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大佬退休之后》

496:德福帝姬

    两国准备和谈,闫火罗主动向后撤兵百余里,这仗自然也打不下去。

    但众将都知道闫火罗的尿性,并未真正放下警惕,生怕他们冷不丁打一个回马枪。

    前线将士跟闫火罗打了多年仗,深知这些人的凶悍与野心,决计不会和谈,这背后绝对还有他们不知道的阴谋。这在以前的战役中也不是没见过。“兵不厌诈”,啥手段都是允许的。

    该练兵的练兵,该处理军务的处理军务。

    偶尔还能偷摸出去,打着“锻炼”的名义跑去打猎烧烤,打个牙祭。

    不用说,有胆子干这事儿的人就是裴叶和凌晁了。

    郎昊面无表情地坐在石滩上,两腿随意交叠,手中捧着手机,食指在屏幕上飞速写着字,跟发飙抓劳力的黎殊解释——打猎什么的,是两个小伙伴硬要抓他去打猎的,不关他的事。

    凌晁二人驾马回来,马背上挂着大大小小的野味。

    郎昊有一点很想吐槽这位小伙伴。

    打猎还穿颜色如此鲜艳的大红色衣裳,这是生怕同行狩猎的小伙伴分不清他跟猎物吗?

    凌晁距离石滩还有些距离,大老远便冲他挥手,脸上挂着满载而归的笑。

    他猎来的猎物不少,甚至还碰上一头野猪。

    “只可惜让那畜牲跑了。”

    否则他绝对要拖着那头畜牲回来。

    裴叶撇嘴:“没骟过的野猪猪肉多难吃,你猎来我也入不了口。”

    野猪分量是大,但处理起来麻烦,还得**放血,否则又臭又腥,吃着一点也不香。

    凌晁瘪嘴:“裴先生,我只是向季苍炫耀自己神勇啊,跟猪肉口味没什么干系。”

    只要裴叶在身侧,他想装个比就格外艰难。

    郎昊:“……”

    凌晁跳下马背,一边将猎物放下来,一边嘴巴叭叭叭个没完。

    他今天运气爆棚啊,不仅遇见了一头野猪还遇见一头吃着鹿的大虫。

    大虫皮毛光滑,凌晁一眼就看上了。

    只可惜,他举起的弓箭被裴叶拦下,阻止了他。

    “……小爷还想给母亲剥一张完整的虎皮披风的,但先生说大虫有身孕……”

    郎昊听得耳朵都起茧子,幸好他有一张高冷且面无表情的脸,走神也没人发现。

    待凌晁闭嘴,几人已将猎物全部处理好,架起烧烤的篝火堆,将切好的肉用签子串起来。

    三人默契一致,一手翻转烤肉,一手操作手机,打开屏幕。

    凌晁见黎殊在群里发飙,艾特他们几个,暴躁的气息从一把把带血砍刀的表情包溢出来。

    “动怒易伤肝,伤肝易损寿数。”凌晁将几百条消息逐一看了过来,感慨道,“这东西好用是真的好用,但也有不太方便的时候,找人太便捷。每次编理由说自己没看到消息,想得头秃。”

    他们三个没有旷工,但架不住这个时代没有所谓上下班之说。

    黎殊见到他们清闲就想抓劳工,将别人的活儿也丢给他们处理,谓之“能者多劳”。

    凌晁起初还会被骗,骗的次数多了也会学会摸鱼,装聋作哑当自己没有看到群里的消息。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他都不晓得该如何敷衍黎殊。

    毕竟,他们这位军师真的不好对付。

    裴叶笑道:“凡事都有两面性,只要利大于弊就有实践的价值。”

    凌晁看着滋滋冒油的烤肉,眼疾手快将手机放下,抄起调料瓶,不要钱地往上撒辣椒粉。

    时下菜式大多都是随便蒸一蒸、煮一煮,撒点盐、泼点醋,故而大多人的口味都偏淡。

    唯独凌晁口味重。

    尝过辣椒的味道就对它彻底上瘾,还将辣椒图案绣到自个儿衣服上。

    对红色,凌晁是真爱。

    郎昊嫌弃地道:“离我远一些,别飘到我这边。”

    三个都是年轻人,食量比同龄人大很多,猎来的猎物很快就被瓜分干净,只剩一堆残骨。

    裴叶正惬意地剃着牙,捧着手机的凌晁突然噗嗤笑出声。

    “先生,有进展,你的封号出来了。”

    皇帝要收裴叶为养女,赐予其帝姬之名,自然也要按照宗室排辈分,赐个号。

    满朝为此争论了三四天,秦绍每天下朝就给小伙伴转播,不足之处有申桑弥补。

    没人去询问裴叶愿不愿意被收养,愿不愿意当这个帝姬。

    不论是皇帝还是朝臣都觉得一跃枝头成凤凰是祖祖辈辈烧高香也求不来的好事儿,没有谁会拒绝。皇帝当父亲,还不感恩戴德、跪谢圣恩?因此,他们也没询问裴叶愿不愿意和亲。

    哪怕她是个奇葩不愿意,她作为臣子还敢抗命?

    秦绍和申桑还是资历浅的小年轻,有资格上朝聆听圣言已是不易,也没他们发言的地儿。

    他们就默默站在远处角落吃瓜听八卦。

    吃了一阵子就发现朝夏效率太低,扯皮一个赛一个能,但实施下去就不太行。

    听祖父讲,皇帝喜欢听人阿谀奉承他,不喜那些性格硬、行事刚的臣子,仕途晋升缓慢,有些甚至会因为皇帝心情不好而被贬斥他处。逐渐的,反倒是那些牙尖嘴利、油嘴滑舌的家伙爬得快,也慢慢在朝堂占据了一席之地。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而抱团结党,让人看不过去。

    例如为新帝姬取封号这事儿吧,扯了好久。

    “定下来?什么破名字?”

    裴叶睁着死鱼眼,嘎嘣嘎嘣将酥烂的骨头嚼碎,瞧不出丝毫喜气。

    凌晁道:“德福帝姬。”

    裴叶:“……”

    嘛玩意儿?

    裴叶嗤笑,嘲讽道:“干脆叫‘巧克力帝姬’或者‘纵享丝滑帝姬’好了,去【哔哔】的帝姬!”

    郎昊沉吟道:“福者,祐也,是个好字。”

    为何裴叶一脸嫌弃的模样?

    裴叶道:“福是个好字,但朝夏这一代却是随了‘德’。”

    希望后世没有“德芙”这个牌子,否则“德福帝姬”就真是名留青史的巧克力帝姬了。

    “德福有什么不好吗?”

    虽然听着有些俗气,但寓意是很好的。

    众臣商议扯皮这么多天,取的封号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却见裴叶从袖子掏出一盒铁盒子,上面印着凸起的商品艺术文字。

    德芙巧克力。

    爱心铁盒子右下角还有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捻着一块巧克力露出享受的表情。

    附一行小字“纵享丝滑”,代言人XXX。

    两个青年:“……”

    http:///txt/9413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