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五彩障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五彩障

    一会儿可不是有硬仗要打呗,这边打的昏天暗地,居然只派来了这点人支援,那个尊主甚至都不露面,看来后面祠堂并不是单纯的包围,想必是在强行破除那层天剑派的防护。

    只是这层防护太坚固了,而且非常困难,否则也不会捯饬了一个多月还没成功。

    但以对方这无法多派人手出现的情况来看,那边八成是到了关键时刻,否则也不会这样。

    “你们怎么来了?”解决完这些人,全玉书高兴的一把搂住自己这仨兄弟,喜道,“这是跟我有心灵感应么,知道出事了,特意来帮忙的?”

    “感应个锤子。”柏梦虎嫌弃道,“你要是个娘们我就跟你感应一下,可惜你不是,我才没这个嗜好呢!”

    “我们是接到了何冲的消息才赶过来的。”薛平谷在旁边接话道,“只是我们路上走的稍微慢了点,再加上他发的定位太笼统了,所以才来的晚了些,好在没耽误事。”

    “何冲叫你们来的?”全玉书一脸呆懵,看向何冲,“你不是不想叫他们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在动车上你问我叫不叫,我说当然得叫,你忘了?”何冲摊手笑道。

    “你难道不是说给监视我们的人听的?”全玉书还是一脸的呆懵,“不是骗他们的?”

    “当然没骗了,这次的事情肯定不好解决,既然猜到了天剑派这边敌人肯定会很多,傻子才会不做好充分准备呢!”何冲揶揄道,“你不会连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都不知道吧?”

    “我……我怎么不知道了!”全玉书闹了个大红脸,“谁知道你是偷摸的联系,主要是你太奸诈!”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大笑起来,反倒是洪芝真人他们看的一脸迷茫。

    要知道薛平谷他们三个展现的实力太过于震撼,两个仙武境中期,一个仙武境后期,这实力足够撑起一门大派了,他蜀山派积累这么多年也才四个仙武境,何冲他们这么年轻却都已经到了这个境界,而且只有一个初期,换作谁看见了都得吓一跳。

    何冲赶紧给双方介绍了一下,同时也将穆煜祺的事简单的说了下,互相报出自己的门派后,洪芝真人脸连叹息,没想到自己的两位老友居然培养出了如此强大的后人,不得不让人佩服。

    “你们去后面救援,我去找煜祺。”何冲说着又分出来四份翠饮泉水交给薛平谷他们,“那尊主是百毒熬炼而成的境界,内力本身就有剧毒,你们一定要小心,一旦发现不对劲就喝一小口这泉水,当可解毒!”

    “我们去了还需要观察一下吗?”薛平谷追问,“等你来了再动手?”

    “不!”何冲淡淡一笑,“直接开打,就是要趁着他们无暇对付我们的时候出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好!”薛平谷几人点头。

    “洪芝真人、洪安真人……”何冲跟着转身拱手,“劳烦两位真人带领我这几位兄弟前去救援,我去接了钟哥跟煜祺马上就赶过来。”

    “几位少侠年少英才,怎敢说带领,大家齐心合力便是,何少侠你去吧。”洪芝真人应道。

    何冲再看了一眼他们,跟着身形晃动,转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薛平谷他们还都好说,可洪芝真人师兄弟俩可就是惊讶的嘴都快合不上了,毕竟这身法快的他们都看不真切,是在是可怕。

    他们没有磨蹭,马上便飞速朝着后山祠堂而去,至于何冲则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钟坚白两人藏身的地方。

    “怎么样?”见何冲这么快回来了,知道是没什么大问题,但钟坚白还是下意识的开口询问,“都解决了吗?”

    “没问题了,现在你师父还有我兄弟都去了后山祠堂。”何冲说道,“我们也往那里去,尽快将敌人解决。”

    “要不让我也参战吧。”钟坚白浑身难受的说道,“总不能看着你们拼死拼活我在旁边躲着吧?”

    “也好。”何冲想了想,“但有一条,如果见到我出手了,一定要跟我换位置重新回来守在煜祺身旁,到时候肯定也会有敌人来抓他的。”

    “成!”钟坚白如获重负似的吐了口气,他倒不是觉得穆煜祺累赘,而是也想参与到战斗里,毕竟那些人同样也是侵犯他们蜀山的敌人。

    后山祠堂距离不是很远,薛平谷他们六人虽然不认识路,但升到半空一瞧便找到了凑在一起的那些敌人,随即他们便飞快的冲了过去。

    只见那些人三个一堆的很有规律的站在五处,一共有十五个人,但每个都是仙武境的地步,不仅如此这五堆人里每一堆都是俩中期配一个初期,这份阵容可真的是太可怕了,不要说现在的古武界,哪怕时很久远以前的古武界能拥有这么多高手的门派也绝对是拔尖的存在。

    祠堂前的确是有屏障在保护着,只是这屏障并非无形无色,而是五彩之色,有了色彩自然就显出了形状,好像一块幕布般挡在他们面前笼罩住整个祠堂。

    之所以能看出这些人的境界,是因为他们全部化形归真,手握各种颜色的兵器,以最简单原始的办法强行想要破开这屏障的阻碍。

    要说这屏障的确是太强大了,一个多月近两个月的时间硬是拦在这里没让他们前进半步,可绕是如此这么久的时间过来,再加上这么多人持续不断的强行破坏,却也到了强弩之末,甚至已经见到了上面出现的道道龟裂痕迹。

    “太师爷,我劝你还是老实的出来吧!”薛平谷他们到了近前并未马上出手,而且停了一下,但也就是在这时,有一个未参与破阵的家伙大声的对着里面说道,“何必死撑着,你身中剧毒,这一身的修为已经没有了,难道你要像我二师弟那样惨死才好吗?虽然功夫没了,但活着才是最好的,只要你把流岚针献给尊主,我保你性命无忧,怎么样?”

    看来这就是穆煜祺口中说的那位师伯了,而穆煜祺的太爷爷也的确是在祠堂里面,依仗这祠堂最后的屏障,死也不肯出来投降。

    “沃泽欲,你身为天剑派弟子居然吃里扒外,真以为投靠了那圣主便能一生无忧吗!”从里面穿出一道愤怒的声音,却同样让薛平谷等人愣在了当场。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