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摄政大明》

第八百五十五章 戏与饵(四).

    ……

    ……

    赵俊臣能够敏锐观察到战场上的局势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拥有居高临下、身处于战场之外的优势,但赵俊臣只是战争经验近乎于无的一介文臣,连他都可以发现到的种种迹象,蒙古联军的三位统帅自然是不可能毫无察觉。

    这些年来,南疆局势愈加混乱,一直都是战火连天,大战小战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屠城灭国的事情也不罕见,而苏合、阿木尔、雅思达三人能够活到现在,每一个人的战争经验都是极为丰富、战场嗅觉也是异常敏锐。

    哪怕是身处于乱战之中,无法冷静观察战场全局,但他们三人依旧是隐隐察觉到了战场局势的轻微变化。

    在混乱的战局之中,雅思达指挥着蒙古骑兵冲锋之际,突然转头向着苏合与阿尔木二人说道:“汉军好像有了些变化,眼前的这些汉军的装备更加精良,但他们作战之际不似刚才一般奋不畏死了!”

    苏合在三人之中年纪最大,鏖战到了现在已经是体力到了极限,说话之际喘息声不断,但他的眼光依旧锐利,点头道:“确实是有些不同!伏击咱们的汉军兵力庞大,必然是不同地方的汉人军队集结在了一起,之前与咱们作战的那些汉军的兵甲稍差一些,但作战之际极为悍勇,给咱们制造了极大的麻烦与伤亡,而如今的汉军装备要更好一些,但作战意志不强,稍有伤亡就会退怯!显然他们是两支不同的军队!”

    阿尔木紧紧盯着前方的战局,眼睛闪烁着如伤狼一般凶戾嗜血的光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么说,那些悍不畏死的汉军已经差不多死光了?如今与咱们作战的兵力都是汉军的后备兵力?怪不得咱们麾下勇士们的体力明明已经到了极限,战力相较于初入战场的时候已经是大有不如,按理说早就应该处于劣势了,但战场局势依旧是僵持着,儿郎们的压力与伤亡甚至还变轻了……我刚才还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是咱们的对手变了!”

    说到这里,阿木尔狠狠挥舞了一下马鞭,表情满是不甘与恼怒!

    事实上,苏合与雅思达二人也是类似的表情!

    如今与他们作战的汉军固然是兵甲优良,但因为作战意志的不足,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与伤亡却是远不如之前那支悍不畏死的汉军,若是蒙古骑兵们尚有体力的时候,这样的敌人根本拦不住他们的冲锋与突围!

    只可惜,蒙古军经过连夜赶路之后,体力与士气原本就已经消耗极大,如今又鏖战了一个多时辰,就更加是濒临极限了!

    所以,虽然是汉军变弱了,但他们自己也同样变弱了,最终依旧是半斤八两,战局也只能依旧僵持着!

    想到这些,蒙古军的三位统帅自然是心中愤恨、满是不甘。

    尤其是再想到蒙古骑兵们的伤亡情况,这种愤恨与不甘也就更加强烈了。

    这场血战之中,不仅是汉军伤亡了近四成之多的兵力,蒙古骑兵的伤亡也同样是高达三成有余!若是再加上被他们抛弃于小川河北岸的两千余哈萨克骑兵,蒙古骑兵已经损失了高达六千余人的兵力!

    要知道,他们麾下的总兵力也不过是一万五千人罢了!

    汉人的疆土辽阔富饶、境内百姓数以千万计,兵力储备自然是无穷无尽,但南疆的准噶尔汗国与各大部落则是不同,他们的成年男子皆是战力,但战争潜力则是远远不如汉人,一旦是兵力损伤较大,他们身后的整个部落都要面临衰落灭亡的危险!

    如今因为汉人的伏击,他们的兵力遭遇了这般大的损伤,他们的部落也会因此而元气大伤,自然是心中滴血、充满了愤恨!

    苏合的眼神阴鸷,说道:“咱们首先还是想办法突出重围吧!今日的仇恨,往后自然还有机会慢慢报复!儿郎们的伤亡固然是有些惨重,但只要能够突出重复,咱们就能够保存一点元气卷土重来!”

    听到苏合的说法,阿尔木与雅思达皆是咬牙点头。

    事实上,战局发展到了目前这一步,尤其是发现汉军的主战兵力已经消耗殆尽之后,他们三人对于蒙古军突围而逃还是较有信心的!

    南疆的生存环境恶劣,又一直是战争不断,蒙古骑兵们早已经磨练出了无比坚韧的性格,并且蒙古骑兵与汉军对待战争的觉悟也是截然不同,南疆经常会发生屠城灭族的战事,所以对于蒙古骑兵们而言,战争不仅是意味着一时胜负,更还意味着整个种族的存亡!

    若是汉军的目标只是击溃蒙古军、而不是彻底剿灭的话,蒙古骑兵的战意或许还不会特别强烈,但如今汉军明摆着是要彻底歼灭这支蒙古骑兵,却也就激发了蒙古骑兵们绝境求生的悍勇之气!

    所以,苏合、阿尔木与雅思达三人皆是心中坚信,他们麾下的儿郎们哪怕是已经濒临极限,但依然还可以坚持得住!反倒是汉军已经失去了悍不畏死的气概,必然不会比蒙古骑兵坚持更多的时间,所以他们一定是可以成功突围!

    当然,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也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伤亡!

    而就在苏合、阿尔木与雅思达三人暗暗下定决心之际,战场局势则是再次出现变化!

    此时,蒙古联军已经把战线从小川河南岸推进到了云峦山以南,却见云峦山上再次冲出了一支小股汉军,迅速加入了战场之中!

    这支汉军的作战表现异常悍勇,武艺战技也是非常娴熟,兵甲装备更是超乎想象的“奢侈”,所有人都是身穿内外三层甲胄,除了刀枪之外还配备了精良火铳,初入战场就表现得极为显眼,也给蒙古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按理说,这支汉军即使是作战悍勇、兵甲精良,但兵力不过是六七百人,按理说不应该拥有影响战局的能力!

    然而,当这支小股汉军进入战场之后,却是突然间带动了战场上所有汉军的士气与战意,原本是稍有伤亡就会迅速退却的汉军突然间变得异常勇猛,几乎已经不逊于这场战事最开始时的表现!

    隐隐间,苏合、阿尔木与雅思达三人听到了战场上的汉军将士们皆是激动高呼着“钦差大人”云云。

    然后,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汉军突然间士气大振的原因所在!

    突然间加入战场的小股汉军之中,有一个人的存在颇是显眼,与寻常汉军的鸳鸯战袍截然不同,此人身穿艳红色的飞鱼袍极为扎眼,身后还有四名壮汉抬着一樽棺材紧紧相随,这个人在战场外围横冲直撞之际,所有的汉军将士更是拼命保护着他的安全!

    很显然,汉人有重要人物进入战场了!

    *

    姜泉乃是禁军之中的一名寻常士兵,他的武艺寻常、家世普通、相貌与才华也是平平,在禁军也是混日子居多,但他并不是毫无优点——相较于寻常的军中莽汉,姜泉的性子机灵,在偷奸耍滑、辨局明势方面颇有特长。

    这一次,禁军援兵与固原边军、战兵新军一同伏击蒙古人,当固原边军与战兵新军冲在最前方拼命的时候,姜泉就一个劲的往后面缩;在友军不顾死伤的阻挡之下,蒙古骑兵落入重重包围之中迟迟不能突破,大多数禁军同袍也开始抱着痛打落水狗捡便宜的想法积极参与到了战事之中,但姜泉依旧是缩在战场边缘处不为所动!

    “边军那些人全都是一群傻子,这般血战之下,任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性命,越是冲在最前面,就越是死得快!禁军的那些人平日里看着精明,但事到临头也是犯傻,边军明明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他们还以为能捡到便宜一个劲的跟着往前冲!现在照样是死伤惨重!

    这些人也不想想,这场战事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在这里剿灭了蒙古鞑子,也是高官显贵们的荣耀与军功,而咱们这些小兵又能得到什么?若是战死了也只有几十两抚恤银子,还未必能拿到手,又何必要这般拼命?如今,那些高官显贵们躲在大后方性命无忧,美名其曰是指挥大局,却要我们这些小兵为了他们的荣华富贵拼上性命,凭什么?难道高官显贵们的性命就值钱,咱这种小兵的性命就不值钱了?”

    存着这样的想法,姜泉一直是暗暗缩在战场边缘处,只是装模作样的挥舞刀枪、大喊大叫,偶尔遇到落单受伤的蒙古骑兵的话,他也会与同袍们抢人头,毕竟蒙古人的首级能够换一些军功赏银,但若是让他冲在最前方拼命的话,却是绝无可能!

    事实上,与姜泉想法类似的禁军将士还有许多,皆是惜命的老兵油子。

    战事发展到最后,随着禁军援兵的伤亡越来越多,姜泉也愈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暗暗有些得意的想道:“这些傻子果然死得快,还好我机灵躲得远远地……蒙古人突围就突围吧!反正我是北直隶人,蒙古人祸害不到我家乡那里……那些高官显贵全都是缩在后面惜命,我又何必出头……”

    然而,就在姜泉暗思之际,原本就已经是混乱无比的喧嚣战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阵异常的骚动!

    无数的汉人将士目瞪口呆的看着云峦山的方向,表情间满是不可思议!

    “快看,是钦差大人!钦差大人来了!”

    “钦差大人竟然会亲身犯险!”

    “钦差赵大人上阵杀敌了!”

    “快去保护钦差大人!”

    “将士们!钦差大人的金贵之躯,尚且不知惜命、亲自提刀杀敌,我等又如何敢退后?随我冲去杀敌!”

    “追随钦差大人!杀尽蒙古鞑子!”

    阵阵的激动呼喊声中,姜泉见到一队明军从云峦山上冲了下来,为首之人身穿二品文官服饰,身后还跟着四名壮汉抬着一樽棺材,远远看去不是钦差赵俊臣又是何人?

    只见“赵俊臣”进入战场之后,表现极为勇敢,手提长刀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方,直向着战事最酣处冲杀而去,竟是完全没有顾及自身安危!

    与此同时,“赵俊臣”身后护卫们一边随着赵俊臣冲入战场,一边向着战场上的前线将士们大声喊道:“钦差大人与前线将士并肩作战、共同杀敌!将士们随着钦差大人冲啊!”

    赵俊臣乃是朝廷钦差、二品大员、皇帝宠臣,并且还是文官的身份,作战之际竟是完全没有惜命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姜泉只觉得不可思议!

    愣愣的注视了赵俊臣的身影片刻之后,姜泉突然一咬牙,却是把之前的自私想法全部抛在脑后,提着刀向着战场深处杀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