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隋末阴雄》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杜如晦请命

    刘黑闼先是一愣,转而笑了起来:“是啊,大帅说的对,李渊虽然行为跟反叛无异,但毕竟还是打了这块遮羞布的,他不能无缘无故地杀我这个隋将。”

    魏征忽然开口道:“大帅,这回还是让我走一趟河东吧。”

    王世充的脸色一变,本能地脱口而出:“不行!”

    他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失态,让刘黑闼去,却舍不得魏征,这样实在是有点太明显了。

    于是王世充勾了勾嘴角,说道:“魏参军,你不是武将,甚至没有正式的官身,只是以我的幕僚之职,有个参军的虚衔,屈突通毕竟是关中大将,十二卫的大将军,你去见他,身份上不符合啊。”

    魏征微微一笑:“大帅,这没有什么的。上次洛水之败,我军退守河阳,不也是由我去东都向赵王殿下汇报战果吗?军情紧急,一切平时的规则,礼仪,都可以从简,只要您给我开出公函,授我节杖,我就完全可以当这个使者,不会有人觉得有问题。”

    王世充咬了咬牙:“不一样,我是东都留守,赵王殿下知道你是我的智囊,他会给我几分面子,再说当时军情紧急,我要抓紧时间布置河阳的防守,派不出武将,所以让你这个文官出使,算是事急从权。”

    “但现在这次算什么?我军河阳大捷,这种时候要向屈突通报捷,自然是要派一个打了胜仗,立了大功的将军才行。你还是不合适。”

    魏征哈哈一笑:“大帅,这次我们的主要目的可不是给屈突通报捷,而是向他示威,顺便探查河东郡的虚实,属下这回想要亲眼看看那里的情况。不管屈突通是真有反意,还是忠于大隋,只要不公开举起反旗,那一定会装出样子了,至于是真是假,我这双眼睛,他是逃不过的。”

    王世充叹了口气,默然无语,沈光勾了勾嘴角,说道:“魏先生,你不仅是个参军,更是全军上下都知道的,我们右武卫大军的军师,也是大帅最得力的智囊,屈突通若是真有叛心,也许会放过我们的普通使者,甚至会放过刘将军,但一定不会放过你啊。”

    魏征笑着摇了摇头:“沈将军,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要走这一趟吗?难道我魏征自己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不知道中间的风险,非要送羊入虎口?”

    沈光睁大了眼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这是为什么呢?”

    魏征的眼中冷芒一闪:“如果屈突通真要造反,那他一定会想办法麻痹我军,然后趁机突袭河阳。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必须用我的这双眼睛,去看看那里的真实情况,若是能用我这一条命,换来我们这里的警觉,提前作好准备,那就是死我一个,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王世充的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你可以不用去,我在这里作好布置,防备河东方向就是了。”

    魏征摇了摇头:“如果主公派重兵防守河东的方向,那就没有机会再去实施你刚才的突袭回洛仓城,一举击破李密的计划了,这可是千载难逢,一举消灭李密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一战定天下。失去这次机会,太可惜了。所以,属下说什么也要冒一回这次的风险,去亲眼见识一下河东的情况。”

    杜如晦突然开口道:“魏先生,这次还是让我去吧。”

    魏征的脸色一变,转头看向了杜如晦,眉头皱了起来:“杜参军,你这是。。。。”

    杜如晦微微一笑:“怎么,魏先生信不过在下的这双眼睛吗?”

    魏征摇了摇头:“那倒不至于,只是杜先生你,唉,还是太危险了,这个主意是我提的,我不好让别人去冒这个风险啊。”

    杜如晦摇了摇头,正色道:“魏先生,我杜如晦是关中人,跟屈突通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天生就有三分亲近。万一他真的有反意,不想让我回来,我也会见机行事的。”

    王世充的嘴角勾了勾:“杜参军,见机行事是什么意思?”

    杜如晦叹了口气:“如果我无法阻止屈突通全军反叛,那至低限底,我也不能让他危害到大帅,危害到河阳城。我会跟他痛陈利害,让他放弃攻击大帅的想法。就算去投奔李渊,也没必要坏了中原的官军。”

    王世充勾了勾嘴角:“你有什么办法,能说服他不攻击我们呢?”

    杜如晦微微一笑:“道理很简单啊,只要屈突通攻击我们河阳守军,就是正式反隋,连李渊的那块遮羞布也不要了,现在李渊还离不了隋室的这面大旗,他只能说晋阳起兵是给突厥所逼,不得已而为之,回师关中是为了保护代王杨侑,一路之上是各路隋军守军阻挡,他才会攻打这些州郡。”

    “可是我们河阳城并不在李渊进关中的路上,屈突通若是来袭,那就是主动反叛,连借口都没有。所以李渊并不会把他这个举动当成功劳,我这样一说,应该能让屈突通放弃自己的打算了。”

    王世充点了点头:“这个理由,倒是非常地充分,只是。。。。”

    说到这里,王世充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舍的神色:“只是杜参军,你这样的人才,我实在是舍不得落到李渊的手中啊。”

    杜如晦勾了勾嘴角,神色中流露出一丝黯然:“我也不想离开大帅,不想离开朝廷,但是这一趟的河东之行,没有人比我更合适的了。就算我杜如晦从此被胁持前往关中,我也会永远记得,自己跟大帅,跟众位将军们的这一番难忘经历的。只要大隋存在一天,我杜如晦永远忠于国家!”

    王世充的嘴角抽了抽,终于还是换上了一副笑脸,长身而起:“好,有杜参军的这番话,我也没有意见了。来人,上酒,今天,就在这里,我们所有的将校,谋士,一起为杜参军饯行,祝他平安无事,马到成功!”(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