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树苗

    那些灵兽没有一个发出声响的,但那种意欲进攻的气势却弥漫在整个森林里,非常清晰,别说何冲就算是耿博都能感觉出来。

    可偏偏它们没一个肯先冲出来的,俱都隐藏在暗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且它们好像没有看到何冲两人一般,居然半点都不关注,确切的说是何冲两人对它们的吸引力似乎变的很弱小根本提不起兴趣来,这跟在路上遇到的完全不同。

    其实不止是他们,就算是剑齿虎似乎也变了性情,整个身子伏下,四肢用力,似乎随时随地都要冲出去一般,实在不明白是怎么个情况。

    “这……这是怎么了?”

    耿博有点害怕,赶忙跳下虎背,对何冲问道,“我怎么觉得这虎大哥好像有点不对劲呢?”

    “不知道。”

    何冲皱眉摇头,他也很奇怪怎么突然间的就冒出这么多灵兽,甚至剑齿虎也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用手推了推剑齿虎,却发现这家伙居然狠不满的发出低吼声,甚至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其他动作,似乎只是在警告不要妨碍自己,跟着便又重新看向那空地中的四个灵兽去了。

    这可就奇了怪了,这一路上的灵兽只要被自己驯服,没有一个敢对自己亮出这种眼神的,这个剑齿虎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闻到一股子香味没有?”

    耿博忽然问道,“好像是果子的味道。”

    “香味?”

    何冲使劲的嗅了嗅,双眼突然瞪圆,“还真的是有,好像就是从哪空地上传来的。”

    刚说完这话,只见空地中的四只灵兽也都纷纷的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却都站了起来,完全不看仍在外围的那些伺机待发的灵兽,而是转身看向小树苗。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耿博说道,“这个树苗有什么怪异吗?”

    “不知道。”

    何冲皱眉,“但我知道得先让虎大哥清醒过来才行!”

    说是这么说,但何冲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万般无奈下,只能求助躺在金雷珠里的白虎兽。

    那白虎兽似乎也感受到了外界的异样,似乎很是不满自己的后代子孙居然会这么轻易的就被迷惑住。

    其实就算没有何冲的询问它也会动作,只不过此刻更有理由罢了。

    只见那白虎兽缓缓的站了起来,右前爪慢慢抬起却狠狠地拍下,一道白色的光波发出,竟是穿过何冲的身体直奔剑齿虎而去。

    那剑齿虎本来还是虎视眈眈的盯着空地里情况,可就在那光波击中脑袋后却忽然的一愣,跟着晃了晃脑袋,眼中透出迷茫的神色。

    白虎兽见自己这子孙居然仍旧没清醒过来,着实生气,直接一声怒吼,声波传出好像被束音一般送进了剑齿虎的耳朵里。

    这一下可算是彻底的让他清醒了,那剑齿虎好像被长辈责骂的小孩,一张虎脸顿时耷拉了下来,尽是委屈的样子。

    “咋回事?”

    何冲看的想笑,在心中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不知道。”

    而白虎兽无聊的重新趴了下来,却没说原因,只说结果,“我给这臭小子增强了血脉之力,真是太丢老子的人了,传出去岂不是让我很没颜面。”

    没想到这两下居然是给剑齿虎增强血脉之力,倒是让何冲有些意外,似乎有点太儿戏了。

    “此间事了,要杀要留你随意,我没这么丢人的子孙。”

    白虎兽闭上眼睡觉了,恨铁不成钢的它似乎都懒得再管自己这子孙的死活。

    何冲听的想笑,看来这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在灵兽里面也是存在着的,不过也是因为这剑齿虎的血脉太稀薄,否则那白虎兽怕是根本不舍的。

    虽然对方这么说,但何冲对这剑齿虎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也不打算杀了这家伙。

    “听见了吧?”

    何冲吓唬着剑齿虎,“你老祖宗可说把你的命交在我手里了。”

    “喵喵喵……”这剑齿虎绝对会撒娇,朝着何冲就开始学猫叫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剑齿虎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可其他灵兽则完全不同了,何冲向周围看去,似乎在幽暗的森林中看到了一双双正在逐渐变的血红的眼睛。

    “快看,那小树苗好像长出一个果子来。”

    忽然,耿博低声说道,“何冲,你快看。”

    “果子?”

    何冲赶忙看向空地的那个树苗,果然在最顶端长出了一个好像小指般粗细的淡红色果子。

    伴随着果子的出现,四只灵兽似乎都跟着兴奋了起来,不断恶低声吼叫,不安的用前爪扒着地面,甚至还在扭动着身体,却没有一个冲上去抢夺的。

    不止是它们,就算在暗处的灵兽们也都更兴奋了起来,可显然仍旧在等待。

    “那是什么?”

    何冲向剑齿虎问道,“你知道吗?”

    摇摇头,剑齿虎依旧很迷茫,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形。

    何冲没有再问,刚才剑齿虎迷失心智的状态便已经表明了那段时间它是没有记忆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一定跟这果子脱不开干系。

    “快看,绿色的流光。”

    耿博倒是挺能发现的,直见他指着一旁不远处,“跟咱们之前见到的一样。”

    果然如同之前在那棵树下看到的情形一样,绿色的流光不断地流动着,甚至越来越清晰,而且所去的方向也正是那树苗所在的位置。

    这些流光初时并不显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粗壮,从一开始的断断续续变作连续不断,似乎是从地底浮升起来的一样。

    “我靠,这果子怎么这么快就变大了?”

    耿博连续发现问题,“你看,都能看见是怎么成长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重新看向那小树苗的果子,果然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变大成熟,从小指大小慢慢变作三根指头的粗细,再变作一个拳头的粗细,甚至还在逐渐的变大。

    那小树苗细细的枝头也无法承受重量,逐渐的弯了下来,可果子却没有半点掉落的意思。

    颜色越来越鲜艳,从一开始的淡红慢慢变作火红,最后变作了鲜红,好像鲜血一样的红色,越发的夺目绚丽。

    所有的灵兽眼中都爆发出了神采,尤其是那四只灵兽,已经做好了前扑争抢的架势,只不过它们看的并非枝头,而是地面。

    好在剑齿虎已经被清醒了神智不会再受其侵扰,可即便如此还是能表现出淡淡的向往。

    就在这时,那果子终于完全长熟,也终于无法继续停留在枝头,落了下来。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