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一二品还差不多

    一听这吼声就知道绝对不是在结界内见到的那些灵兽这么简单,耿博甚至都感觉到地面似乎都被这吼声震的发颤。

    “不会吧?”

    耿博哭的心都有了,“我才刚说完,这就出来了?”

    “看样你这嘴是开了光。”

    何冲哈哈一笑,却丝毫不惧,向那吼声的方向前迈一步,“要不就是你身上有想味,给它引过来了。”

    “这时候你还有闲心开玩笑。”

    耿博气的想骂人,“还不赶紧走,我挡着!”

    “走不掉,真要是把你自己丢在这,我岂不成小人了。”

    何冲没有回头,说道,“你安心看着,我来收拾它。”

    耿博怎么肯,上前就想抓着何冲的衣服往后拽,但还没等他碰着,却见到眼前远处的树木都在抖动,跟着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传来,一个两人多高的大家伙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眼前这灵兽长相很是怪异,猪的身子,脸型却是瘦长,尤其是鼻子前伸明显要长,却又不像大象那般可以卷绕,只是长出一部分来微微垂下。

    后面三分之二的身体是黑色,但前面三分之一的身体却是白色。

    “你见识多,这灵兽叫什么,几品的?”

    何冲仍旧不以为意,“看着挺凶悍。”

    “我哪知道,我只认识结界里的灵兽。”

    耿博都快抓狂了,“你还有心思看,赶紧跑啊!”

    这灵兽似乎从来没见过人类,先是一愣,却跟着面露凶相,两只前爪高高扬起,嘴巴张开又发出一声响亮的吼声。

    就算再怎么不知道也会明白这一定是进攻前的号角,目的就是震慑猎物。

    耿博急忙上前抓住何冲的衣服就想往后拽,同时长剑亮出,拼命的涌出全身的源力想要拼死一搏。

    何冲当然不会真让他出手,反向按住他的胳膊,两人此时倒有些争执不下的感觉。

    那灵兽却根本不管他俩是不是在协商又或者在争执,它只知道想要吃掉眼前这俩从未见过的动物,狂奔而来,那大口张开就想要朝着何冲的脑袋咬下来。

    这灵兽比之结界里的真是凶悍数倍,无论速度还是力量皆都强悍,甚至让耿博都来不及反应,那血盆大口便已经来到了何冲的头顶。

    何冲脑袋不小,可在对方的嘴下却好像一个普通的果子一样,甚至可以预见,只要轻轻的咬下去便会立即塌扁。

    耿博不忍再看,他甚至将脑袋别向一旁,眼中似有热泪涌出,同时心中想着如果何冲死在着灵兽口下,自己拼着命也得给他报仇。

    可偏偏还是没有出现该有的惨叫,甚至连那灵兽的声音也没有了,确切的说是能听到粗重的气喘声,似乎充满了恐惧。

    感到奇怪,耿博睁开一只眼偷偷看去,但马上另一只眼也不自觉的睁了开,因为他再一次的见到了难以置信的场面。

    只见那灵兽的嘴依旧还是张着的,甚至都已经没过何冲恶额头,可偏偏就是咬不下去,甚至还在抖动,似乎害怕的要死。

    而何冲则是不动不摇的站在原地,半点恐惧的情绪都没有,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的气定神闲。

    “滚!”

    忽然,何冲淡淡的开了口。

    听到这话,那灵兽吓的直接跳起,巨大的身躯落下时连地面都跟着抖了一下,却是没有半点犹豫的直接匍匐在地上,甚至连看都不看去看何冲。

    “这……这是怎么回事?”

    耿博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又是你干的?”

    “不然呢?”

    何冲呵呵一笑,“它自己醒悟的?”

    耿博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感觉了,要知道炼兽师驯兽的能力还是得跟自己的境界挂钩,就算有厉害的也不过是越一个级别而已。

    何冲在他的心里不过是融灵境初期而已,能驯服七品的铁蚣雕已经是够神奇了,眼前这个灵兽显然比铁蚣雕还要强大许多,居然也这么轻松就驯服,是不是有点太扯淡了。

    就算真能驯服,也不可能一句话就了事吧,哪个炼兽师不是耗费大量的精力才能彻底驯服一头灵兽,可在何冲这怎么就跟喝水一样的简单。

    “来,交给你了。”

    何冲朝着耿博说道,“给你个狩猎的机会。”

    “不不不……”耿博连连摆手,“还是你自己来吧,我没这个本事。”

    灵兽的品阶越高,皮肉越是坚硬,耿博很有自知之明,而且何冲能驯服不代表自己过去也管用,真要是一剑扎下去再让那家伙恼火反扑,这可就划不来了。

    何冲也不在意,鱼肠剑取出,走上前去手起剑落,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那灵兽便彻底的没了气息。

    取出灵兽晶,用清水洗刷干净,何冲反倒有些失望,似乎不太满意。

    “看来又是个六品的,不咋地啊。”

    何冲摇着头,“不好,很不好。”

    “啥?”

    听到这话,耿博的嘴角一阵抽搐,“六品的还不好?

    那你想要几品的?”

    “来个三四品的还差不多。”

    何冲将灵兽晶丢给他,笑道,“一二品估计在这也找不到。”

    “疯了!”

    耿博感觉自己一阵眩晕,捂着脸痛苦道,“你肯定是疯了,六品灵兽都不满意,居然还想找三品四品的,你是真活够了吗?”

    何冲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膀给其鼓励的信心,随即拉着就走。

    “你也看见了,我根本就不怕灵兽,所以三四品真的不算什么。”

    何冲说道,“真要来个一品的倒还好呢,到时候骑着回宗门,我看谁敢来找麻烦。”

    耿博这会儿是笑不出来了,他权当自己没听见,反正这话和神经病说的一样。

    “你为什么连六品的都不怕?

    不是,为什么六品的都这么怕你?”

    耿博越发的感觉不对,“其实你的境界很高对不对?

    其实你早就超越了宗门所有人对不对?”

    “此话怎讲?”

    何冲一扬眉,笑着反问,“我的境界你不知道吗?”

    “天灵大陆无论哪个职业都是跟境界挂钩的,你要不是境界高明,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能让一个六品的灵兽听话趴在那让你杀?”

    说到这里,耿博露出惊恐的面色,“其实你已经是堪比二品或者三品灵兽的仙灵武者了对不对?”

    “想什么呢?”

    何冲哈哈一笑,“我要是这么厉害,早把化雨门那群家伙包括冬意封那老东西打的满地找牙了,还会现在这样?”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