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重生之传奇农夫》

第四百三十六章 族长 下

    宋山大步流星的走进去。

    他在堂前,先点了香,毕恭毕敬的行礼,插上香,然后才过了天井,往后院走过去。

    祠堂旁边,有一个空间很大,新修建起来的建筑。

    这是长寿堂。

    一盏灯,一条命。

    现在丰盛宋氏,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人口寂寥的宋家,重修族谱,不知道多少人回归了宋家宗族,宗族男丁,规定要点灯。

    人在灯在。

    人亡灯灭。

    那一片长寿灯,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照耀这宋氏男儿的命运。

    越过长寿堂,宋山来都了后院。

    后院很大,如今宗族占地不少,一间一间的房屋,除了正堂摆灵位之外,其他的房间,有些空置,有些是摆着杂物。

    灯油,炮仗,元宝蜡烛乡,长年备着的。

    走进一个房间,灯火通明。

    两个太师椅上,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年纪最大的丰家老秀才,这老秀才年纪比老族长还要打,但是身体却比老族长健康。

    另外一边,坐着的是老族长。

    中间摆着一个棋盘。

    但是老族长连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一双眼睛,浑浊而通透,就看着棋盘,他说一步,丰家老秀才就走一步,仿佛是老秀才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样。

    但是他们却很沉迷在这样的游戏里面。

    就连宋山来了,好像都有些听不到似的。

    “这辈子,是没希望赢你了!”老族长心力憔悴,实在下不下去了,有些的感概的说道:“和你下了一辈子棋,真是有些不甘心啊!”

    “那就下辈子接着下,我也没几年了,早晚找你叙旧去,不过就你这水平,我估计下辈子都没希望!”

    丰家老秀才撇撇嘴,很淡然的道。

    有时候他们这些老家伙,对生死看的很淡很淡的,因为活得太久了。

    老族长快九十了。

    丰家老秀才,也九十多了。

    他们都是村里面,历经一个世纪的人。

    从世纪初的乱战,到现在的太平,活得太久,看的太多,很多事情,都已经不是很在乎了,而且绝对不会避忌生死。

    “你这人,我都这样了,你就当安慰一下我,不能说句好听点的话吗!”

    老族长那枯树般的脸,有一抹无奈。

    他们一起长大的,一起守在这鼓噪偏远的村落里面,都九十年了,彼此之间的了解,深入骨髓里面,所以不爽就是不爽,要表现出来的。

    “我安慰你了,到时候谁来安慰我,你都快去了,我还不能在你身上多找点优越感啊!”

    丰家老秀才很自然的说道。

    “怪不得你这辈子没朋友!”

    “胡说,我这辈子兄弟姐妹多的是,朋友要多少有多少!”

    “吹吧,当年谁跟着要出去打鬼子,结果被赶回来了!”

    “那是我年纪小,他们是怕伤害我!”

    “没用就是没用!”

    “滚犊子,你不也是吗!”

    “哈哈哈!!”

    两个老家伙,这件事情上,只能互相取暖,当年,他们都是太年轻没出息,所以被抛弃了,最后肩负了使命,一直在这村子,从不离开。

    “山子来了!”

    丰家老秀才抬抬头,看到了门口的宋山,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来的也好,陪陪这老家伙,别让他太寂寞的上路了!”

    说着,他站起来了,杵着拐杖,往外面走去。

    “再见了!“

    老族长轻轻的说道。

    “老家伙,你命好,死了就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但是我还得撑几年,我还有心愿未了,但是别走太远,等等我,到时候我教你下棋好了!”丰家老秀才停下脚步,回过头,一双眼睛,深沉的看着老族长。

    “滚粗!”

    老族长用尽全身力气,吐了他一口唾沫:“老子还要你来教,老子的棋艺不知道多好!”

    “哈哈哈!”

    丰家老秀才这才轻松愉快的杵着拐杖往外面走。

    房间里面,只有的宋山和老族长。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宋山咬咬牙。

    他知道,自己也做不了什么。

    他能想方设法治病。

    但是没办法救命。

    命终有定数,生老病死,谁也免不了。

    老族长这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不管是大补的药物,万年仙参,千年灵芝,都不管用的,玄幻一点的色彩来说,那就是天人五衰,药石无灵了。

    “是我让他们都不要告诉你们这些年轻人吗?”老族长略显无奈:“宋家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如今村里面也是家家户户的热热闹闹,干嘛因为我一个老不死,而坏了气氛,而且你们现在正是士气正盛的时候,可别让我这老家伙给的带上了什么糟糕的霉运!”

    老人家的思想,没有传说那般的开明,生死有命看的开,那是正常,但是死人,始终是不吉利的。

    “你为宋氏,肩负了这么多,不管如何,我们都应该亲自来送你,我就想知道,族长还有没完成的心愿吗?”宋山坐下来,亲自服侍老族长,低沉的问。

    人生无常。

    明天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未知之数。

    他会重生。

    老族长会提前死去。

    这世界,有时候,还真的难以捉摸啊。

    “心愿?”

    老族长摇摇头:“没有了!”

    他笑了,枯草般的面容,很难看,但是却很灿烂,生命仿佛燃烧到了最后一刻,他却明亮起来了:“我做梦都想不到,宋氏,还能有这一日,你们做的很好,真的很好,老头子我最后这几年,才是活得最精彩的!”

    他的目光,最后定格在宋山脸上。

    “或许山子还有什么想要和我这个快死的老头子说!”老族长问:“你突然就这样变了,变得老头子一点都不认识的,老头子其实很惊慌的!”

    “其实我的第一桶金,是从宗族里面偷来的!”

    宋山忽然想要坦白一些事情:“还记得那天早上,你来祠堂,遇见我了,我很惊慌,那是因为我在祠堂里面,偷了一个碗,那个碗,我卖了几百万,然后就和我哥,建立了江山粮油!”

    “哈哈哈!“

    老族长大笑起来了,纠正了宋山的话:“不是偷,是祖宗保佑,你要记住了!”

    他仿佛给宋山的心里面,强行卸下了一些压力。

    “祖宗保佑了,这是只是机会,儿孙要努力,才能的成功,这碗放在这里,已经无数年了,却无人知晓,你知了,你做了,你让宋家的变得更好了,就这值得了!”

    老族长的话就是代表的祖宗的原谅:“我这一辈子,其实很平庸,什么事情都没做成,但是我守住了宗祠,我守住了宋家,丰盛宋家,没有在我这一代断了根,我很欣慰了,我还看到了希望,你也好,大江也好,都是好孩子,我相信你们,日后会给宋家,带来辉煌的未来的……”

    这一天,宋山和老族长说的很多,他挑一些有用了,没用的,都说了,老族长听着,听着,然后睡着了……

    晚上八点三十五分。

    老族长走了。

    这个已经守了宋氏宗族一辈子的老人,就这么去了,在宗祠的房间床上,去的很安详,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没有痛苦,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当晚,又下雪了。

    自从之前下了一场雪之后,很久都没有下了。

    但是今天又下了,雪下的很大!

    滂沱大雪,不到半个小时,已经给丰盛,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

    这场雪,下的突然。

    仿佛是在为老族长送行了。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