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看到了你的死亡》

后记:安乐死

    回到画廊的李一凡,看着面前的用大色块绘制出一张老人的面孔的画,周围他画了许多的水仙花和使君子,这是半个月前一位穿着很有整洁素净的老妇人来订的画作,李一凡还记得那老妇人来时满脸的倦容和悲伤。

    在看老妇人老伴的照片和诉说绘画要求时,老妇人讲到她和老伴的许多过往,讲述那些过去回忆和喜好时,老妇人满脸的笑容,不时的有眼泪滑落,李一凡就安静的听着,也许是那天刚好没人,他就那样听着老人徐徐道来。

    后来,老妇人也讲到她老伴现在的情况,长期被尿毒症折磨着,早在年初就已经下不了床,家里耗尽了所有钱财,也只是维持老伴这样痛苦的数着天数活着。

    “其实,我知道他很痛苦,我看出他的眼神在求我放弃治疗,可是我不能呀,只要他还有气,他就还在对吧,可他一旦咽下那口气,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女儿还在到处联系专家……

    可我也知道,他这个年纪已经不能做移植手术,唉,女儿更是到处借钱……如果这样下去,她爸能完全恢复健康也好,但不会呀,他这病只会连女儿也一起拉垮,老头子他比我清楚……”老妇人说道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的留着泪,但很快就用干净的手绢擦去。

    “你希望我将您的老伴画成什么样呢?”李一凡在老妇人情绪平定后,拿着照片问着。

    “噢,对,我手机里有女儿以前和他照的照片,照片上脸上还有很多小表情。”老妇人说着,将手机里的相册打开拿给李一凡看,很多相片都是老人在住院时照的,从画面中可以看出是刚住院时,在家人的陪伴下老人的笑容还是很幸福的。

    “其实我是想画一张颜色艳丽的油画放在家里,我老伴他年轻的时候也喜欢画画,他的画色彩都十分艳丽,后来工作了,就放弃了这个爱好,直到退休上了老年大学又开始摄影和绘画,只是没学多久,就查出了病。

    哎,他平时就喜欢养些花花草草,最喜欢的就是水仙和使君子,所以我希望这幅画上能出现这些画,画的风格我不太懂,但还是希望能够颜色艳丽,不要因为是老人就画的承重,你们放在那的那些画就很好,我相信他会喜欢那样的。”老人指着墙上几副大色块组成的抽象画说着。

    自那老妇人走后,第二天李一凡就画出了面前这副画的雏形,发给老妇人时,她很满意,这才有了后来面前这幅画。

    就在昨天午休,李一凡既然通过意识,再次进入到一个躺在床上重病的老人身体里,那是一具重病重病和年迈的身体……该怎么形容意识中那种病痛的感觉呢?那是种身体上的疼痛,还是精神上的,又或者是心理上的……应该都有吧。

    这次和第一次短暂的进入意识不同,他停留的时间更久,更多的是去用在感知病床上老人的状态,而不是关注周围的摆设和房间的朝向。

    还是那间干净整洁的房间,从身体的器官到脸部和手间皮肤的松弛度,李一凡判定这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四肢的麻痹和萎缩感,能判断出老人已经卧床很久,可空气里除了一些药味并没有奇怪的意味,甚至房间的空气很清冽,连被子和床单都很舒服柔软,应该是每天都在更换。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但他的意识却很清楚,他能感受到周围那一直照顾着自己的人,清楚知道在他身边忙来忙去的那个人,他是心疼的,是恨的,更多的是在恨自己身体的不争气,恨自己的拖累。

    他努力的抬头看了看头顶上不停轰动的小氧气瓶,动了动手,可是使不上力气,他有无数次想伸手将自己鼻子里的氧气管拔了,他现在只怪自己刚开始还勉强能动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做,那会到底还在期盼着什么,还期盼着自己这病好了吗!现在连抬手自我了解的能力都没有……

    “哎~”李一凡叹了口气,他看到的那段意识比第一次看到时长些,第一次刚进入对方意识里的时候,他还是如往常一样,先记住周围的环境,在开始感受意识里这人的状态,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他快速的给韩烁打了电话说了那个环境。

    原本以为又是什么凶杀案或者是被害人的死亡同步,没想到几天后,再次看到时既然是一个重病老人的意识回顾,还有那最后在至亲之人的微笑下死去的‘幸福’,那是解脱了的幸福吧。

    “嗡嗡~”傍边的手机不停的响着,这已经是韩烁今天第四次打来电话了,关于这老人的事情,他实在没有想好该怎么去说意识里看到的那一幕,从警察的立场那是在犯罪吧。

    在我们意识里,对医生说出‘放弃治疗’这四个字,是那么的难,就好像自己才是取走至亲之人性命的病魔一般,就好像自己是因为钱,又或者是怕照顾对方才做出的决定。

    谁都想活着,哪怕那重病在床的绝症病人,他也抱着奇迹发生,家人更是会为了这份永不会来的奇迹耗尽全部家产,可并没有人在这份奇迹下健健康康的活下来。

    更多的人是带着痛苦的治疗和满身的创伤离开,留给家人的是还不完的债,而有些幸运的人,勉强活了过来,是,只是活了,却依要靠金钱和全天陪伴的人来照顾着,那到底该怎么选呢,要不要亲手给自己至亲的人的生命画上一个句号……

    在没有安乐死,总是期待着奇迹,觉得只要活着就胜于一切,又不习惯离别的我们这里,这个选择题有些难。

    “李一凡你到底怎么回事!那老太太都交代了,是她看不下去自己老头受苦,所以关了氧气管,我就说你都看到了怎么可能错。”韩烁在电话那边大声的说着。

    “我给你说,这老头也是个画画的,还有点小名气,他这事可是惊动了当地的记着,你是不是也是因为那老头的病才……哎,我知道的,这次我会看着点,不让记者乱写的。”

    放下电话的李一凡,继续看着面前的这副画作,最终把他收到了旁边,应该要过段时间才有人会将它取走吧。

    几天后的H市新闻,果然就要不要对重病的人采取安乐死展开了疑问。

    http:///txt/7809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