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九龙圣祖》

二千零八十六 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

    “徐通世?”

    众人对于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脸上尽都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全然不知耿煜为何会在此刻提到这个名字?

    “这家伙,倒也不是个草包,竟然能猜到这条线索!”

    包括云笑自己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同时在心中暗赞,看来自己施展的这些手段,已经让耿煜生出了一丝警觉,要朝着某个方向猜去了。

    不过云笑打定主意,今日除了杨家族人外,这地底密室之中,包括耿煜在内的天荣中队所属,一个都不能活着离开,也就不再那么纠结了。

    “怎么?还不承认吗?”

    见得云笑盯着自己不说话,耿煜愈发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八-九不离十,当下脸现冷笑地再次冷笑声出口。

    “若你不是和当年云霄老贼那漏网的弟子徐通世有关系,又岂会知道我苍龙帝宫如此之多的秘技?”

    似乎是感应到了围观众人眼中的疑惑,耿煜这一刻居然有些得意,全然没有刚才手段被破去的憋屈。

    这一番话出口后,终于是让众人明白过来,徐通世这个名字,为何会如此熟悉了。

    “原来是他!”

    虽然龙霄战神死去已过百年,但是对于当年那位惊才绝艳的人物,没有人会忘记,甚至是万年以降,也不可能会有人忽视这个名字。

    在那个时代,龙霄战神就是不败的代名词,相传就算是苍龙帝宫真正的主宰苍龙帝,单打独斗之下,也未必是龙霄战神云霄的对手。

    加上龙霄战神多年来守护人类疆域,让异灵大军不敢越雷池半步,这才有了“龙霄战神”这一个名号,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称。

    只可惜一代战神,最终竟然背叛了人类族群,企图和异灵联手覆灭整个人类,当这个消息传出的时候,让得不少人都是大吃一惊。

    然而消息传出之时,龙霄战神已经被苍龙帝一枪刺死,这件事就算是有人心怀疑惑,也是无从查起了,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忌惮苍龙帝的威势。

    再后来新任苍龙帝后陆沁婉强势覆灭四大复姓家族,就更加不会有人替龙霄战神鸣冤了,四大家族的凄惨下场,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虽说当年变故发生之时,像耿煜洛尧这些年轻天才还没有出生,但自他们出生之日起,一直被灌输的,就是龙霄战神背叛人类的“事实”。

    久而久之下,苍龙帝宫的修者们称呼龙霄战神时,都下意识地会带上“老贼”二字,而且像耿煜他们都知道,当年的龙霄战神,可是有一位唯一的弟子,就是叫做徐通世。

    那徐通世天赋不怎么样,却在当年的变故之中侥幸逃得一条性命。

    这么多年来,徐通世杳无音信,也不知道到底躲在九重龙霄的哪个地方,甚至是已经离开了九重龙霄,去往了中三界或是下五界,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耿煜全然没有想过这一次前来龙霄南域,竟然会得到这样的消息,如果真能从眼前这星辰的身上,挖出徐通世的下落,那岂不是大功一件?

    这位龙学宫的第二天才,可是清楚地知道帝后大人,对于当年的漏网之鱼徐通世,有一种怎样的执着,这绝对是一个巴结上帝后大人的最好机会。

    将心中这些猜测说出来之后,耿煜已经是有七八分的肯定,眼前这个叫星辰的小子,绝对和那战神弟子有关。

    要不然对方怎么可能知道如此之多的帝宫脉技,而且好像比自己这个龙学宫第二天才了解得还要透彻,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

    只是耿煜不知道的是,他心中那件大功的当事人徐通世,已经在一年多以前,死在了业城的宗门争斗之中。

    不过那一次因为云笑认出了徐青山徒孙的身份,带着后者一举覆灭了业城帝宫所,自所司刘文宗以下,所有知道此事的人,一个也没有能活命。

    因此苍龙帝宫一直都认为徐通世可能还活着,也一直没有中断对这位战神弟子的搜捕,甚至内部还有奖励制度,无论是得到消息还是将其抓获,都会获得不同的奖励。

    在耿煜看来,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件大功啊,此刻他显然是忘记了对方如此熟悉自己的脉技,就算是身份曝光,自己又能不能真的将其抓获呢?

    “难道他真是战神大人一脉?”

    相对于天荣中队的队长们,杨家之人则是又惊又喜了,作为欧阳家族的外门分支,他们一直以来的理念,都认为当年龙霄战神就是被冤枉暗害的。

    由此也可以见得,为什么一个和杨家从来没有关系的帝龙军队员,会临阵倒戈选择相助杨家,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如今的苍龙帝宫一家独大,很多庞大宗门像是混元谷圣医盟暗刺这样的势力,都不敢轻易挑衅,更不要说一个化玄境的修者了。

    这会冒多大的风险,所有人都是清楚得很,在刚才云笑出手的时候,双方都是一头雾水呢,现在看来,只能是这个原因了。

    “星辰,你好大的胆子,身为云霄老贼一脉,竟敢混进我帝龙军,你到底有何图谋?”

    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之后,不管对方有没有承认,耿煜都瞬间给云笑扣上了一顶大帽子,似乎如此一来,他的所作所为就能更加名正言顺。

    “我说你们苍龙帝宫随便冤枉人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就算对方猜到了一些事实的真相,但这个时候的云笑自然是不会承认,听得他口中的揶揄之声,耿煜的脸色无疑是变得极不好看。

    “就是,这刚刚才冤枉我杨家是欧阳家所属,现在又冤枉星辰兄弟是战神后人,如此卑劣的行事,真是将苍龙帝宫的脸都丢尽了!”

    杨家家主杨昊自然是力挺云笑的,何况此刻他已经将后者当成了战神后裔,双方无疑是更加亲密了,有一种同仇敌忾的义气。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帝宫刑罚殿一百零八种酷刑,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

    耿煜也知道在这明面相询上,对方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因此他口中一道冷声发出,就算是天荣中队的队长们,都不由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相传苍龙帝宫有刑罚殿,乃是苍龙帝宫总部最为恐怖的一个地方,很多犯了殿规的修者,都宁愿选择速死,也不愿进入刑罚殿之中,遭受那一百零八种刑罚的洗礼。

    苍龙帝宫刑罚殿传说共有一百零八种酷刑,就算这些天荣中队的队长们,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百零八种刑罚,可单单听一听这数量,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曾经有个人,也曾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后来他就死了!”

    听得耿煜口中这略有些熟悉的威胁之言时,云笑的脑海之中,不由浮现出当初在红岩城时,和司徒家天才司徒南并肩作战的那一幕,不由轻笑了一声。

    当日那帝宫巡察殿的执事范玉林,在红岩城帝宫所设下天罗地网,想要抓住帝宫猎手司徒南,却不料云笑突然杀到,救了司徒南一命。

    在那个时候,范玉林就曾用这样的话威胁过云笑和司徒南,不过最终的结果也不用多说了,红岩城帝宫所被连根拔起,包括范玉林这个帝宫巡察殿执事,也同样没能幸免于难。

    云笑之所以说出这话,潜在的意思就是在说,你耿煜和那位说了一样的威胁之言,下场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好好好!今日我就让你见见,属于龙帝宫第二天才的真正实力!”

    似乎是被云笑的话语气乐了,耿煜怒极反笑,其身上再次冒出一抹浓郁的脉气气息,显得和刚才又有些不同,似乎是真的要施展一门特殊的手段了。

    “原本是想在帝宫年比之上,用这一招来和洛尧争夺冠军的,现在就让你先尝尝这招的威力吧!”

    又一道低沉喝声从耿煜口中发出,让得天荣中队的诸人,还有杨家众人都是脸色一变,实在是这几句话中蕴含的意思,太过多了些。

    洛尧,那可是苍龙帝宫公认的第一天才,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九重龙霄的第一天才,苍龙帝唯一的弟子,被称作百年难遇的帝子。

    在场诸人都知道,洛尧乃是南垣城帝龙军的统领,本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真正的洞幽境初期,比起半步洞幽境的耿煜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关天荣等人都清楚,以耿煜的心智不可能意识不到自己和洛尧之间的差距,但是现在,他却是想用一招手段,来抗衡洞幽境初期的洛尧。

    两者之间有着一重天堑鸿沟的差距,如果耿煜将要施展的手段,真能对洛尧产生威胁的话,那岂不是说至少也达到了圣阶中级?

    如果不是这种层次的脉技或是其他一些秘法,耿煜又怎么可能敢说和洛尧争夺年比冠军呢,两者之间,单看脉气差距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好吗?

    当此一刻,所有人都是死死盯着耿煜,想要知道那能够抗衡洛尧的手段,到底有什么逆天之处?

    妙书屋

    http:///txt/8037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