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剑王传说》

第四百九十二章 武圣经

    火光鼎盛,龙气升腾,苏颜长飞扬,宛若立于火雨中的女神般,天火剑心通明,爆出一缕缕神威,与巨石门青年的气机抗衡。

    “有把握吗?”我传音问。

    苏颜轻笑:“未必胜,但一定不会输,倒是你要小心点了,武圣阁的传人根本没有出全力就已经让巨石门的这人受伤了。”

    “嗯,我会小心的,你也一样,一旦打起来我就不一定能分心照顾你了。”

    “放心去战吧!”

    ……

    古卷妖娆,一幕幕妖异景象呈现,化为血色法相袭向了苏颜,九霄炎龙舞光辉暴涨,火域中瞬间斩出十多道剑气,与古卷力量拼杀在一起,不落下风,诚如苏颜所说的,她就算是赢不了,但也绝不会输给这个对手。

    “你……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吗?”武圣阁传人一脸傲然,金色战矛直指着我,笑道:“被卷入天河中之后我就一直在关注你,虽然是灵修,但你的实力却十分强横,堪称是灵修界的佼佼者,我武圣阁与你灵修界同出本源,你为何不知道知难而退呢?”

    我微微一笑:“既然你也知道同出本源,为什么还要与我一战?何况大道争锋,我尚未败,为什么要知难而退?”

    金色战矛上雄浑力道波动,他嘴角扬起:“不错不错,那就一战吧,我会让你知道差距,然后知难而退的,这天河上游的机缘有能者居之,你若是不够强,那也就没有资格拿了。”

    眼眸中光辉炽盛起来,武圣阁传人直接动攻势,周围规则力量爆,金色战矛瞬间凝化为数十丈的巨大兵刃,凌空碾压下来,气势磅礴,将周围的一缕缕天河水意志都逼开了,好强,难怪会直接被封魔塔意志所选择!

    杀!

    真龙之气澎湃,左拳结印,击天而去,宛若轰出了一条绝世真龙一般,巨大的身躯压碎了虚空,嗤嗤作响,就连周围战斗的另外四人也受到了影响。

    “蓬~~~”

    一声巨响,金色战矛与真龙拳印对轰在一起,拼了一个旗鼓相当,不过武圣阁传人的身躯微微晃了晃,禁不住眼神灼热起来,哈哈笑道:“真龙绝术果然凡脱俗,来来来,让我再看看其余的手段有多厉害!”

    金光炽盛,矛影重重,他凌空压制,宛若战神下凡,整个人的气势都与之前截然不同,甚至身后有一道巨大人影显化而出,那是……传说中的“武圣”?

    武圣阁源远流长,早在太古就存在,据说每一个掌门亲传弟子都必须习得镇门绝学——武圣经,看来传闻是真的,这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击就有太古武圣的无敌气韵,堪称惊世!

    万物剑心杀意涌动起来,九马画山、函牛之鼎绝术一一催动,空中瞬间出现了一朵朵冰莲,化为凌厉剑意斩杀向对手,武圣经的力量一一碰撞,强横灵力化为齑粉,世界树下的雾霭不断腾飞出一个个漩涡,因为众人的激战而动摇,而空中悬挂着的长明灯也摇曳,就像是最终的奖励一般,谁能获胜,这绝世的机缘就归谁。

    五十招后,依旧不分伯仲。

    武圣阁传人战意高昂,金色战矛闪烁圣洁光辉,目光中满是冷冽光辉:“能挡得住武圣经五十招而不败,你很不错,不过,该结束了!”

    他猛然腾空,浑身光辉暴涨,身后多出了另外一重武圣法相显化,与之前的一尊武圣法相居然凝聚为一,顿时气势暴增近一半,整个人的力量也几乎翻倍,金色战矛嗡鸣,有种横扫一切的气势,甚至就连战斗之中的阮天炀、朱雀少年、苏颜和巨石门青年都惊愕住了。

    “要分胜负了吗?”朱雀少年目中充满希冀。

    阮天炀皱眉看着我:“步亦轩区区一个灵修,竟然能把武圣阁的人逼迫到这般地步,是他太强,还是这一代的武圣阁传人太弱了?”

    “好胆!”

    武圣阁传人暴喝,目光睥睨,战矛祭炼出通天金光横扫大地,直奔阮天炀而去,顿时轰鸣声不绝,这强横的战矛竟然分开天地般,将天河水都从中截断了,矛尖宛若山脉,伴随着轰鸣声砸向了阮天炀的头顶而去。

    “你找死?!”

    阮天炀,云国四公子之一,受云皇亲自指点,一样暴怒,浑身纹骨光,爆出一道符光剑气,硬生生的挡住了战矛力道。

    “轰~~~”

    上游世界微微颤抖,阮天炀微微一怔,身躯不由自主的后退三步之后便止住了,这人很强,难怪能抗衡朱雀少年那么久!

    这上游之上,六个人都堪称绝世妖孽!

    “你的对手好像是我,别三心二意。”

    看着武圣阁传人,我手中的月刃周围盘旋起一缕缕混沌气,战伐诀真解全开,身周还有经文涌动,正是太皓真经的力量,面对强横之极的武圣阁传人,我不但没有胆怯,反倒是在心底涌现出一股磅礴战意,整个人都兴奋,就连血脉都仿佛鼎沸了一般。

    这意境,就仿佛我是为战而生。

    难道这就是人王血脉的原因吗?我的先祖,曾经是辉耀这一界的十五位强大人王之中的佼佼者,人王战血传承至今虽然淡薄,但依旧存在,否则的话,这种遇强则强的战意作何解释?

    杀!在生死之战中磨砺自己,领悟更多的规则奥妙,补全万物剑心,这就是我的道!

    武圣阁传人看着我,身后双重武圣法相已经融合,禁不住嘴角扬起,道:“你就那么想死吗?本源灵修之人,我可这不舍得杀你,但你如今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

    我一声低喝,月刃狂震,战伐诀真解力量爆,横空一匹火红烈马降临,蹄大如碗,带着一种然气势凝聚在剑意之上轰向了对手:“废话什么,打啊!”

    “来得好!”

    武圣阁传人也眼神炽热,战矛扬起,挥出无数道金色矛影,犹如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横扫而来,与烈马劲轰杀在一起,引动天地间的隆隆作响,整个上游的空气也都仿佛沸腾了一般,世界树光,一盏盏长明灯被气流激荡得摇动。

    “杀!”

    武圣阁传人一击强过于一击,完全以拼命式的打法在战斗,就连巨石门青年都看呆了,之前武圣阁传人与他的战斗就像是小儿过家家一般,根本就没有动真格的,就仿佛武圣阁传人期待的是眼前一战,而非之前的所有战斗。

    这种挫败感让巨石门青年十分难受,以至于古卷的力量都减弱了不少,反倒是被苏颜的炽热剑意给连连击退了。

    “铿~~~”

    月刃与金色战矛碰撞在一起,近距离搏杀之下,炽烈剑意与武圣经力道相互绞杀,一重重磅礴力量肆虐而来,一瞬间就有无数剑气横扫而过,切碎了武圣阁传人的肩甲,在肩膀之上留下了三道浅浅的剑痕,他肉身修炼得强横,剑气只是破皮就再也斩不下去了。

    同时,狂猛的武圣经催动无形气流如刃般席卷而过,将我的护身罡气一一磨灭,紧接着缠绕在双臂之上,绞杀出一道道血红色痕迹,虽然没破皮,但却也火辣辣的疼痛,隐隐然有真龙咆哮之声,一缕缕真龙之气镇封身躯。

    “你竟熬炼出了真龙身?”他目光一寒,冷笑道:“那就更加留不得你了。”

    “你想杀我?”我淡淡道。

    “是,如何?”

    “那我也杀你!”

    两人一起动了杀心,几乎在一瞬间,武圣阁传人的战矛内生出一缕神圣力量轰杀而来,而我左手中也出现了混沌气缭绕的石笋,刹那化为无数一座兵刃巨山镇压而去,对付的兵刃是法器,而我也拥有凡法器!

    “轰轰轰~~~”

    兵铸山与金色战矛碰撞,剧烈的响声不断,强大的冲击更是让我们彼此受伤,各自后退吐出一口鲜血来。

    “再杀!”

    双眼血红,武圣阁传人暴喝一声,铁拳裹挟着武圣经的磅礴力道轰杀而来,周围空间都完全扭曲了,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撕裂一切的一拳!

    真龙拳印,杀!

    真龙之气涌动,化为一缕缕的真龙法相缭绕在我身周,左拳凌空轰出,宛若一头真龙咆哮而去,与武圣阁传人的一拳碰撞在一起。

    “通!”

    巨响声中,依旧不分上下。

    体内隐隐作痛,已经被震出内伤了,武圣经好厉害,必须战决!

    光辉骤然闪烁而出,血色破灵战矛横空,我开始动用这件刚刚从天河水中寻获的大造化,破灵之声震慑人心,笔直的砸向了武圣阁传人的头顶。

    “当~~~”

    铿锵音锐鸣,两柄战矛碰撞在一起,武圣阁传人却大惊失色,转而大口吐血,有些心神动荡,目光中充满惊愕:“你……你竟然动用这种禁忌力量?”

    “你败了!”

    我身周布满真龙之气,君临天下般腾空,破灵战矛横扫大地,震得武圣阁传人犹如一片落叶般飞了出去,直接落向了天河中游而去。

    至此,武圣阁传人正式退出了上游争夺战,败得极为惨烈。

    事实上,他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输就输在了破灵战矛上,破灵战矛虽然只是准凡法器,但自身有破灵的能力,可以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在灵魂修为上没有踏出然那一步的人都会吃亏!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