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女配修仙回来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 恶毒之花

    春熙讶然。

    她做梦也没想到,让齐光下定决心离开符仙门的原因,竟然是自己!她给别人太大压力了?

    “齐光,我……“

    “你不必再说。其实,这本和你没有关系。只是你的出现,让我正视了我自己——我在符箓之道上的天赋普通,或许能靠勤奋弥补一些,但跟你这种天才相较起来,就差太多了!我在仙门再待下去,也不过浪费光阴。时间久了,或许我就没有今天的勇气!不敢离开了!“

    齐光已经说得这样明白,春熙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劝都不知道从哪里劝好。迟疑了半响,她才道,

    “以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和哪怕只是心情烦闷了,想找个人聊聊天,飞讯符你有的。记得我!“

    这时,齐光才转过头来,黑暗中,他的眼睛炯炯有神,看了春熙一眼,复又转过头,“怕被忘记的,应该是我。春熙,你未来的路很长,这次乾坤岛,你要自保!“

    春熙眨眨眼,“有谁想害我么?“

    “防人之心不可无。那个姓唐的,介绍遗迹就介绍,非东拉西扯了一番话,明里暗里的说什么‘暗害’‘杀人’,我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况且你刚刚太显眼了,就算有蓝师兄他们保护,你也要防范来自暗中的算计。“

    “宁师兄、向师兄来之前,都得了师门的叮嘱,表面上不会和你一道,关键时刻他们会帮你的。“

    “哦?“春熙没想到八音阁、归真派这么够意思,“看他们鼻孔长在头顶上的样子,可看不出来。“

    齐光微微笑了下,侧过头,只能看见下巴的锐利弧度,“他们都年轻气盛,不肯服你。这次是师门交代,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暗指下次碰见,是敌是友,还需要结合情况判断。

    ……

    因果镜如实的反馈。八音阁和归真派各自咳嗽一声,想要打破尴尬。可已经返回万妖城的九尾,就没这么多顾忌了。

    “南域三大门派关然同气连枝,连探索个岛屿,都要兵分两路,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举。真是佩服佩服!“

    林圣智道,“诸位,莫要偏了重点。乾坤岛水下遗迹众多,我门中弟子贪图享受,自以为是,浪费大好机会。待出岛之日,还要请列位不吝赐教。“

    “切,你门中弟子四五人,一个都没想过下水,悠哉悠哉的飘过去了,还指望我们弟子大公无私?做梦呢?“

    水下遗迹里到底得到了什么,一个都不肯告知。只有同是下了水的,才肯答应彼此参考参考。

    林圣智见状,轻轻叹口气,也不多说。

    只有问心城城主厉岫岩,侧头看向因果镜主人寒洺寒与将。无论多少次,对方的气度风采,依旧如当初。两人的儿女定下了婚事,关系也不比旁人了,他就索性直言。

    “怎么不见寒澈?“

    “他原是要参加的,只是临时突破了,现在流落在上瑶岭,一时之间不能脱困。“

    “上瑶岭,那是叱呵妖王的腹地啊。“

    寒澈修炼的是“九因九转忘心诀“,所谓临时突破很简单——功法再次提升导致失忆了!那现在就不是“脱困“不“脱困“的问题,而是寒澈是否“六亲不认“了。

    他根本就不认得人,哪怕去救他,他也不搭理啊!

    那婚事……自然不必再提。眼下新郎官不在,就算在,也不能强压着他叩拜天地吧?

    没人担忧寒澈的安危,仿佛他在妖族领域,身边都是可怕的食人妖族也没什么关系。随口问了几句,两个父亲就决定了,婚约早已定下,那么不日下聘迎娶,至于何时正式履行完婚,就待以后寻个合适的机会——总要等寒澈的功法暂时稳定些,有个十年二十年的无法突破期。

    寒澈不在乾坤岛,寒洺和厉岫岩都表现得平和。因果镜中将诸大仙城参与的子弟,以及各大门派的人一一照影,个人的表现在镜外的人心中自有评价。

    除了格外受因果镜青睐的春熙,齐光也是重中之重。每次轮到他时,光影的层层变化,让齐光的脸立体厚重,英俊之外更显得沉着冷静,有一种深厚的底蕴在,和别人的寡淡仿佛不在一个世界。

    此外,最后一个被因果镜“特殊照顾“的,就是万妖城少城主,万思成。他额头带着鲛纱,气质比过去沉稳多了,论俊美潇洒,更是众人之上。但因果镜压根不理会他的特殊身份,直接将鲛纱遮掩的诅咒“丑“字,给暴露出来。

    这导致镜子外的人观看时,非常尴尬。

    不看吧,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彼此都不是很闲,难得聚在一块,不审查评估一下各自的弟子,为了点小事挪开眼睛?似乎不值得。

    看吧,万妖城就在身侧。总不好戳人心头伤吧?都是交往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不好显得落井下石。

    厉岫岩压低声音,对寒洺说了点什么。寒洺点头,手一抹,因果镜停顿了一会儿,渐渐的,蒙上一股淡淡的雾气,将万思成额头的鲛纱遮掩得朦朦胧胧,似看不见诅咒“丑“字了。

    可惜,下一刻,春熙就出现在万思成面前。她的容光四射,从内而外散发的独特光彩,一下子驱散了寒洺的“特效“,万思成额头的诅咒,不仅发黑,还渐渐发红,烫得万思成的眼睛也转为通红。

    因果镜中,春熙负手站在万思成面前,下巴微扬,“你待如何?“

    “杀你?不,我不会杀你。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噗嗤!“春熙忍不住喷笑,“这句话我听得太多了,抱歉,不是你说的不动听,而是我笑点太低,听到这句话就想笑。“

    “除了我,你还听别人说过?“

    “是啊,很多很多呢。“春熙围绕万思成转了一圈,“看来你没有丝毫悔意。杀了我妹妹,又想暗害我,事到如今,你还觉得是我的错?我没有上钩,没有乖乖如你的意?“

    万思成死死盯着春熙,目光仿佛带着刀剑,恨不能将春熙凌迟了。

    “这是一个教训。我只是个小角色,灰不溜秋不起眼。你算计我之前,大概根本没想到会跌个大跟头吧?“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因为我没有把事情做绝。若是按我真实的念头,你这种小人,就应该用小人的办法弄死!怎么,好奇?好奇我会怎么弄死你?

    弄死你法子多了去了!比如,我……不把诅咒的字刻在你额头,而是,刻在你的……隐秘之处!这样一来,你是不是更要疯狂了?以后你为了保守秘密,每和一个女子欢好,就要杀掉她。无意中偷看你的人,你也要杀掉。“

    “表面上,你还是风风光光万妖城少城主,背地地,你已经是个恶魔,心理恶化扭曲的恶魔!杀人不眨眼,任何知晓你秘密的,你都不能容!“

    “况且诅咒在那个地方,你会找谁给你看?没人!时间久了,你杀的人多了,自然有正义之士向你报复,在天下人面前撕破你狡诈阴险的面具!到时候,不仅是你,你的家族也要蒙羞受你连累!“

    “如此……才算的上真正的复仇了。“

    春熙说完了,才冷笑着看向万思成,见他脸色青白,眼中闪过惊恐,而愤怒的青筋,在额头一跳一跳的,让人怀疑下一刻就要爆炸了。

    “我没这么做,因为你不值得!为你一个人的荣辱生死,不值得让无数青春少女的性命无辜枉送!我考虑再三,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忏悔,在我妹妹的灵前真心认错,你额头的诅咒是可以消除的。“

    “可惜,像你这种的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万思成拳头捏的紧紧的,牙齿缝隙中漏出几个字,“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早晚我会让你知道!你、你……“

    春熙鄙视的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一勾,压根没兴趣听万思成把话说完,甩袖就走人。

    盯着春熙的背影,万思成的胸口剧烈起伏,嘴角都溢出一丝血。可偏偏没有什么力气阻止。额头的印记烫得他头脑发昏,被诅咒的那一刻又回来了——虽然很多人在场保护他,可印记穿透所有人,直直印在他的额头,剧烈的疼痛让他死过去,活过来!

    至于镜子外的人,也不寒而栗。

    好一个外表清纯动人的女孩,内里如此邪恶。也不奇怪,她修行墨阳符法如此顺利,据说只是略指点了几句,就无师自通了。这不是天生的?

    旁人做梦,也想不出这么恶毒的主意吧!

    众人之中,以万妖城城主的脸色最为难看——他不敢想象,万一春熙之前真的诅咒在……那结果会如何?只怕九成九的几率,被她说中!那万妖城,他家族多少年的基业,说不定都被毁掉!

    别看在场的人都是高阶修士,可大家都是一门修心修炼的,还没真谁有这份心机,这份狠辣手段,只为对付某一个人。春熙这个名字,瞬间如一道滚烫的烙印,记在众人的心理。

    接下来,众人的心思分散,对于这一次的遗迹到底能研究多少不是特别在意。反而更关心,春熙这样的品行、这般的心机,留在符仙门是好事吗?

    不,北域更适合她吧。

    北域杀机重,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或许到了哪里,她会学得更乖巧些?

    掌门林圣智暗叹,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出现了。春熙,还是招人忌惮了……傻孩子,知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惹了多少麻烦!

    ……

    次日,因果镜中倒映出一张张着急的面孔。

    “春熙失踪!“

    “许了了失踪!“

    “藤子榆失踪!“

    三个女孩同时失踪,涉及到符仙门、铁林城、天门关,顿时让所有人精神紧绷。众人以藤子榆、蓝凤西为首,调查了一番昨夜和几女交流过的人,可惜没有任何迹象。

    齐光也在被追查的范围内,他和春熙交谈了很久,而且他拒绝透露谈话内容。

    蓝凤西紧紧盯着齐光,“是你么?“

    齐光嘴唇微抿,像是陈述又像是保证,“我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

    聆韵也不相信是齐光作为,催促蓝凤西去找其他人。

    “昨天晚上春熙赚了那么多钱!说不定是浅薄动人心!都怪我,我早该提醒她的!“

    “怎么能怪你,当时春熙一口提价到五百,连我都呆了,以为她开玩笑,没人会上当。怎能想到,她愣是卖空了……“云栖皱着眉道,“如果是为了灵珠,为什么不是等我们离岛之日?“

    春熙才高调的买灵符,次日就失踪,接下来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下手者怎么能保证自己肯定不会被发现?

    危险性太大了啊。

    蓝凤西一个个的追问,锁定了几个对春熙定价不太愉快的人。正打算详细追查,忽然间,一道蕴含着灵光的飞讯符,嗖的一下落在他头顶上。

    于此同时,聆韵、云栖、齐光,每个人都受到了。

    连蓝琳儿也得了一枚。她急忙打开一看,“无忧。安全。“落款是春熙的独门暗记。

    从前春熙在紫阳大殿重塑身体时,几乎每个符仙门弟子都在大殿外,隔空和春熙信息联络过。

    眼下看着简短的几个字,蓝琳儿光瞥了一眼这风格,也知道谁发来的。

    “害我白担心了一场!这个臭春熙,等我见到肯定要骂一场!“

    云栖得的飞讯,信息稍微长了一点,“突发意外,暂时不能和尔同行。出岛之时,自会出现。“

    蓝凤西的是,详细说明怎么“失踪“的——黑白交汇之际,起来看日出,被墨色吞噬,落入神秘遗迹中。暂时安全无忧,还不能脱困。预感没有什么大危险。

    至于聆韵的,则是交代了许了了、藤子榆纷纷步她后尘,目前三人虽然没有碰头,但彼此感觉对方的存在。若是有担心二女的人,劳烦聆韵世界代为说明,目前安好。若有意外,也会通知。

    几张飞讯符,传递的消息太及时了。连遗迹也不能封锁,众人沉默了半响,

    “刚刚那个飞来的符怎么卖?“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