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隋末阴雄》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杜如晦出奔

    河阳北城,城头。

    夜色沉沉,正如王世充那阴沉的脸色一样,他的一双碧芒闪闪的眼睛,看着城外一行火把,拥着杜如晦向着西北方向驰去,久久,才长叹一声:“玄成,你为什么不劝我留下杜如晦呢?”

    魏征摇了摇头:“留得住人,留不下心,又有何用?杜如晦毕竟是关中人,家人都在关中,他效力隋朝,不过是因为在隋朝能取得荣华富贵罢了。现在眼看家人的命都不一定能保,还有什么心思继续为我们效力呢?”

    王世充叹了口气:“杜如晦才能过人,并不在你玄成之下,这次的守城战,他的表现非常出色,本来我是想把他当作左膀右臂培养的,你当年就举荐过他,也绝不会嫉妒他,真的不觉得他这一走可惜吗?”

    魏征微微一笑:“对于士人,世家子弟,不能简单粗暴,杜如晦其实今天也隐约地把意思说得明白了,那就是,他是关中人,家人,田产都在关中,那才是他的根本,所以,他只能投靠那个能得关中的政权。”

    王世充的嘴角勾了勾:“李渊是我们的头号劲敌,甚至过了李密,我们这样把杜如晦这样的大才送过去,真的好吗?”

    魏征笑道:“主公是不是想,如果您得不到的,也要毁了他?”

    王世充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一闪而没,还是叹了口气:“虽然心里想,但不能这样做啊。当年曹操也是知道刘备绝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就会化龙的,但是他手下的谋士劝他,如果杀刘备,确实可能除了眼前的麻烦,但也会绝了天下士人投奔之路。”

    “所以就算明知杜如晦这一去是投奔李渊,我也只能装着不知道啊。如果现在我强留他,他必不会尽力辅佐,如果我要杀他,那就会绝了天下人才来投的路,两害相衡取其轻,也只有听之任知了。”

    魏征微微一笑:“主公既然知道了这些,又何必怪我不劝你呢?就算我出头当这个恶人,天下人也只会把这个责任归到主公身上,说你无容人之量啊。”

    王世充哈哈一笑,拍了拍魏征的肩膀,笑道:“好了,玄成,我这也只是有点可惜杜如晦罢了,毕竟人才难得。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你来跟我说说这天下各处的英杰,雄才,还有哪些,是我们可以收归帐下的。”

    魏征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天下已经是群雄四起,各地的英杰,人才也多半名花有主,除去隋室的官员之外,李渊的手下,战将如云,谋士成群,如刘文静,裴寂,都是不可多得的谋主。”

    “而那李世民的手下,年轻一辈中的长孙无忌,房玄龄,也都是佼佼者,若是杜如晦再过去,那就是有一个优秀的谋士团了。除此之外,文士方面,如令狐德棻,夏候端,于志宁等人,都是一时翘楚,关中人杰,现在都归顺了李渊。”

    王世充叹了口气:“关中人杰地灵,武将剽悍,文士才高,这种王霸之地,杨广居然会主动放弃,实在是脑子进了水,可惜,太可惜了!好了,不说李渊,再说薛举吧,他有什么人才?”

    魏征正色道:“薛举的手下,以那郝瑗为谋主,还有江南名士褚亮,褚遂良父子为通直舍人,负责起草文书,参与军机。虽然薛举勇而无谋,残暴好杀,但有这几个谋士辅佐,也颇有韬略了。”

    “现在的河西一带,薛举基本上控制了整个陇右地区,把西边的姑臧商人们压制在凉州以内,又吞并了陇右巨寇唐弼的十余万部众,威震西陲,可以说,就算李渊有了关中,也会面临薛举的陇西势力的强力挑战,这都是郝瑗和褚亮父子的谋划之功啊。”

    王世充点了点头:“郝瑗我见过几次,确实有才,只是此人对薛举死心踏地,应该是会跟他一条路走到底了,就跟你我一样。以前的薛举,只是想当个陇右割据势力,但现在有了郝瑗这个老狐狸的谋划,看起来是有争天下的想法了。这点我们必须留意。”

    魏征微微一笑:“不怕薛举争天下,就怕他不争。因为只要他想争,就必然会挥师东进,与关中的李渊起了冲突,现在李渊的实力太强,横跨黄河,尽有关中和河东,虽然大兴城还没有给攻下,但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点连杜如晦都看得清楚,所以才会去投奔。”

    “我们现在在中原跟李密苦战,完全无法阻止李渊的扩张,若是等他巩固关中,集结大军,那可就难办了。如果有薛举在这时候和李渊大战,那对我们是极大的利好消息啊。”

    王世充叹了口气:“当初我决定援助薛举,就是为了在陇右打一个钉子,以牵制关中势力,不过现在看来,薛举也非池中之物,他的实力扩张也很快,若是让薛举打败李渊,占了关中,他不就成了汉末的董卓了吗?到时候也会是个劲敌的。”

    魏征自信地摇了摇头:“主公不用太过担心此事。薛举还没有当年董卓的实力,董卓好歹是一统凉州和陇右,手握强兵。可薛举现在连凉州都没有攻取,不太可能胜过李渊的。但是他的手下毕竟是有许多凶悍的蛮族骑兵,可以给李渊造成很大的麻烦,至少,三年之内,不会让李渊政权能东出潼关,加入中原战局。”

    王世充的眼中绿芒闪闪:“薛举真的能撑三年吗?李渊可是得到了包括杜如晦在内的几乎整个关陇世家的支持啊。”

    魏征微微一笑,正色道:“要想安抚关陇世家,先得打下大兴城,然后还要打退薛举,梁师都的攻击,还有就是并州这一块,刘武周也绝非善类,随时可能联兵突厥南下,只要主公能联络薛举,刘武周,让他们在李渊未成气候,站稳脚根之前出兵,就能给他们造成极大麻烦,就算消灭不了李渊,也可以拖住他们,至少短期内不会与我们为敌!”(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