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剑王传说》

第四百九十三章 厚颜无耻

    “步亦轩,你”

    巨石门青年一脸惊骇。

    我一步步走向他,淡淡道:“在万灵学院的时候你不是说等着瞧,在剑陨之地里跟我一决胜负的吗?现在机会来了。”

    手掌轻轻一送,破灵战矛宛若一柄绝世神兵般破开虚空,直击巨石门青年身前的古卷,一时间仿佛金戈轰入朽木之中般的将古卷演化的妖冶意境纷纷磨灭,最终撞击在巨石门青年胸口的一块玉石上,“当”一声,生生的将他震得吐血飞退,身形堕入天河水中。

    “啊啊啊”

    天河水中的反噬力量咆哮而起,轰向他的身躯,巨石门青年怒吼惨嚎,神色狰狞无比:“长老救我救我”

    我没有继续出手,只是漠然的看着他的惨象。

    苏颜与我并肩而立,一样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大道争锋,容不得仁慈,何况这个巨石门青年原本就对我们拥有很强的敌意,如果易地而处,他反倒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斩杀我们。

    就在这时,远处缭绕的雾霭之中踏出两人,气息恐怖无比,都是老者,身穿巨石门的衣袍,其中一人手掌轻轻张开,顿时显化出一只硕大无比的法相手臂,生生的将巨石门青年从天河水中捞了上来,但扔在一旁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步少侠,你过分了。”

    其中一名老者淡淡说道:“我巨石门虽然不问世事多年,但你居然出这样的狠手,要诛杀我巨石门这一代的人杰吗?”

    这两个老者很厉害,自斩修为之前至少星御境巅峰,甚至可能已经半步人王了,那种对大道法则悟性的浑厚感令人心悸,特别是两人的道心,虽然品级不如万物剑心,但居然反客为主的有种压制感,这两个人不得了!

    不过,我丝毫不让,说:“他想杀我,难道我反击还错了?”

    老者目光冷冽:“你要与我巨石门为敌?如果是这样,就算是你姐步璇音也保不住你了。”

    苏颜美目暇明,轻声道:“前辈,你想杀人灭口吗?”

    “杀人灭口?”

    老者轻蔑一笑:“那倒不至于,但是如果步少侠依旧对我巨石门不敬的话,老朽不介意出手清理掉这个灵修孽障。”

    “孽障?你叫我孽障?”我禁不住笑了:“你们巨石门的传人携带一部不属于灵修世界的妖异古经进入剑陨之地争锋,你们不说他是孽障,如今却说我孽障?我所动用的武学哪一个不属于灵修世界?不是正经绝术?”

    朱雀少年一拳轰退阮天炀,哈哈笑道:“朋友,说得好,绝学是正经绝学,人也是正经人,倒是某些号称德高望重的人已经不正经了,开始倚老卖老欺负人了,如果不是虚活了那么多年,就凭你们两个老家伙,能在我这位朋友剑下走上三招吗?”

    两个巨石门长老脸色铁青,有些羞愤,其中一个目光一寒,道:“朱雀后裔,你虽然号称十圣之一,但不过是血脉驳杂无比的一头妖兽罢了,如今与我巨石门为敌,简直可以称作魔禽,管你背后有什么样的靠山,以为我巨石门不敢斩你?”

    朱雀少年笑了:“与你们做对就是魔禽,如果与你们为友就是神禽咯?你们巨石门真是厉害,不但脸皮那么厚,居然还能代表公道与正义,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你们的厚颜无耻了。”

    老者目光阴寒,淡淡道:“云国阮天炀公子,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阮天炀提剑傲然:“什么?”

    “你为我巨石门制衡住朱雀后裔,我们会尽快诛杀步亦轩,一旦斩杀步亦轩,会与你联手灭掉朱雀神禽,到时候朱雀的符骨归你,如何?”

    一下子,阮天炀就动心了,朱雀少年天生孕育朱雀法,体内必然有符骨,就算是血脉驳杂有残缺,但也能推演出一门强大的朱雀法,对于云国符修而言,这就是最强的宝物,真正的至宝。

    “可以。”阮天炀淡淡道。

    “好!”

    巨石门两名长老齐齐转身,气势散发,目光阴鸷无比:“苏颜姑娘,请你让开,我等要诛杀步亦轩这个孽障,不想误伤了你!”

    苏颜咬着银牙:“巨石门身为名门正宗,真是不要脸,厚颜无耻之极,怎么,你们不敢杀我?”

    其中一名老者冷笑:“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连你一并斩杀罢了,我们连人王步璇音的弟弟都敢杀,你区区一个总长的女儿又算得了什么呢?”

    苏颜拔剑,火焰升腾,真龙缭绕,已经准备开战了。

    我却看了她一眼,传音道:“小颜,你退后,我来对付他们两个。”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杀!”她态度坚决,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充满忿怒。

    “谁说我会被杀?”

    我无奈传音:“听我说,我有万物剑心守住心神,实在不行也可以觉醒不死绝脉,以白修罗的身份绝杀他们,倒是你,你的修为虽然很强,但你自问能比我强吗?这一战,我宁可受伤也不想看到你陷入陷阱,听我的话,退下!”

    “可是”她眸光潋滟,泪水在眼眶里盘旋。

    “如果你是我媳妇,就听话。”

    我凝炼出月刃,站在她身前,深吸一口气,道:“相信我,我不会死,你为我掠阵。”

    “嗯!”

    “你想独自战我们两人?”青衣老者说道。

    白衣老者也冷笑:“简直不知天高地厚,我巨石门隐世多年,你以为真的没落了?”

    “少废话,两个厚颜无耻的老东西,来战!”

    我剑锋一指,整个人气势迸发,战伐诀真解与太皓真经同时涌动起来,撑开了一片属于我自己的场域,不至于会被对方的法则修为彻底压制。

    毕竟,这两人都经历过缔结灵海,或许也经历过星御境向半步人王的演变,那种经历是我所没有的,万物剑心虽然强大,但却是残缺的,在法则上远远不如对方。我所拥有的优势就是几门绝术,以及兵铸山、五雷印、破灵战矛等超然的神级法器。

    “狂妄的小东西,受死!”

    白衣老者暴喝,整个人的气势瞬间转变,浑身火焰灵力暴涨,竟然也有一门三品绝火道心,他的拳头化为火红,宛若太古火红山脉般散发着古老气韵,一拳轰出,便引得周围隐隐地动山摇,周围虚空有破灭的趋势,一拳之力,堪比数十座充满古韵的山脉,无比恐怖!

    难怪能那么猖狂,这就是传说中的巨石诀?

    老者的拳头,蕴含着火红陨星的威势,放眼灵修世界又有几门绝学能相提并论,恐怕就算是龙息功这种超一流武学都要逊色了一等。

    我把心一横,站在天河边缘,左手猛然飞扑而去,龙气缭绕,前方的空气瞬间化开,充满了金色光辉,转眼凝聚出一只神圣而充满力量的龙爪,赫然是真龙绝术的另一种手段擒龙手!

    “轰”

    巨大的金色龙爪与白衣老者的火红拳头碰撞在一起,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没有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反倒是万物剑心微微被撼动,左手也传来一阵火辣辣的酥麻感觉,若不是真龙绝术够强,这一拳恐怕就足以让我受伤了。

    “境界领悟悬殊得有点大。”兵铸山内,女山轻声道:“需要我出手帮你诛杀这两个不知廉耻的老东西吗?你只需要提供给我下一次祭炼、修复兵铸山的材料就可以了。”

    我传音道:“不需要,我想与他们一战!你需要兵铸山修复材料,出去之后我会帮你备齐,你可是我的好姐姐啊!”

    兵铸山内,一层银辉包裹着女山秀致曼妙的身段,她眯着一双美眸,居然有些羞愧的样子:“哼,你这是故意在气我!显得我有多小家子气一样”

    我没有继续搭理她,拔剑祭动战伐诀与一剑一世界绝术与白衣老者拼杀在一起,一拳一剑的碰撞之间弥漫着法则雾霭,同时也激荡着不远处的天河水源头,这一战就连天河水似乎都被震撼了,并且朱雀少年和阮天炀也停止了决战,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我的战斗。

    青衣老者为巨石门青年匆匆疗伤之后设下禁制保护起来,随后咆哮一声从天而降,火红拳头宛若一尊烧红的山脉般镇压了下来,怒吼道:“受死!”

    “两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家伙欺负一个少年人杰,真是太不要脸了,你说呢,阮天炀?”朱雀少年抱臂于胸,淡淡说道。

    阮天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淡然道:“关我什么事?”

    “你这人”朱雀少年看了他一眼,道:“也难怪,你们符修世界只修纹骨,不修道心,所以哪里懂得什么大道真义,只是一味的杀伐征战,以武力统治一切罢了,说句老实话,你比步亦轩大了几岁,若是一样大,以他这个少年人杰的心境修为,能吊打你。”

    “胡说八道!”

    阮天炀脸上渗出细汗。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