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踏星》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死神变

    至尊山外,看不见的虚空中,裁判长眼睛眯起,这就,结束了?

    至尊山山巅,上清昂首,受伤了,不过,还是很失望,没人能带给他生死危机,没人,可以助他跨过三阳祖气那道坎。

    辰祖与慧祖化为气流缠绕周身,上清悬浮半空,如仙如神,一如比赛之初,他,是至尊,唯一的至尊。

    望向雕像,原本没有面孔的脸很快就会变成他的样貌,无敌只是一个过程,他希望成祖,而不仅仅是所谓的无敌之名,可惜,没人胜的了他。

    至尊山外,沐恩满意,这就是上清,结束了,至尊赛圆满结束,十强之中,六人来自人类星域,巨兽星域有一个妖玄,科技星域有一个王易,而第六大陆,有两人,这个结果,荣耀殿堂可以接受。

    最满意的还是上清的战斗,不管对何人,几乎都呈碾压之势,这就对了,这场比赛的目的是选取十强,而初衷既是鼓舞人类士气,让修炼者看到前进的方向,也是展现荣耀殿堂的无敌。

    这个结果,早在意料之中。

    至尊山山巅,陆隐周边扭曲的虚空消失,如封似闭原宝阵法解除。

    上清目光自雕像收回,掠过陆隐,看向其他人,他已经留手了,否则此人必死无疑,恩?突然地,他再度转头看向陆隐,只见陆隐体表不知何时出现黑白色雾气,并逐渐笼罩,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不止上清,所有人都看到了,迷茫的望着山巅。

    什么玩意?一个黑白色的茧?

    光幕前,宇宙中所有人都迷茫的望着那个黑白色的茧,什么东西?

    至尊山外,沐恩目光一凝,那是,死气吧!

    新宇宙,上圣天师脸色肃穆,黑色,白色?

    荣耀界,禅老目光紧盯着黑白色的茧,即便以他的涵养气度,此刻都有些愣神了。

    太一神,烬禾,青光神等凡是可以看到符文道数的修炼者,望着那黑白色的茧充满了不可置信,在他们眼中,那里的符文道数持续暴涨,乃至疯狂的暴涨,有种无法遏制之势。

    烬禾与陆隐有仇,眼见这种情况再也忍不住,众多武器创造而出,轰向黑白色的茧,他感觉出陆隐正在进行某种蜕变,必须打断。

    众多武器毫无保留的轰击在黑白色茧上,然后被同化为黑色,最终粉碎。

    烬禾骇然,“快出手,他在蜕变”。

    至尊山山巅,上清紧盯着黑白色的茧,眼中罕见露出兴奋与战意,嘴角弯起,体表,两道气流化为辰祖,随后融合,“这就是你敢于向我挑战的力量吗?来试试吧,希望能带给我危机”。

    话音落下,远处,黑白色的茧破开,一道人影缓缓起身,黑色气流呼啸而过,笼罩整个山巅,随后扩散,将至尊山笼罩。

    高空,黑色如波浪翻腾,蔓延向星空,蔓延向远方。

    星空中,凡是被黑色气流触碰的人事物,皆有种发自内心的寒意,即便星使,乃至近百万战力强者,都如此,仿佛世

    间出现了可怕的存在,这是力量的本质,并非陆隐真的可以威胁到他们,这种力量本身就带来无比恐怖的感觉。

    不过这一刻,没人在意那些,所有人都呆呆望着光幕,目光不可置信。

    就连第六大陆三祖都望向至尊山,有种无法相信的感觉。

    至尊山山巅,陆隐静静站立,此刻,他的形象完全变了,仿佛变了一个人。

    长长的发丝垂落腰间,上身半裸,黑色气体缠绕,如同星云转动,犹如锁链盘旋,体表烙印着看不懂的暗红色纹络,左臂缠绕白色气体形成盾状,右手持巨大勾廉,压在地面之上,背后黑色气体如云雾升腾,不时形成双眸,目光死寂无情。

    破开的黑白色茧逐渐化为气流,缓缓缠绕向陆隐腰间,形成黑色披风。

    陆隐抬眼,纯黑色眼眸宛如死神凝视,望向上清。

    这一刻,全宇宙失声,所有人呆呆望着。

    下方,小黑呆了,目泛异彩,“好,好,好帅”。

    小白惊呼,“好帅,帅哥哥”。

    灵宫震撼,即便是她都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陆隐,很帅,非常帅。

    枯伟毛骨悚然,惧怕却又兴奋的望着陆隐,“七,七哥,你老厉害了”。

    文三思,不见光等人震撼望着此刻的陆隐,这是什么?他的天赋?

    陆隐从来都没暴露过天赋,他们理所当然会如此猜测。

    米拉头皮发麻,不对,陆隐的天赋她见过,应该是治疗,这是什么?难道是双天赋?

    王易震动,为什么,这种样子怎么好像在哪听过?却又想不起来?

    武太白紧盯着陆隐,他也感觉在哪听闻过类似状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烬禾呆呆望着陆隐,这一刻,陆隐的符文道数让他觉得可怕,并非庞大,而是那股符文道数所影响的宇宙,所带来的深深寒意让他有种遍体生寒的恐惧感。

    他是十决,将宙衍真经修炼到知否境,继承符祖文明的烬禾,怎么会惧怕一个人?不应该的。

    突然地,陆隐目光看来,纯黑色双眸盯向烬禾,缓缓抬起勾廉。

    烬禾瞳孔陡缩,不好,他瞳孔化为符文,立刻施展知否境宙衍真经。

    知否境可以将某物作为参照,任何攻击不得对参照物形成破坏,他的参照物就是他自己,这是比赛,陆隐突然出手没人反应过来,他要做的就是撑住一次攻击,荣耀殿堂肯定会插手。

    陆隐勾廉落下,烬禾与陆隐对视,看着那纯黑色双眸,无边恐惧袭来,七窍流血,随着勾廉落下,他体表斜斜斩开,血液喷洒,流淌在地面。

    缓缓低头,望着胸前巨大的血口,怎么会?

    十决烬禾,被陆隐以勾廉直接斩死。

    这一幕震撼了无数人,让人头皮发麻,距离烬禾最近的就是太一神,他一直与烬禾对战,此刻整个人颤栗了,望向陆隐,眼中带着惶恐,带着不可置信。

    烬禾对宙衍真经的

    运用比他还强,居然被斩死,即便秘术都破不了知否境的宙衍真经,毕竟宙衍真经是祖境强者战技,陆隐究竟做了什么?

    山巅之上,陆隐眼睛眯起,就这么,死了?他握紧勾廉,这股力量,果然可怕,可怕的让他连施展都不愿意。

    他不是第一次使用这股力量,当初在帝冰大陆,时间静止空间还有一点时间,他就尝试了一下,那是第一次尝试,完全无法控制,一旦使用,脑中充满了杀戮与暴虐,所幸剩余的理智让他强行退出了这种状态。

    第二次尝试就是木先生出现后,命令他必须夺得魁首,木先生看到的正是这股力量,陆隐只能尝试使用,否则正常状态下的实力,他没信心能夺取魁首,没信心击败上清。

    第二次尝试并非只尝试一次,他在时间静止空间中尝试了多次,总算可以稍微控制自己的杀戮情绪,理智占了上风。

    之前都是在时间静止空间中尝试,而这一次,彻底暴露在人前,他对自己这种状态很满意,理智可以压制杀戮与暴虐之心,这种状态,他称之为——死神变。

    “这就是你最后的力量?希望能带给我惊喜”上清开口。

    陆隐抬眼,看向上清,“最后一战,继续”,他语气从未有过如此冰冷,生硬,不含任何感情,如同寒冬降临,任何听到的人都感觉到冷意。

    上清目光兴奋,“好”,说完,挥手,融合后的辰祖星能化刀,一刀斩向陆隐,夏家第三式刀意收敛,还蕴含幽芒与虚幻火焰的力量,这一刀远超之前给所有人的一刀,如果是刚刚的陆隐,至少要以七哥一指硬接,还照样被打退。

    但这一刻,陆隐奇怪的看着辰祖一刀降临,似乎,没那么强。

    想着,抬起左臂,白色气流形成盾状,挡在身前。

    辰祖一刀斩落,乓的一声,山巅大地凹陷,凌冽刀锋蔓延而出,顺着山体斩落,波及到整个至尊山,紧接着,幽芒垂直而上,射入星空,那股虚幻的火焰则瞬间被打散。

    所有人紧盯着山巅,怎么样了?

    山巅之上,陆隐站在原地未动,而辰祖一刀,没有效果。

    远处,上清瞳孔一缩,第一次色变,下意识将最后一道气流化为慧祖。

    陆隐抬起右臂,死神般的勾廉橫斩,辰祖立刻退开,长刀落下,挡在身前,乓的又是一声巨响,辰祖被打飞了出去千米,沿途黑色气流撕裂虚空,陆隐再次抬手,勾廉对着上清斩出。

    上清体会到了与烬禾一样的感受,那种寒意令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他拥有与知否境类似的力量,可以无视绝顶高手一击。

    但烬禾的下场让他没有硬接,慧祖出现,带着他直接消失。

    原地虚空裂开,吞噬周边,黑色气流蔓延,如同蜘蛛网将虚空腐蚀。

    所有人傻了,陆隐,这是占上风了?

    远方,辰祖再次冲来,一刀斩落,无往而不利的刀意对陆隐毫无意义,他直接抬起勾廉,斩出,与一刀对撞。

    http:///txt/84372/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