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时空棋局》

三百八十九章 释怀

    知道多元宇宙存在不过1o年时间的地球,虽然也背负着主位面之名,但对于多元宇宙的真实信息的认知程度,和其它高等文明主位面相比,简直犹如地球上的繁华都会对比没有网络的山间荒村一般蔽塞。

    除了那些虚伪之极的,所有的主位面文明都是共同抗击红云入侵者的战友,大家亲如一家;

    各个主位面文明有先进、落后之分,但在星际间的地位,享受的权力、义务都是一样的;

    多元宇宙所有智慧生物人格相同,相互尊敬…之类冠冕堂皇说词,以及一些其它主位面文明无关紧要的地理、人文趣事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内幕资讯出现。

    因此张龙初听到苏晓蔻对多元宇宙格局的说明,不知不觉越来越入神,等她滔滔不绝的讲完,露出深思表情的说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内情在啊,我就说嘛,一个面积十几平方公里,人口不过几千的小村子里都难免会不断有矛盾产生。

    更何况是足有万亿平方公里6地面积的多元宇宙。

    上兆人都无私无欲、相亲相爱的相处在一起,这可能吗,现实又不是童话故事。”

    他说话间,窗外有蒙蒙的朝阳透了进来,时光不知不觉间已经流转到了清晨。

    不一会,离别之时将至,苏晓蔻起身洗漱过后穿上衣服,坐在床边望着张龙初道:“我该走了,你要保重啊,海生先生。”

    听到这话,张龙初无声的点点头,笑着摆摆手,见苏晓蔻道别之后却久久不动,不解的柔声问道:“不是说要走吗,怎么还不动身,有什么事吗?”

    苏晓蔻瑶瑶头轻声答道:“没有,就是对人生的际遇感到有点不知所措。

    本来漆黑一片的命运突然一天之内完全反转,和你重逢、你竟然愿意原谅我、我们重新变成了恋人…这一切对我的人生来说全都是奇迹,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会,鼓起勇气盯着张龙初眼眸问道:“龙初,你真的不怪我了吗,那时我虽然是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才会下杀手,可是毕竟…”

    “苏女士啊,你是不是感觉我太轻易的原谅你了,所以觉得一切太不真实,嗯?”张龙初笑了笑,打断苏晓蔻的话问道,话音落地,苏晓蔻没有回答却默默点了点头。

    看到这一幕,张龙初笑容不变的说道:“那我给你讲一个以前看过的寓言故事吧。

    在旧时代古老的过去,一个单亲妈妈和她年幼的儿子住在一个小镇上,相依为命,母亲很爱自己的孩子,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后来等到儿子长成青年,国家不幸陷入了战乱之中,为了抵抗外国入侵,青年被国家强制征兵,成为了一名军人,走上了前线。

    那个时代通讯手段非常落后,自从他踏上战场之后,母亲几个月都没有他的音讯,每天苦苦等待、期盼儿子的消息。

    后来好不容易终于等来了青年的来信,信上说,他一切都好,很适应军队的生活,还交到了许多朋友,让母亲放心。

    收到儿子的来信后,母亲半年以来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后来母子俩就这么断断续续的通过书信联络着。

    渐渐的,通过信件母亲知道了儿子在军队里表现的很杰出,但交到的一个名叫杰克的好朋友却是个惹祸精。

    虽然杰克也是个心底善良的年轻人,但性格懦弱,体格也不行,因为训练跟不上,作战也不勇敢,经常被军纪惩罚,后来甚至因为打算逃兵被宪兵打伤了腿,变成了瘸子。

    几年后战争结束了,青年幸运的从战场上活了下来,母亲等到了他写的最后一封信。

    信上说,青年打算马上回家,并希望能带着身为孤儿,已经没有亲人的杰克一起回来,问母亲能不能接受。

    看到这封信母亲欣喜不已,仔细斟酌了许久,给青年回信说,杰克是个不愿意为国家效力的逃兵,腿又瘸了,她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人跟儿子一起回家,何况杰克的劣迹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会成为整个小镇的笑柄,连带着青年都会受到连累。

    结果信寄出不久,母亲收到军队传来的消息,她的儿子在退役的前一天开枪自尽,打碎了自己的脑袋。

    而后来母亲才了解到了真相,原来她的儿子在服役期间表现的非常差劲,不禁逃避训练,畏惧作战,还曾经因为翻越营墙逃兵,而被执勤的哨兵用枪打断了腿。

    这时母亲才意识到,原来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杰克这个人,杰克就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她拒绝了杰克,感到无家可归的儿子精神崩溃之下,选择了自杀。

    醒悟了这一切之后,母亲一下就后悔的疯了,不久也凄惨的死去,那么苏女士,你说这母子两个的悲剧到底应该怪谁呢?”

    “应该是母亲吧,她太没有宽容心…”苏晓蔻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按着一般人的感觉答道。

    “我的判断和你截然相反,觉得全部责任都在儿子身上,”张龙初却耸耸肩打断了她的话道:“一个精神正常的成年人,凭什么要因为一个面都没见过的懦夫的错误,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一团糟呢,这世界上的圣人可是连百万里挑一的比例也没有。

    可是几乎每个人都愿意尽量包容自己所爱的人犯下的错误,逃兵、瘸子、懦夫这样的标签打在陌生人身上,足以让人望之生厌。

    可打在自己爱的人身上,却可能只是一些不那么重要甚至微不足道的小缺点而已…”

    听到这里,苏晓蔻已经隐约明白了张龙初的意思,眼眶中不知不觉蒙上了一股雾气。

    “所以如果是别人突然对我动手,差点把我杀掉,就算起因再是为我着想,我也绝不可能轻易原谅,”回望着她的眼眸,张龙初笑着最后说道:“但因为是你,我愿意把那一刻彻底忘掉,希望你不要像故事里那个青年一样,再去钻牛角尖,自寻烦恼了。”

    听到这话,苏晓蔻眼眶中的泪水一下滚落下来,内心的阴霾彻底散去,猛的扑进了张龙初的怀里。

    两人又温存了好一会,她才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恋恋不舍的再次道别道:“我真的走了,再见了,龙初。”

    张龙初这次却没有回应苏晓蔻,而是走到她的身边,沉默了一会,低下头去,深呼吸了一口艰难的说道:“苏女士啊,其实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在韩国生活的这几年呢,认识了其它女,嗯,女…”

    “我知道,你可是个人专业注册了几百万粉丝的大明星,”看他吞吞吐吐为难的样子,苏晓蔻似笑非笑的说道:“桃色新闻、绯闻什么的在网上一搜就能看到。

    放心吧,没关系的。

    吞星者的生命据说无法计算,而作为传奇强者,我至少能陪在你身边上千年的岁月,如果更进一步成长到半神甚至神灵位阶的话,这个数字还可能再增加几倍,一个最多也就是能占用你几十年时间的普通人,我怎么会在意呢。

    反正目前这个阶段,为了你安全起见,我们只能偶尔见面,就算让她代替我陪在你身边好了。”

    听到这么善解人意的话,张龙初心中一喜的瞪大了眼睛,就想要半真半假的夸赞苏晓蔻两句,缓解一下突然变得尴尬的气氛。

    可当他抬头看清苏晓蔻古怪的表情,聪明的将话咽了回去,重新低下了脑袋,不言不语的表现出极为愧疚的样子,硬挺着任由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张龙初终于听到苏晓蔻恢复了温柔的语气,轻声在耳边吐出了两个字,“走了…”,轻轻吻了吻自己的嘴唇,之后一股微风荡漾,消失的不见了踪迹。

    而苏晓蔻施展异能越窗而去后,张龙初呆呆站在原地许久,最终脸上显露着压抑不知的微笑,也漫步离开了酒店。

    几小时后,尔江南汉阳洞一家烧烤店中,他和章武州相对而坐,一边喝着寡淡无味的烧酒,一边吃着香气四溢的烤肉,聊天。

    正碰杯时,一旁两个年纪大约十几岁相貌平凡,却画着淡妆,青春洋溢的女中学生迟疑的凑了过来,其中个子稍高点的那个红着脸小声问道:“请问您是新海生主持吗?”

    “哦,我是新海生。”早已适应明星身份的张龙初闻言放下酒杯,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点点头道。

    话音落地,两个女学生相互看看,转头望了望身后桌一群探着脑袋作出加油手势的同伴,异口同声激动的说道:“新主持,我是您的粉丝,很喜欢您主持的《极限大挑战》和网络播出的《新海生的快乐、苦难征程》,也很喜欢您演的戏和舞台剧。

    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合拍张照吗,拜托了?”

    “好的。”听了这话,张龙初含笑点点头道,之后和两个女孩以及她们欢呼雀跃涌上来的同伴又是签字又是合影,忙了很久,还绅士的替这群小姑娘结了账,才终于重新获得了安宁。

    看到他这么体贴的满足粉丝的要求,还主动付钱买单,对面的章武州吃惊的瞪大眼睛问道:“海生,你这小子遇到什么好事了,今天竟然这么高兴?”

    “好事,没有啊,”张龙初露出奇怪的表情,笑嘻嘻的摆摆手道:你为什么这么想啊,武州哥?”

    “没有才怪,”章武州撇撇嘴道:“平时有粉丝找你签名、合照,你都是难为着脸,说什么主持人只是自己的职业,希望下班后能有平静的生活,不要被人打扰。

    只有特别高兴的时候才勉强签个名,今天不仅签名、合照,甚至连粉丝的账都接了,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