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祭炼山河》

第260章 鸡犬不留

    青云魔瞳孔剧烈收缩,无尽恐惧、绝望,将他心神淹没,被镇压封魔地数百年,终于脱身而出,就这样死去他如何能甘心?可眼前斩落剑影,携无尽锋锐之气而来,似天地横隔在前,也可一剑破之!

    “啊!”咆哮中,滚滚漆黑魔气爆发,转眼化为十丈魔躯,凝实无比若真正身躯,抬手双拳打出。

    轰——

    魔气刹那爆发,似大江倾倒,咆哮翻滚着冲来,哪怕整座大山,都要被这魔气直接碾碎成齑粉。青云魔死亡威胁下,疯狂反击之力,当真是可怕!

    但可惜,此时他面的,是秦宇全力出手,务求必杀的一击。五行之金为白,锋锐霸道横斩万千,以秦宇元婴修为催动,五行之力融合为一,杀伤之可怖简直超乎想象!

    这一剑如闪电,快到视线不能捕捉,瞬间斩在魔气之中,那滔滔大江横流之势瞬间僵滞,然后轰然爆开。

    魔气所化魔躯,僵硬的站在原地,一道裂纹出现在眉心,像是开启了毁灭序章,以惊人速度扩散全身。

    轰——

    魔气爆开,露出青云魔的魂魄,他瞪大眼满脸不甘,面庞扭曲着似承受,某种难以想象的痛苦。

    呼——

    黑色火焰凭空而起,将青云魔魂魄卷入其中,眨眼焚烧成灰烬,自这世间彻底消失。

    秦宇体内沸腾鲜血,渐渐平复下去,被灼伤的经脉,以惊人速度修复。数个呼吸后,他整个人,便已恢复至巅峰。

    魔体的强悍,再加上木、水两系元婴力量,对伤势的促进作用,现在的秦宇,或许真的可以加持一个,不死小强的诨号了!

    好像根本没有,测试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只是一击,就杀死了青云魔。不过好在,还有出手的机会,好吧秦宇承认,他是突破元婴后心痒难耐,非常想要宣泄一下力量。

    眼神锁定大地,秦宇抬手,五行之剑浮现,随着手掌落下,瞬间钻入地底。

    轰隆隆——

    大地翻滚咆哮,伴随着无数魔魂哀嚎,这些丧失意志的魔魂,只知杀戮毁灭,如果任由它们逃离,势必掀起浩劫。

    秦宇不吝杀戮,修行至今双手满是血腥,可不必要的因果、孽报,他不愿沾染。小蓝灯在手,他的确不惧天地意志降罚,但直觉告诉他,这些东西能避免就避免。

    片刻后,五行之剑呼啸飞回,盘旋秦宇周身,发出阵阵剑鸣,无比欢快。

    “放心,我已成就元婴,天下之敌皆可一战,有你们沐浴鲜血之时!”

    秦宇抬头,眼神流露强大自信,神魔之地、仙宗,他一定会去!

    咻——

    他身影化为惊虹,瞬间远去。

    丹田海,大道基台上,小蓝灯表面丝丝蓝光涌动,似正在炼化着什么。

    两个时辰后,才有两名北朝修士,匆匆赶到封魔地所在,看着狼藉大地,感受着丝丝未曾完全散去的剑意,脸色同时大变。

    他们不知道,出手修士是谁,可对方一身修为,当真惊天地泣鬼神!他们似乎可以想象到,那位剑仙般的人物,踏立虚空之间,抬手一按剑光洒落,将脚下大地切割粉碎。

    难道,那气息恐怖至极的天劫,便是这名剑修引落?想到这里,两位北朝元婴,心头更加震荡不已。

    初入元婴,就有如此威势,若非亲眼目睹,他们如何敢相信!尽管不知,这名剑修是谁,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今日之后这天地间,又多了一名绝世强者!

    九天之下,仗剑飞行,疾风扑面而来,掀动身上黑袍,听得耳边剑鸣声,秦宇只感觉全身上下,尽皆酣畅淋漓。

    “啊!”

    他大叫一声,强大修为加持下,滚滚声浪在这天地间,远远传开。就在这时,秦宇突然停下身影,他手上灵光微闪,多出一块令牌。此物,代表着他在赵仙谷中身份,地位尊贵,只在丹鼎之下。

    如今这块令牌,是散发出赤红光芒,丝丝凶煞、危险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

    秦宇脸色微变,这表明赵仙谷如今,面临极其凶险的局面,甚至有覆灭的可能,代表着最紧急的召唤。所有弟子,接到通知之后,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赵仙谷!

    丹鼎坐镇谷中,又有江离、王道人等四大元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局势竟然败坏到如此地步。

    咻——

    剑鸣再度响起,比之前更加响亮,多了几分紧迫凌厉,秦宇速度更快,几乎化身一道闪电,直奔赵仙谷。

    ……

    此时,赵仙谷大部分区域已经沦陷,无数殿宇坍塌破碎,大火熊熊燃烧,令这处丹道圣地更添破灭气息。大五行剑阵全力运转,“轰隆隆”滔天剑鸣,充斥所有人耳中,无数剑影自头顶天际划过,若隐若现间洒落无尽杀意。

    正是凭借这座大阵,赵仙谷最核心的区域,才得以幸存下来,可如今五行剑阵外两道恐怖气息,如星辰日月般镇压着,它根本无力做出抗衡,面对滚滚魔气攻杀,只能苦苦支撑。

    剑阵核心区域,江离脸色苍白,眸子明亮如星辰,神念已催发到极致,维持着大阵运转。可谁都清楚,局势再持续下去,他坚持不了太久。

    不远处,赵冷擎、赵无极盘膝而坐,两人情形更加糟糕,气息虚浮衣衫沾染血迹,受了极重的伤势。

    王道人匆匆走入大殿,赵冷擎睁开眼,急忙道:“谷主伤势如何?”

    赵无极没说话,眼神同样急切。

    王道人点点头,“暂时控制住了。”

    赵冷擎、赵无极心头微松,旋即又生出悲哀,以赵仙谷的底蕴,都只能暂时控制伤势,可知丹鼎受伤何等严重。

    如今,谷中元婴战力,唯有王道人一人完好,可以他的实力,如何能够应付外面虎狼?难道说,传承千年的赵仙谷,要在他们这一代毁去,若当真如此,日后有何颜面,见地下列祖列宗!

    王道人察觉到,两人绝望的眼神,心下重重一叹,快步走过来,“老江,你怎么样?”

    江离语气沉稳,“还死不了,宗中事情,可曾安排妥当?”

    王道人道:“已经通过传送阵,秘密送走了部分弟子,可惜魔道布置了隔绝阵法,限制强大气息传送,否则我就能带着谷主他们先走了。”说完一副失望无比,感叹万分模样。

    江离冷笑,“我倒要感谢魔君他们,没让我自己留下等死了!”

    王道人龇牙,“老江,你这人说话太实在,我没办法接口啊。”

    他坐下来,舒服的吐出口气,这才发现他身上长袍,已被汗水打湿近半。救治丹鼎,安排弟子转移,所有事情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他这辈子都没今日这样操劳过。

    “老江,你说这一劫,咱们撑得住吗?”

    “不知道。”

    “唉,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

    江离冷冷看来,正准备说什么,脸色蓦地一变。

    噗——

    他一口逆血喷出,寒声道:“谷中有奸细!”

    守护赵仙谷最后的大五行剑阵,突然停滞起来,任凭江离如何努力,都无法再将它重新启动。

    外界,两道恐怖气息同时出手,似泰山压顶,只是轻轻一触,剑阵彻底分崩离析。

    徐璈冲入剑阵节点,看清从中走出之人,脸色大变,“是你!”

    他身后赵仙谷修士,也如见鬼魅,满脸难以置信。

    谁能想到,破坏大五行剑阵,导致阵法被破开的奸细,居然是他。

    梵江海面露歉意,拱手道:“师兄,让你失望了。”

    徐璈咬牙低吼,“谷中待你我不薄,你为什么这样做?”

    梵江海嘴角露出冷笑,“师兄何必自欺欺人,若你我两人,可得到赵氏子弟相同的关照,早已突破元婴,可赵仙谷这些年,是如何对待你我的?表面看来,身为第一、第二大炉之主,的确身份尊贵,又执掌谷中日常管理之权,看似权柄极大,却因琐事占据你我太多精力,无法专注于修行。”

    “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可你我付出,何曾得到过回报?这赵仙谷,终究是姓赵的,你我便是再努力再优秀又如何,不过为他们做嫁衣,既然如此,不如将它毁去!”

    梵江海眼神狂热,“师兄,我知你有鸿鹄之志,你与我联手吧,我们二人日后,未必不能再建一个,比赵仙谷更强大的丹道圣地!”

    徐璈咆哮,“闭嘴!”他眼神冰寒入骨,“梵江海,不论谷中对你我如何,是谷主将你我带入修行,赐予你我今日修为地位,你不思回报反而勾结魔道,当真猪狗不如!你我兄弟恩断义绝,今日我便替谷主清理门户!”

    梵江海站直身体,面露惋惜,“师兄,你还是如此愚忠,难道不知今日,就是赵仙谷灭绝之期吗?”他抬手一指,疯狂大笑,“你看,那些魔气之中,都是魔道精锐强者,更有魔君与问天老魔联手,赵仙谷今日,注定鸡犬不留。最后的机会,答应我跟我联手,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否则就迟了。”

    徐璈脚下重重一踏,身影如大石弹射而来,“我先杀了你!”

    梵江海转身就走,“师兄,我顾念旧情,不愿与你交手,就让魔道修士,来终结你悲哀的一生吧。”

    徐璈欲追,可魔道修士已经杀入,他怒吼一声,带着赵仙谷弟子转身迎敌。

    转眼,赵仙谷风雨飘摇!

    王道人苦笑,“真是夜雨偏逢屋漏,看来今个,是真的躲不过了。”

    江离脸色惨白,闻言轻轻一叹,“预料之中,便是剑阵不破,我也支撑不了太久。”

    “你这算安慰?”王道人满脸无奈,“当真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江离冷笑,“事实罢了。”

    赵冷擎、赵无极脸色灰败,赵仙谷大厦将倾,已再无挽回可能。要知道,外面是魔君与问天老魔联手,放眼这世间,谁可阻拦?

    “不过一死罢了!但在死前,老夫也要多杀一名魔修,与我陪葬!”

    赵无极大笑,“兄长此言不错,今日你我便再杀一场!”

    王道人看来,撇撇嘴,“老王我这些年,第一次觉得你们顺眼了点,可惜转眼就要死了。”

    大殿外,传来淡淡声音,“你我活了这么久,比较世间绝大部分生灵,都要幸运的多,死便死了。”

    丹鼎挥手,让搀扶弟子退下,迈步走来。

    他面无血色,眸子暗淡无比,可举止神态间,颇有几分从容。

    江离眼神微闪,“谷主似乎有了些不同……”

    丹鼎笑笑,“还是老江你感应敏锐,遭魔君、问天老魔联手算计,死里逃生了一回,居然偶有所得。”他顿了顿,轻轻一叹,“可惜啊……”

    没说完,可众人都清楚,他未尽之意,纷纷面露复杂。

    以丹鼎修为,既然有所收获,便代表着,踏入神魂的可能。

    但魔君、问天老魔两人,显然不会给他,突破神魂的时间。

    突然,大殿外传来厮杀声,殿门被撞开,徐璈一身是血踉跄闯入,看到丹鼎“噗通”跪倒在地,“老祖,徐璈对不起您,是我大意了,才让梵江海有机可趁,请老祖降罪!”

    丹鼎摆手,“此事,老夫已知晓,怨不得你。”他沉默几息,苦笑,“终归,是老夫失了公允,否则梵江海不至于,背叛我赵仙谷。列为先祖,定下方略本是为了,确保谷中传承,一直由赵氏族人掌控,可至今日,仍是付诸一炬。或许一开始,这方略便是错的,可惜老夫已没有机会,再改正它了。”

    徐璈激动万分,“老祖!”

    丹鼎神色一肃,抬头看向殿门,缓缓道:“何必多做小儿情状,起来吧,随老夫一起迎敌。”

    他脸色依旧惨白,眼神之中,却流露出睥睨之势。

    魔君跨步而入,眼神赞叹,“丹鼎,你果然不俗,竟能自绝境中逃生,更突破自身禁锢,看清大道之路。可惜,本君不会给你机会,所以今日,你一定要死。”

    问天老魔神色阴寒,“何必多言,既要杀人,便动手吧。”他盯紧丹鼎,想着辛苦谋算尽毁,便恨不能吃他肉喝他血!

    魔君嘴角微翘,抬手一挥,“今日,赵仙谷上下,鸡犬不留。”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