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乖,听话

    何冲走的很悠哉,慢慢腾腾的溜达着,他主要是想来找那东西,对输赢不是很放在心上,就让另外那三拨人争去吧。

    说实在的,这获胜的奖励对他真的是没啥吸引力,就那个破储物玉器,巩斯那个都算好的了,长的都跟石头差不多,难以想象谢克冯发下来的那个得是什么样。

    至于进入苍武阁的问题,何冲只是好奇,并非向往,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学过上界的功法或者技法,本来说过要学的,但从来到雨凌宗后天天破事一堆也没时间。

    不过这都无所谓,凭他巩斯的面子,厚着脸皮进去待两天还是没问题的,所以何冲根本不在意。

    还是那句话,何冲最想找到的就是吸收药田活力的玩意,这一路上走的慢是因为他怕漏过什么,还有就是他也啊有灵兽啥的来偷袭,所以小心一点。

    路上倒是看到几只灵兽,但都是小家伙,甚至连九品都不如,本来还朝他龇牙咧嘴拉着,但一靠近就跑的没影了,也是没什么意思。

    本来谢克冯让他走的是左边,那意思很清楚是让何冲追上宇文弦他们,这也是为什么会让碎雨门的最后出发。

    但何冲却走了个偏差,在中路与左路之间上山,这样一来谁也遇不到谁了,也省的麻烦。

    本来他也想过找到耿博,然后带着他走的,但那是最初的想法,那时并不知道那个未知玩意的存在,此时既然知道自己要离开结界的范围,自然也就不能带着耿博了。

    倒不说是累赘,而是怕他有危险,毕竟这上界的深山何冲还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里面深浅,还是自己更稳妥些。

    但是这一路上也是太无聊了点,竟是些小虫小动物的,干脆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灵兽来打发时间。

    何冲也从一开始的慢慢悠悠变做了疾步快行,毕竟实在是没感觉到什么危险,心里自然而然的就放松了警惕。

    山体的确不低,何冲快速行进下也是用了好一段时间才到山腰,进到这里面何冲突然感觉到气氛好像更紧张了些,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在随着他流转。

    停下脚步,眼中透出疑问的目光,何冲感觉到这周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一般,仔细聆听却是一阵“沙拉”的声音送了过来。

    那绝对不是有足之兽的动静,反倒像极了蛇类行走的声音,蜿蜒着的身躯压着地面上的杂草,不断发出那种摩擦的声音,想想都觉得有些渗人。

    如果隐藏的是个仙灵武者,何冲大致还能判断出对方的能耐,可这灵兽却是第一次瞧见,是在无法判别,更别说此刻他根本就没看到那灵兽的模样。

    将鱼肠剑拿出攥在手里,只露出一大半的剑身,远远的看去就好像攥着一把水果刀一样,何冲的眉头皱起,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沙拉”的声音仍在不断的传来,但距离一直都没有拉近,显然那家伙在寻找机会发动致命一击。

    何冲从声音上判断出对方所在的方向,嘴角微微一笑,直面向那个方位,还没等他将鱼肠剑立却忽然看到不远处的草丛里猛的窜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巨蛇,单头双身,血盆大口张开,毒雾喷洒,两根利齿闪着森森寒芒,照着何冲就咬了过来。

    本来没见着这东西的时候,何冲还有些谨慎,可在见到这东西后,尤其是这东西发动攻击以后,何冲反倒无所谓了起来。

    眼前这条巨蛇,虽然长得挺吓人,一个头后面跟着俩身子,搞的好像变异了一样,但其实就是个九品的灵兽,甚至还是档次比较低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何冲医治之前的耿博一样,菜的一批,完全不用去顾忌。

    就算不避不躲,何冲让这家伙咬下来,就凭这条大蛇的能耐也未必能咬破何冲的皮肤。

    话虽这么说,但这东西也是挺恶心的,何冲撇撇嘴还是无奈的竖起了鱼肠剑,他甚至都不用往前递,因为他知道这条蛇一定会自己撞上来的。

    但是让他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条蛇还没等扑到一半却自己掉了下来,而且还是浑身颤抖的那种,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什……什么情况?”

    何冲也跟着有点发懵。

    可还没等他去寻找原因,却忽然感觉到木雷珠似乎有些躁动,确切的说是水雷珠内那个青龙兽正在愤怒的咆哮着。

    再确切点说是青龙兽正在非常不满且愤怒的吐着蛇信,似乎是自傲埋怨何冲居然会被这种小角色偷袭,更似乎是在斥责那条不开眼的双身蛇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就是活够了。

    这可是何冲第一次见识到这个情形,他真是没想到青龙兽居然还有这个功能,可以震慑灵兽,这可真的是有意思了。

    那双身大蛇,此时哪还有一开始的威猛,蛇信一点点的往外吐着,脑袋一低一低似的好像在求饶,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唯恐那个恐怖的青龙兽对自己施以极刑。

    “你是在怕它?”

    何冲指着自己身体青龙兽所在的位置问道,“他很厉害吗?”

    双身大蛇连连点头,蛇嘴里不断地发出“嘶嘶”的声音,身体颤抖的也更加厉害,唯恐说错什么被直接干掉似的。

    其实何冲能感觉的出来,这条大蛇并不是怕死,而是怕青龙兽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威压,换句话说这种恐惧是骨子里带来的,完全无法抗拒。

    这条蛇可以被杀也不皱眉,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抵御青龙兽的威压,似乎这是自古至今就存在似的。

    “吼吼!”

    听到何冲的话,青龙兽很是不满,在木雷珠上生气的跳动了好几下,似乎是在发泄。

    “这就有意思,这么说这山上的灵兽我都不用害怕了?”

    何冲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向那大蛇,“抬头,我瞅瞅你究竟什么模样。”

    现在对这双身大蛇来说,何冲就是青龙兽的代言人,怎么敢不听话,老老实实的抬起头来,身子也直了直。

    “除了身子是俩其他的也没什么不一样。”

    何冲端详一会儿,又招了招手,“张开嘴。”

    大蛇乖乖的张开了巨大的蛇口,却隐忍着没有喷出毒液,如果不知道的人在旁边看着,还以为是这条大蛇要吞掉何冲,谁知道竟是何冲在指挥大蛇。

    就在何冲满意的想要让大蛇重新趴下的时候,旁边却忽然传来一声大喝。

    “看剑!”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