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的美女俏老婆》

第八卷 金莲凤头 第45章金蝉脱壳(下)

    意志消沉的‘肖磊’,在夜店买醉,与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KG总部。最为‘幸灾乐祸’的要数王广了。肖磊可是葛藤一手提拔上来的人,现在去沪市公干,不但与人大打出手,还将面临十五日的行政拘留,这在‘KG’总部,算得上头一份。

    通着隔音的实木门,王广就能听到查理痛斥葛藤的声音,站在门口‘兴奋不已’的王广,饶有兴趣的与查理的贴身秘闲谈起来。直至葛藤黑着脸出来之后,毫不掩藏脸上笑容的王广,示威性的望向自己的老对手。而后者,直接‘气汹汹’的离开了这里。

    进去之后的王广,不免又在背后告了肖胜的黑状。查理虽是芬兰人,但却是一名‘华夏通’,他自然明白王广的用意。说实话,王广与葛藤的‘水火不容’,也是查理刻意营造出来的。这在华夏叫做‘平衡’,要是两名下属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还不把他这个领导给架空了?

    一个好的领导,一定会客观理性的去听闻每一方势力的‘蜚语’。所以对于王广的‘落井下石’,查理只听就是不表态。

    “王总,这份文件你先看一下。”待到王广口若悬河的告完肖胜的黑状后,不急不躁的查理,从桌面成堆的文件里抽出了一份,递到了他面前。

    后者瞪大眼睛,一脸狐疑的接过了文件。这是一份,关于KG和岭南百盛合作的意向。这份策划方案的标头就写名了策划人:肖磊。

    王广有些诧异,查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份文件。耐着性子看完这份策划方案,再次抬起头的王广,言语不再像刚刚那般激进。

    “董事长,这是”

    “刚刚得到的消息,岭南百盛的董事会对于肖磊这份策划很满意。记住是很满意!但具体细节还需商榷”一句话内饱含了几个意思,王广比谁都清楚。

    ‘很满意’这三个字,等同于抹去了肖胜被‘开除’的可能性。

    “年轻人难免会犯错误,可我们总不能一棒子打死吧。白总下周末来京,算算日子还有十来天。肖总监肯定是要出席,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传得沸沸扬扬。”

    查理的一句话,等同于为肖胜事件‘定性’了。

    高高兴兴进屋去,本准备借此?

    4000

    打一场翻身仗,殊不知竟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说真的肖磊的那份策划,以专业水准来判定确实了得。

    越想到这,王广越是烦躁。妈嘞戈壁,这么好的人才,怎么都往老葛那里窜呢?

    肖胜入狱的事情,同样传到了王海耳中。霸州的事情,让这厮‘枕戈待旦’了一整夜,直至‘包袱’安全运到指定位置被人接手后,他的一颗心才算稍稍放下些许。

    但已经被龙组名下的‘鹰卫’盯上这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越是如此,心情越发阴郁的王海,在听到肖胜入狱时,更显得烦躁。

    “屁大点的事,不就是失手打几个人吗?以他的身份,KG不出面保他?怎么能行政拘留十五天呢?再不济,也就是罚点款的事情吗?”

    很是烦躁的王海,扭头对自己的助手说道。

    “本来我们也是这样认为。可他在夜店里,找的那个女人是个‘人妻’。”

    听到这话的王海,心烦意燥的反问道:“人妻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嗯?”猛然扭头的王海下意识望向自己的助手。

    “沪市魏老大的姘头,对方扬言是要弄死这个肖磊。不过,葛藤已经乘机赶到沪市处理这事了。”

    “妈嘞戈壁,真不是个省油的灯。白静下周就来京了,我们现在又被鹰卫盯上了。外界的渠道是不能启用了,唯一好用的就是肖磊这条‘背景干净’的。可在这个节骨眼上,特么的又出了这等事KG总部是什么态度?”

    抽出雪茄的王海,下意识询问道。

    “貌似这小子的策划,岭南百盛方很满意。就目前而言,他还是这次会晤的‘首选’。”

    “那就好,想方设法救人。拘留十五天?真拘留十五天,黄花菜都凉了。”

    “明白。”

    一辆由东省驶向俄国的火车,在驶离了始发站一个小时后,停靠在佳木斯站。这列进出境的火车,多以‘载货’为主,由于长途跋涉,前排的车厢哪怕载人,也是以卧铺为主。只不过被细分为‘硬卧’和‘软卧’两种。

    相较于硬卧的毫无遮拦,软卧的四个床铺前,多有一处隔断门。包下软卧内三个床铺的华美,在火车停靠佳木斯后,略显焦急的探向窗外。

    肖胜于她留下的纸条里,由于匆忙言语都显得很片面。她只知道对方没事,按照他的指引,去酒店更衣室里衣柜里拿到了这几张火车票。

    知道肖胜不会平白无故的留下这三张票的华美,第一时间赶机登上了这列火车。但在始发站,她却没有见到对方。

    月台上的旅客,逐次登上了车厢。华美透过隔断门甄别着每一个路过的脚步声。隔壁的谈话声,时不时传到其耳中,偶尔起身的她想要通过车窗玻璃一探外面的场景。

    “谢谢”

    外面突然响起的熟悉声,亦使得华美连忙站起了身。待到乔装打扮一番的肖胜,拉开房门出现在华美面前时,后者脸上的那份担忧之色才随之消散。

    原本站在门前的列车员缓缓转身,刚刚肖胜的那句‘谢谢’显然是对她说的。

    房门紧关,扭过身的肖胜,便迎上了华美热情的拥抱。她只知道肖胜会赴俄国,却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进入俄境。

    “我们在查俄方‘克拉格’的事,俄方已经有所察觉了。赴俄的班次就那么几班,他们盯得很紧。这也间接表明了俄方在这方面很‘心虚’。”

    落座后的肖胜,直接对华美解释道。之所以没有从始发站上车,也是出自于这个原因。

    “那昨晚?”华美很是诧异的询问道。

    “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彪哥的那个女人是英伦特勤策反的一名外勤,跟她缠绵的也是来沪负责监视我的。他们是在我们抵达男厕前一秒才到的。当着他们的面,被警察抓走。我才有机会金蝉脱壳。”

    说这话时,肖胜露出了贪婪的笑容,把华美拉入怀中的同时,单手伸入对方的衣襟内。

    而就在此时,原本紧关的隔断门被人突兀的拉开。一名身材高大汉子提着手提包,望向包厢里。猛然头的肖大官人,怒瞪着对方。

    后者立刻会意到了什么的连连道歉道:“不好意思,看错车厢了。”

    漫雨微信公共帐号:manyu0104或直接点开公众号搜索‘漫雨’上面有个人简介。俏老婆的番外免费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