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首富杨飞》

第1176章 生隙

    企业经营中,既要学会加法,更要学会减法。

    扩张是加法,撤厂是减法。

    每个时期,需要不同的加减法。

    六年前,杨飞急于扩张,又想树立在行业内的领导地位,就只能从别人手里收购,才能更快更好的完成产业布局。

    事实证明,杨飞先后收购了南化厂和活力厂。

    华中地区两家最大的日化厂,同时被杨飞收于麾下。

    美丽集团日化产业迅速发展,抢占了整个华中地区的市场,继而辐射全国,短短几年时间里,就发展成了全国第一日化大企。

    现在回过头去看,杨飞当初的收购举动,是十分明智的。

    南化厂和活力厂加在一起,年产能达到了十五万吨,在这几年里,为美丽集团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随着集团的急速扩张,老旧的南化厂,成了集团里面最差的一个厂,设备陈旧,隐患重重。

    杨飞权衡轻重之后,决定关停南化厂。

    他在南化厂开完会议,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今天的会议上,杨飞并没有谈及撤厂的具体操作流程,只是和管理层通了通气,先打个埋伏,让大家有一个心理准备。

    怎么撤厂?

    工人的流向?

    厂房设备的其它用途?

    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杨飞需要和专业的团队进行讨论,才能做出决定。

    散会之前,杨飞着重提醒大家,今天的会议内容,属于公司的绝密,暂时不得对外宣扬。

    话是这么说,其实杨飞也知道,等他前脚离开,后脚全厂人都会知道撤厂的消息。

    知道就知道吧,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先让大家知道,看看工人们的反应也好。

    杨飞下得楼来,挥了挥手,不让他们送。

    耗子已经拉开车门,请杨飞上车。

    车子刚驶出大门,杨飞忽然记起郭小丽来。

    他掏出手机,拨打郭小丽的电话。

    这个号码,还是苏桐给他的。

    郭小丽现在已经是南化厂的质检部主管,不过还没有资格参加刚才的会议。

    她一看来电,赶紧接听,惊喜的道:“杨飞!不对,我应该叫你老板。”

    “你知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杨飞呵呵一笑。

    “苏桐告诉我的,我一直存在手机里,却不敢随意打扰你。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我在南化厂,门口这里,你出来吧。”

    “啊?我听他们说老板来了,我还不相信呢!真的啊?我这就出来。你等等啊,我、我换套衣服。”

    杨飞笑道:“没事,我们是老同事了,你还怕见我啊?”

    “这是对老板的尊重。”

    “行,我等你。耗子,靠边停一下。”

    耗子答应一声,将车子停在马路边。

    “飞少,抽烟?”耗子拿起烟盒递到后面。

    杨飞接过来,点着了一支烟,摇下一半车窗,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象。

    “耗子,我以前就在这里面工作,每个月三百七的工资,在当时算是高工资了,国家干部也才这么多工资呢!”

    “以前能进国企当工人,都是家世很好的人。”耗子道,“像我们,没背景,没文凭,只能卖苦力。”

    杨飞道:“这个工业区,还是老样子,六年来也没什么变化,市里的工业发展,很乏力啊!”

    这就不是耗子能接的话了,跟着笑了笑:“飞少说是,那肯定是。”

    杨飞道:“这也是我为什么反对在益林大力发展工业的原因,连省城都只能发展成这个样子,一个小县城又能闹腾到哪里去?我一个人再厉害,也撑不起一个县。”

    他看到不远处的宿舍楼,忽然有些伤感的道:“南化厂要是撤了,这个工业区就更萧条了,生活街也会倒闭一大片门面。”

    他想到和苏桐在这里看片的时光,仿佛还在昨天,谁知道一晃六年过去了。

    杨飞抽完烟,接到苏桐的来电。

    “师姐,我正想你呢,你电话就来了。”杨飞笑道,“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杨飞,你要关闭南化厂?”苏桐似乎没有心情和杨飞谈情论爱。

    “喔,是啊,你怎么知道了?”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要商量吗?

    以前,杨飞是老板,苏桐只是秘书。

    有什么事情,都是杨飞一言而决,当然用不着和一个秘书商量。

    杨飞不会这么做,苏桐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现在不同了。

    苏桐肚子里,有了杨飞的孩子,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主人姿态了。

    “南化厂怎么能关停呢?你别忘记了,我们就是在南化厂认识的呢。”

    “我知道,师姐,集团的发展,到了一定高度,我们必须有取有舍。南化厂的安全隐患实在是太多了,人浮于事的情况也很严重,与其花费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去整改,还不如一刀切了干净。”

    “杨飞,对你来说,这只是一家老旧的工厂,但对南化厂的工人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活来源。”

    “师姐,道理我懂,但我是企业家,我不是慈善家。就算我是一个慈善家,我也首先是个企业家,其次才可能是慈善家。我如果在企业经营行为中赚不到钱,又拿什么去做慈善?”

    苏桐道:“杨飞,你变了。”

    “我一直是我,我没变。”

    “我还记得,你收购南化厂时,你站在所有南化厂工人的面前,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你要求大家以厂为家,努力工作。可是,你现在却要把他们的家给拆散了。”

    “……”

    “杨飞,你不能这么做,南化厂的业绩还可以啊,我看这这几个月的周报,并没有到倒闭的困境吧?你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

    “我已经慎重考虑过了。”杨飞道,“经营上的事,你不太懂,你就不要插手管了。”

    “你嫌弃我了?”

    “……”

    “杨飞,我也曾经是南化厂的工人,南化厂的事情,远比你想象中复杂。你知道当时市里为什么迟迟没下决心卖掉南化厂吗?就是怕处理不好!杨飞,听我的,不要关停南化厂。就算你不想要了,你也要想一个稳妥的办法来处理。”

    “行了,我知道。你多休息,注意胎儿,别生气。”杨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怕再讲下去,两个人能在电话里吵起来。

    这个非常时期,他不想和苏桐发生任何争执。

    http:///txt/87744/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