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小鸡变成了金凤凰

    这解除冰朱果副作用的丹药一次一套只能出来一枚,所以何冲是分两次炼制的,总共也才两枚。

    炼丹的过程中,巩斯又学到了不少他之前未曾接触到的知识,以及对之前源力聚丹的错误操作和理解的更正。

    总之巩斯绝对是受益匪浅,同样也更尊重何冲,更加的对他死心塌地了。

    这要让谢克冯他们知道何冲居然是这样一位炼丹的超人,那真的得是把他当祖宗一样的供起来。

    如果让冬意封知道了何冲的能耐,估计当场都能杀掉车绵鄂来给何冲赔罪。

    毕竟炼丹师难寻,好的炼丹师更加难找,这绝对各个宗门都欲争夺的最佳人选。

    何冲没有留在巩斯这里,而是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耿博跟一个死猪似的躺在床上谁的正香,嘴角还挂着得意的笑容,显然这一天他过的很是熨帖。

    想想也是,以前的耿博那都是被所有人瞧不起的角色,只有靠委曲求全才能勉强生存下来,但凡遇到点什么事只能自己跪地求饶,真不是一般的憋屈。

    而现在,一飞冲天,境界提升不说,还勇夺狩猎的第一名,换谁都得好好招待着。

    他赵帘昂也不傻,自己的弟子里面出来一块璞玉,既然被发现了,那自然就是得供起来了。

    虽说那些灵兽晶已经被证实是捡回来的,但就凭出去结界又安全回来这一点,就足够对耿博刮目相看了。

    所以说他耿博现在绝对是一飞冲天,小鸡变成了金凤凰,得意极了。

    “起来!”

    何冲看的想笑,一脚踹过去,“别睡了,笑的那么恶心,做什么大春梦了?”

    “啊?”

    骤然被踹醒,耿博还真是吓了一跳,看清是何冲这才松口气,随即笑道,“你是不知道,今儿师父还有诸位师兄弟对我可好了,从来没享受过这个待遇,嘿嘿……”“瞧你那点出息。”

    何冲翻个白眼,“回去以后赵帘昂没再询问你什么吗?”

    “能不问吗,在路上就问了。”

    耿博说道,“不过我都揽到我自己身上了,这可是你让我揽的,别说我抢你功劳。”

    “放心,不会的。”

    何冲笑了笑,“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

    我又没病。”

    耿博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总觉得你的秘密远不止我看见的这么多呢?”

    “那你慢慢猜。”

    何冲右手搭在对方手腕上,笑道,“你知道你前儿吃的是什么果子吗?”

    “什么?”

    耿博摇头,“不就是个野果吗?

    不过挺好吃的,如果还有就好了。”

    “你还挺贪心,那叫冰朱果,听说过吗?”

    何冲看了他一眼,“得着这么大一便宜,就别卖乖了!”

    “冰……冰朱果?”

    耿博张大嘴,“不会吧,我居然能吃到那玩意,这么说那棵树就是……”“对,冰朱果树,而且最后两个果子被你和虎大哥给瓜分了,你吃的那个是最好的。”

    何冲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服用冰朱果后有什么副作用吧?”

    “不是太了解。”

    耿博摇头,“我以前听师兄说好像那东西能让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提升境界,但只要冲破了,就是一飞冲天的时候……”“差不多。”

    何冲将手收了回来,对方并无什么异样,基本跟上次是一样的,服用丹药就好了。

    “那……那怎么办啊……”耿博有些着急,“我下午还答应师父在这次大比中一定拿到好名次呢!”

    “所以我才叫你起床。”

    何冲笑嘻嘻的掏出一枚丹药,“这是我师父特意给你炼制的,专解冰朱果的副作用,吃了吧。”

    “真的?”

    耿博想都没想直接拿过来吞了下去,“巩长老真好,回头我得好好谢谢他。”

    “你就不怕事毒药?”

    何冲见他这么没防备,也是无奈。

    “你又不会害我。”

    耿博笑嘻嘻的说道,“不然在山上我都死好几回了。

    别人不信,我还能不信你吗?”

    的确如此,他两人的情义那可真的是生死之中炼出来的,起码对耿博来说是生死之中,对何冲来说只能说是一些小困难。

    但甭管是如何的情形,耿博对何冲真的是没话说,而何冲对他也是报之以李,两人的关系的确是相当铁。

    所以在这个情形下,耿博对何冲完全是无条件的信任,而何冲更不会加害于他。

    “诶,这感觉怎么跟你上次给我吃的那个什么雪莲类似呢?”

    很快,耿博便感觉到了体内药力的作用,“不会还是那东西吧?”

    “当然不是了,这丹药作用起来的感觉有很多都类似。”

    何冲不愿解释太多,“你咋这多废话,要不信你找我师父问去!”

    “嘿嘿,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咋还急了呢?”

    耿博嘻嘻笑道,“瞧你那小气样。”

    “我捏死你算了。”

    何冲翻个白眼,“赶紧行功,免得药效流失,今天晚上你就着重的搞这个就行了。”

    “恩!”

    耿博也知道不能马虎,重重点下头,跟着便进入到了忘我的修炼当中。

    看着耿博进入到修炼状态中,何冲脑子里却在琢磨着自己的境界。

    虽然神之中指解释说这丹药就可以解决自身问题,但也只是解除冰朱果的副作用而已,他的境界却是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恢复如初。

    要知道何冲吸收的可是冰朱果树自身的精华,可比那果子更精纯,也更有效用,但同样的给他造成的副作用更大。

    这一点哪怕在《神农药卷》里也没有任何的说明,毕竟当年的神农可没有木雷珠帮他干这活。

    所以何冲很是苦恼,这家伙一旦要是得从头开始炼,岂不是扯淡了就,毕竟再过半个月就大比了,他还打算那时候好好敲打一下化雨门的这些家伙呢。

    就算半个月后的大比无关紧要,也没办法敲打了,何冲又想到自己未来需要的时间,从头开始哪辈子才能拥有回去的实力,这不跟自己开玩笑嘛。

    一想起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境界,何冲的脑子就是一阵的胀痛。

    这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把自己搞到上界来,还有没有点人生自主权了。

    越想何冲越觉得气,越想越觉得不爽,但又毫无办法,何冲现在除了继续努力外也没别的辙了。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