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级黄金指》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你敢立誓吗?

    各个宗门来的人不多,加上宗主也才来了五个,但来的却都是精英,个个桀骜不驯的样子,站在一旁眼高于顶,完全瞧不起雨凌宗的人。

    谢克冯等人自然也是心中恼怒,毕竟他们是宗门大佬,这直接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可大比这样的事终究是弥罗府的人才选拔,而且一个宗门如果因为沉不住气而被恶意的打压,无法向府都派送人才,那将会是整个宗门的灾难。

    要知道府都那里无论是信息还是资源又或者是成长都要比在宗门里固步自封强太多。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巩斯,当年他要不是去到了府都,也不可能成为炼丹上的佼佼者,甚至在整个弥罗府都非常有名。

    当然,他也是对自己宗门有着深厚的感情,这才在学成后归来,却因为药田的原因一直未能真正的将自己的炼丹能耐发扬开来。

    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空有一身能耐,没有下锅的米菜也还是白搭,可即便如此也正因为是他,整个雨凌宗才不至于快速的没落。

    很简单,就是因为筑源丹的炼制,这种丹药虽然低级,却极为难炼,可偏偏还是基础中最重要的环节。

    毕竟人才不是一蹴而就的,而突破到擎身境又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没有筑源丹,就算突破了也会因为压榨自身潜力过多而失去了未来的发展。

    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小部分人因为个人的天赋问题就对这个的依赖没那么严重了。

    再换句话说,这筑源丹无论在哪个宗门里都是抢手的存在,即便他们有药材,也未必能炼制出来,就算炼制出来也不可能是百分百完美,甚至能到百分之七十就很不错了。

    包括在巩斯这里也是一样,但是何冲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切,但这也只针对雨凌宗而言。

    所以,巩斯才会在宗门里有着如此崇高的地位,他的话连宗主都得好好听着。

    但说到底,没有药材是硬伤,这才让其他宗门的人如此轻视雨凌宗,也正是因为药材问题,这些年雨凌宗一直都处于被打压的地位。

    故而去往府都是绝对不敢怠慢的事情,所以谢克冯才会如此忍让。

    但何冲却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惯着毛病,居然敢在小爷面前嘚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那张奇之前在何冲手里吃了亏,虽然到最后他们也不知道是何冲动的手,甚至都不认为是何冲。

    但何冲在他们手里走脱了却是事实,这件事真要说出来,可就丢死人了,道鸣宗的声势也一定会大减。

    而且也不可能何冲让他上来就上来,那成啥了,太没面子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

    张奇冷冷一哼,“我是道鸣宗的弟子,不是你们雨凌宗的!”

    “谢宗主,你这师弟是不是作威作福惯了,真以为天底下的人都得听他指使呢?”

    仲良毅同样冷笑。

    谢克冯脸色难看,但同样也有点责怪何冲莽撞的意思。

    之前那些话没问题,打脸很爽,可现在这的确有点不太自大了,虽说有理,可完全没有说服力。

    “这雨凌宗现在越来越把自己当成老大看了。”

    王四海阴阳怪气的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这弥罗府当家做主呢,完全没把府主大人放在眼里啊。”

    “废话!”

    何冲直接瞪向那王四海,“府主大人是要放在心里的,向你这样成天把府主大人挂在嘴边,心里却咒骂千万遍的人居然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谈尊重?”

    “你……你说什么!”

    王四海哪想到何冲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急忙就想申辩。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棒槌!”

    何冲瞪着眼直接打断,继续说道,“府主大人那是弥罗府的守护者,我们雨凌宗上下都是极为尊敬的,心中挂念更在努力向上,为的就是报答府主守护之情,不像你天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怎么让自己当上府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跟外府的人秘密见面商量里应外合了对不对!”

    “你你你!你胡说!”

    王四海脸都白了,虽然这话是胡说的,但一旦被有心人传出去,自己真是怎么都洗不清了。

    “何冲,你休要血口喷人!”

    那仲良毅还想出来打抱不平,“今天说的是你们雨凌宗大比,说的是你作弊的问题,不要胡搅蛮缠!”

    “你才血口喷人,你们全家都血口喷人,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嘚瑟?”

    何冲斜着眼看他,“说我作弊?

    你有证据吗?”

    “证据?”

    仲良毅大喜,一挥手,“你敢当着你们雨凌宗所有人的面立誓吗?”

    “有什么不敢?”

    何冲哼道,“我何冲绝无作弊,比试也无人相帮,如果一句虚言,随便我身后的这个死太监跟这个死血口处置我!”

    居然还给袁田跟仲良毅起了外号,这俩哥们可真是给气的要死,但同时也暗自高兴起来。

    只要有这句话,那就好办了,他们早就商议妥当,一旦激将成功就当场询问雨凌宗的弟子,只要有小部分说何冲作弊,那这件事就可以定性了。

    “好,那你可别后悔。”

    仲良毅可算找到机会了,上前就大声问道,“雨凌宗的诸位,这何冲可有作弊,可有不公,你们放心大胆的说出来,不要怕,如果谢克冯敢威胁你们赶出宗门,我们四大宗门也会接收你们的!”

    这就摆明是在挖人了,仲良毅未免也太不把自己当成外人了,同样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大比的决赛还没开始,居然就已经演化到了这等地步,就算谢克冯再怎么想忍,也无法继续忍下去,毕竟这些家伙是在分离自己的宗门弟子。

    “仲良毅,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克冯怒道。

    “怎么?

    你心里也有鬼?”

    仲良毅冷哼。

    “依我看,这根本就是他们雨凌宗高层的阴谋。”

    袁田同样开口。

    “不错,这大比也没什么必要了,干脆回去将实情禀告府主便好。”

    其他三宗同样如是。

    “你们……”谢克冯气的发抖,却没法再说什么,真要是让他们走了,自己的雨凌宗可就真的完了。

    这话虽然说的掷地有声,但没几个人相信,可这显然就是提前准备好的,也很快就会有人响应,而那些人一定就是化雨门的。

    “不公平!”

    柳凯丰站了出来,“何冲绝对作弊,我明明胜过他一大截,却被他打败,不公平!”

    “对,他一开始无人争夺,自动晋级!”

    又有一个化雨门的开口。

    “没错,他暗中使诈,赢得狩猎比赛!”

    这次就是车绵鄂了。

    何冲早就料到化雨门的人会趁机来打压自己,这一定是冬意封指使的,回头看看那家伙,一脸的阴损,眼神里都是得意。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