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的火影忍者》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徒!

    “对对莹小姐,就是这样。”

    鸣人站在院子里的池塘里面,教导着莹如何控制查克拉站在水面上。

    “谢谢你鸣人,你就像个真正的老师一样呢。”

    莹还是很具天赋的,经过数个小时的练习她便学会了踩水,在水面上跳了几下一脸惊喜的感谢着鸣人。

    “嘿嘿,也没那么好啦。”

    鸣人的弱点之一就是喜欢被人夸奖,一旦被夸奖他就会像这样摸着脑袋得意地傻笑起来。

    “教的那么慢还好意思说。”

    边上传来了一句酸溜溜的话,羽高假装四处看风景其实一直盯着莹和鸣人,现在莹的目光全在鸣人身上让他微微不爽,几天之前明明还是自己的跟班来着。

    “那你来教啊!”

    鸣人最讨厌人家在边上说风凉话,很不爽的说道。

    “没兴趣。”

    羽高也意识到自己暴露了,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切,光说不做。”

    “随你怎么说。”

    “牛郎。”

    “你说什么!”

    鸣人这话可是直接戳中羽高的g点了,他一把抓住鸣人的衣领怒道,他的长相原本就阴柔俊美,以前一起做任务的忍者也开玩笑说他可以当个牛郎什么的,所以对这话特别敏感。

    “咦,我说话了吗,不过你穿衣服的样子确实和那些牛郎店的差不多呢。”

    鸣人表情非常恶劣,羽高这家伙衣服不好好穿,蓝色的和服中间敞开一大块,把胸腹都露在外面,这么说倒也没错。

    “莹,过来,现在开始我教你忍术,你跟着这家伙迟早被带坏。”

    羽高气急,一把抓过莹的手臂把她带的远远的。

    “莹,加油啊,别给他看扁了。”

    鸣人对一脸呆萌的莹挥了挥手,她才反应过来鸣人是故意激怒羽高的,对他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羽高随机开始认真教导莹忍术,两个人都是水属性的,教起来倒是简单,羽高传授的也是最初级的水遁水乱波,为了让莹更好的学习他做了很多次示范,练习也从下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水遁·水乱波!”

    莹双手结印,从口中喷出了瀑布般的水流撞翻了院子里一座石凳,这样的威力便算是完全学会了。

    “嗯,勉强算是合格。”

    羽高点了点头,莹的天赋倒是出乎预料了,即使是低级忍术半天能够掌握的人也没几个。

    “谢谢羽高大人!”

    “唔!”

    羽高忽然闷哼一声半跪在了地上,身上冒出了许多红色的查克拉泡泡,慢悠悠的飘向天空。

    “羽高大人,你怎么了?”

    莹见状立刻跪在了羽高身边想要扶住他,但是双手一碰到他的身体就火辣辣的疼,连忙松开双手,仿佛被硫酸腐蚀了一样掉下了大片的皮肤。

    “你别管我,快回房间躲好,快!”

    “可是...”

    “别让我说第二遍,你想做我的弟子就走开!”

    羽高推开莹大吼了一声,莹这才乖乖走进房间躲好。

    “你控制不住力量了?”

    鸣人听到骚动及时来到了羽高身边,羽高的状态和他那时候很像,立刻就想到了生了什么。

    “我平时大部分查克拉都用来压制六尾,这次不小心用了太多查克拉,那家伙要出来了!”

    羽高捂着自己的脑袋,体内的六尾越地不安分起来,身上的查克拉变得更加红了。

    “怎么会这样!”

    六尾与羽高不和是鸣人没想到的,这样的状态就像当初的我爱罗一样。

    “还不是都怪你,鸣人,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杀了我,别连累到莹。”

    羽高说完便进入了狂暴状态,六根尾巴把他的身体围成一个圆形,接着迅炸开,已经进入了全身红色的状态二。

    “我才不会杀你,我会阻止你的!”

    鸣人直接套上了妖狐外衣,分出了四根查克拉手臂想要抓住羽高的四肢,但是他的力量却意外的强,很轻松的就挣开了鸣人的手臂,带着狂气向他扑来。

    “螺旋丸!”

    扑在半空中的六尾被人打了出去,这里会螺旋丸的当然只有自来也了,他轻轻落在鸣人的面前“看来遇到麻烦了啊。”

    “来的正好,和我一起阻止他!”

    “区区弟子别命令师父啊,上了!”

    自来也笑骂一声,和鸣人一左一右跑向了羽高,两人都抽出一把带着起爆符的苦无扔向了羽高。

    ‘轰!’

    状态二的尾兽当然不会被起爆符伤到,只是爆炸产生的烟雾有些迷眼,接着两人突破烟雾一人握着外一科螺旋丸按向了羽高的身体,羽高则是张开双臂一手一个抓住了他们的螺旋丸。

    但螺旋丸只是这对师徒的佯攻,但螺旋丸被挡下后两只脚已经由下往上踢中了羽高的下巴把他击飞到了半空,鸣人和自来也对视一眼双腿一曲,用力一蹬就跳到了羽高的左右,鸣人的右手和自来也的左手合到一起接着展开,一颗巨大的螺旋丸便在半空成型。

    “大玉螺旋丸!”

    这一颗由自来也控制形状鸣人输入查克拉的巨大螺旋丸狠狠拍在了羽高的背上,让他的身体犹如一颗彗星一般撞进了地面。

    “火遁·龙火之术!”

    自来也还嫌力道不够,在半空结印吐出了一口火焰,把羽高砸出的那个大坑完全点燃。

    “哎呀,是不是太过分了,不会灰都不剩了吧。”

    许久没和徒弟联手作战,自来也确实有点激动了,待到火焰自灭之后他和鸣人走到坑洞边上看了看,羽高倒是没死,只是趴在地上不动了。

    “羽高,没事吧?”

    鸣人很担心羽高的身体,也没多想就跑了过去,犯了忍者的大忌,未确认生死就接近敌人。

    “鸣人你这白痴!”

    自来也觉不妙已经来不及了,趴在地上的羽高突然抬起头,从嘴里喷出一道六尾分泌的强酸,这道强酸一碰到空气就开始滋滋作响,要是被喷中后果不堪设想,自来也当机立断一把抓住鸣人的后背把他扯了回来,自己用背后挡住了那道强酸。

    “嘶,啊!”

    即使是自来也也被这道强酸折磨的不轻,抽着冷气惨叫了起来,衣服融化自不用说,后背上的肉被腐蚀了一大块,大片的鲜血连着伤口一起被强酸融化。

    “好色仙人,你怎么样,你为什么要帮我挡啊!”

    鸣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过了好久才跑到自来也身边,眼睁睁看着他背上一直冒烟却无能为力,没忍住哭了起来。

    “傻瓜,哪有师父眼睁睁看着弟子受伤的。”

    “呜,可是你的伤...”

    “我没事,把手伸出来。”

    自来也虽然身受重伤,眼中的意志却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双手覆盖在鸣人手上,不一会儿一颗火红的螺旋丸就在他手里成型。

    “去吧,你还有事情没做完吧。”

    “...嗯!”

    鸣人点了点头,自来也的螺旋丸明明是火焰属性却一点都不烫,反而充满了温暖,他擦干眼泪再次迎向了羽高。

    “杀了你!”

    羽高似乎被自来也保护鸣人的场景触动了,再次狂暴了起来,一颗颗红蓝泡泡聚集在空中,不一会儿一颗比螺旋丸稍大的黑紫色尾兽玉就在空中成型,撞向了鸣人。

    “师父的意志,师父的信念,师父的忍道,全部由我来继承!!!”

    随之而来的是激烈的碰撞,螺旋丸能够胜过尾兽玉吗?答案肯定是不能,但就算不能鸣人也不会放弃,坚强的信念让他的手臂不断向前推移,一步一步把尾兽玉推到了羽高面前。

    ‘轰隆!’

    剧烈的爆炸让柱型山都颤抖了一下,螺旋丸产生的火焰漩涡包裹了两个人,等鸣人回过神来已经和羽高面对面站着了,身后则是熟悉的封印空间。

    “真是不要命啊你。”

    鸣人身后的九尾伸出爪子弹了一下他的后脑,要不是他用查克拉护住了鸣人他的身体恐怕要断掉几个零件了。

    “对不起啦,你就是六尾吗?”

    鸣人被拍的一个踉跄,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只六根尾巴的乳白色蛞蝓,好奇的问道。

    “我叫犀犬,居然能让我的人柱力清醒过来,还不错嘛你。”

    犀犬点点头,细长的眼睛看看鸣人又看看九尾,已经大概知道生什么了。

    “可以的话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他。”

    羽高对犀犬全然没有好感,都是因为他才害的师徒感情破裂,自己被师父背叛,一切的起源都是六尾。

    “难道我想见你不成!”

    “别吵啦,犀犬,我有事情想问你,羽高说他的师父为了获得你的力量想要杀死他,是真的吗?”

    鸣人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既然羽高会因为信任师父答应去做人柱力,那么师徒感情肯定也非常深厚,这样的感情说背叛就背叛是不可能的,说不定是有什么苦衷。

    “本来我是一辈子都不想说出来,不过鸣人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好了,他的师父确实是想把我抽出体内。”

    犀犬说出了真相,羽高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死死捏住了拳头,

    但是犀犬的下一句话却让剧情翻转,让羽高冷静不下来了。

    “尾兽被抽离人柱力就会死,但是那个男人事先已经准备好用自己的命去救换回羽高了。”

    “你骗人,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没有骗你的理由,在你成为人柱力之后所以的朋友都开始远离你,你变成了孤身一人,你师父认为都是他的错想要赎罪而已。”

    “...”

    羽高不再说话,因为他已经想起了暴走之前的记忆,他的师父虽然快死了,却还是面带微笑的叫他活下去,让他不得不信。

    “别太难过,对你师父来说弟子能够好好活下去就是他的愿望。”

    鸣人拍了拍羽高的肩膀安慰道,果然这个世界上想要害弟子的师父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方式错了而已。

    “...犀犬。”

    羽高转过身,直视着犀犬开口道。

    “干嘛?”

    “你是师父托付给我的力量,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正视你不再逃避,我们要遵照师父的愿望一起活下去。”

    “说得真好听,我就拭目以待好了。”

    “说完了吗,说完快把查克拉给我。”

    “来了来了,你还是那么没耐心啊,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尾兽怎么会有人柱力喜欢的。”

    犀犬碎碎念的来到九尾身前,伸出短小的手臂碰在了他的拳头上,乳白色的查克拉流入他体内,在尾巴上染上了一个‘六’字,还差一只三尾,九尾便能点燃全部的尾巴了。

    ------------------------------------------------------------

    翌日

    “好色仙人,你好点了吗?”

    彻夜守候在自来也身边的鸣人看到他睁开眼睛连忙问道,背上的伤口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但鸣人还是怕他醒不过来。

    “为了救你这个笨蛋我这条命可去了半条了。”

    “我知道,你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好了,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

    鸣人看着虚弱的自来也愧疚的不行,保证道

    “真的?我要见鸣子,我要她穿着果体围裙喂我吃东西,还要她穿着护士装帮我擦药,还要一丝不挂的用胸.部帮我擦背!”

    自来也一下子来了精神,也忘了继续装作受伤,猥琐的笑容都快突破天际了。

    “我都答应...你的伤怎么样了?”

    鸣人使劲点头,突然现有什么不对,自来也中气十足的样子哪里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哎哟,好疼,还是好疼。”

    自来也又倒了下去,不过鸣人才没那么笨,揭开他背后绷带看了一下,除了粉红色的新肉比较显眼以外,哪里还有受伤的痕迹。

    “你这家伙,在骗我吗!”

    “鸣人,听我解释...”

    自来也看到鸣人悲愤的表情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今天弄不好就要被弟子亲手了结了。

    “好色仙人这笨蛋,我明明担心的要死,你好了就说一声啊!”

    结果出乎意料,鸣人并没有生气,只是扑进了自来也怀里哭了起来。

    “...抱歉。”

    自来也呆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拍了拍鸣人的后背。

    “你怎么做到的?”

    过了一会鸣人情绪才稳定下来,对着自来也问道,那样的明明已经是致命伤了,就算是自来也这样厉害的忍者也不可能一晚上就好了,他所不知道的是帮自来也疗伤的正是奇异的自然能量,在吸收了一晚上自然能量之后自来也就完全恢复了,这种伤对仙人来说这都是小事。

    “想学吗?我教你啊。”

    自来也笑着摸了摸鸣人的脑袋,搞得他很不好意思的离开了他的怀抱。

    “我,我才不想学呢!”

    “鸣人,我们出来已经两年半了,那个组织也差不多该行动了,我准备带你回木叶。”

    “回去吗,可是还差一只。”

    【小鬼,你可以回去了。】

    在鸣人为难的时候九尾突然出声说道。

    “九尾,但是三尾还...”

    【三尾见不到了,我感觉不到他的查克拉。】

    “感觉不到是什么意思?”

    【死了,或者是被封印进了婴儿体内,他不用查克拉我是感觉不到的。】

    九尾的声音很平静,尾兽虽然没有寿命限制,但是生命是和人柱力连在一起的,人柱力死了的话也没办法。

    “嗯!好色仙人,我们回家吧。”

    不提还好,一提起木叶鸣人的心里就无比挂念起那个女孩子,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自来也的要求。

    ------------------------------------------------------------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ps,总算填完两年半的坑了。

    ps,感谢si1verj、伊澤大掌櫃、飞翔的土豆君、懵逼上梁山书友的1oo打赏(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