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混子的江湖》

第六百九十三章 尘埃落定

    大闯见邢武斌奔着自己冲过来,将刚刚拾起的五连,对准邢武斌,喝道:“艹你妈的,听响儿就直接说话!”

    邢武斌表情狰狞的冲到了大闯跟前,指着自己的头,冲他喊道:“我草泥马,往这打!你他妈往这打!”

    邢武斌此时已是气急败坏,他根本不相信大闯会真的开枪打自己,正如他自己不敢真的朝着大闯的头上开枪一样。

    “砰!”

    就在此时,一道枪声自山下的黑暗处响起。

    “噗!”

    瞬间,子弹传过邢武斌的额头,从另一头钻了出去。

    邢武斌瞪着双眼,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倒在了地上。

    此时,跟着邢武斌来的人瞬间一片哗然。

    “哥!”

    “邢哥!”

    “我艹……”

    他们的人真的有怒的,但在看到小果儿举着**对着他们时,那些人却又全部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和躁动,只是嘴上骂着,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了,对方的人既然敢开枪干掉邢武斌,那就不在乎再多躺下一两个,而这些人,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下一个,那怎么办,只能老实的站在原地。

    邢武斌已经死了,他们没有必要再去充当那个出头鸟,对于他们来说不值,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战局已定,其实,从刚刚大闯挥刀砍邢武斌的时候,胜负就已经尘埃落定了,只是邢武斌还抱着最后的希望, 那就是他的最后的底牌,劫持大闯女友林奕墨的底牌!

    但,即便是这最后的底牌,也做无用功了,大闯一贯都是掏对手后院的惯犯,又怎么会不防着邢武斌,被他反掏呢?!

    当初,沈宝驹在的时候,大闯他们住的地方,便是邢武斌给找的地方,因此,这个地方自从大闯和邢武斌撕破脸以后,就已经不安全了。

    更何况,自从大闯第一次见到邢武斌看林奕墨的眼神时,就已经对他加了小心,而直到此时,大闯做出的所有工作,都没有白费劲,虽然有的事情没有按照大闯的剧本去走,但最终的走向,却是殊途同归!

    只是,那个枪声究竟是出自谁手,在场的却没有人知道!除了大闯……

    邢武斌死了,他没有死在大闯的手上,也没有死在小果儿的**下,事实上,小果儿的**虽然唬人,但是从他开了第一枪,到最后整场战役的结束,他的子弹都没有伤到一个人。

    而刚刚大闯的生性,出手之狠,也全都被小辉,以及赵山河手下的人看到了。

    这对于他们的心灵上,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震撼,他们都在心里思量着,如果有一天,赵山河真的跟大闯对上的话,那他们会有几成的胜算?而自己又是不是大闯他们这帮人的对手。

    ……

    与此同时,一台绿色JEEP车,行驶在自J市近郊开往市区的路上。

    车上,两个人,沈公子和陈浩。

    沈公子的伤还没有好,但是他等不了,今晚不论下手是否成功,他都要离开J市,去一个他向往已久的地方,那个地方在有些人看来,是人间的地狱,而在有些人看来,却是人间的天堂。

    天堂和地狱之间,也许本来就是人一念之差!

    “天赐,你觉得咱们这次有多少胜算?”坐在车副驾驶上的陈浩,手中摆弄着一把尼泊尔***,问道。

    这把刀,是他从荣哥的屋子里翻出来的,刀身光亮,并且异常的锋利。

    沈公子偏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又直视着前方的道路,说:“哪怕只有一成的把握,今晚上也是干定了!”

    “你想过没想过,如果干不死赵山河,咱们怎么脱身?”陈浩手捋着刀身,再次问道。

    “我没想过……”沈公子说到这里,又看了陈浩一眼,说:“我想,荣哥当时干的时候,也没有想过!”

    “你怎么就断定,荣哥死了?”陈浩问道。

    “如果他没死,他会去哪了?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沈公子紧皱着眉头,问道。

    “也许,他不愿意让你知道他在哪……”

    “扯屁!你把我叔的兄弟,想的也太窝囊了,他可是当初我叔最看重的一个兄弟,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的话,现在,在J市,没有人比他辉煌,至于邢武斌根本就不够看!”沈公子目光深邃的说道。

    “……好吧!”陈浩盯着沈公子看了一两秒,随后转头看向了车窗外,“我说过,天赐,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的,你干什么,我跟着你干就完了!”

    陈浩手中的刀,在过往路灯的辉映下,闪着夺目的光,刀身上反射出了这两个青年的脸,生涩,懵懂,而又血性的脸。

    这一夜,两个青年将命运连在了一起,他们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天堂或者是地狱……

    ……

    “赵总,邢武斌死了!”

    赵山河举着手机,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的某处,此时,他的手机里传来小辉的话,让他不敢置信。

    “你说啥,邢武斌死了?谁干的,刘家闯?!”赵山河怎么也想不到,今晚上会出人命,而且,死的那个人会是邢武斌。

    本来,刘家闯和邢武斌之间只是利益上的关系,谁胜谁负,对于生死似乎无关重要,他们要的是既得利益,而对于彼此,他们根本没有要对方命的可能,没到那个份上,而且也不值得。

    但是,邢武斌死了这个消息,赵山河却是真真切切的从小辉的口中得知,这不会有假,小辉也不会骗自己的,那又回是怎么回事呢?!

    “……不是刘家闯,但开枪打死邢武斌的人,肯定是刘家闯的人!”小辉回道。

    “跟我说说,怎么个回事!”赵山河语气催促的问道。

    “刘家闯的实力不可小看啊,就他找来的那帮人,咱们即便是不过去人,他们也是压倒性的实力啊,一把**,十几把单管猎,沙喷子,这实力,别说放在J市,就是省城,也没几个干的过他的啊!我他妈算是见识了皇朝是啥实力了,哥!”小辉啧啧叹道。

    http:///txt/88078/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