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剑王传说》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天河

    数千丈的灵藤宛若匹练般的从天际雾霭之中垂挂下来,一根根都荧灿灿皎洁无比,灵藤铺路的时间不会太多,众人纷纷飞掠而去,犹如点点星光般吸附在匹练周围,转眼间每一根灵藤上都足足有上百人,浩浩荡荡的沿着灵藤走向了封魔塔的尽头,要一窥这惊世魔塔的真相。

    我们一行人也在其中,不过没有太过靠前,我在前,童濯、莫离在后,一路缓缓攀爬向封魔塔上层,最前方的则是一群云国少年,他们走得急,想要率先获得巨大机缘,事实上也如此,封魔塔内的不少绝术、灵药已经被这群人给率先夺取了。

    ……

    灵藤仿佛无穷无尽般,笔直行进了尽一个半个时辰后才走到了尽头,一群云国少年纷纷欢呼起来,而当我们攀上灵藤尽头处也是一凛,前方赫然是一派仙境般的景象,青色古山矗立,云雾缭绕,有瑞兽行走其中,也有飘然欲仙的神禽在空中雾霭中时隐时现。

    群山之间,一条巨大金色长河流淌而过,横亘在整个封魔塔上层之中,成为核心区域,这条金色长河源自于上空的迷雾,一缕缕的灵光闪烁,宛若丝绸宝缎一般,散神圣气息,但任谁都能感受到这金色长河中隐藏的杀机,绝非表面看起来这般宁静祥和。

    “天河……”

    一名云国天骄脸上带着惊艳的光辉:“这难道说是上界垂挂到我凡尘界的天河?源头居然在这里,在一座神秘宝塔内,这何等神秘玄奇……”

    “天河之水蕴含神性精华,多少年来孕育了许多奇珍,如今天河再现,真是天大的机缘降临我等的头上了。”一个自斩修为的云国老者目光开阖,有数不尽的沧桑。

    此外,一个来自神秘宗门的老者也慨叹道:“早在太古年间,上界的大人物就一直打算将流淌入下界的天河斩断,断了我凡尘界的天地灵气,奈何他们始终找不到仅剩下的一条天河所在,如今真相大白,封魔塔内居然镇封着我龙灵大6的天河命脉……”

    “天河周围一定有稀世奇珍,古往今来多少强者得窥天河奥妙,但最终却殒身其中,一定也留下了许多机缘。”云国的一群人之中,四公子之一的阮天炀目光澄明。

    众人纷纷振奋起来,数百人都跃跃欲试。

    显然,封魔塔的秘密已经解开,就是眼前的这条天河,天河水奔流不息,从上界流淌下来,在凡尘界化为一缕缕光辉沁入山河大地之中,滋养着这一片的生灵,这天河水不但是大造化,也是我们灵修世界的力量本源,孕育着这片广袤无垠的苍茫大地。

    ……

    许多人飞掠而去,想要抢在众人之前得到天河水的机缘,不过修为略强的人都能感受到天河水中蕴含的神力与禁忌般的力量,天河水周围的机缘哪儿有那么容易得到,否则的话这里也不会被称为封魔塔了,古往今来多少横扫一代、惊才绝艳的人王级强者想要在天河水寻得天机,但最终似乎也没有谁能完成最后的脱。

    “这天河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风轻衣一双美眸盯着远处。

    我点头:“是啊,杀机很强烈,那些云国人要遭殃了,轻衣师姐,我们现在怎么办,过去看看,沿着走一遭,看看是否有机缘?”

    “嗯。”

    风轻衣点头:“但是不要接近天河水十步之内,那里太凶险了,让我觉得……心跳很快,快到自己都悟法承受了。”

    莫离皱眉:“是啊,这地方外表看起来圣洁光辉,内里却暗藏杀机。”

    “自古以来机缘都如此,如果天河水没有自己的灵性与禁制,恐怕早就被别人一人一壶的舀光了。”不远处,一头火红短的朱雀少年笑道。

    他看向我,道:“朋友,你很强,有资格去闯一闯天河边际,是否愿意跟我同路?”

    我看看身边的一群人,道:“不了,我想跟大家在一起,这里太凶险了,暂时还不想冒险。”

    朱雀少年不禁一笑:“嗯,也对,你们灵修世界的人能到这里已然不易,你跟他们在一起也好,以你的能力足够保护他们了。”

    说完,朱雀少年飞身而去,转眼没入天河一旁的金色雾霭之中,气势磅礴,似乎根本就没有把眼前的考验放在眼里。

    倒是远处,一群云国少年想要接近天河水,结果刚刚靠近就引动了一个个漩涡,天河水暴躁起来,一缕缕金色符号涌动,化为无数气劲吞噬上岸,将那群少年尽数斩杀,转眼之间留下了一地的血肉与残骸,惨不忍睹。

    众人都惊骇无比,一个个脸色铁青,再不敢轻易僭越天河水了。

    “取一瓢天河水,得一生大造化。”

    一个云国老者面色阴沉,道:“大造化的彼岸便是死亡,没有足够的实力居然也想靠近天河水,简直是不自量力,武侯府的人,退!”

    这老者的身份斐然,一群武侯府的少年与中年人居然听命后退,在距离天河水百步外的沃野之中寻觅灵秀机缘。

    前方,雾霭浓郁,呈现金色,一种无形气势从天河水中蒸出来,笼罩两岸的大地,所以越接近天河水,禁制压迫会越强,但灵秀与机缘也会越多,多到让人疯狂的地步。

    “快看!”

    一名云族少年伸手指着岸边五步外的空间,道:“那里有一具尸身,尸体不腐,手中还握着一件符骨,力量很强!”

    那符骨已经残存规则力量,金色符号流转,隐隐然有一头裹着贝壳的凶兽浮现,眼尖的人马上认出来了,声音都颤抖:“那是……那是凶兽椒图的符骨?我的天啊,这片符骨上居然记载着椒图的原始力量,这……手持符骨的人到底谁,如此强横的人居然死在这里!”

    “让开,栩王府中人在此,让道!”

    有人霸道的大吼,紧接着几道身影裹挟着浓浓符文冲向了那片椒图骨,毕竟椒图是太古流传的强大凶兽,符骨中记载的力量极强,足以让一个部族位列王侯,吸引力太巨大了。

    不过,这群人接近椒图骨的瞬间,一个个身躯崩裂,惨死当场,哪怕是其中一名已经走到天御境极境的人也不例外,眉心剥落,仿佛被一柄细剑洞穿一般,无声无息的跌倒在地,成为众多尸体中的一个,并且这群人的修为不够强,转眼之间就开始腐化,沦为一堆白骨了。

    周围满是倒吸冷气的声音,椒图骨就在那里,却没人敢去猎取这强大机缘。

    我也皱了皱眉,椒图骨附近的领域禁制强得可怕,已然被天河水列为一个“禁区”了,就算是我现在去恐怕也难逃一死。

    继续向前走,这绝非我们的机缘。

    不过,当我四顾的时候,却松了一口气,那只冤魂不散的鬼魂终于消失了,没有再继续跟着我,看来天河水产生的神圣气息也影响到鬼魂的存在,让他无法在这里存留。

    “天河水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莫离神色凝重:“真的舀一壶天河水,就能受用一生?”

    童濯道:“谁知道呢……”

    我远远的看着天河水的奔流不息,道:“差不多,天河水中有诸多万法规则的奥妙,如果真能炼化一壶天河水的话,修炼出一两门绝术是不成问题的。”

    “厉害……”莫离看着远处,双眸中充满期待。

    我不禁有些担忧:“莫离,千万别去夺天河水,那不是什么大机缘,是杀人的利器,凭我们现在的修为境界只会被瞬间斩杀。”

    “我知道,时机不到。”他点头。

    ……

    再往前雾霭越的浓郁起来,甚至就连空间都被压迫得开始变形,大家纷纷祭出武学来对抗这种领域,同时释放道心威力,对抗天河水衍生的规则意志。

    修为略低的人都无法继续前行了,只能留在外界寻觅机缘,大山间有的是数千年的老参、雪莲等等,这些灵药拿到外界都是天价,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只要能活着出去,基本上都不算是白来一场,总能捞到一些“好处”。

    沿着天河水畔,向着上游行走近三里之后,周围的金色雾霭已经快要形成液体流水了,来自天河水的意志压迫更加强横,周围不少人都无力前行了,哪怕是一些云族部落里的天骄也只能饮恨止步于此。

    唐阙然咬着银牙,身周流淌心伐诀气机,灵风道心刺目,依旧坚持,随着我们一步步的前行。

    “我不行了。”

    童濯一头冷汗,目中带着茫然:“我已经达到极限了,再往前恐怕肉身就支撑不住要崩裂开了。”

    我看了看他,肌肤上已经出现了一缕缕血丝,确实如此。

    “那就留在这里吧。”我说。

    童濯点头:“表弟,你跟他们继续往前吧,你还能再走数百米。”

    莫离摇了摇头:“不,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安全,我跟你一起留在这里好了,你看那边有一些灵药和果树,我们去看看好了。”

    “嗯!”

    风轻衣美眸如水,道:“阙然,留一点力量,我们也留下吧,再往前有些勉强,一旦遭遇他人的袭击恐怕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唐阙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点头:“小颜,步亦轩,你们往前一定要小心啊,再往前能遇到的人一定都十分厉害。”

    “嗯,我们会的。”苏颜颔,一双灵动的大眼看着远处的金色雾霭,充满希冀,她炼化地脉之火后力量暴增,走到这一步居然丝毫不吃力的样子。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