于这等容纳大千与方寸之间,这等神通真是不可思,不可议,不可查,不可知。

    “确实附合昆仑镜的名头,倒是不曾辱没!”

    且不说如何将昆仑山封进去的,初凤想到太古时代,许多奇珍异宝,她双目忽然一亮,对苏文说道:“既然太古昆仑就在师兄手中宝镜当中,想必那许多太古时代才存在的珍宝事物也在其中,师兄何不拿出来用用?”

    苏文闻言,苦笑对她道:“那昆仑山被伏羲大圣施了禁法,将全山禁闭,连我都奈何不得,如何能够进入太古昆仑山中?”

    “原来如此!”初凤闻言,方才失望说道。既然进不去,也只是干看着眼馋而已。

    苏文见她神色失望,旋即对她安慰道:“你也不必失望,虽然进不得昆仑山,可是这伏羲镜已经完全开封,能发挥出许多妙用了!”

    初凤闻言,神色转为大喜:“既然如此,那师兄想必是完全掌握了伏羲镜了?”

    “并非如此!”苏文摇头道,“伏羲镜何等玄妙?我能掌握其万一妙用就该高兴了,谈何完全掌握?”

    想到当中那四亿八千万道禁法,苏文嘴角抽抽,那般多的禁法,也不知伏羲大圣是如何修炼布置出来的,简直不可想象。

    初凤闻言也不失望,对苏文高兴说道:“既然能掌握万一妙用,也是极好的,我等何必苛求?”

    苏文伸手握住初凤的手,笑着对她说道:“你倒知足,不过这伏羲镜乃是伏羲大圣的宝物,我等只可持有,不可完全作为依仗,谁知大圣何时就会收走?何况我的玄牝之门未必就输于伏羲镜了,只要我将玄牝之门更进一步,足以压过伏羲镜一筹!”

    闻听苏文所言,初凤颇以为然。当下两人俱各无话,苏文在旁开始祭炼伏羲镜,初凤就在旁为他护法。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