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血与火的赞歌》

第38节 潘妮-里根

    毕维斯表态之后把目光落到潘妮-里根的身上。

    随即,在场的将军们都反应过来,几位主帅已然表态,而且意见还充满意外的一致。

    潘妮-里根眉毛一挑,她毫不在意将军们看着她的目光,她用一种好似在与朋友聊天的随意表情看向卡莲-西博、沃兹-佩罗德、毕维斯以及费泊特-鲍勃。

    四人面对她的目光,都相继躬下身以显露自己的卑谦。

    “那就这么办吧。”潘妮-里根脸上带着上位者特有的豁达,她环视四周说道:“对于战争我一无所知,所以这场战争还需要拜托各位,我会尽量保证这场战争所需要的后勤物资。”

    “我会尽我所能。”卡莲-西博听着胸膛保证,然后又低下头行礼,“请总帅放心。”

    潘妮-里根轻轻一笑,“我相信你…”她看向这顶帐篷里所有将领,“我也相信你们,所以请你们也务必要相信我。”

    其实,潘妮-里根非常不习惯和将军们待在一起,因为她脑子里少得可怜的军事常识,让她很少能够听懂将军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当大致的目标确定下来之后,她便借故离开。

    不过她并没有休息,也没有回到提尔镇镇内舒适的别墅里。她来到训练场,一边在骑士教官的教导下进行着骑士训练,一边听取着国家办公室室长威特-穆勒阅读各地传来的简报。

    “各大商会都表示会支持我们的战争,许多大商人甚至捐出自己的私人财产。”威特-穆勒公式化的语气且咬字清楚,“但他们想要开发诺玛堡地区,在那里开设牧场。”

    “这些人可真会挑地方。”潘妮-里根强忍着肩膀的酸痛,挥舞着手中的木剑按照教官的要求攻击她眼前的假人。

    “不错,总算有点力量。”骑士教官轻飘飘的夸赞一句。

    潘妮-里根看着被她攻击的假人,感受着手臂传来的震动,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转过头看着沃兹-佩罗德问道:“要答应那些商人吗?”

    “把这块土地让给让商人去开发农牧场,政府不出两年就能获得一份稳定的税收。”沃兹-佩罗德回答得很快,他的声音在潘妮-里根的问话刚刚结束便响起,“但这片土地扼守着苏克城的南部通道…”他说着便看向威特-穆勒,“他们一定还提出过其他要求吧,穆勒室长?”

    “是的,他们同时还要求政府能够让他们的商会与兽人的贸易合法,并允许他们的销售魔法物品和武器装备。”威特-穆勒目光在他手中简报上扫过,说道:“苏克城商会会长斯姆-尔克甚至想要架设法师塔进行魔能试验。”

    “斯姆-尔克?”潘妮-里根手中的攻击不由得停下,“就是在帝国时期第一个被册封为贵族的平民商人?”

    “对,就是他,他现在可不是平民商人,苏克城内近一半的工厂都是他开设,生产的商品几乎概括居民生活所需一切物品。”沃兹-佩罗德简单的介绍道:“听说,他的商会背后有克鲁城方面的注资!”

    威特-穆勒闻言看着沃兹-佩罗德皱了皱眉,说道:“但他只是一个商人,自从帝国解体之后,他和他的商会就没有参与过任何政治团体活动。”

    “但他商会股东大部分都是苏克城…”

    “也仅仅是股东!”威特-穆勒立刻打断沃兹-佩罗德的话。

    “你好像很在意这名商人?”

    “当然!”威特-穆勒直言不讳,“因为他可以为政府带来源源不断的税收,苏克城的经济需要靠他的商会支撑。”

    “说点有用的吧。”在教官建议下休息的潘妮-里根,目光在两人身上看来看去,最终她把目光落到威特-穆勒身上,说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威特-穆勒虽然很年轻,但却并没有其他年轻人的浮躁,他听到来自总议长的提问后,很沉着的回答道:“我们可以效仿克鲁里亚王国,对武器装备、魔法物品等商品贸易征收巨额税收,同时以成本价向他们采购这些商品。”

    “我让财政部反复核算过,这样一来我们的后勤投入至少可以降低三成。”威特-穆勒说着从随身皮囊中拿出一叠文件上前,“这里面有财政部核算记录。”

    潘妮-里根从小算术就不是很好,她接过文件看着上面无数的数字报告,头就不由得疼得厉害,所以她只扫了一眼便把文件交给沃兹-佩罗德,问道:“如果这个月我们的后勤花费需要十万克朗,采用你的办法可以节省多少钱?”

    “至少三万克朗!”威特-穆勒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笔钱是怎么少出来的?”潘妮-里根眉毛一挑,忍住想要立刻答应的冲动。

    “各大商会拥有自上而下的运输系统,我们只要订购好想要的商品,他们甚至可以把商品运送到制定的仓库。”威特-穆勒轻声解释道:“这里面省下来是人员的费用!”

    这一句话立刻让潘妮-里根明白过来,她目光立刻落到沃兹-佩罗德身上,“看过这份文件之后,你怎么看?”

    沃兹-佩罗德看着手里的这份文件,担任过帝国首相的他看着这份分析报告,有一种说不出在滋味,而面对潘妮-里根的询问,他沉默五六秒后才低语了一句,“克鲁里亚王国已经把贸易经济‘玩到’这种地步?难怪培迪-里根敢对他的领主下手。”

    潘妮-里根听到沃兹-佩罗德的话皱了皱眉,好在沃兹-佩罗德的感概并没持续多久,他迎上两人的目光,说道:“但这种‘游戏’也只有培迪-里根可以玩,因为他有这个实力,对于培迪-里根而言,这样的买卖就等于自己的左手换右手,但对于我们而言…”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就等于自己的左手换别人的右手,一旦别人不还给我们…怎么办?”

    威特-穆勒随即便明白沃兹-佩罗德想要表达的意思,他脸色微微一变之后陷入沉默,而潘妮-里根却是似懂非懂的又问道:“什么意思?”

    “穆勒室长的提议确实不错,但他忘记一件事情…”沃兹-佩罗德说道:“我们并不能完全控制那些商会,如果他们在我们前方战争关键的时刻突然断掉我们的后勤补给,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不能把联邦国的后勤交到政府以外的人手里!”

    “如果…换掉那些商会的负责人呢?”潘妮-里根继续在教官的指导下摆弄握剑的姿势。

    沃兹-佩罗德小心翼翼的说道:“兽人、地精以及矮人依旧愿意和我们贸易,就是因为有克鲁里亚王国资金在背后支持…”

    潘妮-里根立刻停止摆弄她的进攻姿势,挥退教官的同时打断沃兹-佩罗德的话,“你是想告诉我,我们在这里和王国军队拼死拼活,用的装备武器还需要对面的支持?”

    “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克鲁里亚王国的资本离开我们苏克城本地商会,什么都做不了。”沃兹-佩罗德面对潘妮-里根注视,立刻躬着身展现着自己的恭谦。

    “兽人已经明确表示会支持我们这场战争。”威特-穆勒看着总议长皱着眉,立刻又说道:“所以,我们根本不用担心后勤线会断掉,我们需要利用的仅仅是那些商会在各地建立的贸易线!”

    “是这样吗?”潘妮-里根问的很认真。

    “理论上是正确的,但…”

    “我需要一个详细的报告书!”潘妮-里根看着她的办公室室长,“这件事情交给你去把,沃兹-佩罗德顾问会全力协助你。”

    “是!”

    “你先下去。”潘妮-里根挥了挥手,然后又对身边的骑士教官和其他人使了使眼色。

    所有人退开之后,潘妮拿起旁边武器架子上的披风搭在肩上,抬头看了看初冬的略显朦胧的天空,说道:“威特-穆勒虽然年轻,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我暂时还是相信他。”

    “我一定会全力配合穆勒室长。”沃兹-佩罗德不清楚眼前的这位女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失去耐心,他只能尽量让自己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潘妮双手按在武器架上撑着身体,低着头看着自己满是泥淋的军靴,问道:“我兄长近二十大军即将兵临提尔镇,苏克城中原本就支持他的贵族想必很高兴吧?”

    “议长,那些人的态度根本不重要,您现在的地位坚不可摧!”

    “但这些人就像是一碗麦粥里的沙子,让人很不舒服。”

    “我会一直支持您的决定。”沃兹-佩罗德立刻表态。

    “我确实需要你的支持。”潘妮立刻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莫名的笑意,“接下来也许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这个新兴的国家都会在战争中度过,所以…我不能容忍国家内部有人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我们的敌人。”

    潘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我需要你帮我找出这些人。”

    “这就是我的职责。”沃兹-佩罗德尽管清楚接下这个命令之后,他将充当眼前这个女人的刽子手,但他依旧没有任何犹豫。

    “我会让托德-西奥协助你,我希望你们能够合作愉快。”

    沃兹-佩罗德闻言后眼皮止不住的狂跳,他立刻以微笑掩饰,并说道:“有西奥阁下的协助,这件事情将变得简单多了。”

    “希望吧。”

    潘妮为自己熟练脱下手臂上缠绕的训练绷带,“你觉得,我们可不可以从克鲁里亚王国内部动动手脚?”

    沃兹-佩罗德闻言,双眼一眯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笑道:“此刻的克鲁里亚王国内部矛盾早已处于临界点,我们旁观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

    科温德领尽管处于热带地区,带由于深处群山间的风口之中,在进入11月之后领地的气氛骤降,每年秋收比起嘉米奇草原要早一个月,并提前忙碌着冬小麦的种植。

    茜拉-马恩骑着马走在科温德城外蜿蜒的官道上,望着官路上熟悉场景,看着路边两边停下来向她行礼的路人,心中生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难道,我在留恋这个家吗?”

    她在心中问询着自己…

    尽管没有回答,但心中那一份感动却无意表明着答案。

    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家乡,不管是走南闯北的商人,还是在战场上抛洒热血的士兵,他们为之奋斗的动力除金钱和荣誉之外,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吗?

    连绵的官路尽头那高耸的城墙早已引入眼帘,山腰巍峨的城堡是那么的熟悉,猎猎飞舞的战旗上印着的盾牌是那么的记忆深刻,盾牌上绣着那环绕的山藤现在看来仿佛有另外一种感觉。

    “大人,城门下是迎接你的人吗?”跟随茜拉-马恩同行的泰夫-查特始终与茜拉-马恩保持着一个身位的距离以展现着自己应有的恭敬。

    茜拉-马恩的思绪被拉回现实,熟悉的山风正在“呼呲呼呲”的刮着,让她下意识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目光因为泰夫-查特的话凝聚到城门口。

    “是宫廷首相希尔-奥西多男爵。”茜拉-马恩的扈从休妮小声说了一句。

    “再这样慢吞吞的有些失礼了,大人。”泰夫-查特轻声提醒着。

    茜拉-马恩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轻轻打马以一种轻快的速度向城门前行,其身后的骑士小队和仪仗队也立刻改变速度,高举着王室旗帜紧跟着她的步伐。

    不多时,茜拉-马恩的队伍来到城门口,早已等候的希尔-奥西多男爵立刻上前两步,在战马停下的瞬间躬身说道:“科温德领欢迎来自王都的使者…”他说完这句话后便挺起身仰着头与茜拉-马恩对视:“欢迎你的到来,茜拉-马恩爵士…也欢迎你回家。”

    希尔-奥西多男爵那句‘欢迎回家’让茜拉-马恩全身一震,他下意识的就要下马搀扶希尔-奥西多,但她的副官休妮这时却突然打马上前低语道:“大人,您还没有向奥西多男爵介绍查特爵士。”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txt/8169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