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剑王传说》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上游之战

    兵铸山巍然,散发神圣气息,竟然与天河水中的某些规则共鸣,这是兵铸山原本所没有的规则,应当是女山重新修复、祭炼之后的结果,这女山的来头太神秘了,居然掌握了部分天河水中蕴含的真意,难道她的来头与天河水有关?

    “别胡思乱想,兵铸山也快要抵挡不住了。”女山的声音从兵铸山内传来。

    诚然,当我踏入河水之中五步之后,一缕缕暴躁的金色河水从兵铸山的缝隙间涌入,开始腐蚀这件超凡神器,一旦兵铸山被腐蚀破坏的话,我就等于赔了老本了!

    心底一急,马上收起兵铸山,以五雷印取代!

    “滋滋……”

    雷光肆虐,形成了一个圆形领域,抗衡河水,但毕竟雷劲原本就防不住水,仅仅维持了我两步之遥五雷印就即将有崩坏的迹象了,不能就这么损毁掉!

    收起五雷印,我浑身都铮鸣起来,六道战伐诀真解印记浮现,混沌气缭绕,同时祭出太皓真经与战伐诀真解来抗衡天河水的规则入侵,顿时整个人犹如被置入熔炉一般,瞬间就千疮百孔,肌肤被密集的河水剑气斩破,血迹斑斑,但真龙之气涌动,兀自抗衡。

    忽地,灵墟中传来一阵灼痛,仿佛灵魂被斩击一般。

    我禁不住的心寒,这是什么情况,天河水中的战魂意志居然能直接攻击我的灵魂?如果灵魂受到创伤,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轻则悟性一落千丈,重则身死道消,到时候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急忙服食下两枚吞云果,圣果入口即化,化为浓烈的火劲涌入身躯各处,飞快修复破损的肉身。同时祭出了另一件神秘法器,从暗族高手那里得来的古钟!

    就在古钟出现的瞬间,一缕缕经文在表层浮现,居然犹如有了灵性一般自行保护我的肉身,大钟笼罩身躯,不断承受着外界的攻击,原本古色的表面开始露出了上古灵金的颜色,璀璨皎洁,同时氤氲着磅礴无比的古老气韵,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

    终于,来到了法器一旁了。

    我伸手便抓住了血色战矛,但与此同时却像是有一股意志疯狂钻入灵墟之中般,脑海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神明法相,似乎是战矛生前主人的样子,行走于天地间,引动雷鸣与地震,挥舞战矛杀伐,将一个个强大的先贤化为飞灰,并且这柄战矛很奇异,攻击对方的同时能击溃敌人的意志,那是直接能攻击到灵魂的效果!

    “丝……”

    一缕灼热血力沿着战矛涌入我的手臂之中,开始吞噬我的肉身!

    “小心!”

    女山十分紧张,紧咬银牙道:“这器灵真是一个畜生,已经反噬了一位主人的身躯,难道还想反噬新主人不成?快点,动用你的天赋!”

    吞噬之力,催动!

    一时间体内小世界血脉之中波涛万丈,在我体内存留多年的吞噬力量疯狂反扑,比战矛器灵的力量更加凶残,几乎在一息之间就将战矛的反噬给驱除了出去,并且这还不算,吞噬之力自行涌出身躯,直接开始炼化这柄战矛中的器灵。

    “不……我不甘心!”

    战矛中,一个妖冶的身影扭动挣扎,身躯被不断蔓延的吞噬天赋所席卷,声音战栗:“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凡尘小子会有这般力量,这一方天地已经变了吗?你……你又是谁,隐藏在超凡法器中的器灵,你为何知道我的弱点?”

    女山淡淡道:“闭嘴,你只是区区的一个器灵,而我不是,就凭你也想反噬这小子,你以为凡尘界太古一战之后就没有妖孽级的高手了吗?去死吧,从今以后这柄破灵战矛不再需要器灵了。”

    “啊啊啊……老子不甘啊,我本逆天,为何会殁于此地……”

    扭曲的器灵怒吼,但最终还是被吞噬天赋湮灭,最终尘归尘土归土,而这柄战矛则明晃晃的发光,恢复了本相,表面有一缕缕铭文,看起来十分非凡,能够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仅凭这个能力就足以位列超凡了!

    “退!”女山道。

    我点头,不再抵挡天河水的反扑,驾驭古钟飞快离开河水区域,重回岸边,顿时松了一口气,而远处的苏颜也松了口气,绝美的脸蛋上终于露出笑容。

    “没事吧?”

    “嗯。”

    我身上的伤势已经开始痊愈,吞云果堪称起死回生,这点伤势不算是什么,而手中的战矛则被炼化之后已经与我合一,自然明白我心意,微微铮鸣,似乎十分振奋的样子。

    “这柄战矛叫破灵战矛?”我传音问。

    女山道:“嗯,在太古年间,拥有这般神通的兵刃都被称为‘破灵’,但数量稀少,所以这柄战矛起名叫破灵战矛多半不会错。”

    “好好好!”

    我直接将破灵战矛灵力裹挟送入空间骨戒里,有空了再好好观摩参悟其中的规则真意,这柄战矛的获得将大大的增加我的攻击手段,毕竟是一件准超凡法器,属于至宝一列!

    “小颜,我们去上游!”

    我信心暴增,这一次,必须要为苏颜夺下那一滴至尊灵液!

    “嗯,走吧。”

    阮天炀的气息已经在上游处,看来已经过去了,不过那里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似乎巨大机缘的争夺依旧在进行,而且能走到上游的人,哪一个不是绝强的高手,这一战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将这次剑陨之地的争夺推向了一个**。

    ……

    充满灵秀的古山之上一条石阶直通上游,宛若一条登临天路的仙道,一旁便是奔流不息的天河水,中间形成了高达百丈的瀑布,水流冲击声滔天,有数十丈的水花迸溅,散发着一缕缕规则力量,仅仅是这些水花就足以杀人了。

    我和苏颜承受着莫大的压力,一步步沿着台阶踏入上游。

    当我登临上游的那一刻,却又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天河水的源头居然来自于一株参天古树的树根处,源源不绝,大树上方看不清,处于雾霭笼罩之中,一片仙意,天河水的源头原本只有数尺那么大,但流淌出来之后却十分惊人,汇聚成了数百丈之遥的大河,滋养万物灵性。

    空中近百米高处,一根根枝头垂下,每一根枝头的尖端显化出一盏青色长明灯的模样,泛着光辉,长明灯的下方垂挂一枚精致酒壶,里面氤氲光辉,但显然与女山之前预言的不一样,这里有上百盏长明灯,装着至尊灵液的酒壶也足足有上百个!

    “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余的都是虚像,让人真假难辨,我也看不出。”女山幽幽道:“这种规则法相源自于世界树,我也不是很懂……”

    “你是说,这一株大树是真正的世界树?”

    “只是一角的显化罢了,真正的世界树不在这里,你要动作快一点了,或许很快至尊灵液就会被别人抢夺去。”

    前方,光辉四溅,有人在大战。

    其中两个正是巨石门青年和武圣阁传人,两人也不知道激战了多久,地上一段段碎木,是挑下了长明灯之后留下的遗骸,并非真正至尊灵液。

    另外还有两人在激战,分别是朱雀少年和云国四公子之一的阮天炀!

    四人都是人杰,大战不休!

    ……

    “飕……”

    朱雀少年纵身而起,手掌化为火红羽翅,直接震下了一盏长明灯,但长明灯落地之后就变成了枯木,并非真正的灵液。

    “凭你也想得到机缘,问过我没有?”

    阮天炀暴喝,神威大振,浑身纹骨发光,催发出绝强之术与朱雀少年拼杀在一起,而朱雀少年则是一脸懒洋洋的神色:“你们人类真是奇怪,我猎取我的机缘,你猎取你的机缘,何必如此麻烦的战斗?我本不想杀任何人,你为何一次次的为难于我?我宅心仁厚,根本不想杀你啊,你看看那位刚来的朋友,他就不喜与人斗。”

    “步亦轩?”

    阮天炀目光暴涨,看向了正在用剑意挑动一盏长明灯的我,低吼道:“你想独自窃取通天机缘不成?给我滚开!”

    巨石门的青年手握古卷,也一样目光烈然:“造化唯有能者居之,步亦轩,就凭你还不配,带上你的女友,滚出上游去,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凭什么你们能来,我们就不能来?”苏颜浑身裹挟烈焰,十分生气。

    “既然如此,我等送你们出去!”

    巨石门青年嘴角一扬,看向武圣阁传人,道:“兄台,你我大战到现在也未分胜负,机缘反正已经在这里了,不如联手,将新来的杀出去,如何?”

    武圣阁传人手握金色战矛,淡淡道:“没兴趣,我唯一想做的是先灭杀你。”

    巨石门青年玩味一笑:“灭杀我有什么意思?你知道步亦轩是谁吗?那可是步璇音的弟弟,身怀真龙绝术的人。”

    “真龙绝术?”

    武圣阁传人目光炽热起来,手中战矛一抖,笑道:“这么说来本少主就有兴趣了,步亦轩,交出真龙绝术,立刻离开,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皱了皱眉:“人家一句话就挑拨你了,你真是头脑简单,凭这种智商也配当武圣阁传人?”

    “别误会,我没有被挑拨,只是想要真龙绝术罢了。别说废话了,来战吧!”

    ……

    另一边,朱雀少年浑身浴火狂舞,宛若一头神禽扑杀大地般,他一边大战一边转身看我,道:“朋友,不如我们也联手吧,他们三人,我们也三人,一同斩杀了这三人,天河源头的一切机缘我们三个分了!我只有一个,你和你的美丽道侣却有两个人,你们稳赚不赔!”

    “好!”

    “杀!”

    天河上游,大战连连!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