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剑王传说》

第四百八十八章 撞鬼

    洞穴不大,呈现八角形,每一处岩壁上都有可供观摩的痕迹,而我和苏颜、唐阙然等人就站在其中一块岩壁的前方,那上面有一个巨大的掌印,印记深处坚硬的岩壁数米,隐隐散发着霸烈的气息,仿佛能夺人心魄一般,此外还有几道凌乱剑痕,经历漫长岁月依旧有剑意涌动,似随时都要涌出杀人一般。

    这个掌印很非凡。

    我盘膝坐下,凝视着这个掌印,开始一一推演,很快的脑海中就出现了那惊世的一掌,轰鸣作响,划过了长空,这一方洞窟是被封印了,原本应该比这里的空间大上许多,就像是一整个小世界都被封印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一般。

    掌劲雄浑,有摧枯拉朽、斩神灭佛的气势。

    周围,所有人都沉浸在感悟之中,但很快就有人脸色苍白,吐血退出洞穴,这里所铭刻的招式太过于浑厚霸烈,修为略低的是人是无法长久待下去的。

    也不时有人发出振奋的欢呼声,似乎有所得,从中领悟到了一鳞半爪的绝术了。

    “哈哈哈,我想到了!原来如此,这一式若是习得,我便可横扫虎侯府的同代了!”

    “好强的一剑,像是要切破苍穹,恐怕这样的一剑若是真正显化的话,就能劈开一座古老巍峨的山脉了!”

    ……

    苏颜似有所悟的样子,喃喃自语着什么,一双聪慧的大眼无比灵动,身周火焰氤氲,气质出尘而超然,以至于四周围不少云国的少年也不时的投来目光,一个个看着苏颜的曼妙模样,禁不住的神摇目夺,惊为天人。

    当我将掌劲全部推演出来之后,万物法则被补全了少许,而就在我睁开眼的时候却猛然心底一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定睛一看,就在正前方,一个人影正看着我,眼神空洞,双眼都腐烂枯朽了,浑身的衣袂只剩下一堆破布条,甚至有一条手臂都断了,不知所踪,另外一条手臂白骨森森,只有几片烂肉裹在上面,手里拄着一根快要锈断了的短杖,就这么目光空洞的看着我,一头灰发也掉的差不多了。

    “鬼啊!”

    我吓得魂飞魄散,连退数步,脸色铁青。

    他依旧直勾勾的用空洞的眼眶看着我,并且一步步走来,身形摇曳,破残的脸上肌肉扯动,竟然说话了:“血……血……”

    “血你个大头鬼啊!”

    我骇然,从头凉到脚,第一次见到一只活生生的鬼魅,吓得整个人都懵了。

    “你怎么啦?”苏颜睁开美目看我,一脸惊讶。

    我手指着前方:“小颜,你看不到吗?”

    “看到什么呀?”苏颜和唐阙然都惊愕了。

    果然,别人看不到他!

    他依旧走向我,身体摇摇晃晃,眼神洞孔苍白,面目可怖,一步步走向我,鬼魅般的厉然道:“血……血……”

    “血你妈啊!”

    我快要被吓得七窍流血了,飞身离开了这个古老洞窟,来到外面的时候发现是天明时分,阳光普照,这才放下心来。

    “你怎么啦?”苏颜走了出来,唐阙然、风轻衣、童濯等人也跟着出来了。

    “你们真的看不到那只鬼吗?”我皱眉道。

    “看不到啊,什么都没有。”风轻衣道:“我还特地用剑心探查了一番呢,连灵魂波动都没有,莫非是你自己的异响?”

    我不再说话,却觉得汗毛一根根的倒竖了起来,因为远处一个摇摇摆摆的身影再次飞来了,浑身腐烂,看起来是一个老者,浑身都透着苍老的痕迹,手握一根锈迹斑斑的短杖,眼神无比空洞的飞向我,口中念念有词:“血……血……”

    脑袋嗡的一下,差点就炸开了。

    别人都看不到,为什么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这么恐怖的画面?

    “女山,你说说啊,怎么回事,快点帮我驱散它!”我大声传音。

    女山道:“你被鬼缠身了,这只鬼的力量太强了,我镇不住,你自求多福,我要闭关几天了,可别等我出关你就被鬼给吃了。”

    “你……”

    我气结,这个好姐姐太不讲义气了。

    “他……一直在?”苏颜挽着我的手,心疼的问道。

    “嗯。”

    我表情木然,指了指她的旁边,说:“就在这里,直勾勾的看着我和你。”

    苏颜立刻躲开,小脸蛋有些苍白:“被你说得,我都有些害怕了。”

    风轻衣蹙眉,说:“我们赶紧去封魔塔上层吧,找到机缘赶紧就走,这地方有古怪,小轩你被鬼缠身了,我也觉得有些不妥,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这是一只厉鬼吗,步亦轩大哥?”莫离问道。

    我瞥了一眼鬼,浑身都汗毛倒竖起来,说:“你见过有什么和善的鬼吗?快走吧,这地方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

    封魔塔中层世界的边缘,一根根荧灿灿的绿藤从上方缭绕的雾霭之中垂挂下来,就像是一条条珍珠编制的宝帘。

    “灵藤每天只有一个时辰才会垂落到地面上来,否则的话根本无法横渡进入上层世界。”不远处,一个红色短发少年低语,正是朱雀后裔,他也来到这里了。

    “怎么可能无法横渡?利用宝器便是了。”

    几名云国少年不服,其中一个取出一片赤金色羽毛,这羽毛被祭炼过,隐隐然有大鹏气息流淌,上方符文飞扬,转眼就裹着这少年的身躯冲天而起,他目光睥睨,鱼瞰众人,道:“本少爷就横渡给你们看看好了!”

    朱雀少年淡然:“好心难救找死的鬼……”

    空中,“哧”一声,一道意志规则所凝化的电芒飞梭而去,瞬间就把那少年连同大鹏羽毛一起斩成了粉碎,血液漫天挥洒,无比惨烈。

    “我的天……”

    剩下的云国少年都脸色煞白,谁还敢去尝试?

    显然,空中雾霭缭绕的灵藤一旦垂挂下来,不但是一条通道,也可以保护通过者不会受到意志力量的斩杀,这就是封魔塔中的规则。

    看来,也只能在这个地方过夜了。

    我们选了一片谷底栖息,布下了几座简单的阵法,若是澹台瑶在就好了,可以布置数十重阵法,让任何人都休想入侵。

    噼噼啪啪的火光跳跃,吃饱喝足之后大家都稍作休息,明天或许在封魔塔上层会有一战,谁也不知道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

    并且我隐隐不安,早前数千年都没有人进入封魔塔,而我们此时进来了,却未必能活着出去,毕竟前人的天才未必逊色于我们,世上没有什么侥幸,只是该来的还没来而已。

    当我转身,看到头顶上飘着一个身影的时候,就更加不安了,“它”依旧跟着我,眼眶空洞,手里握着锈迹斑斑的铁杖,身上的烂肉都快要掉下来了,就这么幽幽的看着我,过了很久才声音嘶哑的说道:“脉……脉……”

    “脉你妈啊!”

    我忍不住骂了出来:“我的灵脉早就被焚毁了,你想要灵脉就去找别人,千万别找我……你要怎样才肯不缠着我,你说!”

    它依旧漂浮着,双眼之中有寒光,声音轻缓:“脉……脉……”

    煞气涌动,令人心寒。

    “他……还在?”

    苏颜躺在一旁的毛毯上,睁眼看向我。

    “嗯,就在你头顶上。”我无奈道。

    苏颜秀眉轻蹙,体内灵力涌动,双眸之中忽地缔结出一个复杂的符号,熠熠生辉的看了看上方,摇头道:“还是看不到。”

    我微微一怔:“小颜,你刚才动用的是什么力量?”

    “我也不太清楚,观摩的时候忽然领悟到的,能一定程度看透事物本质,不过还不纯熟。”

    我皱了皱眉,看看头顶上飘动的老者鬼魂,干脆也躺了下来,用被子蒙住头不去看,结果苏颜格格一笑,用手臂抱住我,说:“别怕啦,我会保护你的,一只鬼魂而已,应该无法凝聚实质性的攻击让你受伤的吧。”

    我虽然蒙在被子里,但却清晰的感觉到被苏颜搂在怀里,脸庞紧紧的贴在了两座雪白峰峦之间,只隔着一件衬衫罢了,销魂的触感令人凌乱,也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炽烈的声音,“滋滋”作响,一缕紫色雷电从鬼魂的短杖上缭绕起来,似乎是在警告我一般。

    我急忙从苏颜的怀里离开,这老者鬼魂马上恢复了平静,依旧目光空洞的看着我。

    “怎么了?”

    苏颜、风轻衣都发现刚才空间的异动了。

    我心底满是寒意:“它……好像是能催动真实世界攻击……”

    “冤鬼缠身,好可怜……”苏颜抿着红唇看我。

    我无语,伸手拥住她。

    “嗤……”

    空中再次闪过一缕电光,老者鬼魂似乎有些动怒了,声音也变大了不少,在我耳边轰鸣着:“脉……脉……”

    我也怒了:“脉你个头,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吗?”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茫然,飘在我头顶,空洞的眼神看着我,这次终于安静的不再说话了。

    ……

    一夜沉睡,次日清晨,远远的有人大喊:“灵藤垂落下来了,走,去上层世界看看!”

    我回眸一看,鬼魂依旧直勾勾的用空洞的眼神瞪着我,但愿他不会跟我一起去封魔塔上层吧,否则非被他逼疯不可。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