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居然是白虎兽的后裔

    与其在这深山老林里乱转乱闯,还不如找个熟门熟路的打听下消息来的稳妥。

    鼻子底下一张嘴,陌生地方全靠问,这要换成别人一定抓瞎,确切的说是一定就命丧虎口了。

    但对何冲来说这就是个指向标,好的不得了,包打听还包带路,前提是它得知道。

    那白色剑齿虎一顿低声嗷嗷,何冲皱眉听着,总也算明白了个大概。

    “你居然都在这呆了百多年了?”

    何冲颇感意外,“你还挺能活啊。”

    听到这话,金雷珠里的白虎兽就不乐意了,也跟着一顿嗷嗷,倒让何冲脸上一红。

    人家白虎兽说了,别看这只是自己的后裔分支,因为有自身的血脉,自然也是生命悠长,像剑齿虎这样稀薄到极点的后裔最少也能活个两三百年,才一百年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你也能听得懂?”

    旁边的耿博虽说见怪不怪,但还是再惊讶一回,“这一顿嗷嗷的,你是从哪听出来它活了百多年的?”

    “就是在这嗷嗷里啊。”

    何冲说道,“你先一边玩去,我再问问它回去的方向怎么走。”

    听何冲说要问归路,这耿博立马就老实了,连连的点头一点声音都不敢出,他实在是对这个地方太头疼了。

    “来,咱俩单独聊聊。”

    何冲一搂剑齿虎的脖子就往旁边走,“问你点问题。”

    “喵……”这剑齿虎也是挺没点节操的,以为何冲是要揍它,居然又化身成猫开始撒娇,“喵喵……”“你这声线也是够怪异的,居然还能发出这个声音。”

    何冲一脸的黑线,“行了,别喵了,怪恶心的。”

    本以为是啪啪马屁,哪想到拍在马脚上,剑齿虎一张老脸立马就垮了下来。

    “我问你,这山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何冲弯下腰凑在剑齿虎耳朵边上,“仔细想想,见过没?”

    “嗷嗷……”剑齿虎眼神有些迷茫,摇了摇头又叫了两声,显然是对何冲说的东西不太知道。

    “你再仔细想想。”

    何冲继续问道,“比较不一样的地方,或者有什么不敢靠近的地方?”

    何冲也寻思这事了,既然能挖出那么长的地道来吸收药田的精华活力,那这东西一定很厉害,肯定是这山里的灵兽无法伤害的,否则早被刨干净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耿博在旁边看的纳闷,心想问个路怎么还得说悄悄话,他总觉得这事似乎不太对劲。

    “何冲,你究竟问什么呢?”

    耿博有点按捺不住的问道,“咋还见不得人啊?”

    “人家虎大哥不喜欢喧哗,我不得悄声问啊,一旦惹得不高兴了再吃了我怎么办?”

    何冲回头瞪了他一眼,“再等会,急什么,要不你来问?”

    听到这话,耿博翻个白眼,心想刚才你吓唬人家的时候怎么没见害怕,刚才吆喝的时候怎么没见害怕,这会儿倒害怕起来了。

    不过也是没辙,耿博可不会什么兽语,这会儿只能指望何冲来询问。

    “嗷嗷……”见何冲说虎大哥,这剑齿虎还以为在恭维自己,乐的叫了两声。

    “高兴个屁,又没说你。”

    何冲一巴掌拍在它脑门上,下手还挺重,声音都不小。

    耿博在不远处看的一阵呲牙,瞧着都觉得疼,别说挨在身上了,这俩究竟谁怕谁啊。

    “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何冲继续追问,“好好想想,想好了有奖。”

    “嗷……”剑齿虎皱着眉头寻思半天,可还是一无所获。

    这就让何冲有点为难了,暗道难不成自己猜错了,那个东西并不在山上,而是从别的地方冒出来的?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巩斯屋子身后全是山,根本不可能有别的地方可供干点啥,怎么可能没有。

    那现在就只剩一种可能,便是那东西根本不在这里,而是在结界内,毕竟何冲所走的只是一条路线,搜寻的范围非常窄。

    可何冲也才能问过黄岩狼以及铁蚣雕它们,也没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似乎结界里也没什么东西存在,这可就让他有点纳了闷了。

    “嗷嗷……”剑齿虎见何冲眉头紧锁,忽然又出声叫道,“嗷嗷……”“咋?”

    何冲一扬眉,“你还有老大?

    感情你不是最强的啊?”

    “嗷嗷嗷嗷嗷嗷……”听到这话,剑齿虎立马开始有些激动,连续不断地叫唤着,似乎在解释什么。

    那白虎兽听到后却在金雷珠里捂着脸生气,一个劲的骂自己这子孙没用,居然在个破山里连个老大都没混上,真是丢人。

    “好好好,我知道它们是早就当上老大了,是老油子。”

    何冲翻个白眼,感情这些灵兽也有排位的嗜好,“知道你不容易。”

    “嗷嗷……”剑齿虎这才哼了两下,似乎在发泄心里的不满,“嗷嗷嗷……”“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灵兽很能活,都不带老死的?

    而且明明只是六品和七品灵兽,却堪比四品”何冲一怔,“你确定?”

    “嗷嗷嗷……”剑齿虎又是一顿低声叫唤。

    “原来如此?”

    何冲皱眉点点头,心中再次升起希望。

    这剑齿虎最后说的是它的祖辈都被那些看起来明明不强大的灵兽一直都压迫着,而且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很久很久了。

    剑齿虎能活很久,连他都说是祖辈的事情,那就说明很有可能是大浩劫左右的事。

    听完这些,何冲越发的觉着那就是自己要寻找恶地方,否则怎么可能让一些不起眼的灵兽变的这么强大。

    “带我去他们所在的地方。”

    何冲拍了拍虎头,“我去帮你出气!”

    听到这话,剑齿虎高兴的直蹦,跟着伏下身子,那意思是要驮着何冲送过去。

    “走吧,问出来了。”

    何冲对耿博叫道,“人家虎大哥愿意送咱们一程!”

    “这么好?”

    耿博有些怀疑,“连五品的你都能指使了?

    究竟你俩是谁怕谁啊?”

    “咋这么多问题呢?”

    何冲翻个白眼,“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自己走了。”

    “走走,就说句话,看把你急得。”

    耿博赶紧跟了过去,一起跨到了剑齿虎的背上。

    这大老虎跑起来果然是比黄岩狼王快多了,而且人家还是五品的灵兽,完全没有压力,这一路跑的那叫一个畅快。

    甚至有其他灵兽出没见这场景也都纷纷避了开,可见剑齿虎在这里的确是个强悍的存在。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