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六百六十八章难道你是楚家的看门狗?

    那家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起来的,一脸的迷惑的摔到一边,却迷不住身上传来的剧痛,更压不住连声的哀叫,显然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了。



    “楚家主,这事就是你不对了。”就在那人飞出去的同时,何冲的声音也在两方中间响了起来,“人家摆明是要让你名声尽毁,是在逼着你先动手,你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呢?”



    “师……”楚韶策见到何冲顿时大喜,张口就想叫着习惯了的称呼。



    “是,可不是我吗?”但何冲却直接打断了他,“我今天也算是恰逢其会,跑个步都能看到这么盛大的场面,本来只想看看热闹,哪想却见到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存在,这真是忍不住才出手的,跟楚家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何冲这话说的那真是傻子都能听出来是瞎话,但就是挑不出毛病来,毕竟谁也证明不了他是从楚家里面出来的,所以也只能干瞪眼。



    “何冲,你居然还敢站到我面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傅阳途在古玩界的威名已经被毁了一半,其根本原因就是何冲,又怎能不怒,“我早就知道你是跟楚韶策勾结在一起来坑害我,果然露出了马脚!”



    “excuseme?”何冲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我跟楚家主勾结在一起?你有证据吗?人证?还是物证?”



    “还需要证据?”傅阳途冷笑,“没有勾结,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上次分明就是你们做好的局,故意来坑害我!”



    “真是笑话!”何冲讥讽道,“我在这就是勾结楚家主?那你们这么多人在这,是不是都想拜进楚家当个看门狗啊?”



    这话说的没毛病,不能说谁出现在楚家院子里就说谁是楚家的帮手,他傅阳途带着五十多号人不一样站在楚家的地盘上,难不成也是帮手吗。



    虽说何冲的出现根本就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但承认了是一个状态,不承认又是另外一个状态。



    而现在的情况来看,不承认才是正确的,也省的这群傻帽集体发挥。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都不用傅阳途开口,那些人直接就炸了,尤其是其中一个,抬手就想打来,只见他人高马大,甚至比何冲还要高上一个半头,浑身上下都是结实且大块的腱子肉,满脸的天生凶相,大吼道,“刚才你打伤我师兄的账还没跟你算,居然还敢出言讥讽我们,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这样的一个人,都不用动手,光是看着便觉得怕的要命,两米多的高度,再加上那一身的超强肌肉,绝对属于先声夺人型的,而他那一拳挥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要毁天灭地似的,煞是可怕。



    可也就是这样的一只手,却只伸出一半就停了下来,不仅如此那家伙更还满脸的痛苦,似在抵抗着什么,却根本无力抗争。



    “就凭你?”只见何冲直接拿住对方的手腕,甚至都只能握住一半而已,却就是能让这家伙动不得分毫,“你很在意你师兄是吧?那你就陪他去吧!”



    话音一落,何冲直接一记起脚大开球,两米多的壮汉就好像足球一样腾空而起,跟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而且还是直接砸在之前那人的身上。



    只听本还在地上哀叫的那家伙直接一声惨烈的大叫,再就没有了其他声音,显然是直接被砸的昏了过去。



    “块头大了不起啊?”何冲轻蔑哼道,“嘚瑟什么!”



    “你……你居然……”傅阳途先是一副惊恐的神色,却很快转为喜色,同时大叫,“楚家打人了,楚韶策仗势欺人了!”



    可算让这家伙找到机会来扣帽子了,那样子就好像看见他亲爹一样的兴奋,几乎都快手舞足蹈起来了。



    “特么的,叫唤什么?”何冲听的心烦,直接给这家伙揪了过来,两巴掌毫不犹豫的伦了过去,骂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楚家出手了?”



    “你刚才打了我们两个手无寸铁的无辜之人,还想狡辩?”傅阳途被扇的内心恐惧,但嘴里却仍旧叫道。



    至于其他的那些人,本来还是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但见到何冲轻松干掉这两人后却都齐齐的变了些脸色,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对,人是我打的没错。”何冲不否认,但却说道,“但我是楚家的人吗?我姓楚吗?”



    这话可是一点错没有,既然说是楚家人动手,那就得证明何冲是楚家人才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姓氏证明,可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啊。



    “楚家主,我是你们家的人吗?”何冲回头问道,“你跟我有关系吗?”



    “哈哈,当然没有关系了,我姓楚你姓何,怎么会有关系呢,我们楚家的子弟也从来没有个姓何的人。”楚韶策怎么会不明白,直接配合道。



    “听见了?”何冲又是一巴掌,这次使的劲更大,“你说你岁数这么大了,脑子里都装的是大粪吗,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你……你们是在狡辩!”傅阳途身上抖的更厉害,却还在叫嚣,“你要不是楚家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还在这呢,你是楚家的看门狗吗?”何冲骂道,“别特么的废话,不就是为那天的事想来找麻烦吗?”



    傅阳途能出现在这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为了报复,就是不知道他怎么能召集到这么多人,而且看起来好像都是古武者。



    而且他们也显然是被提前告知了什么,尽量不动手只动嘴,显然是想诱使楚韶策先动手,好制造舆论。



    只是没想到手的确是对方动的,可惜不是楚韶策,而是何冲,这可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



    “楚家主,我今天到你家来是跑步路过,入侵你私人领地肯定是有所惩罚,不过我想过会儿跟你算这笔账。”何冲扫了圈那些人,身子不动却说道,“可以吧?”



    “可以,不过一会这账可是不好算,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楚韶策说道。



    “行,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了,现在我想跟这几个人先算算账,希望你先离开,免得有人说咱俩勾结。”何冲直接说道。



    “可是……”楚韶策有些犹豫。



    “我说……”何冲没有多余的废话,“回去!”



    听到何冲声音里那份不容置疑,楚韶策明白在待下去只会耽误事,赶紧招呼楚家人退了回去。



    “你们几个。”何冲随手把傅阳途丢到了一边,摔的这家伙骨头都快散了,不住的哀嚎,“一起上吧,别以后再说我欺负你们。”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