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九州河山皆华夏》

第八十二章 烈虎

    十一月初二,吉安城外。

    和其余各营一样,钢锋营的营寨里也是早早地就升起了炊烟。士卒们一边等待开饭,一边整理着武器盔甲,做着战前的一系列准备。

    从前天开始,湖广镇便改变了围点打援的意图,转而全面攻城。两天下来,受到烈火营终点照顾的西城墙已经是千疮百孔,遥遥欲坠。各营也都参与了一轮攻城,作为湖广镇内的老牌主力营,钢锋营的表现尤为抢眼,要不是天黑收兵的缘故,破城的功说不定早已到手。

    虽然城还未破,但看那情形也差不多了,或许今日就能有突破性进展。全营将士对此充满了信心,也自信一定能把破城功给抢到。

    第一千总队第一司第二局的集合区域内,战兵丁烈虎也和其他战友一样在整理盔甲、检查武器,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冷漠如常。

    这是一个仍然带着些许稚气的年轻人,但沉默寡言的性格和一贯冷漠的眼神却又与年龄极不相称,贯穿右半边脸的一道疤痕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戾气,就差直接写上“生人勿近”几个大字。也正因为如此,他的人缘很一般,下了战场基本上没人与他来往。

    然而每个特别的人都会有一些刻骨铭心的往事,丁烈虎也不例外。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叫做丁小满,是长沙府城北边的丁家村人。去年初,清军铁蹄汹汹而至,他所在的村子毁于一旦,全家人只幸存下他一个,幸亏路过的湖广镇哨骑救下了他,当时他不到十六岁。之后,无家可归的他便死缠着收留他的军官正式投了军。

    虽然活了下来,但刻骨的仇恨已占据了他内心的全部。正是在仇恨的驱使下,终日狂狠练的他刚过十六岁不久便通过了战兵的考核,成为了全营乃至全镇年纪最小的战兵。

    投军之后,教导营的教官先是给他改名叫丁小虎,后来一看又觉得不对,就这疯劲,岂止是小虎,简直是头烈虎,丁烈虎的名字便由此而来。

    前两天攻城,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一打就打了性、杀红了眼,要不是身边的战友掩护着,说不定当时就把命留在了城头。

    过了一会儿,值日的督导兵吹响了哨子,开饭了。

    就算是在己方营寨内,开饭就餐也是严格按编制划分区域进行的,要保证一旦有突情况能迅集结起来。只不过出征在外没那么多讲究,大家都是席地而坐。

    丁烈虎像往常一样,从火头军那里领了饭正准备找个最僻静的角落去吃,什长陈瞎子便叫住了他,并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地。

    陈瞎子是当初在庐州就跟着庞岳的老兵,打了不少硬仗,在吉安保卫战中被射瞎了一只眼睛。按理说这么老的资格绝对不应该还呆在什长的位置上,但他的火爆脾气和他的身手一样惊人,急眼了连顶头上司都敢打,所以每次提拔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官复原职”,几年里一直在什长和旗总之间上上下下。

    丁烈虎虽然疯劲上来了谁也挡不住,但在陈瞎子面前多少还是有些怵,只能端着碗走过去挨着陈瞎子坐下。

    “该骂的我都骂完了,现在我好好地说,你也给我好好地听着。”陈瞎子默默地吃了会儿饭才开口道,“不管你心里是咋想的,以后上了战场要还是昨天那个打法,我敢拿剩下的这只眼睛打赌,你小子把命丢了最多也就是两三场仗的事。”

    丁烈虎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但随后又头也不抬地吃了起来。

    昨日钢锋营第一千总队登上城头与清军展开肉搏的时候,他确实杀红了眼,哪里人多就往哪里猛冲,已经全然不顾号令。事后被陈瞎子狠狠地打了几耳光。

    “打仗不是置气,你想报仇可以,但要是把命都丢了,你还拿什么报仇?”陈瞎子道,“话我就说到这儿,你小子听不听得进去我也不管了,可今天你要是还犯浑,事后可别怪我手上没轻没重。”

    丁烈虎沉默不语、一直埋头吃饭,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陈瞎子已经走了。

    看着远处的吉安城轮廓,他的眼中跳动着怒火,闪烁着泪光。

    …………

    吉安城中,刘武元等人已近乎绝望。本来他对固守待援还颇有信心,但这两天湖广镇倾尽全力的攻城却将他的信心击得支离破碎。

    论兵力,明军是他的好几倍;论武器装备,明军占据压倒性优势;论技战术,明军也强于他。强敌压境,援兵未至,结局已越地明了。

    更叫他气馁的是,之前派人去往谭泰军中求援,得到的答复却是令他顾全大局、继续坚守,除此之外半点支援都没有。虽说他也知道这是谭泰看穿了庞岳围点打援的诡计、不肯上当,但这种现实而冰冷的答复仍叫他一阵心寒。这时的他,不禁又想起了当年在辽东得罪某位满洲主子后被痛骂:你这下贱的尼堪,抬了旗也是奴才!

    在城头巡视的时候,他和胡有升碰了个面。胡有升也是一脸的愁容:“刘大人,西城墙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庞贼的火炮犀利,又是集中起来对着一处猛轰,就算是京师的城墙也总有被轰塌的时候,更别说这吉安城。要不是趁着夜里加固了一些,恐怕现在已经好几个窟窿了。”

    胡有升说的全是实情,现在哪怕是毫不知兵的人去西城墙看上一眼,也知道情况不容乐观。而一旦城墙被轰塌,以明军的优势兵力,结果也就毫无悬念了。

    “刘大人,要是一旦城破……”

    “要真到了那一步,就按之前商量的那样突围吧。”刘武元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希望我们都能活着突围出去,也希望大将军不会以失城之罪砍了你我的脑袋!”

    …………

    和前两天一样,天刚放亮不久,城外的明军便如潮水般汹汹而至。

    猛烈的多轮炮击之后,攻城战全面拉开序幕。

    这次庞岳派出了岳州营和永定营打头阵。这两个营虽是新附营,但在淘汰了兵痞老弱又经过了系统的训练之后,战斗力较之过去已不可同日而语,之前的攻城战也一度登上了城头。

    湖广镇攻势如潮,已毫无退路的城内清军倒也并没有立即崩溃,反而有如困兽犹斗,爆出了几份血性。

    等到岳州营和永定营的第一波兵力登上城头,交战反而比前几次更为激烈。

    庞岳远远地看在眼里,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知道这是清军憋着的最后一股劲了,只要这股劲一去,也就如同大水冲沙,再没什么悬念。

    城内,刘武元、胡有升、杨遇明、焦熊等各将都亲临阵前,指挥士卒拼死抵抗。对他们来说,这种情况下已经退无可退。就算要突围也得打退了明军的攻势再行。

    靠着这绝境中迸出来的狠劲,清军在上午又一次奇迹般地守住了城池。

    “不必气馁,城破就在近前!”面对前来请罪的王光泰和郑四维,庞岳宽容地一笑而过。

    本来,下午按原定计划仍然是由岳州营和永定营打头阵,但庞岳在仔细地观察了上午的交战情况以及城墙的受损情况后果断对原计划作出了调整,将攻城的主力改为钢锋、破军、虎贲三营。

    因为照这个架势,城破极有可能就在下午。一旦城破,随后而来的就是巷战。巷战对纪律和技战术的要求更高,派上三个老牌主力营更加稳妥。

    而在城内,刘武元对自身的处境也已是心知肚明,不愿再这么等死,开始为自己寻后路。中午休战的时候,他召集各主要将领前来开了军议,最后决定,如果下午能再度打退明军的进攻,明日拂晓便借着夜色掩护突围,如果下午守不住,也伺机突围。突围的预案他之前便有制定,这会儿也再没什么可隐瞒的,把任务提前分配了下去。

    下午,湖广镇的攻势来得比之前几次都要快。中间只隔了半个多时辰,刘武元几乎是刚结束军议,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湖广镇的大炮便出了怒吼。

    平时,刘武元都是在西面的永春门城楼上指挥作战。而明军炮击和攻城的重点也正是永春门外的翁城以及城门北面的一段城墙。明军的炮弹打来,地动山摇、砖石横飞,他全看得一清二楚,不禁开始担心起先前一直被明军重点照顾的那段城墙。

    那段城墙经过明军大炮持续两天的轰击早已摇摇欲坠,这会儿更是叫人看得惊心。虽说中午经过一番抢修,城墙后也布置了防线,但刘武元仍觉得七上八下,当即唤过亲兵:“去告诉焦参将,叫他……”

    “轰隆隆……”话刚落音,便是一阵串沉闷的巨响。

    刘武元一个哆嗦,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只见被明军重点照顾了两天的那段西城墙已完全笼罩在漫天的烟尘里。城墙后,己方士卒的惊呼乱叫汇成了一片海洋。

    城外,明军的欢呼声直上云霄。(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