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祭炼山河》

第257章 动荡降临

    宁凌无数次想象过,神魔之地使者到来时,她会是怎样的心情,可直到此时她才明白,所有设想都不及现实百分之一。那种自心底最深处,喷涌而出的酸涩悲伤,任凭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压制下去。

    她下意识抱紧秦宇,但不知想到什么,又突然松手将秦宇推开,向那大龟及龟背上两人恭谨行礼,“宁凌,参见使者。”

    两名使者都很年轻,修为却非常可怕,元婴中期修为以他们年岁,在眼下世间根本难以想象,神色淡漠疏离,眼眸间自然流露居高临下。扫过秦宇,两名使者皱了皱眉,旋即掠过,“宁凌,我等奉命前来,跟我们走吧。”

    宁凌吸口气,转身看向秦宇,眼神中的不舍,几乎凝为实质,“秦师弟,忘掉我吧……”后面的话已说不出口,她转身就走,却被一把抓住,秦宇神色平静,嘴角甚至还有一丝微笑,“我总要知道,宁师姐你到哪里去,以后才能去找你啊。”

    宁凌心头一痛,眼泪差点落下,她挤出笑容,“神魔之地,仙宗。”

    秦宇认真点头,“我记住了,宁师姐等我便是。”语气平静、沉稳,似两人只是短暂分开,随时都能再见。

    宁凌眼泪终于落下,笑道:“好,我等秦师弟来。”

    松手,秦宇退后一步,宁凌转身就走,身影飘渺似仙踪,落在大龟身上。

    两名仙宗弟子,眼神居高临下,“放逐之地的卑微蝼蚁,如何能够知晓,我仙宗是何等存在,更何况,你这一生都没有可能进入神魔之地。”

    “宁凌血脉觉醒,便是我仙宗贵重之人,岂可让你沾染,此后绝掉觊觎之念,否则我仙宗咒杀之术,远隔亿万之遥,仍可让你万劫不复!”

    见秦宇神色沉稳,丝毫不受两人所言影响,仙宗弟子冷笑一声,“也罢,今日便给你一些教训,需知日后对我仙宗,当敬若神明!”

    抬手,向下一拍。

    轰隆隆——

    金色大手出现,璀璨耀眼如大日,恐怖气息刹那间,笼罩整座断灵山。苍穹崩漩涡现,这大龟本就已经,吸引来无数关注,此刻金色大手按落,更是瞬间汇聚所有眼球。

    无数修士瞪大眼,面露震撼、恐惧,金色大手散发气息,让他们自魂魄最深处,生出无尽的敬畏。

    秦宇抬头直视按落一掌,眼底闪过森然,果然神魔之地的人物,丝毫不将卑微生灵看在眼中。如果他真的,只有表面修为,这一掌下即便不死,也要被废掉大半修为。随手教训就是如此吗?秦宇对那素未听闻的仙宗,骤然之间好感尽散。

    他抬手,丹田海中,五行金丹同时爆鸣,法力汹涌而出,凝为磅礴大潮,刹那爆发。银白法剑自指尖凝出,向着金色大手,逆斩而上!

    唰——

    它快的,就像是一道银白闪电,刹那与金色大手相遇!

    轰——

    金色大手一分为二,旋即在空中炸开,似金色火焰燃烧,那银白闪电便自这火焰中射出,一往无前。

    龟背上,两名仙宗弟子面沉如水,眼神露出震惊,显然没料到,放逐之地中竟有人,可破他们仙术。

    大龟虚眯眼眸,此时蓦地睁开,斩来银白闪电,一颤之下寸寸崩碎。秦宇如遭重击,闷哼一声七窍溢血,眼神变得暗淡下去。

    “秦师弟!”宁凌失声尖叫,“使者,请饶恕他,秦师弟绝非有意冒犯!”

    两名仙宗弟子犹豫一下,冷哼一声,“我们走。”

    宁凌血脉觉醒,日后仙宗中,必定有一席之地,他们也不愿无故招惹。

    秦宇虽然表现强悍,可只是放逐之地的蝼蚁,注定大道无望,根本不值一提。

    大龟转身,慢悠悠爬向漩涡,除了睁开眼刹那神威外,谁都想不到,它拥有何等可怕的实力。可就是这样一头,实力恐怖至极的大龟,居然甘受两名仙宗弟子驱使,可知仙宗底蕴又是何等强大。

    宁凌转身,看着地面上,逐渐模糊的身影,她努力不让自己流泪,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秦师弟了,怎么能哭的好难看呢?一定要把自己最美丽的样子,留在他记忆中。

    大龟飞入漩涡,消失不见。

    一切像是幻觉,可怀中的人,却已远在他方。

    秦宇身体摇晃,张口喷出鲜血,脸色惨白。

    好恐怖的大龟!

    只一眼,便让他魂魄受创,只是不愿宁凌担心,秦宇强撑着不曾表露罢了。

    “神魔之地,仙宗……”喃喃低语,秦宇眼露坚定,他一定会去的!

    山谷木屋,秦宇盘膝而坐,开始疗伤。

    宁凌走了,秦宇失落在所难免,却不会因此,便一蹶不振。她只是暂时离开,去到一个他还没有办法,触及到的地方,可只要修为足够强大,秦宇相信不久后,他们就能再见。

    既然如此,伤心难过的时间,不如拿来修炼,也好能更早一些,与宁凌重聚。

    魔体突破,元婴大道再无障碍,秦宇接下来需要做的,便是恢复伤势,然后突破修为,完成魔体献祭。

    魂魄空间,点点星辉洒落,不断融入秦宇魂魄,修复所受损伤。

    突然,小灵睁开眼,盯紧秦宇魂魄,眼露凝重。

    几息后,她抬手,一指点下!

    秦宇魂魄蓦地睁开眼,可这双眼眸,却是漆黑之色,浓重如墨汁。

    “给我出来!”

    娇喝中,小灵向外一扯,两团黑色飞出,变成一只骷髅,魔气萦绕。

    秦宇已被惊动,意识进入魂魄,寒声道:“这是什么?”

    小灵道:“寄魂之术,将自身魂魄碎片,打入修士体内,吸取其魂魄之力壮大己身,最终完成吞噬。”

    秦宇脸色难看,下意识的想到了问天阁,及那位问天老魔,此物极可能就是对方留下。

    “小灵,能不能找到,是谁对我下手?”

    小灵点头,“我试试。”

    她闭上眼,双手冒出光明细丝,钻入骷髅之中。

    遥远之外,某座庄园之中,黑色木屋中身影,蓦地睁开双眼。他抬头看向面前虚无,眼眸之间神光爆闪,似匹练般,重重轰击而来。

    小灵闷哼一声,手掌之间光明细丝,直接爆开,脸色变得苍白。

    秦宇睁开眼,他已经看到了,出手之人是谁。

    问天阁,那名神秘年轻修士!

    难道,他就是问天老魔?秦宇突然生出莫大忌惮,念头急速转动,意识离开魂魄空间,睁开眼露出坚定。

    不能再等了,他必须马上突破元婴!

    稍作收拾,脚下重重一踏,秦宇身影冲天而起,至于去哪里渡劫,他心中早有决断。

    黑色木屋中,年轻人轻轻一叹,面露无奈之色。原本一切顺利,只待秦宇渡劫,他就能在关键时刻,悄无声息完成吞噬。

    “伴生魂……居然是伴生魂……”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尽管出现意外,事情会麻烦一些,可伴生魂的存在,却是意外之喜。

    年轻人抬头,淡淡吩咐:“鬼,传令下去,最短时间内,找到秦宇。”

    以问天阁耳目,天下之大,只要秦宇出现,必定会被发现。更何况,他要渡元婴天劫,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动静。

    角落阴影中,蠕动了几下,来自最高层的命令,以惊人速度传遍天下。有如此威势、如此地位,秦宇猜测自然是对的,这年轻人便是问天阁最高主宰——问天老魔!

    与此同时,赵仙谷。

    丹鼎手持玉简,里面只有一张模糊图影,可彼此血亲,足够让他判断出,这就是他失踪多年的亲子。

    啪——

    玉简粉碎!

    丹鼎低吼,“问天老魔!”

    轰——

    元婴巅峰气息暴戾肆虐。

    江离拱手,沉声道:“谷主息怒,问天阁势力深不可测,我们如今与魔道冲突剧烈,不好再起争斗!”

    丹鼎深深吸气,周身气息一点一点收敛,可他眼神却变得更加冰冷,缓缓道:“老夫知道你的顾忌,可禅儿之死是老夫心神最大破绽。我早年便已立下誓言,查到是谁害我孩儿,老夫必不惜代价,将其挫骨扬灰!你不必担心,只要杀死问天老魔,老夫心神圆满,便有可能踏出最后一步,成就神魂,到时魔君又如何?”

    江离眼露神光,躬身一拜,“既如此,听凭谷主吩咐!”

    丹鼎起身,这个平日懒散,最好脸面的老家伙,展露出属于绝世强者的霸道睥睨。强大气息,似大日降临,横扫八方**。

    “传令,赵仙谷一脉,不惜代价,毁灭问天阁!”

    一日间,三十七城问天阁分部,被连根拔起。

    腥风血雨,毫无预兆降临南国、北朝,无数修士胆寒欲裂。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却很确定,一场席卷世间恐怖动荡即将降临!

    魔道总坛。

    魔君思索几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有意思,看来丹鼎已经找到了,杀他孩儿的凶手,居然是问天阁。”

    他抬手,“吩咐下去,我们暂时收手,看他们狗咬狗,我魔道坐收渔翁之利。”

    黑色木屋,问天老魔脸色铁青,心头暴戾,让他几欲发狂。赵仙谷突然出手,打破了他周密计划,以秦宇谨慎心性,察觉到他出手后,势必会以最短的速度渡劫。

    而现在,问天阁的力量,却被赵仙谷拖住,根本无法动用!一旦秦宇突破元婴,哪怕是他,也没有把握,再去夺取他的身体。

    想到多年布置,一朝便将付诸流水,问天老魔咬牙咆哮,“丹鼎,本魔必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gen2-1-2-110-23879-85943671-1483573460-->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