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红龙大君》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王八之气

    “雷枪!”

    捕奴队的法师团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声喊,一柄两米来长,由纯能量所构成的明黄色雷枪,划出一了道优美抛物线,撞在了凯恩胸口处。

    只听“嗤啦”一声,雷枪炸裂开来,狂暴的雷属性能量在龙鳞上游走肆虐。

    这短短不到10秒钟,或许还没人放一个屁的时间长,但对雷枪来说,这便是它短暂的一生。

    可惜,连在龙鳞上留下一块焦印都做不到,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看起来挺唬人实际毛用没有。

    作为一个攻击性魔法,它的这一生可以说是失败的。

    雷枪的施术者,依旧还保持着投掷标枪的姿势,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同伴们震惊的表情,他只能发出呵呵的傻笑。

    “你…你在做什么!”二首领大怒,差点把牙都给咬碎了,恨不得立刻抽死这个白痴,莫名其妙去攻击一头红龙,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这位仁兄大致也猜到他刚才做了什么蠢事,急的都哭了出来,摆着手慌忙辩解:“二首领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刚才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我晕你麻痹!”二首领哪里有心情听他解释,分开人群快步上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啪!”巴掌声清脆无比,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有些个神经敏感的,下意识的捂住了脸颊,好像被抽的是自己一样。

    这个倒霉蛋法师是个宅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身体孱弱从未想过锻炼,跑个一百米也能累得气喘吁吁。

    挨了胳膊比他大腿还粗的二首领的一巴掌,那滋味别提多酸爽了,后槽牙被拍断了好几颗,200多斤的肥肉横飞了出去,在落地之前,右半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了猪头。

    “哎呦~哎呦~”倒霉蛋法师跪趴在地上,捂着疼痛的右脸,一边瞎叫唤一边哗哗流泪。

    他现在肠子都给悔青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去学院当老师呢,虽然来钱慢了一点,但无论如何也不会遭这种罪啊。

    在一个月之前,他和捕奴团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现在之所以在这,原因很简单,手头有点紧,没钱做实验了。

    像他这样的临时工,占据了捕奴团2/3的人数,都是从黑市应招而来的。

    捕奴是非法行当,相当于在地球卖洗衣粉,风险很大蹲号子都是轻的,但为什么屡禁不止呢?大家都懂,无非就是来钱快利润高。

    而且迷雾山脉,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上头关系打点好,小钱钱送到位,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言归正传,倒霉蛋法师除了后悔外,还十分的郁闷。

    那柄雷枪是他丢的没错,但当时他根本没有意识,那种状态就像是被人操控了。

    “不对!不是像是,而是就是。”倒霉蛋法师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视线不由自主的扫向了法师团,很快便锁定了一个猥琐瘦小的身影。

    猥琐男躲藏在人群中,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黄色的大板牙,嘲讽意味十足。

    倒霉蛋法师目眦欲裂,这猥琐男和他有冲突,源头是一个精灵小妞,当时两人争执不下,后来用了最原始最有效的方法,解决了那一次争端,他稍胜一筹喝了头汤。

    “定是刚才趁我不备动的手脚!这个王八蛋,要是老子有命能活过今天,非弄死你不可。”倒霉蛋法师恶狠狠的想道。

    然而他想差了,当时猥琐男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凯恩,哪有功夫对他动手脚,再说他也没本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控制一个同境界法师啊,假如有的话上次为什么不用?

    只能说倒霉蛋法师被怒气和恐惧冲昏了头脑,无法做到冷静思考,再加上猥琐男那充满嘲讽的一笑。

    于是自然而然的,他就将锅扣到了猥琐男身上。

    真正的始作俑者,乃是正抚须微笑的祭司老头。

    侵入他人心神,短时间内操控对方,算是门家传秘术,玛维同样也会,不过没他玩的溜。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再上一道保险,确保红龙能跟捕奴队杠上,其实完全没必要,凯恩本就是来解决捕奴队的。

    但双方没有交流,哪里会晓得对方所想。

    凯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但他并未立刻发作,而是先张开嘴,将战争古树身上燃着的火焰,尽数吸入口中吃了下去。

    “嗝~”凯恩打了个饱嗝,口中喷出一朵小火苗,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谢…谢谢!”

    就在这时,一到十分响亮却又无比虚弱的声音,从凯恩身下传来,正是战争古树。

    他是木头天生畏火,在烈炎焚烧之下,身躯大面积焦黑,树叶更是一片也没剩下,仿佛是提前进入了寒冬腊月。

    要是凯恩在登场的晚一些,这棵活了几百上千年的战争古树,恐怕就要殒命当场,落得个扒皮抽心的下场。

    凯恩低头看了他一眼,见死不了之后,便又重新抬头,继续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起胆敢攻击他的胖子。

    “咳咳!巨龙阁下,能否商量个事。”

    凯恩一愣,这声音还是从他身下传来的,于是他再次低头:“你话怎么这么多?一次性说完行不行。”

    战争古树和生命古树虽然是亲戚,但两棵树长得却完全不一样,前者是树人有手有脚甚至还有脸,后者就是一棵大点的树。

    他沧桑的老脸满是褶皱,此刻又被烟熏的乌漆抹黑,可谓是要多丑有多丑,然而这货却浑不自知,对凯恩咧嘴一笑,要不是他受伤严重,估计就要挨揍了。

    “那个,巨龙阁下,请原谅我的无礼,您有点…有点沉,我…我吃不消了。”

    被魔法火焰烧掉了半条命,此刻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被凯恩这么一个实心的大家伙坐在肚子上,战争古树是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凯恩眼皮一跳颇为不悦,在心底发起了牢骚。

    “我坐你是看得起你,别人想让我坐我还不坐呢。”

    牢骚发完之后,凯恩还是从战争古树身上下来了,毕竟是个稀有物种,哪怕是什么作用都没,养起来当个盆栽也好。

    这一会儿的功夫,无论是精灵还是捕奴队,都已从巨龙到来的震惊中恢复了神智。

    捕奴队中有些个机灵的,稍加思索后判断出了双方差距,果断选择了跑路。

    最关键的原因还是那发雷枪,是个人都知道红龙脾气差,就算先前不是敌人现在也是了,再加上战力不弱的精灵们,现在的局势对他们非常不利。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难不成还真的要给捕奴队效死?开什么国际玩笑。

    有一便有二,大部分人都是盲从的,不会去分辨是非,说直白点就是跟风。

    于是还未开打,甚至连交流都没发生,捕奴队这些没纪律的散兵游勇,便一窝蜂的跑了拦也拦不住。

    毕竟大部分都是临时工,打顺风仗可以。

    逆风?帮帮忙哦!大家都只是来赚钱的,谁想把命留在这。

    凯恩看得目瞪口呆,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拥有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只是虎躯一震,就将这群宵小吓得屁滚尿流。

    捕奴团的二首领也在逃跑的人群中,士气低落事不可为,留下不过是徒增一具尸体罢了。

    他现在还年轻,得再过两个月才满40岁,还需留得有用之身,在未来成就一番大事,葬身龙腹未免太过可惜,实属不智!

    二首领如此安慰着自己,越想越是觉得对,速度也不由又加快了几分。

    “大家快跑,待回去召集所有兄弟之后,在于这恶龙一决雌雄!”二首领高声呼喊着,忽然间他感受到背后传来了一股灼热感。

    多年摸爬在生死线上的经历,让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想也没想便往左前方一扑,减之又险的避开了喷射而来的火蛇。

    “要死要死!”二首领头皮发麻,差点就着了道。

    他在扑到地面之后,立刻就地一滚面朝天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继续没命的狂奔,不过这次他不敢胡思乱想,也不敢喊话分心了。

    这道喷射火焰,是凯恩吃下去的那些魔法火焰,现在算是物归原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另外他还顺便cos了一波喷火龙。

    “跑?我让你们跑!”

    凯恩心中冷笑,抬起脖子张大嘴巴。

    “吼!”

    龙吼声中,龙威全开,无差别向四周扩散而去。

    自黄金以下,无论是精灵还是捕奴队,全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仿佛背上压着千钧重担。

    黄金级的职业者们也不好受,速度有百米冲刺,下降到了千米慢跑,唯有最强者二首领没怎么受到影响。

    可枪打出头鸟,他跑得最快,一下子就成为了凯恩的目标,当即就是一发虚闪。

    怪异的空气摩擦声越来越响,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再一次救了二首领。

    粗大的红色光柱,与他擦肩而过,一头撞在了山壁上,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冲击波随之而来。

    那些走的本就艰难的黄金职业者们,受到这一阵风压的影响,一个个东倒西歪,像极了被孩子随手丢弃在地上的玩偶。

    “我地乖乖!”二首领咋舌,这等破坏力相当于他统领的这支法师团了,心中对于巨龙的危险程度,不由再次上调仅次于传奇。

    就在这时,那令他寒毛倒竖的怪异声响,再次传来!

    “还来?过分了啊!间隔哪有这么短的,你当是吃饭喝水吗?”二首领心中大骇,这次也不跑了,转身死死的盯着虚闪,时刻准备好了闪躲。

    他想的没错,释放这种程度的虚闪,对凯恩来说,还真就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相比能量消耗,他吸收灵气转化储存的速度更快。

    当然这是有前提的,必须在灵气浓度达到5的世界。

    这一次的虚闪又被二首领躲过了,直来直去的攻击,判断一下弹道,想要躲避不是什么难事,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的,而且就算躲不过,硬抗几次还是不成问题的。

    见攻击不奏效,凯恩也不打算再放虚闪了,敌人只有一个钻石,用人形态解决更加方便。

    凯恩的身体亮起了红光,巨龙之躯飞速缩小,众人皆不明白这是在干啥,只好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生怕错过了什么。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红光最终缩小成了类人形状,谜底揭晓了,大伙多少都有些失望,搞半天光效这么炫酷,结果只是个高级变形术。

    及腰的红色长发随风飘舞,凯恩挠了挠屁股,摸了下尾巴,突然双翼一震,人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二首领大惊,因为习惯了虚闪的速度,面对凯恩的突然袭击,他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抬手护住脑袋勉力抵挡。

    “咔嚓!”骨裂声响起。

    凯恩笔直飞来,右手掌心按在了二首领的前臂上,没有丝毫的停顿,他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就跟打台球一样。

    “轰!”又是一声巨响,二首领被那股巨力裹挟着,飞出去了两百米多远,撞在了山谷岩壁上。

    这次进迷雾山脉搞事情,二首领做足了准备,光是濒死才能激活的强力护盾发生道具,他就带了三个在身上,刚才用了一个选择还剩两个。

    “啊啊啊啊!”二首领咬着牙,忍着骨头断裂的剧痛,从山壁上的人形坑洞中挤了出来。

    他脚下虚浮无力,还没走两步便一头栽倒,门牙当场崩断,疼得他身体又打了个颤。

    “该死的精灵!铺什么石板路!”

    “踏踏!”凯恩从空中落地,站在了二首领头顶正前方,抬起右脚狠狠的踩在他后脑勺上。

    这一脚踩得非常用力,断裂的牙齿再次与地面接了个吻。

    正所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现在二首领就是这个状态,剧烈的疼痛引起了身体多处抽筋,甚至让他产生了,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的念头。

    “你不是很能躲吗?怎么不躲了?继续啊!”凯恩说着又抬起了脚,接着再次踩下。

    “嗯!”二首领闷哼一声,双眼暴突,昏死了过去。

    “切!没用的东西。”凯恩满脸不屑,伸出食指对准了他的后心,一发虚闪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