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去往边关的圣旨

    “什么?你说大兴的军队夜袭边关了?”王百户抓着那名士兵的衣领,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是!刚刚传来的消息,援军这会儿正往玉和关去了,就连玉门关那儿也派了军队去支援!”

    王百户心中一慌,他看向同样面上带着惊异的顾诚玉,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年头,这次总算在顾大人的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神情。

    “实情如何?你可知?”顾诚玉想起还在玉和关的尹坤,心中也有些慌乱。

    “并未详细解释,卑职只听到这些!”

    “元将军受伤,武钧府现在无人坐镇,你在此镇守。事急从权,本官会同元将军商议,将令牌暂且由你保管。”

    顾诚玉说完之后,又朝茗墨吩咐道:“现在收拾东西,咱们去边关!”

    “大人,卑职也要去玉和关!”王百户连忙上前阻止顾诚玉要离开的步伐,他不能待在这里镇守。

    “不必担心,按照之前本官拟定的计划去做,近日敌军不会再攻来。”顾诚玉推开王百户,就要下城楼。

    “大人,卑职必须去边关,咱们一起走!”王百户脸上带着焦急之色,望着顾诚玉的眼神中满是哀求。

    “顾大人,王大人的父亲乃是镇守玉和关的副将王昌和将军。”士兵上前轻声解释了一句。

    顾诚玉转身望向王百户微红的双眼,沉默了半晌才道:“你既为朝廷命官,便明白忠孝难两全。”

    王百户眼泪顷刻间流了下来,“父亲上次对敌时受了伤,虽说如今已经痊愈,可仍旧留下来了暗疾。若是连怀远将军都受到了夜袭,那父亲”

    王百户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他终究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罢了!他一身武艺都是由父亲教导,对他来说,父亲就是一座山,更是家中的顶梁柱,父亲不能倒。

    “王百户,元将军重伤未愈,他实在担不起这副担子。如今边关自顾不暇,不可能再派人来增援,若是你我二人都走了,那这武钧府又该怎么办?”

    “本官还有一名随从,他若是找来,让他去玉和关找本官!”

    “顾大人坐镇武钧府岂不是更好?卑职只是个百户,如何能担此大任?”王百户还不死心,他哪里还有心思留在武钧府?

    顾诚玉没回王百户的话,他身形一转,提起内力,便飞身下了城楼。玄色的斗篷在红艳艳的火光中飘然落下,等城楼上的人反应过来时,那道修长的身影已经落了地。

    王百户被顾诚玉这一手功夫给镇住了,他张大了嘴看着那道玄色的身影向远处飞掠而去。

    “没想到顾大人的武艺竟然这般高强?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刚才那名士兵一脸震惊,从城楼上飞下去这一动作,实在太俊了。

    “要读书考科举,还要习武。听说这位顾大人才十六岁,果真是惊才艳艳呐!”

    王百户望了一眼赞叹的士兵,他怎么不知道这些**中还有会咬文嚼字的读书人呢?

    不过他到底还是松了口气,既然顾大人武艺这么高强,那由他去边关正是最好的选择。可他心中还是担心父亲,可他有重任在身,实在无可奈何!

    “我去和元将军交代几句,那些行礼和车夫随后,找几个士兵护送去玉和关。咱们只带两身衣裳,骑马去边关!”

    顾诚玉抛下话,便转身去了元彬的屋子。

    对于王百户,他只能说抱歉了。王百户有要守护的人,而他恰恰好也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兄置身于危险之中,他必须尽快去边关。

    “你将这份圣旨送去边关,快马加鞭,不得延误!朕会派指挥同知柏观陪你走一趟!”皇上对着跪在地上的德安说道。

    德安立即战战兢兢地回道:“皇上放心,老奴一定会尽快将圣旨带到边关!”

    庞楚恭身站在离两人十步远之处,此刻他只觉得自己有些尴尬。

    说到底,如今宫内的总管还是德安。因德安是先帝在世时贴身伺候之人,皇上若是太过苛待,必然会有流言蜚语。

    而他虽然屈居德安之下,但如今受皇上重用的却是他。

    其实按照老规矩,德安一般只是挂着品级,早就应该卸下重任,被恩准出宫,或在宫内找个偏殿养老。

    可偏偏皇上却将去边关宣读圣旨的任务交给了德安,这举动真是耐人寻味啊!

    “你收拾收拾即刻出发吧!”如今边关如今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皇上焦急,但也知道消息传来总要几日的。

    “是!那老奴先告退了!”德安从庞楚手中接过圣旨,才颤颤巍巍地爬起来,恭身退了出去。

    德安看着面前的黑靴,只觉得心中泛起一股酸意。

    之前站在御书房伺候的一直是他,先帝还在时,那些个内侍和宫女见了他,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笑脸相迎?

    如今物是人非,昔日荣光不在,他心里怎能好受?只不过短短一个月工夫,他就尝尽了人情冷暖。人还未走,茶却凉了。

    先帝的音容笑貌出现在他的脑海,他眼眶不禁有些酸涩。相伴多年,总归是有些情分的。

    迎面走来一名宫女,他忙收拾了自己的心情,挺直了腰板,摆出一副矜傲的姿态。

    “奴婢见过陈总管!”宫女微微屈膝,算作行礼。

    德安见过这宫女,应是原先太子府中一名侧妃身边的二等丫头。然而对方行礼的态度如此敷衍,这让他十分不满。

    德安也没与这宫女做无谓的计较,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他径直下了台阶,走时还听见那宫女在他背后冷哼一声,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说着什么。

    他未听清,但也能猜着,一定不是什么中听的话。握紧了手中的圣旨,德安眼中露出坚定。去边关?正合他意!

    “皇上!您可要歇会儿?”庞楚见皇上的脸色好似有些苍白,不由担心地问道。

    今日因为国丧,皇上根本没怎么休息。更何况还要处置之前朝廷堆积下来的奏折,已经连续三日,每日只睡两三个时辰,这怎能吃得消?

    皇上突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喉咙也有些发痒。他猛的咳嗽了一声,可刚咳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连着咳嗽了好几声,好似有什么东西要顺着喉咙往上爬似的。

    http:///txt/9413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